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经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散功

孙神医不客气地将众人撵走,“行了,到此为止,有话明天再说,龙王必须休息了。”

只剩下两个人以后,孙神医却没有让龙王休息,盯着龙王看了一会,重重地叹了口气,又咳了两声,说:“龙王信任我吗?”

“当然,你开的药我都吃了。”

“好吧,这算是一种信任,有些话当着大家的面我没说,因为我知道龙王肯定不想让他们知道。”

“嗯。”

龙王不喜欢猜谜,孙神医又叹了口气,“龙王内功很可能永远恢复不了,我说三五天其实是在骗大家。”

“无道神功没了,我还有一道真气。”

“四谛伽蓝的须弥芥神功,我知道。”孙神医觉得龙王是在质疑自己的决断,稍显不耐烦,病人的想法总是跟他不一样,“龙王就是靠着这道真气护住了心脉,才没有当场毙命,不过请龙王先告诉我,你是怎么废掉独步王功力的?”

顾慎为没有马上开口,倒不是想要保密,而是有点走神,“无道神功有一项特质,练它就不能练其它内功。”

“听说过,龙王能同时拥有须弥芥真气,着实让我吃了一惊。”

“嗯,所以无道书里有一篇单独的散功之法,简单易行,我曾经用过一次。”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顾慎为既要去除雪娘种下的八荒指力,又急着修炼无道神功,因此强行废掉自己的合和劲,那种抽骨拔筋的痛苦他仍然记得清清楚楚,就算是后来的走火入魔也将这种感觉遮蔽。

“想出散功之法的人非常了不起。”孙神医惊叹道,重新打量龙王。好像能看出更多秘密似的,“散功之法各门各派都有,几乎可以无师自通,逆行真气即可,可是都有一个问题,真气没了人也死了。散功就跟自杀一样,龙王自行散功之后居然还能活着只能说你的散功法门另有独到之处。”

顾慎为倒没想这么多,经孙神医提醒,发现无道书里的散功法门的确有点与众不同,“我就是用这个法门废掉独步王的无道神功。”

“这套法门还能用在别人身上?”

“本来不能,可独步王是个例外。”

独步王的例外之处在于他修炼的也是无道神功,而且经历过散功,这次散功与当初的欢奴截然不同,乃是功力增强到一定程度之后的自然反应。为的是一次性去除练功过程中积累的隐患。

一个是主动的散功,内功没了就没了,必须从头练起,另一个是自然散功,能够恢复并且更强大,但是中间要经过数月不等的衰弱期。

但是在武学上,两者仍有共通之处,顾慎为从前对此了解甚少。在老罕王陵墓中无意发现无道书总纲之后,才慢慢地有了更深入的理解。

杀身证道。辛苦修行的僧人迟迟得不到解脱,宁可自杀,在生死刹那仍然坚信不移,得以突破最后一层魔障。

这是总纲里的一则小小喻言,对无道神功说,散功就像是“杀身”。唯有如此才能进入更高境界。

顾慎为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却一直没想到它能有什么用处。

从同意比武的第一天起,顾慎为就在思考如何击败独步王,开始他将希望寄托在死人经上,那是他会而独步王不会的武功。以己之长攻彼之短,成功的希望还是很大的,可是荷女打破了这个希望。

荷女是第二个达到散功之境的人,凝气成形,能以剑气施展死人经,这让顾慎为明白,他的死人经远未达到至高之境,而独步王的无道神功却已臻化境,两相比较,他不可能是对手。

死人经对修炼者的信心要求极高,一旦生出犹豫,顾慎为就已落入必败之地。

于是,他决定另辟蹊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无道神功也很独特,甚至比上官伐和荷女还要独特:他是唯一先散功后练功的人。

顾慎为突发奇想,那一篇独立的散功法门是否可以用在别人身上?很快他就发现困难重重,想要令敌人散功,首先得控制对方的丹田,强迫丹田中的真气以散功法门运行,其次这个人得毫无抵抗,就像他散功时一样,必须处于“自愿”状态。

为了实现第一个目标,顾慎为选择重新走火入魔,那股寒冰劲气能令敌人的真气暂时瘫痪,给他提供可趁之机。

事实上,走火入魔的隐患一直都在,只是偃旗息鼓,不敢冒头,顾慎为想了许多办法,最后甚至冒险,再次按照荷女提供的假书逆练无道神功,终于成功让隐患恢复。

至于第二个目标,顾慎为有一个大胆的猜想,让别人“自愿”散功是不可能的,但是独步王有过自然散功的经历,或许可以欺骗他的丹田,让它以为又要经历一次。

荷女提供了一些帮助,顾慎为受益匪浅,信心也更足了一些,但他对荷女保密,没有透露一个字。

这是一个极度冒险的法子,顾慎为却越想越确定无疑,对他来说,这也是一次“杀身证道”,之前无法预演,只能在最后的决战时证明它正确与否。

决战已经结束,顾慎为的这一招也无法用在独步王与荷女以外的其他人身上,因此他不再隐瞒,向孙神医做出解释。

孙神医呆呆地听完,好一会才说:“你就没想过自己也会散功?”

“想过,但我还有须弥芥真气,我以为可以凭它杀死独步王,可是独步王的功力比我预计得要强一些。”

在督城官府邸的正堂里,两人都失去了功力,如果继续动手,就只能像普通人一样拳来脚往地厮打,顾慎为当时的状况稍好一些,但他选择放弃这次机会。

“强一些?”孙神医不可思议地摇摇头,“我说得简单点吧,龙王同时修炼无道神功与须弥芥神功,这本是不可能之事,却在龙王身上实现了,但是跟龙王想象得不一样,这两股真气并非全然独立,它们都在你的丹田里,互相间必有关联,你废掉一个,以为能保住另一个,实在是大错特错,错得不能再错。须弥芥真气现在还能护住你的心脉,可我担心它坚持不了多久。”

“不用太久,只要坚持到杀死独步王,你得替我想出办法。”

“办法、办法?你们啊,总以为我真是神医……”孙神医揪着头顶的小发髻,苦思冥想,“好吧,既然龙王爱冒险,就再冒一次险吧,你试着逆练无道神功,看看会有什么效果,但今天不行,你太虚弱了,明天我给你诊脉之后再决定。”

顾慎为点点头,他的确太虚弱了,只想一觉睡过去,可他甚至不能闭上眼睛,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护住心脉的须弥芥真气更需要一刻不停地维持运转。

他半躺在软榻上,说:“你可以退下了。”

孙神医还有一肚子提醒没说,但他知道任务已经完成,多说无益,只好遵命退下。

秦夜明悄悄走进来,站在门口等待龙王的吩咐。

“铁玲珑。”顾慎为说出第一个名字。

铁玲珑不知道龙王的状况极差,一进屋就滔滔不绝地说起来。

她跟着荷女等晓月堂的人一块进入金鹏堡,诸事顺利,堡内留守的人极少,就连奴仆大都也找借口下山去了,佟姨带领她们很快找到柴房与厨房,准备点一场大火。

谁知荷女竟在此时又失去了记忆,准确地说,是换了一段记忆,“她不停说‘雪娘要责罚我了,我得赶快练功’,我们都不知道雪娘是谁。”

发现御众师不对头,其她人产生分歧,佟姨与另两名弟子主张逃走,铁玲珑希望按原计划执行,韩芬没有立场,谁说都行,结果耽误时间,引来巡视护卫的注意,六人只能逃走。

铁玲珑匆忙放了把火,吸引护卫。

“姓佟的女人一下山就没影了,我劝荷女一块来找龙王,可她……想不起龙王了,我只好自己过来,韩芬说她会劝说荷女,龙王不用着急。”

临走前,铁玲珑说:“聂增回来了,他也有事要说。”

第二个进来的是屠狗,“疏勒太子忘恩负义,刚到子夜就宣布龙王已死,疏勒军不再是龙军的一部分,可他没想到疏勒人更支持龙王而不是他,武宗恒带着一批人不接受太子的命令,双方发生摩擦。我跟三十名大雪山剑客及时赶到,太子听说比武还在进行,吓得不行,立刻跑了,带走大概一两千人。武宗恒说城内形势未明,所以没有分兵追赶。”

“你们做得很对。”顾慎为说,疏勒太子不足为惧,他仍然需要兵力留在璧玉城。

第三个是聂增,他才回来不久,脸上的汗还没擦干,很简单地报告四谛伽蓝的情形,“铁山攻入四谛伽蓝,双方争斗,死了一些人,后来住持和几位高僧出面,与施青觉谈判,四谛伽蓝愿意交出多年积攒的香火,换取铁山罢战不再杀人,并且不能动伽蓝里的佛像。施青觉同意了,但他最后撤兵的时候却抓走了三个人:一名瘸腿僧人,一名厨房里的和尚,还有一个是住持法奉。”

顾慎为心中一动,施青觉居然还没忘记法奉,这个还俗和尚绝不简单。

聂增将最重要的事情留在后面,“木老头被困住了,想要杀死他,龙王最好马上就去,和尚们是不会动手的,独步王可能会派人救走他。”

(求订阅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