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中国

第五十章 海蓝股份

“不明白!”

李铁头兄弟都这样回答,整齐得令吴天想整齐得把他们仍进海水里清醒清醒。刘安也在整齐回答的行列,不过脸上憋着坏笑,这小子已经明白吴天的意图极力整蛊。而李氏兄弟的眼睛里只有求知的渴望,那是一份单纯得令铁石心肠的吴天也下不去手的感情,在幼儿园小朋友的脸上常见。

“高端市场跟这只海蓝之星具备的特征一至。”

“它叫海蓝之星吗?好美的名字耶,我还以为它叫美人贝呢?”

满脸星星的是刚刚爬起来的色狼李平欢。吴天罕见地没有实现让他洗海水的诺言,笑了,“本来它的别名就叫美人贝嘛,别打岔,听我讲下去。高端市场具备技术含量高,市场被少数企业掌握,而用户没有选择余地的特征,属于天然垄断,实实在在的卖方市场,当然随之而来的是高额的利润,我想卖多少就卖多少钱,嘿嘿,不会象你们卖鱼那样为一毛钱的价差打破头。海蓝之星就是这样,只有我才有,我想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我可以只卖一百块,哦不提一百块了,我可以只卖一千块,也可以卖两百万,都有人要是吧?只要调控投放市场的数量很容易就可以操纵价格......”

李铁头兄弟包括刘安张口结舌。

刘红军喃喃自语:“天啊,一千块和两百万之间差着两千倍阿,这要赚多少钱啊?”

刘安问道:“老大,你说实话,这玩意的成本到底有多少?”

成本?吴天愣了一下,整个流光号都是他吴天的免费劳工,他想要什么东西向来都是拿着就走,从来就没想过付钱的事。阿不,那天揣海蓝之星上街口渴买了一个10块钱的冰淇淋,应该算成本里边吧。

“现在刚开始繁殖的时候成本价格高了一些,就10块钱,以后......”

吴天的话没说完,一声无比惨烈的嚎叫嘎然响起,吓得他寒毛直竖,以为有人被狼咬了。

吓得人毛骨悚然的惨叫是刘安发出的,他捶胸顿足,大泪长流。

“天啊你睁睁眼吧,你听到了吗?有人拿只值10块钱的东西要卖我200万呢,你怎么不拿雷劈死这个万恶的奸商阿?”

吴天盯着刘安的小眼睛嘿嘿冷笑:“想让老天用雷劈我?你没见过我和他PK?嘿嘿到底谁被谁揍得魂飞魄散?嫌我卖得贵?我逼你了吗?小心我告你诽谤哦......”

刘安碰了一鼻子灰,奸商奸商嘀咕着退回去了。

“你们看到了吗?这就是高端市场的客户形象,干生气没辙!”

“是,天哥,我们要跟你混奸商!”众黑道大哥佩服死吴天,齐声喝彩。

刘安蹲在旁边嘀咕着:“恩爷爷说过,百分之二百的利润能让商人不计后果,百分之五百的利润能使任何人疯狂......10块卖200万,这,这都百分之2000万的利润啊,乱了乱了,现在这样子,如果老大想当美国总统,小布什肯定会撂着蹶子来换阿......”

......

“铁头哥,你跟大鱼岛,青鱼滩这一带的官熟悉吗?”吴天问李铁头。

远远的,大鱼岛村和青鱼滩村依稀相望。

李铁头对吴天的问话摸不着头脑,但不妨碍他老老实实回答:“熟得很,前几天我们还一起喝过酒。”

“有件事得求铁头哥帮忙啊。”

李铁头受宠若惊:“不敢不敢,有事您说话。”

“我要买下从大鱼岛到青鱼滩,从双望岛到苏山岛,包括滩涂海面岛子在内的全部地盘!”

“咣当咣当”响成一片,李铁头兄弟相继扑倒,口吐白沫。刘安却蹭地站起来,两眼放光,他知道老大要下狠手了!

李铁头勉强爬起来,望向岸边,大鱼岛离青鱼滩有6华里模样,他要全买下来?双望岛离苏山岛更离谱,在无遮无掩的海面上两个岛子根本互相看不见,而现在他们乘坐的船正好处在中间,所以两个岛子都在视线范围内,相距能有七八十华里模样!他要干什么?!

“天哥,你想——”

“我要把这一片弄成世界最著名的海珍养殖基地,旅游圣地!”

吴天说着拿起海蓝之星上下抛着。

“全养着这蛤蜊?”李逵傻呼呼问。

“海蓝之星和别的蛤蜊一样只生活在浅海区和沙滩上。哈哈,我有这世界独一无二的海蓝之星,就有别的好东西!就凭这片海区,我就能用钱把老盖同志压死!哈哈哈!”

海蓝星有上千万的海产品任他挑选,无论那一种摸出来都能让海洋学家神经崩溃!想不发财都难!

“兄弟们,有没有想跟我发洋财的?”

“有!!”

没人会嫌弃钱多,百分之2000万的利润能不发财?再傻的人也明白。

“哦,都挺积极嘛,那咱就成立个股份制海产养殖公司吧,就叫海蓝原生态股份有限海产养殖公司,算帝国集团的子公司,大家没意见吧?......”

刘安恶心的想吐,谁能有意见?有意见有屁用,还不是你一个说了算!假,假惺惺得跟有些冠冕堂皇的官一样。

“铁头哥你能投多少钱?”

“我,我,”李铁头咬牙切齿,拼了,“我出两个亿!”

其他兄弟目瞪口呆,大哥居然这么有钱!

“我没那么多,我不会去借吗?我不会去贷款吗?我不会把房子抵押吗?!死活拼一把,成了四江八海任我遨游,败了全家跑这跳海!”

吴天真的佩服起李铁头,真流氓啊,豁得出去!刘安在旁边不断长嘘短叹。

“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被点燃欲望之火的流氓大哥热血沸腾,哪有工夫理他。

“老二,你出多少?”

“我,我出一个亿!”狡猾如狐狸的刘红军眼睛也红了。

“好,老三你呢?”

“就这么几句话,他就圈了3个亿!唉,奸商阿奸商阿。”刘安大声嘀咕。

“我,我。”胆气可冲霄汉的黑李逵居然红了脸,面庞紫黑紫黑,“我没钱,我扒房拆屋只能拿100万出来......”

咦?吴天和刘安大感奇怪,老大老二富成这样,老三居然......莫非也被剥削?

“老三是没钱,他只要得了钱就资助没钱上学的孩子......老三现在养了200多个学生,好几十个大学生,老六就是老三供着上完大学的,我分一个亿给他。”李铁头感慨万千。

吴天和刘安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华威能止儿啼的黑李逵居然会是个大善人!

李逵的紫红脸膛又增一分丽色。

“我小时候家里穷,没上过学,我见不得因为没钱而上不起学的孩子......”

......

吴天笑了:“行了,我知道了,老四你呢?”

“一个亿。”何睿低着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扔。

“得,又多了一个亿!”刘安接着叹息。

“老五?”

“我出5000万。”

“嗯。老六不在,我们也不能拉下他啊。”

“当然,我们是兄弟!”李铁头兄弟齐声喊,挺有那么点义气在里面。

“嗯,还有谁呀?都齐了,那——”

“老大,你把你最亲密的兄弟忘了,还有我呢。”刘安眼泪汪汪。

“刘安那,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你爹赚钱不容易,你可不能胡来......”

“老大,我对你的信心如同涛涛黄河......”

“闭嘴!说,出多少?!”

“不多。”刘安笑嘻嘻,“就三个亿。”

......

“操,什么人嘛?一个劲不让咱出钱,原来憋着坏呢。”

“人?你说刚才出三个亿的是人?那明明是头猪嘛。”

“我警告你,不许侮辱猪!”

......

“行了,意思意思就得,哪来这么多废话。现在我来分配股份,我先声明阿,咱们都是兄弟,不能象斤斤计较的商人那样单纯按钱多少分股份,我说多少就是多少,不服的滚出去!听到没有?”

目光似刀。

很自然地没人反对。

“铁头哥出两个亿,占10%的股份;老二一个亿占5%;老三不要出了,热心资助学生,给个安慰奖3%,老四一个亿,委屈点就3%吧,谁让你是老四呢;老五0.5个亿占些便宜,也来个3%,老六估计也没多少钱就算了,奖励知识分子,3%,还剩谁呢?瞧我这记性,老罗老罗......”

“老大,是我啊。我再也不给你捣乱了老大......”刘安满心委屈,泪花花。

“哦,记起来了,刘安出了三个亿,出得最多,不过你最小没办法,算你10%吧,可怜阿......”

“老大,你出多少?”刘安甚是不满。

“我?我有这个。”吴天拿海蓝之星对着阳光,眯眼仔细观察,“剩下的股份全归我,不过我可不想出一分钱,大家有意见吗?”

“没有!应该的!”

众人齐呼,刘安不知被谁踢了一脚,摔了个大马趴......

......

“立刻把所有打手集中到华威来,我要给他们上上套!”

“是!”

“立刻着手从低级海产市场退出来。各地销售点不许撤,所有人员加薪30%。”

“......是!”

“尽快把老六招回来,我见见,各地负责人也叫来”

“是!”

“所有承包的码头合同到期后不再续约,哦荣通港就留着吧,这里水深,有发展前途,代理渔船砍掉一半。”

“天哥,这样的话,我们会损失惨重的......”何睿疼得肝都痛。

“老四阿,我们想安身洗白,不舍得丢几块肉怎么行?”

“我不明白。”何睿真的不明白,洗白就一定要每年丢上千万?

“老四,听天哥的。”刘红军这只狐狸看出新老大的意图,“我们在华威的名头太大,想悄没声地淡出人们视野是不可能的,天哥的意思是扔出几块肥肉让那些早已红了眼的各个势力抢!那么,嘿嘿......”

“他们抢得越激烈,我们就越安全,嘿嘿......”李铁头发出极类似他老大的奸笑,他可不傻。

“如果他们抢得不激烈,我们嘿嘿就给他们添把火......”话说到这,最笨的老三也明白了,兴奋得眼睛发亮。月黑杀人,风高放火,他最喜欢。

“老大,你亏不亏心,这群纯洁的孩子被你教坏了!”刘安义愤填膺,控诉他的老大。

“我说什么了?我只是让他们推出竞争激烈的初级市场,从此洗心革命,不再为祸人间,你这样损我,冤不冤?”吴天满脸委屈。

“你,你比流氓无赖,比无赖流氓!”刘安想了半天,吴天的话里充满了暗示,可是说得话字面上确实没有丝毫破绽,就是送到法院里也拿他没辙!气急败坏。

“错了,我只是一个眼光远大的商人!”

“奸商!”

“大家彼此彼此哦。”

......

“老四把生意交割完毕,上调总公司。”

“天哥,我去总公司干吗?”何睿满脑子浆糊,生意只是大规模缩小,可是还在维持,这摊买卖一直是自己负责,熟。

“担任总公司的财务主管,负责总公司的全部资金往来。”

“啊!”何睿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欢呼,一蹦三尺高,天哥真是神仙阿,不然他怎么知道自己最喜欢钱啊,“天哥,我一定把你的钱袋捂得紧紧的,谁也不能乱花一分!”

“阿好啊,财迷当财务主管,嘿嘿监守自盗方便罗!”刘安今天当足了反派,吴天的财务打开始就由他负责,现在交给明显在额头上写着财迷两字的何睿,心里很失落。

“你说什么?!你竟敢怀疑我的操守!我要跟你玩命!”何睿从来不忌讳别人笑话他财迷,可是他不允许任何人对他的操守产生怀疑,那是对他的极大侮辱。

“行了。刘安你是总经理,将来公司越做越大,你这个总经理整天挟着个皮包象什么样子?”吴天皱起眉头,对刘安的不懂事很不满意,“拿皮包,举伞是秘书的事,难道你要做一辈子跟班?把包给老四!”

“拿来吧你。”何睿飞快从刘安手里抢过皮包,紧紧抱在怀里。阿,感觉好好耶!咳嗽一声,大声宣布:“我以总公司财务主管的名义郑重布告:刚才每个人说得股金必须在10日内上缴总公司财务部,否则,股份一概取消......”

满脸媚笑朝着吴天:“天哥,是这个意思吧?”

吴天很满意,嗯了声,“你尽快把生意交割给刘安。原来的生意由刘安,老五负责,老五你小心些,再敢乱胡来,我会真的叫变太监!老三你也去,没你恐怕他们镇不住那些混蛋......”

“老六回来后也上调总公司,就这样吧。”

李铁头和刘红军面面相觑,别人都有安排,分量最重的老大和老二居然被甩到一边,莫非......不能阿。

“天哥,我们——”

吴天叹口气:“来,大家都坐下好好讨论下铁头哥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