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经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揣测

施青觉想杀顾慎为的理由很奇特,一般人难以理解,唯独疑心重重的小阏氏迅速接受,甚至视铁和尚为知己。

“龙王杀死了罗宁茶,铁和尚要为心爱的女人报仇。”

上官成腾地站起来,罗宁茶是他母亲,他不喜欢“心爱的女人”这种说法,可嘴里说的是另一件事,“不是龙王,是韩芬……杀的。”

小阏氏似乎被施青觉附体,欠身向前,语气激烈地反驳道:“韩芬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一名奴才,龙王若不允许,她敢动罗宁茶一根汗毛?没准就是龙王下令杀人,韩芬只是执行而已。”

“韩芬说龙王事先不知情!”上官成寸步不让。

“哈哈,龙王最擅长揣度别人的心事,韩芬想杀罗宁茶他会不知道?笑话,龙王憎恨罗宁茶,因为你母亲当着他的面勾引男人。”

上官成怒不可遏,从小到大,还没人敢这么直接地污辱母亲,他身子向前一倾,就要跨过桌案,冲向小阏氏。

上官飞和方闻是一人抱一条腿,将他拦住,虽然一个无法运转真气,一个从来没学过武功,但毕竟是大人,上官成一时摆脱不掉,抬手准备将半截匕首抛过去,想想又忍住了,一字一顿地道:“你说谎。”

小阏氏看着这一幕,丝毫不为所动,只有她身边的女奴警惕地戒备。

“我说谎?哈,小孩子真容易哄骗,想想你自己的身世,谁都知道你是龙王的儿子,可你却姓上官,罗宁茶当年是独步王的儿媳妇,跟龙王生了你,又跟中原人勾勾搭搭,这些事天下皆知,难道你没听说过?你管上官飞叫什么?哥哥还是叔叔?”

上官成脸色骤变,由红变紫,又由紫变黑,突然仰面直直地倒下去,把上官飞和方闻是吓了一跳,一个探鼻息、掐人中,一个摸心跳、揉胸口,发现他还活着,才松口气,上官飞顺便将半截匕首收走。

小阏氏伸长脖颈看了一眼,略带蔑视地说:“他这个样子更像罗宁茶,我还以为他跟龙王一样强硬呢。”

方闻是强忍恼怒,“他还是个孩子……”

“只要跟龙王沾边,孩子也不能小瞧,他刚刚用刀劫持上官飞,说的一套话连我也震惊呢,哪里还像是小孩子?他缺少的是锤炼,把他扔进强盗堆里,几年之后就是一条狼。嗯,这么一说,我还真不能放过他了。”

方闻是反而冷静下来,哈哈大笑,这是他的小伎俩之一,想不出话的时候就这么笑两声,为自己争取时间,也让对方感到迷惑。

小阏氏果然有点不明所以,“你笑什么?以为我不敢杀小孩子吗?”

“当然不是。”方闻是声音洪亮爽朗,这是为了当说客特意练出来的腔调,好几年没有用武之地了,“我笑的是小阏氏不知大难临头,居然还能这么镇定?”

就像所有稳占上风的高手一样,敌人的挑衅越明显,小阏氏越无所谓,“你觉得我杀不死龙王吗?呵呵,待会就让你亲眼看到他的尸体。”

方闻是摇头,“你以为顾慎为会那么容易上当吗?你以为就凭中原人跟铁和尚能骗过他吗?这是一次机会,小阏氏,顾慎为给了你这次机会,你最好珍惜。”

“机会?我更希望七年前他能给多敦一次机会,现在的我,只想报仇,不要机会。”小阏氏微微扬头,觉得很奇怪,自己能清清楚楚记得多敦的声音,却有点想不起他的容貌了,“龙王身边已经没有可用之人,六年,他消失了整整六年,想重拾从前的势力,可不那么容易。”

“我,还有许多人,仍然忠于龙王,我们都真心实意为他做事。”方闻是昂然说道,辅佐龙王的那些年他不敢说这句话,现在反而能确认自己的忠诚了。

小阏氏撇撇嘴,“我说的是‘可用之人’,方先生是个人才,可惜,在我这里你没有用处,你说不服我,改变不了我的决定,至于其他人,初南屏和铁玲珑已经走了,我的人亲眼看到他们两个出关进入西域,上官飞坐在这里,璧玉国的人都不在,龙王身边只剩下——聂增,或许还有两三个疯女人。”

上官飞本来打定主意不开口的,可听到“疯女人”三个字,还是没能忍住,心虚地向身后看了一眼,“别小瞧荷女,就算只有她一个人,也能闹出大事来。”

“没关系,反正用不着我来对付她,中原人会替我除掉这个疯子。”

“中原人?你不是说中原人要抢御玺吗?”方闻是问。

小阏氏说到兴头上,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那是前天的事情了,我跟中原人又没仇,干嘛当对头呢?所以我将御玺许给他们,唯一的要求是除掉荷女,呵呵,龙王想将御玺当成引祸之物,我当然要将它送出去。”

看着上官飞与方闻是惊愕的模样,小阏氏越发兴奋,“对了,荷女脑子糊涂了,居然跟中原人做交易。”

“交易什么?”上官飞不太相信。

小阏氏微叹一声,“交易龙王的一条命,她好像也不相信龙王会赢,但她不要完整的龙王,而是要他的半条命——她是疯子,说的话可能是真的,也可能只是一条诡计,这都不重要,她这个时候应该正藏在军营里准备抢御玺,中原人当向导,会将她引入埋伏。再过一会,她就比龙王先走一步了。真是有点羡慕她。”

上官飞突然间有点恐慌,眼前的小阏氏比荷女更像疯子,他庆幸自己没过得罪过她,而且从来没想过要与她当对头,于是满脸堆笑地说:“小阏氏神机妙算,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

“也不能这么说。”小阏氏坦然接受奉承,“比如我就没料到你这一招。”

上官飞嘿嘿笑了两声,扭头看了一眼仍在昏迷的上官成,“其实这不完全是我想出的招数。”

“南宫坏帮了你不少忙。”

“当然,不过她是被我说服的,之前可没有这种想法。”

小阏氏的笑容有些僵硬,“难道是龙王给你出的主意?”

“也不能这么说。”上官飞抬手顺了顺脑后的头发,“顾慎为当时跟我说的是‘你去加入十方教吧’,我一想,十方教正缺一位教主,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他就只说了这一句?”

“嗯,就这一句,说实话,我觉得他在暗示什么。”

小阏氏的笑容渐渐消失,目光慢慢转向方闻是:“这座帐篷里就属你最相信龙王,你有什么看法?”

“一无所知。”方闻是回答得简单干脆,随后忙着照顾上官成。

上官成醒来了,睁眼躺了一会,自己坐起来,脸色还有些阴沉,但他没有再发怒,呆呆地看着案上的酒食,突然抬头说道:“你害怕他,因为你打不过他,就算你收买了所有人,还是不行。”

“啊,咱们的璧玉王看来是刚刚做了一个美梦。”小阏氏即使对一名孩子也不退让,“我正要告诉你,鉴于你的复仇心很强,明天正午,我还是得杀死你,火刑,你若是肯求饶的话,我可以下令先给你刺上一刀。至于上官飞,你随时都可以杀死他,我若是连百余名十方教教徒都镇压不住,还凭什么报仇?”

上官飞将半截匕首刺进桌案,提醒道:“玩笑开到这儿就够了,我身上的教主‘神力’又恢复了一点,你可不是对手。”

药效已经过去,上官成当然打不过上官飞。

上官飞碰了碰肩上的伤口,皱起眉头,他开始感受到疼痛了。

“龙王当然不会轻易上当。”小阏氏自言自语,这六年来,她时时刻刻揣测龙王的想法,已经到了痴魔的程度,“他可能连铁和尚都不相信,还有谁?他还能利用谁?”

“苏蔼?”上官飞以旁观者的心态猜道,“听说他也离开龙王,不知去哪了。”

“他去迎接璧玉城使团了。”小阏氏的手下监视所有通道,看到苏蔼走山路绕过军营,遵照她的命令,没有追赶,“嗯,上官如那个丫头也是个棘手人物,可她离这里至少还有两日路程,无论如何也赶不过来。龙王今晚不会动手吗?他会,到了白天他更没有机会。”

小阏氏突然想起一点线索,双手拍了三下,从帐外走进来四名护卫,他们是小阏氏亲自选定的亲信,并非十方教教徒,“让南宫坏进来。”

一名护卫领命而去,其他三人守在小阏氏左右。

南宫坏很快进来,目不斜视,面对小阏氏也只是微微点头。

小阏氏笑着说:“女人爱记仇,我一时大意,险些忘了你对铁和尚恨之入骨,可我不允许你抢在我前面动手,等我报仇之后随你折腾,在此之前,你最好记住:教主的‘神力’还没完全恢复呢。”

“你叫我来就是要说这些?”

“嗯。”

南宫坏转身出帐,没有给出任何承诺,也没看上官飞一眼。

小阏氏很满意,她确信十方教即使不帮忙,也不会捣乱了。

帐外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紧接着是此起彼伏的号角声,很快有一名护卫进帐,站在门口说:“是荷女,中计了。”

“除非见到尸体,我什么都不相信。”小阏氏冷冷地说。

“是。”护卫离去。

帐篷里再没人说话,荷女的到来,象征着今晚的决斗正式开始。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