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中国

第七十章 俺就折腾你咋了

“方书记电话,给你的。”辣女对吴天说。

吴天懒洋洋伸出手,差着一段距离没够到,手缩回去。

“不会近点,没吃饭吗?”吴天说。

赵蓉狠狠白了吴天一眼,却没有反驳,她不是傻子,现在的情况很清楚,吴天不高兴帮忙,他在耍无赖,在有求于人的情况下,和无赖斗气,恐怕气死的是自己,弯腰把手机递到吴天手里,很正常的动作,却令吴大色狼喷血三升,往里喷。赵蓉眨巴着眼睛,对吴天表现出来的异动疑惑不解。吴天朝赵蓉运气,动作正常,可是你现在站的地点错误,太高了!弯腰的幅度错误,太大了!你的胸部错误,太霸了!你站的那么高,大幅度弯腰,胸前波涛汹涌,你想害死血气方刚的大好青年吗!

“接电话好吗?”赵蓉软语相求,吴天异样神态,使她很不舒服。

“哦哦”

“喂,小吴吗?”

“是我啊,方书记你好。”

“不好,快要死罗,哈哈。”

吴天微愣,他没想到一个被他划入贪官行列的人居然如此豪爽,如此笑谈生死,在吴天印象里贪官是最怕死的人。方书记的声音微弱断续气息不稳,傻子都能判断出情况不妙,好在精神不错。

“帝国总部土地购买协议签约的时候就想见见你这位传奇人物,奈何心脏不争气,闹罢工没能如愿,没想到现在却得麻烦你救命了。听小赵说你有困难,不就是没有医疗证吗?别理他们,都快死的人了管什么证不证的,谁能救命谁就是好医生!”

“方书记,我的治疗方法和正统医疗方法有很大差异,去医院恐怕不方便。”

吴天说的委婉,实际上他明白他不可能与医院合作,如果他的未来医疗手段推广开来,会砸掉所有医院的饭碗!医院那帮人不撕了他才

怪,而且现有医疗监督机构实际上是掌握在他们手里,给穿小鞋是肯定的,在羽翼未丰的情况下合掌握实权者作对是不明智之举。可这话不能跟别人说,跟谁说也没有用。

“方书记,一旦我的治疗出现丁点差错,这个责任我付不起啊。”

“嘿,我给你写个免责声明不就行了吗?”

“不行的,他们一样可以以非法行医罪抓我进监狱的”

方书记沉默,粗重的呼吸,吴天听得清清楚楚,心不知不觉间跟着沉重起来。

“真滑稽。”半晌方书记才开口,轻松愉快的口气完全被沉重代替,“一边束手无策,却把着不放,另一边有很大可能治好却不能伸手,病人呢?他们就不能为病人考虑考虑?知道吗?吴总,他们又要给我虚弱不堪的心脏动手术,搭桥……”

“不行!”吴天忍不住脱口而出,“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动手术很可能下不了手术台!”

“我知道,他们只说好听的,可我心里清楚得很!”方书记激动起来,不得不停顿,吴天从听筒里听到非常嘈杂慌乱的声音,却被方书记严厉制止。

“小吴,他们不肯说实话,你告诉我如果不做手术,我还能坚持多长时间?别推辞,我知道你有这个神通。”

“一年,或者”

“一年?”方书记喃喃自语,人似乎马上又衰老许多,声音听到吴天耳中缥缥缈缈,如同从云端传下,吴天的心跟着升到嗓子

眼……

“白龙河的综合治理工程需要两年,看不到了西竹山棚户区改造,还没有开始,得加快速度,不然下任书记上来,可能就不搞了……”

吴天心里一动,白龙河还罢了,西竹山是他和柳美女的奇遇地阿!他不禁想到如果是柳心如遇到此事肯定会不顾一切冲上去救人,如果被她知道自己见死不救的话……吴天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别那么悲观嘛。”吴天笑道,“办法还是有的。”

“什么办法?!你说,我可不想这么早盖党旗。”

晕,这位倒实诚。

“秋高气爽,艳阳高照,正是大名顶顶的紫玉香麦新出时节,农家一游可乎?”……

吴天把手机扔还辣女。

“方书记找你。”

赵蓉接听,半晌说了一句:“一小时后,方书记要来这里。”

说完直楞楞望向吴天,她不明白他怎么能把危急病人忽悠到家来,就凭那两句狗屁不通的打油诗?

“什么?!”牛书记蹦了起来,满地转圈,嘴里嘟囔着:“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得了……”脚下一滑,又摔了个大马趴!

“慌什么?还不快去准备!”赵蓉斥道。

“是是……”

牛书记连滚带爬往外跑,二伯跟着跑出去。

吴天一动不动,嘻嘻笑:“时间够的话,给我们这个街铺上沥青阿,尘土飞扬的,呛人。”

“你怎么还不起来?别人都忙去了。”赵蓉喝斥。

“我着什么急?他爱来就来不爱来拉倒。”吴天道。

方书记大驾光临的时候,吴天真的睡着了,一个小时足够睡功非凡的青年做个完整美梦。以牛书记为首一行人又一次冲进吴天房间,又拉又叫,竭力要把吴天从美梦中拉出来。吴天不原意从梦中醒来。

“干吗?”

“起来起来,方书记到了!”

“没事,以我对政府机构作风的了解,十分钟内他到不了这条街,我再睡五分钟,五分钟后起来,拜托……”

牛书记他们面面相觑,方书记是还没到这条街,可是已经离得很近了,再让他睡五分钟肯定不行,怎么办?

“你们都闪开,我就不信弄不起来他!”

辣女?这丫头想干什么?吴天眼睛睁开条缝观察,猛然眼睛瞪得溜圆:赵蓉挺身立腰,做怒目金刚状,她瞪眼,吴天还不在乎,想PK,您说话,他可不会不打女人,他不是君子!可怕的是赵蓉手里端着一盆水!一盆初冬的水!吴天不怕水,可他不乐意睡在冰冷的被褥里。于是他麻溜地起床,嘴里嘀咕着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之类的圣贤遗训,结果在路过赵蓉身边的时候,被狠狠在背上拍了一掌。

吴天出门的时机刚刚好,一溜高级轿车组成的车队浩浩荡荡驶进巷子,不愧为知府大人出巡,居然要带这么多跟班,后头还跟着一辆闪着红灯的救护车。街里的邻居大概从来没见过街上集满这么多轿车,远远看着,议论纷纷。真威风阿,吴天心中冷笑,对方书记产生的一点好感瞬间不翼而飞,他甚至开始琢磨怎么反悔。

车门纷纷打开,肥头大耳满面红光挺胸典肚的市内各方面大员纷纷钻出来,茫然四顾,不明白本来应该待在高亭亮阁的自己怎么跑到这么个偏僻农村。狭窄的街道被轿车和官员挤得水泄不通,杂乱不堪。等知府大人站到面前,吴天已经打定主意,心脏病一定要给他治好,不治好会砸了神医牌子,嗯,治好他的心脏病,然后在他的肺阿肾阿随便什么地方搞点小动作,让他过些日子再乌乎哀哉,谁也怀疑不到老子头上,哼哼,贪官污吏人人得而诛之……

方书记高高瘦瘦,面色惨白,手背上插着吊针,一个护士在后面举着吊瓶,旁边一个中年妇女掺着他的胳膊,另一边是不知什么时候跑过去的赵蓉。

方书记不知道有人已经在算计他,他的兴致似乎很不错,东张西望,深深呼吸农村的新鲜空气。

“方书记你好,不常来农村吧?”吴天迎上前去。

“吴天?小吴?”方书记上下打量吴天,笑,“常听他们说起你,这身打扮肯定错不了。”

“是我,他们怎么说我?”吴天笑,握住他伸过来的手,感觉到这支手瘦骨嶙峋,冰凉如骨。

“他们说你长头发,穿古衣,飞天遁地,能掐会算前面的倒罢了,能掐会算肯定是瞎说。”

“哦。”吴天来了兴致,这个官虽然架子十足,倒挺平易近人,“怎么说?我兴许真的能掐会算呢。”

“哈哈,我上山下乡那会在北大荒刨了八年黑土地,你没算出来。”

“是吗?”吴天仔细打量面前这个瘦得可怜的人,心想北大荒的风肯定很小,要不这么瘦的家伙不早刮美国去了。

“你别看我现在这埋汰样,,想当年很帅一小伙,我这老伴就是被我的魅力迷住跟了我的,哈……”

“行了,别吹你当年的历史了。”搀扶他的中年妇女,他老伴,瞅了他一眼,眼睛里蕴含的怜惜忧虑,任何人都看得出来。

“风大,你们进屋聊好吗?”

“看我,和方书记一见如故,忘了请你们进屋,失礼了。请。”吴天伸手让客,笑容可掬。神仙也看不出这是个刚打了不算太毒决定的人。

进了院子,吴天不得不站住,原来方书记被满屋满院子高高摞起的粮包吸引住视线。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紫玉香麦?还真香啊。”……

“吴天愣住了,因为方书记在大声询问紫玉香麦的同时,伏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一句对吴天来说彻底改变对方正修书记的架子子书记的看法,对方书记来说,这句无意的抱怨实是救了卿卿性命……”

——作者语录,节选自《我与老大不得不说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