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中国

第四十五章 王霸之气

李铁头,刘爱国,黑李逵,刘安,坐在驾驶室里的大副,偷偷溜进驾驶室的小改刀,从厨房伸头观望的两位大厨惊呆了。

目瞪口呆中,长袍广袖飘飘而起。绕船三匝,凝立当空。

“大家看阿,霉强变神仙了。”刘安喃喃自语。

其实不用他讲,众人早已聚精会神聚焦停在桅杆上方十几米高位置的吴天。

紫气东来,天外飞仙。

“哈哈哈。”吴天仰天大笑。清越嘹亮的笑声带着吞天灭地的豪气在空旷辽远的海面往来激荡,激起满眼细碎浪花。一支刚巧掠过的海鸥如遭雷击,长声哀鸣,笔直跌落海面,转瞬不见踪迹。

起风了,先是弱风,近次增强,吹得站在甲板上的人衣襟飘摆,几乎站不直身子。风生云涌,一丝一缕聚集。甲板上的人们全神贯注于神仙耍秀,等到发觉的时候,已经阴霾如盖,云层渐低,渐厚,渐黑,黑如锅底。天生异相,甲板上的人们如置身冰窟,毛骨悚然,却寸步难行......

这是一次能令人终身难忘的海上午宴。能参与其中不管是甲板上的铁头三兄弟,刘安,还是驾驶里的大副,小改刀,厨房里的大厨都无疑是幸运的人,他们能亲眼目睹只存在于YY小说里的情节。而别人只能以刘安十几年后所著《我与老大不得不说的故事》一书为蓝本展开激烈的讨论......

“我不知道天气异象跟老大没理由地飘浮在半空有没有必然联系。只亲眼看到那片突然出现的阴云诡秘异常,它只是笼罩着渔船,渔船阴气森森,而周围却艳阳高照,只需胳膊再长上一尺就能触到阳光......老大很生气,他在骂人,哦是骂那片不合时宜出现,抢了他风头的阴云,或者他是在骂躲在阴云里边的什么怪物。‘拽什么拽?穿上黑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吗?’老大戟指呵斥,如同训斥他家养的小猫小狗......被老大痛骂的阴云似乎很不爽,紧缩了一下,象只要发动攻击的猛兽,老大危险!”

轰隆炸雷响起,一道闪电直辟吴天!

吴天没躲,咫尺之距就是小宝再先进十倍也躲不过闪电!“咔!”爆出漫天光华,盲人双目。光华终于散尽,刘安惊喜地发现吴天没事,纤尘不染。吴天还在嚣张,摇头晃脑啧啧有声。嘲弄之意,木头也看得出来。

又一道闪电,一道更粗更长的闪电。“咔!”

“老大吃亏了,我知道,虽然他依然纤尘不染。”刘安在书中写道。

凝立空中的吴天双臂虚张,手心相对,缓缓划动,如抱太极,一点亮光出现在他的两手之间......

“那是什么光线,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很亮很亮,就像一颗小太阳抓在老大的手中。随着老大的手划动,光线越来越强,老大好像溶解在光线中......只有他高亢而充满威严,霸气,带着金属般冷酷,凝重的声音,虽然我很想给他加上一个贬义词来形容,但满脑子都是这些帅呆了的词,他的声音在空旷的海面回响,就象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一样,我知道这不符合科学道理,但是这些诡异的事情本身就不符合逻辑,幸亏当时除了我和老大外,还有七个人在场,否则会有人以为我在抄写某玄幻小说的情节......老大在念诗,很奇怪的感觉,有人会在被雷劈的时候念诗。那是一首霸气十足,藐视一切阻碍的诗。老大一字一顿:

我——就是——玉皇

我——就是——龙王

喝令——三山五岳——开道!

我——来——也!

后来,我查了一下,才知道老大念得是毛爷爷的诗,前面还有两句他没念。我感到老大念诗的时候,形象突然高大起来,好像远古传说中的巨灵之神。他扔出了光团,一声几乎令渔船跳出水面的巨响后,一切都消失了,风停了,浪平了,阴霾无影无踪。唯一令人遗憾的是老大没有消失......

心神稍定,我惊异的发现,除我以外所有人都跪在地上......”

清晨是吴天的最爱。也是天下爱睡懒觉之辈的最爱。

吴天爱睡懒觉。可是剧烈的头痛让他难以如愿,怎么头会疼?不是被改造得百毒不侵吗?哦,他终于想起昨天喝酒的事了,真疼啊,以后再也不喝酒了。睡不着躺着也难受。吴天睁开眼,准备下床。妈呀,有妖怪!一张面团团的大脸距离自己坚挺的鼻子只有5.3毫米,混浊的呼吸呛得人想呕吐。

“鬼呀!”吴天惨呼一声,拔拳就打。

“啊!”鬼脸飞了起来,在空中发出惨烈的悲鸣。居然是刘安的声音。

“老大,你干吗要揍我?”刘安爬起来气势汹汹逼问。

“该。”吴天送了他一个字,“谁让你鬼样的贴着我,不知道我喜欢梦中杀人吗?”

“我在研究你是人,是鬼,是仙,还是魔?”

“靠!我是正宗地球人,行了吧?”

“地球人?肯定不是!”

刘安斩钉截铁的回答让吴天纳闷,难道我这个地球人的身份有问题?

“地球人会飞吗?地球人会在手里制造出威力惊人的光团?别告诉我你是魔法师阿,你以为你是起点上特YY的扑街写手向家大哥吗?”

吴天哭笑不得:“我真是地球人!”

“真是地球人?”刘安围着吴天打转,“那一定是——”呼地掐住吴天脖子,“一定是咱师傅的仙丹闹得,要不然就是这师傅给的宝衣起得作用,把师傅给我的东西交出来!”

吴天很轻松把他扔到**:“从你来了,我一天好日子没过过,今天你就滚回家去阿,妈的,头疼得厉害。”

“你干掉了整整一瓶五粮液,头不疼才怪。”刘安幸灾乐祸,嘿嘿笑。

“什么!你说我喝掉一瓶烈性白酒?”吴天大吃一惊。

“你真的不记得了?”

刘安纳闷,在得到肯定回答后,开始讲述吴天王八(不是王霸之气啊)气发后的的情景。吴天听到李铁头兄弟跪在甲板上哆嗦是感到可笑,自己就真的那么魅力不可挡?问刘安:“你呢?你跪了没有?”

“我没有。”刘安很自豪。让吴天很佩服他的毅力。

“我当时整个人趴在甲板上。”

吴天栽倒,刘安没廉耻地嘿嘿笑。

“你把阴云打散后就哈哈大笑,飘落甲板,举筷就吃,举杯就喝,旁若无人,你一气喝掉一瓶酒!把李铁头吓坏,可是谁也不敢劝你。”

“后来呢?”

“后来你老人家就喝醉了呗,倒在甲板上呼呼大睡,怎么也叫不醒,我只好把你背回家。你倒好刚睁眼就给了我一拳!”刘安很委屈。

“行了行了,顶多我给你加薪就得。”

“真的?!”刘安兴奋不已。

“假的。”

吴天开门,他要出去洗漱,懒得跟刘安扯。刚开门,却惊得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