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中国

170杀人夜

夜色无光,阴沉沉的云将天幕封闭得严严实实。这时候如果有人浪漫地想在夜空中搜寻璀璨,孩子顽皮眼睛样一眨一眨的星星,皎洁,诗一样美丽动人的月亮,百分之百会倍感失望。他们都被人蛮横地用厚棉絮包裹得严严实实。如果有人肯花能让他瞧得起的钱,他不会介意,把人送到云层上面,浪漫个够,那里没有污染,可以看得更清楚一些。当然,你就是出再多的人民币,再怎么辩解自己晕高,他也不可能把这些棉絮拿走,交上去的钱,绝对没有可能要回去,他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

风吹云动,这句话并不准确,其码今晚的风吹不动云。猛烈的北风呼啸着在中华大地上肆无忌惮地狂奔,它们嗷嗷叫着将各种?人的声响不要钱似地往你耳朵里灌。即使再浪漫的人也会废然而止。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

这样的天气只适合干这个。

漆黑一片的黑骑士训练基地里,一道微弱得比萤火虫强不了多少的光

线照亮,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里却灿烂如烈日东升。微弱的光线打在吴天脸上,使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准确得说是很吓人,铁青。

“昨天,耳环被一个奢华的葬礼送走了。”吴天声音嘶哑而低沉,在呼啸的北风中显得越发阴森恐怖,更为诡异的是他的面前一个听众也没有……

“耳环死了,当然在我们帝国集团企图制造恐怖袭击的东突分子和樱花会那些日本鬼子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九个王八蛋,八个当场毙命,一个被我拿去换了六十万人民币,似乎很合算的买卖。但是!”吴天压抑了多日的怒火豁然爆发出来,带着血杀气息的男高音令北风甘败下风,“九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卑微的生命,区区六十万人民币的奖金能换我,堂堂帝国集团老总兄弟的一条命吗?不能!这两者之间的价值相差得不成比例!”

吴天的胸脯剧烈地起伏,对着黑黢黢的旷野发泄心中的不满:“我吴天不是个君子,我是个地地道

道的小人,一个视金钱如生命的吝啬鬼!一个比流氓还流氓的流氓头子!但是,我还有另一个身份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黄炎子孙!龙的传人!没有一个中国人会认为这次恐怖袭击是冲着我个人来的。那些猪狗是想通过打击如日东升的帝国集团减缓中国大踏步地走向辉煌的步伐!更为令人愤慨的是他们想以这种方式向中国政府,向十三亿中国人宣战!他们害怕了,害怕强盛起来的中国挑战他们的利益!”

“国家有国家的法度,不可能为一个耳环轻启战端。可是我们呢?我们能忍受亲如手足的兄弟惨遭杀害而无动于衷吗?不能!我们能忍受这种强加于我们头上的侮辱吗?现在这些王八蛋正在看我们的笑话!正在伺机准备继续屠杀我们的兄弟!你们现在告诉我,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报仇雪恨!”“报仇雪恨!”“报仇雪恨!”

突然,吴天面对的旷野爆发出怒涛般的声浪。从三千名血气沸腾青年喉

咙里一齐冲出的气浪险些将口沫横飞的老大推下检阅台。吴天面对的不是旷野,而是身着全黑黑骑士防护服,在无边暗夜里不撞身上不可能发现的三千名,排成四大方阵,训练有素,装备先进,待遇超高的令军方嫉妒得发狂而又戒心满满的凶神恶煞大队,辣妹大队,耳环大队,及增编的赌徒骗子大队。

“我是一个大流氓,我的原则向来就是:人未犯我,我先犯人,谁敢伤我一个兄弟,我就灭他满门!今天是个好日子,一个能让耳环兄弟含笑九泉的好日子,一个能令全世界华人欢心鼓舞的好日子,一个令丧心病狂的反华势力胆战心惊的好日子,今天我们要彻底铲除为害中国多年的东突分子,明天我带你们玩玩火烧东京的刺激游戏!”

“你们身上的防护服能够抵挡重火力近距离连续射击,但是它不是万能的,我不敢保证你们不会受到伤害,你们可以退出,我以我的人格作担保,他不会受到任何歧视……”

三千名黑骑士组成的方阵悄无生息,黑骑士的热血已经被吴天点燃,怎么可能被轻易熄灭?当然吴天老大的免责声明可能也起到不小的反作用:吴天老大的人格,这个好像世人皆知……

阿富汗。

呼苏提地区。

这是一个半荒漠化的地区,荒凉,贫瘠,地形复杂,人烟稀少。

没有人知道这里就是时常在中国新疆地区制造恐怖袭击事件,数日前不可思议地又在中国内地制造了一起震惊中外的未遂恐怖爆炸事件的东突恐怖分子大本营中的一个。虽然东突恐怖分子精心策划的袭击造成的损失及其有限,但是他们的另一个目的却达到了东突的名气空前火热,这让东突头目感到格外兴奋,东突恐怖分子中勇于献身的人多着呢,而如此能够提升名气的机会并不多。

在荒凉的旷野中,凄厉的北方越发狂暴,飞沙走石,将这个被上帝遗忘的角落绞得天昏地暗,如果不是隐约的两三点昏暗的灯光,没有人能够知道东突恐

怖分子大本营就藏在这里。

吴天知道,其实沾沾自喜的东突恐怖分子头目应该后悔,后悔他们惹了一个不该招惹的人,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流氓头子。

吴天站在呼苏提东突大本营不足一百米的地方,对能将人打成漏勺的砂石毫不在意。两百名黑骑士排着整齐的队伍,就像到这里来是为了接受最高领袖的检阅。

吴天炯炯目光盯着姜四维和黑李逵:“这个最大的东突大本营就交给你们了。我再重复一下命令:除了首要分子和机密文件,我不允许这里有任何生命留下,有任何能够被其他恐怖分子利用的武器装备存在!”

司马义艾买提竭力把自己的皮袍裹得更严实一些。作为一个理想坚定的东突恐怖分子,他宁愿同无比仇恨的中国人同归于尽,也不愿意躲在这里站岗,被寒风冻死。这个鬼天气,会有中国人摸进来要了大家的命?司马义艾买提伸出脑袋往外看了一眼,立刻缩了回来,疼得呲牙咧嘴,脑袋变成了

酷酷的世迦摩伲式。他无比怨恨地往透出微弱灯光的房间瞥了一眼,妈的,这帮家伙不知怎样在温暖的火塘边看笑话呢。

瞥向房间的眼睛凝固在一个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人影上。司马义艾买提揉了揉眼睛,外星人?地狱恶魔?还是天使?他因为冰冷的天气而反应迟钝的大脑,还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不明生物发出一声在他看来很恐怖的狂笑,司马义艾买提马上听到一声清脆的“咔嚓声”,这样的天气怎么可能听到这么清晰的声音?除非……

他只感到自己的眼睛看到了平时不可能看到的东西自己的后背。这样的天气,这样的环境,不可能出现外星人,天使,只有出产恶魔,或者专杀恶魔的复仇者,当然濒临死亡的东突恐怖分子似乎没有心情想这个问题。

咔嚓!多么美妙而令人沉湎的声音啊,黑李逵闭上眼睛仔细品味这种难以表达的感觉,总是幻想自己能像重名的梁山好汉一样手持两柄车轮板斧,冲入敌

群,砍瓜切菜一般杀个痛快,今天终于实现了这个伟大的梦想了,天哥,你他妈的,真是大大的好人!

“混蛋!”从扩音器里传出的声音吓得他几乎坐倒在地,天哥的声音,妈呀,自己怎么犯混,敢戴着这玩意骂天哥?这玩意据说能将人的思维反馈到指挥官头盔里,妈妈咪呀,这回要死人了,不过死的不是东突,是俺,黑李逵……

“混蛋!”吴天的声音轰隆隆响在黑李逵耳边,“你的战术活动被智脑评定为负三十分,那个死东突稍微警惕一点,你他妈的就该祈祷防护服百分之百有效了!”

哦黑李逵长出了一口气,不是追究骂娘的事啊,这玩意好像没有传说中的那么邪乎阿。

“你骂我老娘的事回去再说。”吴天残酷的冷笑传来,黑李逵瘫倒在地,这头盔还真他妈的好使!这下完了……

“混蛋!”吴天的声音轰隆隆响起,“别的人都冲上去了,你还赖在地上干什么?”

“我操!”黑李逵一跃而起

,大吼大叫,“你们他妈的给我留俩个!”

……

“全体注意,我是分队指挥官滚刀肉,注意配合,不许擅自行动,否则军纪无情!全体都有,打开单兵脑波雷达。”

“打开单兵全息探测仪进行深度探测,同步进行信息传递。”

“打开防御增幅器。”

“打开速度增幅器。”

“打开力量倍增器。”

“突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