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中国

第六十六章 路痴与超人小姐

善良的人天助之。

帮助柳心如保守核心机密的不是神仙土地,不是好心的路人,而是她从垃圾山上抱下来的婴儿。一声婴啼惊动聊得入巷的男女。

柳心如的注意力马上被襁褓中的婴儿吸引过去。

“她的情况好像不太好。”柳心如说,满脸关切之色。

“我看看。”

吴天接过襁褓,虽然他有种把这个东西重新扔回垃圾山的冲动,(小家伙,你耽误了大爷的大事了!)嘴里念叨着:“可怜阿,她父母怎么舍得把孩子扔到......”

吴天愣住了,襁褓里的婴儿头明显比正常婴儿大许多,头左侧鼓起一个大包,把脸拉的怪模怪样。脸色腊黄,眼睛闭着哼哼叽叽。这是一个——

“畸形儿?”

“嗯,她真可怜,这么小就被抛弃,她父母不知道这样的天气她会很快死掉吗?......”

柳心如轻轻抚摸婴儿的畸形面孔眼圈已经发红,一副泫极欲泣模样。吴天默默看着,感慨万千,遗传脑部畸形婴儿成活率极低,就是侥幸生存下来,百分之九十以上衣食无法自理。何况婴儿脑畸形手术是世界性难题,手术费用也非寻常人家能够承受,与其让一个将来的废人拖垮一家人的生活,遗弃是个虽然残酷却非常现实的做法,吴天理解孩子的父母,可是——

“我们送她去医院吧?”柳心如说,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看着吴天。

吴天心里苦笑,脸上是庄严的凝重。

摇摇头:“没用的。”

“怎么啦?”

“医院治不好的。”

“能治的,现在医学很发达的,连癌症都治得好。”

吴天恨不得用拳头在她脑袋上狠狠擂几下,让她好好清醒清醒。哪家医院敢吹牛能治好晚期癌症病人?张馨他爸是因为遇到自己这个神医!不然能存活三个月就算奇迹!吴天不敢打,如今的社会里象这样爱心泛滥的女孩绝对比大熊猫稀少得多。这种女孩在家里是父母的宝贝疙瘩,在学校里是老师同学的宠儿,在街上是色狼骗子的首选目标。也舍不得打,不单舍不得打,就是有人敢碰她一个手指头,吴天立马能把他捆到核弹头上扔到火星上!

没有爱心泛滥的女孩,现在的他被绷带缠得木乃伊样躺在**是最好的结果。

吴天还是摇摇头,说谎不是好孩子。

“医院救不了她。”吴天点着婴儿畸形的大脑袋,“她的脑部有一个巨大的肿瘤挤占着正常系统的空间,而且还在不可遏制地恶性膨胀,用不了多长时间,她的脑袋会砰地像个地雷炸裂开来。没有医院能制止这种恶性发展,更不要提使之恢复健康......”

吴天住口,因为他看到晶莹的泪珠从柳心如妙目不断飞溅,梨花带雨。

吴天叹口气,对自己不够冷酷不满。

“我叫吴天。”

“你刚才已经说过了。”女孩哽咽,眼泪依然在飞。

“除了古怪的服饰,这个名字没有使你想起点什么?”

女孩摇头,吴天瞪着她说不出话来,因为穿的像个唱戏的,因为神医事件,因为收服李铁头黑帮,因为巨额投资,因为.....太多太多稀奇古怪因素,华威没有听到这个名字的人恐怕只有襁褓中的婴儿和精神病院的病人了!吴天再次叹口气,不知道就算了,我可以告诉你嘛,

“我曾经把一个癌症晚期病人一副药治得百病齐消,更正你一个常识性的错误,没有哪家医院敢说能治愈晚期癌症,他们只是延续患者的生命,延续生命和治愈有本质的区别,还有一个截瘫二十年的老人,如果哪家医院敢抢治愈的功劳,老头会用拐棍砸碎他的招牌。”

“他们说的神医是你?”女孩眼睛里闪烁着灿烂的亮光,泪珠挂在腮边。

“也不算什么大事。”

无疑,吴天是个很谦逊的人,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那你能治好她吗?”

女孩欢呼一声问道。

吴天无语,真是个不懂事的女孩,你起码得求我签个名,合个影啥的,最不藉也该送个香吻才象话!难道这个大头娃娃比我这个帅得掉渣的有为青年还重要?

“嗯嗯......”

“健健康康的?”

“嗯嗯......”

“聪明伶俐的?”

“嗯嗯......”

“漂漂亮亮的?”

“嗯嗯......”

“太好了。”

女孩一跃而起,喜气洋洋,吴天惊讶地发现她脸上的泪珠竟神不知鬼不觉无影无踪。

“我就把她交给你了,你得保证她又聪明又健康又漂亮哦。我走了,拜拜。”

“嗯嗯,啊?什么!”

吴天目瞪口呆看着柳心如挥挥手,飘然离去,什么?你把这个半死不活的小家伙就这样扔给我,自己走了?凭什么?我......谁再敢跟我说单纯的人好欺负,我跟他急!你瞧瞧,人家多潇洒,一句交给你了,就把天大的麻烦推过来,信任死你了!现在好了,你总不能真把这个小家伙扔回去吧?万一爱心泛滥又有些不通世事的柳心如问起来怎么办?思想单纯的人认死理!天啊,你瞧你干的好事,我得辛辛苦苦把她治好,得弄聪明了,得弄健康了,有那么容易吗?更大的麻烦还在后面:得抱孩子,得洗尿布,得喂奶,得......天啊,吴天欲哭无泪,眼睁睁看着白衣仙子消失在街头拐角。

我靠!我狂靠!吴天恶从心头起,怒从胆边生,我自己还想别人伺候呢!居然要做免费保姆!

忍了吧,看在美女的面子上忍了吧,万一哪天美女心血**跟自己要这大头娃娃咋办?大不了领到学校里和她一块看!育儿也是门大学问呢,嘿嘿......

YY间,忽见白影翩翩,柳心如竟又转回。看见吴天喜不自胜:“呀!幸亏你还没走。”

“怎么啦?是不是——”吴天把差点溜出嘴边的心里话咽回肚子里。“你是不是忽然良心发现,要和我一起研究育儿知识?”如果这句话被淑女听到,后果很严重。

“麻烦你,告诉我艺术学院往哪个方向走?”

“嗯?你不是艺术学院的学生吗?怎么会找不到自己的家?”

妍红慢慢渗出柳心如玉容,渐渐向脖颈蔓延,头几乎垂到胸口,音若蚊鸣:“我本来要到海边写生,转来转去就转到这里来了,现在我又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晕!在三面环海的华威,到海边写生居然能转到这来,这份迷路本领当真出类拔萃。

柳心如迅速瞟了吴天一眼,小心翼翼问道:“你不会笑我吧?”

“不会。”吴天满面正颜,目光真诚无比。

“骗我。”柳心如扁扁小嘴,“每次我和同学们出去玩都会把自己搞丢,他们都笑话我。”

“上次遇到我的时候也是迷路了?”

“嗯。”

“如果世界上还有一个人不笑话你,而且感激你的迷路,那一定是我,因为迷路使你挽救了一个帅哥宝贵生命,还有这个小家伙,我们俩一辈子都会感激你的。”

“你别那么说。”

小脚踏地,柳心如已面红耳赤:“当时的情况,谁都会站出来的。”

不见得。社会在发展,人心在变冷,危难在前,漠然以对的比比皆是,淑女阿,也许像你这种人比大熊猫多不了几个。善良的人看待所有的一切都充满善意,他们胸怀坦荡,比大多数人快乐得多,柳心如比吴天心理健康许多。

“愣什么?还不快告诉我艺术学院往哪走?难道你想一个女孩子老穿着脏衣服站在大街上?”柳心如嗔道。

喜怒薄嗔的表情看在吴天眼里,自有另番韵味。

吴天指向左边:“向左,直走200米,就到了环海路,艺术学院在环海路尽头。”

“这么简单?你确定?”

“我认路很准,而且我在这里混了18年。”

“哦,谢了,你是好人。”

......

我是好人?望着渐行渐远的秀美身姿,吴天苦笑,也许只有柳心如会把他这个流氓大哥当成好人,好人能在这个竞争残酷的世界里混出人样?天上仙子不适合肮脏的地球。

吴天慨叹,忽然他惊讶地发现柳心如在向右转!她连左右都不分吗?

“左,不是右!”吴天大声嚷嚷,望着柳心如很无辜的脸,叹口气,“算了,你别瞎转了,万一转到火星去麻烦就大了,待着一动不许动,我给你叫出租车......”

#################

吴天旋风般冲进流光号的医疗室。大头娃娃快撑不住了。

“威廉,威廉,快出来救人!”

威廉没有回答,一个虚拟人凌空出现,一个美女,和幽兰的绝代风华气质迥异的书卷气很浓的流光智能虚拟人浮在半空,鬓带婉然。

“威廉主智脑正在主持基地建设,无法分心接待您,公爵大人。”

“你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你。”

“我是医疗智能人美女二号,设计出来只有48小时,没有拜见过公爵大人。”

吴天皱起眉头:“美女二号?这是谁起的名字?叫人一听就像流水线下来的,不好。嗯,一号叫幽兰,你就叫幽竹,行吧?”

“这名字我很喜欢,非常感谢公爵大人赐名。”

“呵呵没什么没什么,哎,幽兰呢?平时跟个幽灵似的无处不在,怎么这么半天没见她?奇怪。”

“一号,阿不,幽兰姐在给哼哼,阿哥和我做身体,她说要让我们亲手去摸,亲眼去看,其实我并不喜欢到处跑......”

“怎么做身体?”吴天马上来了兴致,“我去看看她怎么把胳膊腿给你们连到一快的。”

吴天拔腿就走,却被幽竹喊住。

“公爵大人,您怀里的婴儿病情危急,如果不紧急治疗的话——”

吴天看向怀里的婴孩,扭曲的小脸青紫,呼吸急促,就是一个没有任何医学常识的人都能看出她的生命即将结束,死神露出狰狞的笑。

“阿,快快。”

小襁褓解开,真是个女婴,小小的皱皱的身体,根本无法让人联想到短短十几年后会漫妙万千,颠倒众生。

幽竹拉出一架操作台,辟里啪啦工作起来,口中清析发出指令:

“定向分析仪启动。”

“生命检测仪启动。”

“应急生命稳定系统启动。”

......

吴天见过的小盒子又升到治疗**方,发出嘟嘟的轻鸣,一道道色彩各异的射线快速变化着扫向**的婴儿。婴儿蜷缩的小身体在吴天眼前舒展开来,吴天松了口气,小家伙的命保住了,她令人心悸的青紫肤色仿佛瞬间红晕鲜活。那是健康婴儿应有的肤色。

“公爵大人,患者生命特征已经稳定,请示下步目标。”

“把她的病彻底治愈,弄漂亮了,弄聪明了,很简单吧?”吴天很不负责任地把柳心如的过分要求转嫁到幽竹头上,他的理由倒是很充分,人家是专业人士,不干谁干?领导干部嘛,该放手时就得待在一边悄悄的!

喀尔巴拉对专业智能人的敬业要求很到位。幽竹应声是马上开始行动。

“停止应急生命稳定系统运行。”

“启动深层扫描系统。”

“启动头骨四维影像仪进行面部外貌选择可能性分析。”

“启动智慧生命智商检测仪。”

......

清晰明确的指令,轻盈恰当的操作。没有一丝错误,没有半点迟误,轻松适意,若闲庭漫步......吴天慨叹,专业就是专业,没有人知道幽竹的每个指令都需要上百次,乃至千次准确无误的操作。吴天知道,可是没有智能系统的协助,他不可能做到,幽竹本身就是超级智能系统,不服不行。

“公爵大人,根据患者头骨分析,患者相貌我们能够作出1378种选择,如果进行头骨微调需要作出的选择将达到345217种,需要进行微调吗?”

“不必了,1378种选择中难到找不出个满意的?其实闭着眼睛点一个都比现在的强。”吴天耸耸肩头,“放给我看。”

一个图像接着一个图像出现在空中,与其说是图像,不如说是立体电影,每个电影里都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在欢笑,或游戏,或哭泣,每个小女孩的相貌个各不同,服饰千变万化,令人难以选择。

“停!”

吴天忽然叫起来,这是一个穿着火红衣裙的小女孩捕捉蝴蝶的电影。

“放大面部图像。”

“是。”

“就是她了就是她了。”

吴天紧盯着小女孩喃喃自语,图像里的小女孩相貌竟然和柳心如有八分相似!虽然那个小女孩喜笑颜开,生猛鲜活模样跟柳心如的温柔婉约大相径庭,然而当个小号柳心如绝对没有问题。也许小时候的柳心如就是这般模样,女大十八变嘛。

“您确定?”

“确定。”

“相貌设定确定,无法另行更改,患者脑智商检测中。”

“呵呵,这么大头,应该很聪明吧?”

“是的,患者大脑智商160,相当于地球人类中的超级天才。”

吴天哑然,望着婴孩大大的畸形的脑袋感到震惊:难道这个小东西比正常人大出来的脑袋里竟然堆满了智慧?遗弃她的父母得后悔死了,嘿嘿,如果他们能消灭她脑袋里的囊肿和积液的话。这小家伙这么像柳心如,且如此天才,真是个宝贝啊,吴天的强化智商开始急速运转......

正在等待公爵大人指令的幽竹忽然感到莫名其妙心悸,虚拟智能人怎么可能感觉气温变化?况且这里的温度恒定系统很正常啊。幽竹不是幽兰,如果幽兰在这里的话马上就能猜测到公爵大人又在打阴险惊人的主意......

“幽竹啊,这个能不能继续加大她的智商?”

“没有必要。健康后的她比普通人聪明的多,根本没有......”

“我要收养她做女儿。我叫她——”吴天瞥眼婴儿小小的身体,“小小,哦对吴小小,小小公爵小姐,我更关心的是本公爵的智商超过300,她的母亲17岁就在读艺术学院,很聪明的。”吴天自说自话,开始算计只见过两面的善良女孩,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多加件衣服。

“帝国事业的继承者,公爵大人的亲生,哦亲养女儿智商只有区区160,幽竹,这会让全宇宙所有智慧生命笑话的!幽竹,你能忍受喀尔巴拉领导层遭人耻笑吗?”

帝国领导被耻笑是绝对不可容忍的事!

幽竹马上被说服了,这顶大帽子压下来,谁也扛不动。

“公爵大人,小姐智商最多只能增加一倍,再多的话会对身体有损伤。”

“就320好了,我这人不贪财。”

“谢谢。”

“哦,你看是不是给他增加点体质,再给她增加点知识,你不会认为公爵大人整天跟尿布之类的东西打交道是件很好玩的事情吧?”

“请示体质增加幅度。”

“呵呵,随你便吧,管他什么四五倍,七八倍的,你是专业人士,你决定好了,拜拜。”

吴天扭头就走,他还急着去看幽兰怎么做人。

幽竹不是幽兰和哼哼,幽兰和哼哼属于全属性智能人,人性化程度很高,如果他们有一个在这里就会明白这是个模糊的指令,自由度很高。而幽竹属于医疗专业智能人,其人性化程度非常有限,就像个书呆子型的科研人员,很敬业的那种。她不懂模糊指令,她只会遵命行事。

“目标指令不明确,进行精确重组。”

幽竹指令发出,而唯一能够做出更正的公爵大人早已无影无踪。于是悲剧不可避免,一个体质超级强悍的美少女横空出世,惹出无数大麻烦,世人目瞪口呆之际,唯一后悔不迭的人是不服责任的始做俑者——公爵大人吴天。

“四*五*七*八=11320倍”幽竹这样解决不明确的指令,“否决,公爵大人不会喜欢小姐的体质比小宝更强悍,四+五+七+八=24倍,可以接受。”

幽竹没有想过拥有二十四倍于常人体质的少女依然是惊世骇俗的,而公爵大人的原意不过是让她别尿裤子,他不想洗尿布。

“执行二十四倍体质,确定。”

“十五号相貌,320智商,二十四倍体质准备——开始!”

(呵呵,越来越好玩了,不是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