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中国

第三十四章 民生银行

民生控股,吴天和刘安俩人都不认识,但是这倒难不住这俩地理通,稍一打听,就找着了。

5层楼,在黄海路南头,是个闹中取静的位置。铁艺围栏护卫着小小的花园,叶翠花红,小广场洁净整齐,吴天一看就有好感,应该是个责任心很强的银行。

他们俩走到的时候,已经有人在恭候。

“请问您是吴天先生和刘安先生吗?”

吴天看去高高的,瘦瘦的,白白的,戴着一付金丝眼镜,很优雅斯文的中年人。

“我是吴天,他是刘安,请问您是——”

“我是民生控股银行华威支行的主任马明,恭候二位大驾光临。”

轻轻握住吴天的手,脸上笑容可掬。

很有修养的人,也很精明。这是马明给吴天的第一印象。吴天对他大起好感,当然有好感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不是胖子,很瘦。

“马主任怎么一下子就认出我们了,不怕认错人吗?”刘安扮愣头青状问道。

“我姐夫把二位的形象在电话里描绘得一清二楚,以二位超凡脱俗的形象,虽百万人中也鹤立鸡群,那里会认错?”马明的笑容优雅很有诱惑力。

吴天心里一动,警觉起来,这姓马的马屁拍得山响而又不留痕迹,是个厉害角色!看看刘安,他担心刘安会放松警惕,现在他放心了,刘安收敛了惯常的嘻皮笑脸,表情严肃。

往马主任的办公室走。看着马主任高高瘦瘦的背影,吴天忽然想到一件事:他姐姐姓马,嫁给姓牛的,按老辈子的叫法应该称之为牛马氏!呵呵,太苦命了些吧,赶紧把自己的最新发现小声告诉刘安,并在死胖子发出洪亮之声前掐住他的脖子。

马主任的办公室装饰得典雅大方。

刘安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好奇宝宝摸摸这个,碰碰那个,还不时发出惊讶的叫声,吴天则安坐沙发细细品茶,顺便欣赏鱼缸里肥硕的金鱼。马主任微笑着作陪,一边耐心回答刘安近似痴呆的问题,一点着急的意思也没有。大家都是明白人,心理战开始了。

吴天不急,真的一点不急。他手里握着至尊宝,不怕马主任老奸巨滑,花样百出。刘安欣赏完家居,现在开始赞叹窗外的景致如何优美,分散谈判对手精力这些活,对于他来说,是家学渊源,运用得炉火纯青,半点不带斧凿之象。

就在那只大眼睛金鱼吐出一个滑稽的泡泡的时候,马主任投降了。

“吴先生,刘先生,马某甘拜下风,我们是不是谈谈合作的事?民生一定给与二位最优惠的待遇。”

刘安目光瞥向吴天,眉毛挑了挑,意思是问:火候够了没?

吴天微微点头,动作轻得不是心领神会者,根本看不出来。

刘安坐到吴天身边,眼睛亮闪闪,哪里还有半点憨气。吴天的意思他很明白:够了,过犹不及。

马主任暗中叹口气,姐夫曾一再提醒,吴天这小子刁钻古怪,必须小心应付,自己是做足了心理准备,没想到......那姓刘的胖子更过分,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居然装傻!摇摇头,这俩小子配合得天衣无缝,天下足以横行了。

“马主任,麻烦你介绍下情况好吗?不过请你来实的,官样文章就免了吧。”

“当然可以,我会实话实说。”马主任认输后很光棍。

吴天仔细听着马主任的介绍点点头,马主任叙述得精确,明了,连对金融业务一窍不通的吴天也能理解。对自己银行的优劣分析中肯得让吴天吃惊,吴天明白,如果刚才没把他打趴下,有些话怎么也不会说的。不过马主任着重介绍,极力想打消他疑虑,每个客户都放在重中之重位置上的资金安全问题,吴天毫不在乎,他对这点再放心不过。

吴天把目光转向刘安,询问他的意见。刘安给他的回应是条件很不错,答不答应随你。

马主任等待着吴天最后的判决。

“合作愉快。”

成了!马主任咣当坐倒在椅子上,就这么一会功夫,后背被冷汗溻得精透!

“吴先生,因为您还没有注册企业,所以我们现在只能给您办理个人账户,等您注册好了公司,这个账户将自动转成企业账户。”嗓音清脆悦耳,这当然不是马明的声音,比起来,马明的声音跟驴嚎差不多,同理可证,在场的三位男士都可以用这个比喻了形容自己的嗓音。

说话的是个姑娘。

“嗯。”吴天应了一声,瞥了一眼姑娘:比自己和刘安大两三岁的样子,苗条,长身条,胸和臀发达得挺吓人,眉清目秀,眼睛水汪汪。挺漂亮的,是个钓色狼的好诱饵。吴天坏坏得给她作出鉴定,他有些漫不经心,长时间和祸国殃民的幽兰待在一起,欣赏美女的水准被折磨的很高,况且他还有在心中无限神化的庇护女神,没人比得上她......

庇护雕饰轻轻拍打吴天的胸膛......

姑娘叫李云菲,民生的高级职员。

吴天瞄了马明一眼,在对方脸上发现邪恶的微笑,TMD,老狐狸,在玩美人计嘛。同时在刘安的身上见到美人计成功的范例,说垂涎三尺已经不能确切描绘的表现,至少以吴天的才学表达不出来,他只知道自己在他脚上狠狠跺了三脚,他愣没反应!直到吴天准备清脆响亮地给他小小的一记耳光时,他才察觉身体出了故障。

“怎么啦?”他如此问吴天。

“你的下巴掉了。”吴天面无表情。

“办理账户需要您的身份证和印章。”

吴天取出身份证丢给李云菲,他对李云菲保持高度警惕。

李云菲动作很麻利干练,很快就登记完毕。

“您的印章。”

吴天取出了他的印章。

一个足以震惊世界珠宝界的事件发生了。签于当事人当时情迷意乱,事后的表述差别很大,而作为事件的主要当事人,即混乱的制造者顽强的保持惯有的神秘缄默,所以对于此事件的诸多描绘多以他的好友——事件当事人之一的表述为依据。

刘安在《我与老大不得不说的故事》是这样描绘当时的情景:

吴天的手从口袋里伸出来,手是半握着的,平伸到桌子中间,我们三个人围在桌子周围,所以才有幸成为它的第一批观众。他的手慢慢放开,随着他的手的放开,一团璀璨的光芒照亮整个房子空间,就像他手上托着一轮光芒万丈的太阳!我们不得不闭上眼睛,以免被烁伤,窗外接近中午的强烈阳光顿时暗淡许多......等到我们的眼睛适应了它的亮度才发现吴天的手里拿的是一个硕大的长方形,截面六面体的晶体,长方体的顶端是一条龙,一条发出妖冶红光的张牙舞爪的龙。

这是什么东西?如此的夺人心魄!

我们的心怦怦乱跳。

吴天微笑着平淡的介绍:“这是我的印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