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中国

第二十五章 护士恐怖

“哎哟哟,妈呀,疼啊......”

吴天睁开眼睛,满眼煞白。这时哪儿?他有些迷瞪。抬身欲起,马上凭空摔回床,凄厉的惨叫冲口而出。妈呀,疼疼疼,脑袋疼,胳膊疼,胸口疼,浑身上下无处不疼。

“草NMD光头佬,老子跟你没完!”吴天破口大骂。剧烈的疼痛让他想起了一切,身上的疼是让光头那帮流氓打的,现在光荣负伤趟在医院里呢,摸一摸,头上裹着厚厚的绷带,左胳膊打着石膏,胸脯缠着纱布,腿上也有,全身被纱布包裹的像个木乃伊!

“哟哟哟,我不骂了,嘴巴怎么这么疼?”

慢慢地小心翼翼坐直身子,还是疼出一头虚汗,四下打量,这是一个挺不错的单身病房,就一张病号床和一把人造革蒙面的椅子,地面是淡黄色的地板砖,干净整洁,床头上方是一排按钮插孔之类的东西,有字条贴在下面:呼叫铃,呼吸器插口,充电器,室内温度调节器......靠床的旁边有个小床头柜,也可以当饭桌用。床头柜上面居然有面镜子,窗户朝南,房门西开,门的旁边是室内卫生间。

高干病房?啥时候我到这级别了?吴天纳闷。

只记得自己差点被流氓打死的时候,有个香香的女孩勇敢的把自己救出来。想起女孩,他的心呼的热了起来,精神一震。仔细搜寻有关女孩的记忆,淡淡的,却令人沉迷的体香;软软的温柔的躯体;虽在昏眼迷离中,脑海还异常清晰印着一双明亮的大大的眼睛......

“肯定是美女。”吴天对自己说,虽然当时被揍得万朵桃花开,没看清别的,只凭这乌黑靓丽,明媚入骨的大眼睛,可以断定绝对超一流美女!还有淡雅的,醉人的少女体香......

“刚活过来就想女人。”哼哼不满地嘟囔。

“哎哎,哼哼,你还记得那女孩吗?快告诉我她长什么样?叫什么名?家是哪的?她的电话是多少......”

“我哪知道?我又不是神仙。”哼哼不满的小声继续嘟囔。

“咦?你不是号称比我们先进8000年吗?这点小事还搞不定?”

“我只能通过你的眼睛看东西,也只能通过你的耳朵听声音,当时你被打得眼冒金星,满眼血红,哪看的清楚?”

“切,真没用。”

吴天其实把哼哼当成和刘安一样的好朋友,在一起不用假惺惺地客气,也不用互相提防,可以肆意嬉戏打闹,无所顾忌,没有功利心。上次刘安要聘请他,就让他好生不自在,虽然知道刘安也有一翻好意,却心有芥蒂。而哼哼肯定不会伤害他,只会全力以付帮他。吴天拥有一颗看似坚韧,实际很脆弱敏感的心。哼哼就像一个顽皮狡猾的小弟弟,围着他打转,让他哭笑不得,又很喜欢。

吴天没想到,话刚说完,哼哼哇的大哭起来,捶胸顿足,哭天抢地,号啕大哭,泪如雨下......哦,哼哼哭不出泪水,要不然吴天能被他的泪水灌成脑充水。饶是如此,仍然被超高分贝的干嚎震的眼冒金星。赶紧喝止。

“停停停,哦听话,告诉我,为什么哭啊?”

“呜——幽兰骂我没用,说我没有保护好你,威廉还说要严厉的惩罚我,现在你也这样说,呜呜,俺不活了......”

“呵呵。”吴天笑了,“这事其实不怪你,是我的错,等我向威廉解释一下就没事了。”

“真的?”

“当然真的,我是公爵大人嘛,说话算数。”

“好耶!”

吴天可以想象的出一个半大孩子兴奋地一蹦三尺高。

“你到底有没有看清楚啊?”

“老大,我真的是无能为力啊。”

“唉。”吴天叹气,他可再不敢给哼哼加个蠢猪之类的头衔,生怕他再来个水漫金山。

“嘿嘿老大,不过我敢百分之百地保证那女孩贼拉拉的漂亮。”

“废话,还用你说。”

“很香,哦很软......嘻嘻。”

“闭嘴。不过真的——”

她搭着我的肩膀走,那只胳膊断掉了,在她胸前晃来晃去,似乎,似乎还,还碰了——嘿嘿那啥,嘿嘿一下......举手伸向鼻端,也许会有一缕幽香残存。

左胳膊打着厚厚的石膏抬不起来,右手帮忙。手上没有闻到女儿香,吴天呆愣愣看手,不出声。哼哼想坏了,该不是想那女孩想出个花痴出来吧?赶紧察看,满肚子的劝慰话咽回去。吴天手里拈着一根长长的头发!头发一看就能辨认出是女人的头发,长长的,长得夸张,几乎有一米长,细细的,柔柔的,油光发亮。

“青年女孩头发,年龄不超过20岁。”哼哼立刻作出鉴定。

吴天脸贴在头发上感受它的温柔,嗅它的芬芳。

“是救我的女孩留下来的。”吴天做出自己的判断。

哼哼很惊讶,他翻遍自己的记忆库也找不出救人的女孩有着一头飘逸秀发的记忆。现在女孩要么把头发弄得五颜六色,人鬼莫辨,要么把顺滑的长发烫焦烫卷,牺牲健康,张扬效果并不明显的个性。长发飘飘反而成了另类。

吴天喜欢长发飘飘。

“肯定是她的。”吴天语气坚定的让哼哼吃惊。

“可我想不起来是啥时从她头上扯下来的。”

“啊,无名英雄你醒了呀!”

吴天沉浸在长发飘飘中,没听到门响。突然的说话声吓了他一跳,一个小护士站在他面前,白衣白裙白帽,白衣天使。她开门没声音,走路也没声音吗?

小护士眼珠乌溜溜,转动灵活,显得异常机灵俏皮。瞅瞅吴天,咯咯笑起来,笑得吴天莫名其妙,不就是裹得像个木乃伊,这在医院里有啥稀奇的?莫非脸上有什么古怪?动动脸上的肌肉,除了疼没别的。在小护士眼里,吴天本来就很搞笑的脸,居然在作鬼脸,越发笑得花枝乱颤,抬不起腰。

“真的有那么好笑吗?”吴天纳闷。

“咯咯,哦对不起,咯咯,笑死我了,对不起......”

吴天只好郁闷地看着她,直到她笑够为止。

小护士忍住笑,麻利地开始给他量体温,量血压。

“你真幽默。”小护士等体温数据的时候说。

我幽默?吴天很诧异,我说什么就幽默了?我幽默吗?怎么以前就没人说过?

“怪不得你女朋友那么喜欢你,告诉她就是简单的输血缝合,她还吓得晕过去......”

“我女朋友?”吴天不禁跟着念了一遍。他哪来的女朋友,虽然他快想疯了。

“别告诉我那不是你女朋友阿。”小护士的眼神很怪异。

“嗯嗯......”吴天的心砰砰跳,含糊其词。

“瞧你那样,强烈鄙视你。”小护士横了他一眼,对他的表现非常不满。

“你失血过多,一晕就啥事也没有了,人家一个姑娘抗不动,抱不动,连拉带扯,外加求人帮忙,楼上楼下,跑的满头大汗,一身衣服血淋淋的,最后还晕过去了......”

科学研究证实:女人同男人相比,在感性思维及语言方面有不可比拟的优势。吴天相信的五体头地。小护士义愤填膺,脸色绯红,严厉地斥责吴天的无耻行为,嗓音清脆,言辞犀利,打机枪似的连续不断,吴天张嘴要辩解,结果发现根本插不上嘴。她说话不喘气吗?

倾盆大雨下,吴天百口难辨,像只大雨中无助的小鸡可怜兮兮。望着小护士快速张合的小嘴,吴天发现她的嘴唇很薄,薄得像刀片。

“亏她对你那么好,这么半天就只嗯嗯两声,一点不懂得关心人......”

吴天哭笑不得,心说你倒是给我机会说阿。

“她现在还好吗?”吴天瞅着霸道的小护士的脸色,小心翼翼问道。

小护士横了他一眼,吓得他不由自主地缩下脖子,脖子后边冷嗖嗖的。

“在你老人家呼呼大睡的时候,她已经出院走了......”

我在睡大觉?天的冤枉啊,那是睡觉吗?那是被人打晕了!虽然我真的喜欢睡懒觉。吴天生气了,鼻孔呼呼喘粗气,望望冰雪天使刀片似的嘴唇,想想自己的辞锋,算了,咱好男不跟女斗,咱宰相肚里能撑船......哈哈,怎么这么憋的荒......

小护士嘴巴快,眼睛也雪亮。撇撇嘴:“怎么?说错你了末?一点男子汉风度也没有,去院长那告我呀,哼!我正不想干了呢。”

哈哈,我有的是风度,我风度翩翩呢,咱是宰相阿,哈哈,MD,肚子怎么这么疼......

“亏你女朋友夸你见义勇为,被坏蛋砸成这样也不肯倒下,让我们这帮护士佩服的不得了,为了能照顾你,还猜拳了呢......”

哦?这样啊,白衣天使粉丝?哦,我要晕了......

“真是个小气鬼,哼,说了没两句就想发脾气。”

小气鬼?发脾气?我只是在心想想罢了,哪敢来真的。罢了,还是做出乖顺样儿少挨些骂为上策。遂努力做出微笑状,并发誓雷霆闪电加身亦不稍改。

小护士哼了声,对吴天的表现感到强差人意。

“喂,你叫什么名字?总不能老在病历上写无名英雄吧?你女朋友也够古怪的了,一直不肯说你的名字,只是委托我们好好照顾你。”

吴天心说她要是知道能不说吗,你可真够笨的。当然表面依然做乖宝宝状。

“我叫吴天,口天吴,天气的天。”

小护士应声,转身往外走又停住:“哦,你女朋友说这几天忙,没工夫过来,过几天再来看你,住院费她已经交了,让你放心住。”

吴天好生失望,问道:“我这样要住几天院,说不准,等医生检查后才能知道,估计最少也得一周吧。哦,麻烦你以后别再那么笑了,跟欧阳锋似的”

小护士走了,病房又恢复了平静。

她说我想欧阳锋,奇怪了,我跟欧阳锋有什么关系?说我武功高强吗?靠!高强还被人扁成这样。凑到镜子前一看。彻底无语了,惨,惨得无以复加。两只眼睛都被画上紫黑色的眼圈,你说画就画了呗,画正了,让人猛丁一看还以为戴的眼镜,这倒好,一个正椭圆,一个扁椭圆;鼻子包着纱布,白白的,活像京剧脸谱小丑的行像。妈呀,这已经巨丑了,居然——没有最丑的,只有更丑的!

下边是嘴巴吗?分明是紫中透黑,黑中油亮的无敌大香肠!小护士没说错,真的是Q版欧阳锋,且比欧阳锋更酷!因为下边缺了一颗大门牙。

“鬼呀!”吴天惨叫一声,完了完了,俺的英俊面孔咋成这个样子,还怎么泡妹妹呀,吓也吓跑了,苍天啊大地呀,观音姐姐呀,这让俺怎么活?呜呜......

“得了得了,D级伤害而已,值得这么大呼小吗?碳基生命治疗光线10分钟搞定。”

“真的?”

“我骗你干吗?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

“走啊,还呆在这里干吗?等天使妹妹收拾你吗?”

......

“你想等长发飘飘?”

“......嗯。”

门外不时有行人路过的脚步声和低低的交谈声,嗡声嗡气听不清楚。不知哪个病房的病人忍受不住痛苦,拉着长声惨叫的声音却顽强的穿过墙壁清晰地钻进他的耳朵,让他情不自禁打了个冷战。

“我看还是不要等了,就你目前的形象——吓坏人的比率在90%以上”

......

“天使妹妹快来了吧。”

“撤,不撤的是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