死人经

第九百四十一章 闭嘴

菩提园地宫里的残杀与野马之死在璧玉城里都没有引起多大反响,没多少人知道,曾经有一位昙花一现的绝顶高手,死于“功力过高”。

相比之下,孟明恕与龙王在园外的短暂会面更加引人关注,大家再次津津有味地猜测孟家的财富被龙王藏到哪去了,天山宗宗主杜渐的遇害也是谈资之一,许多人怀疑金鹏堡与晓月堂又要开战。

过多的杀戮已经让璧玉城感到麻木了,居民们正在迅速调整心态,接受随时可能开始的混乱,北城迁走了一小部分人,南城却比往常更加拥挤热闹,涌来许许多多的新客人,其中大部分来自中原。

中原人很受欢迎,他们虽然也是经验丰富的客人,对璧玉城的规则尚未完全吃透,因此比那些久住本城的老油条更容易上当受骗。

中原人唯一的缺点是没有当地人想象得那么有钱,他们常常对南城的价格感到吃惊,每到这时,狡猾的商人就会说:“中原如今是天下共主,连北庭都被你们打得落荒而逃,还差这点钱?”

一旦提起中原的地位,这批中原客人就会脸红,乖乖掏钱,低声嘱咐不要向别人提起自己的相貌与名字,虽然他报的已经是假名字。

因为这些理想的客人,璧玉城的居民甚至开始喜欢上城外的中原军队,恨不得再来更多。

疏勒国军队和金鹏军也提供客人,不过他们都是熟人,会砍价,仗着军人的身份时不时还要赊账赖账,商人们得有一定的背景与实力才能把钱要到手。

至于龙军,南城的商家们直摇头,“我挂出牌子给龙军将士打五折,结果一个也不上门,牌子还让金鹏军士兵给砸了,唉,真是倒霉。私下里说,龙王可太不够意思了,他当年还在留人巷养*子呢,现在身份一变,也不照顾大家的生意……”

有些中原人就喜欢听龙王的早期经历,部分商家专门投其所好,留人巷在这方面极具优势,ji女悠悠更是占据着地利,遇到兴致勃勃的客人,她会推开小窗,指着斜对面的楼说:“瞧,得意楼的杀手刚开张两天,一单生意没接就关门了,还好我聪明,没有搬家。那里从前是萧凤钗的家,仗着年轻时侍候过的几位客人,一直霸占着留人巷最好的地段,人老珠黄了才让出来。嗯,没错,龙王就是客人之一,据说萧凤钗现在替龙王管钱呢。我还年轻,许多事情没见过,只是听说啊,龙王当年比较喜欢老女人。”

说完萧凤钗,悠悠会再指着正对面,“看看吧,这就是龙王从前经营的地方,那个*子叫什么来着?许什么……许烟微,她还不如萧凤钗,生意一塌糊涂,客人少得可怜,不过她也不在乎,只要龙王喜欢,她照样活得好好的。听说龙王强迫一位王子把许烟微给娶了,唉,这就是命啊。”

如果客人兴致不减,而悠悠再也说不出关于龙王的独家秘闻,就会关上窗户,眼波流动着打量客人,“我就喜欢你们这些中原的练家子,身体真好,不像璧玉城的那些刀客,就会喝酒吹牛,两三下就完事。你们那里不是有个什么骆家庄吗?有个叫骆启白的人,最喜欢到我这里来,可惜他死了,要不然我能介绍你们认识。”

骆启白通常也是中原人感兴趣的人物,能跟骆家的大剑客共享一个女人,令不少人倍感兴奋,事后给钱也豪爽许多,而且总要问一句,“我不比骆启白差吧?”

悠悠这时会躺在**,娇羞无力地喘气说道:“太……太厉害了,你的武功……一定……比那个……白骆驼还高……”

客人刚一出门,悠悠就会麻利地跳起来,检查他留下的银子,一般情况下她都会笑逐颜开。

龙王与骆启白的故事在她嘴里越来越详细,对活着的龙王,她不敢骗得太离谱,顶多借机贬损一下同行,对死去的骆启白,她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只要客人愿意听,她能讲出足够多的细节,令听者确信无疑。

这天傍晚,盛装打扮的悠悠接待了一位古怪的客人,客人穿着朴素,短袄、长裤、皮靴,面色微黑,一脸苦相,看着就像是刚刚换上便衣的普通士兵,对这种人,悠悠通常是不会接待的,但这位客人与众不同,腰下悬着一柄长剑。

根据悠悠的经验,配剑的中原人只有两种,一种是真正的高手,一种自以为是高手,不管哪一种,都比较有钱好面子,因此略微犹豫之后,她热情地将客人领到楼上。

黑脸剑客拒绝透露姓名,甚至没像其他客人那样编个假名,悠悠当然不会在意,而是旁敲侧击,暗示自己这里可不是便宜的小ji院。

客人掏出四锭黄金,悠悠立刻心花怒放,知道自己今天晚上必须施展浑身解数了,“哟,客官果然不同凡响,璧玉城里有钱人不少,能掏出黄金的可不多,您是一位,龙王算另一位……”

客人脸上没有反应,悠悠马上转变话题,“不过你们中原人就不一样啦,客官是中原人吧?我最爱听中原人的故事,什么皇帝、妃子、几大门派,有个骆家庄,据说在中原很有名,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河东骆家庄是中原九大门派之首。”客人终于做出反应。

发现绝招并未失效,悠悠松了口气,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真是这样,从前有位客人自称是骆家庄的人,叫骆启白什么的,说了不少骆家庄的事,我还以为他在吹牛呢。”

“骆启白来过你这里?”

“当然,从前他可是我这里的常客,他在留人巷逛了一圈,最后还是最喜欢我这里。小白是个好人,最心疼我这种可怜人,每次都给很多钱,功夫也是第一流的,嘻嘻,你明白我的意思……”

悠悠向客人身上靠过去,却被推开了,看在四锭黄金的面子上,她一点也不在意,“客官认识小白吗?听说他在中原挺有名气的。”

“认识,还很熟,我是他哥哥。”

“真的?”悠悠一点没感觉到危险,反而极为兴奋,仔细端详片刻,“说实话,你们哥俩可不太像。”

“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哦,原来如此,我总听人说骆家庄如何如何有名,没想到竟然能接待两位骆家的客人,这是上辈子修来的缘分吧,唉,可惜小白死得早,要不然,咱们三人相聚,不知道有多开心。”

“骆家人很注重名声。”

悠悠的心思都在那四锭黄澄澄的金子上,顺嘴说道:“那你可要感谢我了,在璧玉城你们骆家的名声可都是我传播的。”

“我听说了。”

悠悠一下子明白了,指着黄金说:“怪不得客官出手这么大方,嘻嘻,你太客气了,不管怎么说,我也算半个骆家的人。”

客人严肃地摇摇头,“你不算。”

悠悠一愣,她只是随便说说而已,骆家真要她,她还未必愿意呢,不过只要金子摆在面前,小小羞辱不算什么,为了在璧玉城生存下去,她什么委屈没受过?

“客官还在想着弟弟吧,兄弟情深,我能理解,真希望我能替你做点什么。”

“把嘴闭严。”

“什么?”悠悠有点糊涂,还有点恼怒,她不在乎羞辱,可这位客人冷冰冰的软硬不吃,不像是嫖客,倒像是捣乱的,“你是要我现在就脱衣裳吗?”悠悠还在努力猜测客人的想法。

“不,我要你从今往后不要再撒谎说骆启白是你的客人。”

如果客人的要求里没有“撒谎”两个字,如果桌子上的黄金再多一点,悠悠都不会变脸,可眼前的这位黑脸剑客显然低估了留人巷的价格,悠悠觉得自己受到了蔑视,“哟,瞧客官您说的,中原军队就驻在城外,你们骆家那么大名气,我哪敢撒谎啊,句句属实,我连骆启白屁股上有几颗痣都知道,我还知道更多事情,你这个当哥哥的都未必了解。”

“那你是不肯闭嘴了?”

“闭嘴可怎么吃饭、怎么做生意啊,我这张嘴可不只是用来说话的,你要不要试试,你弟弟最喜欢这调调……”

讨好人的嘴,通常也擅长挖苦,悠悠不喜欢这位客人,已经下定决心收钱撵人。

骆启康站起身,这就是璧玉城的坏处,没人了解骆家庄的真正地位与含义,殊少恭敬,但璧玉城也有好处,在中原需要慎用的刀剑,在这里却可以无所顾忌,起码传说中是这样。

骆启康拔出长剑,准备验证一下传说的准确性。

悠悠木然地看着长剑,没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客人,能嫖得起留人巷的ji女,在璧玉城是一种荣耀,是身份的象征,连龙王都开过ji院,中原人有什么可抱怨的?于是她露出诱人的微笑,“这是怎么说的,舞刀弄剑的本事我可一点不会……”

长剑倏然刺出,恰好刺入张开的嘴巴里,速度如此之快,悠悠毫无感觉,笑容凝固在脸上,至死仍以为客人是在开玩笑。

骆启康掏出巾帕,擦了擦没有一丝血迹的长剑,收剑下楼。

楼里的几名丫环婆子似乎知晓了楼上的事情,自动让到一边,沉默以对,既不呼救也不逃跑,骆启康想,传言大概有向分是真的。

他走到寒冷的街上,心中对这座丑陋肮脏的城市充满厌恶,但他已经决定,既然来到西域,就要让骆家的名声从此传遍异域。

ji女悠悠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开端。

(求订阅求推荐)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