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中国

124我家的姑奶奶(4)

老虎更害怕,它把脑袋深深埋在地下,觉得这样还不保险,再把两只前爪蒙到脑袋上,从虎爪缝隙眨巴着一对铜铃大的眼睛,一眼接一眼瞅着吴副总理和王秘书,可怜兮兮,似乎在向她们求助,却一声也不敢哼。鬼怕恶人,老虎也怕!

吴副总理拉过小小的小拳头:“小小啊,你瞧它现在多乖,你就饶了它吧。可怜见的……”

这里没有旁人,有的话准保晕倒一地!这哪象是铁嘴钢牙的铁娘子说出来的话?!临晕时再骂一声日娘地,这长青谷的地气就是怪!

“吴副总理,您瞧,好稀罕啊,居然还是白毛的老虎呀!”

吴副总理看过去,她的秘书正蹲在老虎旁边抚摸老虎的脊背!吴副总理摇摇头,这是老虎阿,不是小花猫。不过想一想,现在小小在这里,这只兽中王跟猫也差不多。随即走过去也摸上一摸,不是任何时候都有机会这样摸活老虎的。还真是一只罕见的白毛老虎,除了额头一个黑色的王字,从头

至尾洁白如雪,没有一根杂毛,就像一匹白色的锦缎披在老虎身上,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闪亮,摸上去滑不留手。

“它本来就叫白虎。”小小得意洋洋介绍,就像介绍自家的小猫,“我叫它小白,它最不听话了,常去欺负隔壁的小黑,所以每次见到它,我都要教训教训它!”

吴副总理,王秘书互相看看都不禁面露恐惧之色,原来她欺负这只可怜的老虎不是一次两次了,无怪乎老虎一见她即望风而逃。

“小黑?小黑是什么?”王秘书问道。

“小黑就是熊猫啊,两只眼睛黑黑的,不叫小黑叫什么?”

吴副总理王秘书的心同时格登一下,长青谷里藏着一只白老虎已经是惊世骇俗的了,居然还有熊猫!那么赵蓉说的大青蛇也有可能是真的,吴天怎么弄到这些东西?白老虎全世界恐怕就只有这一只!白老虎,大青蛇,白虎,青龙?赵蓉说她在谷口附近遇到青龙的,白虎在后边,这就是前青龙,后白虎,照这

样想来还会有左朱雀,右玄武罗。吴副总理想着吓了一跳,吴天搞这些古怪干什么?又是从哪弄来的?

吴副总理想着,不动声色说道:“小小,小白你已经教训过了,是不是领祖姑奶奶去看看小黑,然后再领祖姑奶奶看看别得什么好玩的东西?”

“嗯。”小小答应着在白虎屁股上踢上一脚,“滚吧,看在祖姑奶奶的面子上,饶了你这次。”

突蒙大赦的白虎喜出望外,立刻腾空而起,白色匹练般射向丛林,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好没有礼貌啊,”小小跺脚,“居然不向祖姑奶奶道谢!”

好有灵性的白虎!不过道谢就免了吧,难道让它象小狗一样舔自己两下?“呵呵,我们去看你的小黑吧。”

“好啊,走罗!”

小黑是看不成了,因为吴天拍马杀到。

白虎的一声怒吼,震惊整个长青谷,令所有人遑遑不安,也惊醒了仍在梦周公的吴天。他心里一惊,因为白虎是不会乱叫的,除非有信任授权等级不

够的人踏进它的领地。而贵宾楼正住着一群惹不起的信任授权等级不够的人,这些人出点问题可了不得。白虎不会乱咬人,可是如果有人拿枪射它,谁也不敢保证它不会反击,住贵宾楼的“武松”的弟兄们却个个都带着家伙!

吴天瞪了小小一眼,转身面对吴副总理的时候,却已是笑容满面,虽然假的傻子都看得出来,不过考虑到时间的关系倒也可以接受。

“姑奶奶,这么早就出来遛弯?”

吴副总理昨晚睡了个多年未得的好觉,吴天却十八年来首次失眠。父母大伯二伯都高兴得不得了,而吴天明白认上这门亲戚是祸福难料,恐怕不利影响还占上风。吴副总理是来干什么的?是来谈判的!他的拼死吃河豚的做法惊动了中央!不过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中央居然把铁娘子派来了。

好一位铁娘子,真真名不虚传,下车伊始就打了他个下马威!毫无防备间就成了自己长辈!一下子就掌握了主动权。厉害啊,对家人抱

着家谱乐得北都找不着,他敢怒不敢言,现在中国什么技术最发达?造假!故宫博物院里高手如云,整两套家谱出来不跟玩似的?还真信,我没搞出这么大动静出来时怎么没来认亲戚的?等着吧,以后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拿着这样或者那样的证据来认亲戚,看你们怎么对付?

不过事已至此,也由不得他反悔,拉上这门亲戚也不算吃亏,起码能让那些马屁官儿不再敢轻易拿自己做法!至于想用姑奶奶的身份压着自己谈判,没门!吴天性格里的那种痞性发作起来,想PK?来呀,who怕who阿!

“还早?”吴副总理看看已经半高的太阳,差不多九点钟的样子了。她忽地自失一笑,她想起了国安局对吴天的基本评价:超懒,超能睡,十点钟前起床算早起……现在才九点,嗯很早。

吴副总理一笑,吴天就明白她的意思,这他倒不在意,睡懒觉也不犯法。

“姑奶奶,您是否已经溜够了,您可能不知道由于您的溜弯行动,您的哪些属下已经发疯地四处寻找您,并且声称五分钟之内得不到您的确实消息,将立刻上报中央。”

吴副总理笑了,笑容里有一种歉意。“是啊,我们出来的时候,他们没看见,这个就是这样的。哦小王,小小你们先回去,我和小天有点事聊。”她开始吩咐自己的秘书以掩饰自己微红的老脸。忽然她感到来到长青谷后自己变得好像年轻了,爱笑了,这个长青谷真是邪门。

王秘书带着小小走远了,吴副总理和吴天慢慢散步。

慢慢踱着,谁也没有开口,一场意志的较量悄然拉开。吴天渐渐感到周围的空气变得越来越沉重,压迫着咽喉,他感到呼吸困难,脸色越来越难看,如果不是小宝具有自动调节体温功能的话,这时候恐怕早已冷汗雨下,饶是如此,吴天也感到自己的脚步重得几乎抬不起来,吴天咬紧牙关,竭力不使自己倒下,他不能未曾开始谈就输得一败涂地!绝不能倒下!吴天现在非常

后悔放这位时位者,超级谈判专家进长青谷!

他预想过会有一场艰苦的谈判,可是没想到双方的差距这么大!根本就不是能够站到一个拳台上的选手!吴天非常后悔,后悔不该把幽兰派到美国去!恐怕只有幽兰这样铁石心肠的智能机械人才能同这位超级谈判专家较量一番!他现在明白了布什,布莱而之流面对这位超级谈判专家时的窘迫心情,生不如死啊!可是他根本就没有逃避的余地,他已经站在拳台上。

吴副总理瞥了吴天一眼,对吴天能够面不改色跟自己沉默这么久感到惊奇。她不得不另行评价这个被称作“鬼难缠”的侄孙,还真有些难缠的实力。

“小天,那个白虎和熊猫是怎么回事?”吴副总理开口道

她一开口她身上那股不由自主散发出来的王者之气随之消失,压力顿消,正集中全部精神与之对抗的吴天差点作到地上!

“小天,你怎么啦,不舒服吗?”“……没,没什么……”吴天的心狂跳不

止,不过打死他,他也不肯告诉他姑奶奶,我被你差点辖死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那个白虎和熊猫是怎么回事?”

“哦,什么白虎?熊猫?”吴天瞪大了眼睛,“长青谷怎么会有白虎熊猫?是小小跟您说的吧?嘿嘿,小孩子爱幻想,胡说八道,您当什么真呢。”

“什么小孩子幻想!我亲眼看到了熊猫和一只白色的老虎!”

“不会吧?您一定是看错了,有老虎和熊猫的话,我早拿出去卖掉了,还辛苦作什么生意啊,您说是吧……”

“老实点。”

“哦,你小侄孙最老实不过了……您,您别瞪眼,我说实话不就得,您一瞪眼我就害怕,我一害怕就……就老实老实了,不就一基因复制嘛,您至于生这么大脾气嘛。”

“基因复制?你说的是克隆?”吴副总理目光炯炯盯着她油头滑脑的侄孙。

“我不知道什么克隆,我只知道拿几根毛发或者一滴血,我就能复制一头老虎或者熊猫出来。”

“不管

是克隆还是基因复制,你知道不知道现在的生物基因技术是世界上的热门学科,有人说谁掌握了基因技术谁就掌握了人类的未来。我国的生物基因正处于初级阶段,与外国发达国家还有一段距离,如果把你的基因复制技术加进去,会使我们在基因领域内全面赶超外国发达国家,小天啊,你知不知道每年光为了研究大熊猫国家要投入多少钱?为了研究保护中华鲟又花了多少钱?有了成熟的基因复制技术,会使大熊猫中华鲟摆脱濒危状态,省下钱干别的事。”

“您是说让我用基因复制技术使大熊猫中华鲟摆脱濒危状态?”吴天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吴副总理。

“当然,这有什么疑问吗?”

“熊猫脱离了濒危状态就不叫熊猫了,如果熊猫像宠物狗一样满大街跑,咱们怎么好意思拿它赠送外国友人?该濒危的就得让它濒危,呵呵,只要不灭绝就行了。何况我的公司都快垮了,还怎么实施您这个伟大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