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中国

第一十一 章 神奇种子

一连五天,吴天除了吃饭睡觉,其余时间都泡在学习仪里,疯狂的劲头让幽兰既感到有些担心,又觉得不可理解,刚刚还是一个贪玩的顽童,怎么一下就变成勤奋的好学生,看来地球人的个性充满了不可思议性,值得好好研究研究。

吴天拉下脑波学习仪,满意的伸了一个懒腰,满脸笑容。刚才经过严格的检测,学习仪通知他顺利通过B级测试,喀尔巴拉的B级测试,据幽兰讲相当于地球上的硕士研究生水平。闭上眼睛,学习过的知识潮水般涌上心头。还行,经过智脑刻盘的内存一点没有丢失。学习暂停该是回家告知自己的最终决定的时候了。

幽兰时机恰到好处的出现在面前,见吴天眼睛闪亮就知道他想说什么,很干脆的汇报:游戏研究进展顺利,并恭请提名,吴天挠挠头,真实的地图,冷兵器时代......起个什么恰当的名字呢?有了,就叫——第二世界好了!

一款本该出现在25世纪,却在吴天的干预下21世纪就献身地球,称霸世界网游界时间长达800年之久的网络游戏就在吴天不负责的一挠头间诞生了。

踏进家门。咦,时近中午,本该在上班的爸爸怎么端坐家中?而且脸色很不好看。

“爸爸你怎么在家?”

吴大有忽地站起来,咚的又坐回去,吴天看到是妈妈在后面拼命拉扯的结果。一张纸片被愤怒的扔过来,“你自己看!”

原来是学校发来的劝退通知书,下面有校长大人的签名和学校的公章。

吴天笑了:“我正准备退学呢,省事了。”

“你!”吴大有火冒三丈,伸手就要打他,结果还是败退在妈妈汪汪泪眼下,再次跌坐回椅子的吴大有如同泻了气的皮球,疲态顿显,过了半天,才说:“罢罢,咱家看来是出不了状元的了。”声音苍老许多。

“过俩天,出上我这张老脸,送些礼,给你在厂里找个轻快活。”

感受到父亲望子成龙失败的辛酸,不的不放下尊严送礼带低三下四求人的无奈,吴天心里非常沉重。他给父亲倒上一杯水,依偎在他身边。

“爸爸,前几天,刘安来玩,说如果我不上学,就给我在他爸爸公司找一个监工的活,一个月最少3000。”

“哦?”吴大有眼睛豁然放亮,自己辛苦一个月,只能拿1000多,能舒舒服服拿3000,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一个大学生才拿多少?他把目光投向妻子,虽然他知道刘安是儿子的铁哥们,这可是大事,马虎不得,看到妻子肯定的点头,他的心放下来了。可儿子接着一句话,又把他的心提起来。

“我把他踹回去了。爸爸,我不给任何人打工。”

“你。”吴大有彻底被儿子弄糊涂了,儿子虽然不很聪明,可也不太笨,不会连点常识都不懂。

“我要走自己的路,自己当老板。”

“怎么走自己的路?怎么当老板?”吴大有云山雾罩,茫然问道。

吴天跑回自己的房间,从床底下拉出一个大口袋,哗啦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浓郁的香气顿时弥散开来。

“就从它开始。”

吴大有捡起一个,不认识。这东西像是什么种子,外壳呈深紫色,油光发亮,足有大拇指头大小,这是什么东西?闻一闻,还真香。

妻子在旁边笑了:“我说这两天,你房间怎么那么香,还以为是哪家姑娘送的什么好东西,原来是这东西呀,这是什么古怪东西。”

“它叫——紫玉香麦。”吴天随口说道,这不紫玉般的外壳,又那么香。

“这东西是我从一朋友那好不容易求来,是从神六飞船上下来的。”吴天心里的话,我可没扯谎,是飞船下来的,只不过不是神六。

吴大有夫妻面面相觑,神六,他们从电视上看到过,那上面有些古怪东西很正常,可不会让儿子轻易拿到手吧。

没等两位整明白,儿子已经开始了慷慨激昂的演讲:“紫玉香麦同普通小麦品种相比具有品质高,产量大,一年双收,只须一次播种,节省劳动力,全国只此一家,别无分店......更好的是,不须使用化肥,啧啧,这一年省多钱?”

“不用化肥用什么?现在哪有种田不用化肥的?”

“用这个。”吴天摸出一个小瓶,得意的笑:“植物生长素。”

招呼他妈在堂屋地上铺一层厚塑料膜,把紫玉香麦种倒在上面,然后戴上塑胶手套小心翼翼往浇花的喷雾器倒上10毫升,赶紧把瓶子盖好,灌上1升水,晃几晃,等**充分混合,往种子上喷撒,薄薄的喷一遍,搅拌,再喷。

“这玩意可厉害了。”边干活他还不忘吹嘘。

“能有多厉害?”儿子得意洋洋的样子让吴大有很不爽。

“能把小草长成大树。”

“你就可劲吹吧,欺负我没见过。”

“吹?我这就弄给你看,一会把窗户堵上,你可别怨我。”吴天提起喷雾器就往外走。院子是用水泥浇注很结实,既便如此,墙角有难以清除的地方,稍微积点土就有小草顽强的生长。

“哎哎,别乱来。”吴大有着急了,万一愣儿子洒上去,而这东西万一好使,堵住窗户事小,那么高得多大的根,把地基拱裂就遭了。

吴天嘻嘻笑,他也不敢乱试,从幽兰足有2吨,还只是初级打击力量的小手,他明白飞船出来的东西都绝对变态,须小心小心再小心,大意不得。

喷洒一遍,搅拌。直到植物生长素用完为止。

一家三口惊讶地发现麦种坚硬的外壳变软,好像也大了几分。

吴天伸伸懒腰,“好了,可以种了。”

“种?地里都有庄稼,哪有地种?”

吴天傻眼了,“爸爸你怎么不早说?生长素喷洒后12小时内必须种植,不然就全烧包,毁了!”

吴大有夫妇也傻眼了,面面相觑。

吴天满面愁云:“惨了惨了,要是把种子弄毁,要赔5万块呢!”

“什么?!”夫妇二人一齐跳起,5万!家里所有的积蓄也没有5万,这害死人的愣小子。

“怎么办?难道要把满地的庄稼都毁了,种那从没见过的紫玉香麦?!”

“对呀!”老婆眼睛一亮,“一季庄稼才植几个钱?种了这麦子,丰收也好,啥也不长也好,赔不了几个,啧5万呐,够你5,6年挣的了!”

吴大有呆坐片刻,狠狠一拍大腿:“行,豁出去,就这么干!你们收拾收拾,我去找他二伯要链轨拖拉机。”匆匆出门。

耶!吴天大喜,计划成功!

没料到爸爸去而复返,一把逮住他:“小子,是不是你在捣鬼?!”

吴大有人憨厚却一点不傻,刚才被儿子弄糊涂了,出门稍一冷静就感到蹊跷。

吴天心里砰砰乱跳,坏了被发觉了,那里敢承认,连连辨称自己十足真金,还指着麦种说:“爸,你看——”

吴大有一看,乖乖,就这么一会工夫,麦种又大了一圈,足有小号乒乓球大。丢出一句:“回来再找你算账。”刮风似跑出家门。

吴家村出了大新闻!

吴大有家把好好的庄稼毁了,要种什么稀奇紫什么麦。消息以光速传遍整个吴家村,诸多闲人聚集在吴大有家附近一边议论纷纷,一边等着看吴家笑话。

吴家人出来了。打头的就是脸色铁青的吴家家长吴大有,随后是想到处找地缝的吴大有老婆,罪魁祸首儿子吴天却毫无气馁之色,神色如常,边走还边和相熟的打招呼,把吴大有气的牙疼,暗中琢磨出180种治他的法子。

吴家人如芒刺在被来到田边,后边跟着一群看热闹的闲人呢。

吴天他大伯面无表情站在田边,手里拄着镢头。吴家3口不约而同送了一口气,他大伯在,万事皆休吴大勇种田在十里八乡是出名的高手,很有威望。果然看热闹的见吴老大在,以为是吴老大的主意,没啥热闹看了,逐渐散去。

吴大勇兄弟仨,吴天的父亲吴大有最小,吴天他二伯是当村支书的吴大鹏,三家人守望相助,和气甚欢,吴大有比大哥小十多岁,从小就是大哥带大的,名则兄弟,实际形同父子,关系最为密切。

吴大有夫妇像失散多时,终于找到组织的红小鬼,围上去哭诉吴天的恶行,其中尤以吴大有为最。面对父亲告恶状,吴天笑嘻嘻,满不在乎,因为他大伯最宠他。大伯是鳏夫,一辈子没结婚,就更不可能有孩子,而二伯家就一丫头,作为吴家下一代唯一的男孩,吴天受宠似乎顺理成章。村里人觉得很正常。

大伯身体很棒,都快60的人了,却腰不弯,背不驼,身材魁梧,精神抖擞,浑不像已近花甲之年的老人,可以想象青壮年时是何等风采逼人。

大伯不结婚,是吴家最大的秘密。小时候,吴天曾多次设法钻营打探,想弄个明白,可是,当事人无不王顾左右而言他,都不肯透露一丝,所以吴天除了被老爸狠狠修理几次,啥也没弄明白。

大伯没理弟弟的哭诉,只仔细研究奇怪的麦种。最后下了个结论:“好东西。”

吴天欢呼一声,大有沉冤得雪的意味。而吴大有夫妇在权威作出鉴定后莫名其妙的感到松了一口气。

“看这种子这么大,间距小不了吧?”

“真是行家伸伸手,就知有没有。1米5乘1米5。”吴天狠狠地甩给他大伯一记大马屁。

素来喜怒不行于色的吴大勇对侄子的马屁却毫无抵抗能力,冷峻的面容居然罕见的露出一丝笑容,让吴大有夫妇甚感气闷。

“哦,看来分蘖能力挺强,留通风沟了吗?”

通风沟是大面积农作物种植所必须预留的较宽空间,便于内部作物通风,如果不留,内部作物会大面积减产。

“哦,嘿嘿,这倒忘了。”

“那就1米8吧。”

(向家大哥:农村老农通常以寸,尺,丈作计量单位,在农田,以步计量,一步大约70公分,不太准确,但在农田里已经足够使用,而且很方便。在本书中包括地方俗语此类容易引起误解的地方大多以通用语代替。)

“看来这麦种抗旱能力很强,防涝应该不咋的,得起垄防雨。大有我的牛这两天不舒服,你回家赶手扶拖拉机,这么大地块用镢头扶垄不知得弄到啥候。”

吴天佩服死了大伯,就看了那么一会种子能整明白这么多东西,自己有哼哼当秘书也不过如此。而吴大有连点怀疑的念头也没有,答应着就往回走。

有大伯在,吴天舒服透了,大伯挥舞镢头平整链轨拖拉机碾出的大坑,妈妈协助,吴天蹲在旁边和大伯嬉笑聊天,谁也不以为意,都知道他不是干农活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