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中国

80长青谷之治疗

起风了,冷嗖嗖的小北风冷酷地敲打着空旷的原野。温度比昨天骤降八度,可是帝国总部的施工现场不单没有停息,反而干得热火朝天,不能浇筑水泥,可以修整路基,可以搬土石方,拿到充足工程款的刘子善和肖华安眼睛整天都瞪得溜圆,工程量是以小时计算。完成定额的奖金加到空前的地步,建筑工人的劳动热情被彻底激发出来,工程车,挖掘机,昼夜不停,往来穿梭,整个工地烟尘四起,噪音如雷。

长青谷就在工地边,被尘土波及在所难免,何况还有北风帮忙,更差劲的是一大群政府高官站在长青大门外忍受着刺骨寒风和尘土袭击。今天是地方首长方书记动手术的大日子,作为下属怎能不前来表示关注?可是门关得紧紧,怎么也不肯打开,比起昨日,门前还多了一条黄线,两块牌子。

一块牌子上写着“为保证手术顺利进行,为使方书记能够好好休养,本谷自今日起封闭,除有关人

等恕不接待。”另块写着“恶藤伤人,切毋靠近!”旁边还画着一张藤条抽人的写意画。

所以从未吃过如此闭门羹的各方面大员虚火上升是必然的,今天华威各大部门大员几乎倾巢出动,齐聚长青谷。目的不过有二,一,当然是在方书记危难之际表示殷勤关怀,最起码混个脸熟。二,混进长青谷见见世面,顺便拿点实惠。昨天累的跟死狗样的杜子才等人把麦穗苹果桃扛回吴家村后引起巨大轰动,如此巨大稀罕物惹人眼红,当然没人敢打赵大小姐东西的主意,尤其是在她怒火冲天的时候。当从杜子才等人嘴里得知此物皆出自昔日荒凉不堪的恶龙谷,而今如幻仙境长青谷时酒足饭饱的诸位大员有点别的想法很正常。

谁知不知好歹的吴天居然敢将这么多大人物晾在北风地里吃尘土,简直无法无天了!官员们怒不可遏,开始有人以甚为隐晦的语言问候吴天家的女性成员,一呼百应,所有在场官员都开始发表自己的见解,评论的对象大多集中在昨天满脸笑容殷勤招待过自己的吴天母亲身上。同普通人相比,官员们评论别人母亲确是水平高出许多,其精妙之处令人匪夷所思,学问差的人半天都醒悟不过来。

吴天今天把几乎所有政府官员都得罪了,以至于墙倒众人推的时候,所有部门都下死手整他,吴天不是个八面玲珑的人。

官员们气势汹汹,可是没有人敢踏过黄线一步,杜子才将赵蓉的遭遇早已告诉了他们,地上鞭痕尤在。于是写着长青谷的大青石成了替罪羊。先是一个大声发表言论的官员吐痰的时候不小心被风把痰迹吹到青石上,接着官员们的肺都出了问题,痰吐不止,痰迹十有九中,达到十环的超过半数,水平之高能令国家射击队汗颜。

杜子才不得不站出来,他已经听了半天,现在他不得不出面,对吴天的了解,他比任何人都深,他不认为吴天会对咒骂他母亲的人

善罢干休!他也不认为吴天会通过正常渠道解决问题,为了不让这些人死的太惨,他不得不出面。

杜子才站了出来,他没有开口,凌厉的目光扫视全场。评论声和吐痰比赛逐渐停歇,杜子才身份特殊在华威官场几乎是公开的秘密,虽然没人知晓他的秘密使命,但无妨他被暗地里被贴上锦衣卫的标签,对于一个能上达天听的人小心点不吃亏。这种人官职越小越让人忌惮。

刚刚还慷慨激昂的官员马上变得恭谨文雅起来,纷纷向这位神秘人物打招呼,嘘寒问暖,跟刚才简直判若两人。

杜子才面沉似水,打量着痰迹斑斓的青石,好字啊,这几个字如果被喜爱书法的主席看到不知有多高兴,这帮官员简直不知所谓。他摸出手帕开始细细擦拭字上的痰迹。杜子才不懂书法,也不喜欢吴天,但是这不妨碍他尊重艺术。周围静了下来,所有人都诧异万分,杜子才在做的事属于官场大忌,他等于

在驳所有人面子。

擦净痰迹的杜子才扔掉手中恶心的手绢,踏上黄线,沉声喝道:“吴天,我知道你能听见我的话,我,连同张院长,省医院来的三名医学专家,还有一名厨师,一名护士,两名服务员要进去,开门!”

守候恶鬼藤重重包裹冷冰冰的大门有了反映,亮起一盏红灯,一束淡红光线打在杜子才身上,从头扫描到脚,滴的一声,红灯变绿。一个柔美女声传来:“杜子才先生,我是吴天先生的电子管家‘猫’,非常感谢您爱护环境的行为,您的信任授权等级升为A级,个人资料不便公开,请进。”

门拉开,淡红光束继续扫描杜子才身边的张院长:“张玉毅先生,现任华威市立医院院长职务,信任授权等级B级,请进。”

“司马江先生,心脏内科专家,主治医师资格,授予您B级信任授权,请进”

“蓝宁先生,临床麻醉专家,授予您B级信任授权,

请进。”

,,,,,,

杜子才站在门里,内心的感触如翻江捣海:电子管家?红外线扫描?这些东西昨天根本不存在,或者存在而没有启用,无论是哪一种都令人感到恐怖,扫描下人体就能知道姓名身份的电子管家!这就是说任何人在它面前都没有任何秘密可保,什么叫不便公开?不便公开就是说我知道你的一切,可是我就是不说!没有谁比身负特殊使命的人秘密被他人掌握更惶恐的了,何况是侦察对象。

一行数人走进长青谷,谷门随即关闭,把严寒尘土和漫骂统统拒之门外。

谷内温暖如春。

等杜子才率领一班如醉如痴的人穿过大地之母,来到主楼前,惊讶地发现吴天和方书记夫妇都站在草坪上,而谷门外的谩骂声清晰地回荡在周围。杜子才没有发现这里有音响设备,长青谷的一切都充满神秘。

吴天没有发现赵蓉,估计大小姐的脾气没几天功

夫是消不了的。他没想到的是再见赵大小姐已是数年后。

谩骂声花样翻新,所有人都异常尴尬,唯有吴天面色如常,仿佛在听美妙的音乐,方书记犹豫片刻,开口道:“要不我出去解释一下?”

“不必了!”吴天挥动袍袖,嗓音深沉地令杜子才不禁打了个寒战,“完全没有必要。”

向刚到的人点点头:“等你们许久了,手术马上开始。”

“马上?”张院长很吃惊,“你看是不和几位专家会诊下?”

“会诊能解决问题的话,方书记就用不着到我这里来了。”吴天冷笑一声,扭头就走,留下心思各异的众人发呆。

方书记躺在治疗**沉沉入睡,让人沉睡的方法很多,比如在他喝的茶里放点安眠剂。所有人都被拒之门外,包括三位脸色铁青的医疗专家,得罪了就得罪了呗,反正今天得罪的人多了,不在乎多三个两个。这里的秘密如果被曝光就大发了

“幽竹,看你的了!”

“是。”幽竹凌空闪现,拉出操纵台噼里啪啦操纵起来,口中口令接连发出。

“启动生命检测仪。”

“启动智慧生命生命保障仪。”

,,,,,,

诸般如此,吴天都懒得看了,何况他还另有心思。

“猫,通知威廉,教训下门外那些混蛋!”

“当局已经对长青谷产生兴趣,希望公爵大人注意。”

“无妨!”吴天狠狠咬紧牙关,“一个个来,这个家里半夜电器爆炸,那个食物中毒,还有多余存款突然失踪,我就不信全会算在老子头上!”

奶奶个雄!敢骂老子的妈,不派人揍死你们,够仁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