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中国

114刘安被捕

李湘脸色铁青,目光凶狠地望着一脸傻相的刘安。

“刘安先生,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贵公司的脑波游戏是非常先进的尖端科技,对我国的国防建设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它的衍生技术可以广泛应用到雷达,航天,导弹等许多领域,一旦被敌对势力获得,将对我国造成巨大影响,贵公司必须收回已经发放的头盔,关闭天哥网吧,封存所有有关技术,在国防部做出结论前不得擅自起用……”

刘安啪啪地鼓掌,喝彩道:“你说得太好了,比我那个懒鬼老大总结的充分多了,你说你只戴了一分钟就感觉到它的划时代意义?天才啊,老兄,你真是天才啊。”

李湘愣愣地望着刘安:“这么说你同意了?”

刘安小眼睛眨巴着:“什么同意了?”

“同意封存技术,消除影响!”“噢”刘安往老板椅上一靠,“这个,恐怕有难度噢,我们得研究研究,考虑考虑,调查调查,等过个三五年,我们研究考虑调查清楚了就给你答复,你看这样行吗?”

“你”李湘气急败坏,狠狠地一拍桌子:“你得对此负完全责任!”

刘安笑了,一副憨态可掬模样:“我们自己家的东西我们当然会负责任地”

“你付不起这个责!”

“嘿嘿,那么你老能负责解放军,国防部吗?”

“你!”

“我,嘿嘿,我叫刘安,最近得了一个外号多一毛,你老可以直接叫我多一毛……”

“够了!”李湘感到自己心脏跳得厉害,眼前金星乱迸,喘了一口气,稳住心神,说道:“是,我是不能负责解放军,请你给我备份一份根代码,我交上去,由上级决定吧。”

“根代码?什么是根代码?”刘安一个劲眨眼睛,他是真不明白。可是这副样子看在李湘眼里就有了愚弄的意思,他转身出了刘安办公室,他绝不能容忍自己国家的国防技术流失!屋里的刘安还在大叫:“喂!老兄,什么是根代码?”

……

吴天踢开了公安局李局长的门。把

李局长吓了一跳,见是吴天,笑呵呵迎过来:“小吴,哈哈,怎么肯出你那个桃源仙境?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啊,请坐请坐。”

吴天冷着面孔不说话,目光凶狠地盯着李局长,把李局长看得发毛:“小吴啊,你没事吧?不会是谁惹你了吧?”

“你惹我了!”

“冤枉啊!”李局长大叫,“我怎么敢惹你?李铁头那帮家伙能把我撕了!”

“你不敢惹我?你不敢惹我怎么敢抓我的副总经理!”

“什么?!”

“哈,装什么糊涂?你抓了刘安!”

“抓刘安?没有啊。”李局长瞪大眼睛。

“没有?我们公司好几百口子眼睁睁看着你的人把刘安扔上警车拉走了!还有,你的人居然还封了我的公司,谁给你权利封我的公司?”

“小吴,你冷静点,我真的没有下这个令。”李局长嘴唇哆嗦着解释,“你的公司是省里挂号的企业,没有上级指示我怎么敢这样做?”

“哦”吴天瞅着李局长,看他似乎真的不

知情,放缓语气,“肯定是你们公安局抓的人,这没错,你最好马上查查是谁干的,局长不知情,下边的就敢抓人,哈,你们公安局真有趣。

“你等着,我马上去看看”李局长气急败坏冲出办公室,自己的人出去抓人,自己这个局长居然等人找上门才知道,这个脸丢大了。

吴天气哼哼坐在李局长办公桌上等着,不消片刻,李局长就回来了,只是脸色非常难看,看着吴天欲言而止。

“怎么了?人到底在不在你这里?”

“在,不过……”李局长似乎很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下去。

“嗯?”吴天眼睛一瞪,“老李,到底怎么回事?!我可没耐心跟你玩虚的!”

“是老秦下的令……”

“老秦是哪棵葱?”

“我们局的书记……他的职权比我高一些……”

“哦”吴天明白了,党指挥枪,书记比局长权力大。

“而且还有军方的……小吴,这次麻烦了……”

吴天嘴角**了一下,心里突地一跳

,这么快就被军方盯上了……“可以带我去看看刘安吗?哈,你们把他抓走了,我家里清静许多,我送几件衣服给他行不?”

李局长苦笑,华威现在谁不知道刘安跟吴天是铁哥们,这回真麻烦了。

刘安窝窝囊囊坐在椅子上,见到推门进来的是老大,顿时嚎啕大哭,委屈的泪水和鼻涕横飞,吴天当的一脚把他踹倒:“说,你偷人家多少钱?!”

“我,我三岁那年抢过一个小女孩的棒棒糖,还亲了她一口……”

“完了完了,抢劫罪多大你知道吗?还调戏幼女,没个十年二十年的出不去了!”

“呜……”

吴天不理刘安径直转向桌子后边目瞪口呆的人:“同志,我绝对不包庇他,您就往死了整他就行。”

“……我们不为这事找他。”

“呀,他还犯了别的罪?!”

“哦这个……你是谁?”

“我嘛。”吴天拉着长腔,斜睨正襟危坐的两个人,一个穿警服满头白发,长着一双小而锐利的眼睛,正电子扫

描一样打量吴天,另一个却是军官打扮,肩章帽徽熠熠闪亮,鼻上架着副近视眼镜,显得很斯文。

“我嘛,无名小卒吴天。”

俩人对视一眼,眼睛一亮,会意地点点头。警服长者开口道:“哦,吴总啊,我们正要找你,请坐。”

有口无心!你让我坐哪里?吴天心中的怒火又升三分,这是一间预审室,空荡荡的,一桌三椅而已,两张桌子后边的椅子是警官和军官的,另一张归了刘安,一张受审的椅子,白给他,吴天也不坐。

“两位贵姓?”吴天冷冷扫视审判者,冰冷的气氛慢慢扩散开来。

“我姓秦,市公安局的党委书记,这位是济南军区的李湘同志。”秦书记以冷峻的目光回应吴天,吴天满不在乎的痞相让他很不舒服。

“我想知道二位既然不是因为刘安抢过小女孩的棒棒糖,还调戏她而抓他,我想知道他被捕的原因,还有我的公司为什么被封?”

“为了保守国家机密,公安机关有权采取断然

措施。”

“国家机密?”吴天皱眉念了一句,恍然大悟大叫起来,“哇!刘安,你这么牛,居然去偷国家机密,而且还藏在公司里,是吧?”

“他没有偷,而是贵公司拥有可能对国防产生巨大作用的尖端技术。”李湘有些尴尬,不管怎么说自己有些鲁莽从事了。

“于是你们就抓我的人,封我的公司?”吴天歪着脑袋看李湘,忽然感到这个一本正经的军官幼稚得可笑。

“这个,这个你要明白,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地方是有责任协助军队进行工作的,这个军民鱼水情嘛。”

“你再加一句解放军是人民的子弟兵才更完美。”吴天微笑着说道,语气里的调侃味道任人都品得出来。

“……是,不过……”李湘感到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白净的脸上飞起红晕,他有些慌乱,吴天紧紧盯住他,“你的意思我可不可以这里理解,你的父母家里有什么好东西,你就可以不经同意就去拿,如果他不答应就捆起来抢?李湘同志,我对军队的纪律不太理解,你能给我个解释一下吗?”

“不不不,你怎么可能这么理解,我只是想拿到根代码,我们,我们军队会给补偿的……”李湘被吴天咄咄逼人的问话逼到悬崖边上,充血的脸瞬间变得惨白,慌张得口吃起来。

“你这是什么态度?”一旁的秦书记接过话头,“军队看中你的技术是看得起你,别说还给钱,不给钱也得交出来!”吴天死死盯着秦书记,他没想到一个国家干部居然会如此蛮横。

“老秦,有话慢慢说,别激动,帝国集团是市里的重点企业,闹僵了不好……”李局长见吴天脸色越来越难看急忙出来解围。秦书记瞪了他一眼,李局长顿时感觉自己矮了半截,喃喃了半天说不出话来,“都是你们把这些人惯的,你看看这俩一个装傻充愣,耍赖洒泼,一个耀武扬威,居然在公安局里装模作样,这里是公安局!你瞪什么眼?”

吴天喘了一口粗气,把想将这个老资格疼打一

顿的念头狠狠压下去,他太老了:“听人说公安局排在政府机关最令人不满意单位之首,我还不信,今天长见识了哈,冤假错案原来是这样制造出来的,你老有六十了吧?”

“什么?!”秦书记怒不可扼,拍案而起。

“你老这年纪该退休回家养老了,养养花钓钓鱼多好,乖,别在这里耍小孩子脾气了。”

“你你你……” 秦书记手哆嗦着指着吴天,人老怕说老,这个小流氓居然敢当面要自己退休,简直,简直是大逆不道!“来人呐,把他铐起来!”

屋里的人胆战心惊看着暴怒地秦书记,看着忽而气势汹汹,忽而嬉皮笑脸,现在又满不在乎的吴天,气氛异常凝重起来,火药味十足,仿佛一见明火就会轰然爆炸,把整栋大楼都炸的粉碎!

有人进来了,却不是提着手铐的警察而是笑呵呵的方书记:“呵呵,老秦,怎么发这么大脾气,这是要铐谁啊?”

“方书记,方书记。”屋里人纷纷站起来打招呼,方

书记一一跟屋里人握手,寒暄,严峻的气氛渐渐化解,消失得无影无踪……

吴天装没看见,蹲到刘安面前哀号:“可怜的安安呐,你怎么被打得这么惨,我一定要给你申请国家赔偿……”

“方书记,”气嘘嘘的公安局秦书记拉着方书记准备痛批吴天,方书记拍拍秦书记的手,“老秦,别急,你先去喝口茶,消消气,我们一会再谈,好吗?”

劝走了秦书记,方书记的目光转向李湘:“这位同志,我可以看下你的证件吗?”

“当然可以。”李湘把军官证递给方书记。方书记看了一眼,说道:“哦,军区的同志啊。据我所知,军队需要地方协助工作,都会开具介绍信,并提前通知地方政府,你可以让我看看介绍信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