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中国

193如此教育1

向家大哥:留言看了,的确像留言说的那样,我是个新手,不很成熟。辉煌是我第一本书,作为一个新手,我唯一感到自豪的是辉煌没有太监。以后也不会太监,我将尝试多种体裁,直至找到一种适合自己的路,即使某些书写的不好,我也不会退缩。我会坚持到底,对错不论,这每走过一条陌生的路,所收获的经验将是我最宝贵的财产。谢谢朋友的关心,谢谢。生活因为热情而精彩,老向因为有你们而拥有前进的动力。

“爸爸,爸爸,起床啦!”

“好闺女,你就让爸爸再睡一会吗?”

“不行,你看妈妈给你写的时间表:6:30起床,6:45洗脸刷牙,7:00散步,7:20吃早餐,8点到学校上班……你不会是想让我给妈妈打电话吧?”

吴天坐在**,朝拿着柳心如写下的时间表威胁自己的小小发楞。老婆去了遥远的伊拉克,按照他的想法,终于可以舒舒服服想睡就睡,想吃就吃。哪里料到老

婆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望着小小那酷似老婆俊秀的故意板得紧紧的小脸蛋,一句“再胡闹,小心爸爸打你小屁股”的威胁语咽回肚里。

小小大了,已经不适宜再打屁股了,小小的小精灵般的小女儿已经差不多长成一个姑娘了。时光流逝,日夜如穿梭,一个从垃圾山上捡来的小猫一样的小东西,似乎一夜之间就长成一个苗条俏丽的姑娘。吴天捋了一下下巴,想验证一下自己是不是长出尺把长的胡子。胡子是有的,希希疏疏几根,这是昨晚剃胡子时的遗留物,他这才想到自己才二十四岁。

小小长得太像老婆大人了,细长的眉毛,大大的眼睛,小巧玲珑的鼻子,天鹅般长长的脖颈,那逗人喜爱的圆圆脸蛋不知不觉间变成好看的瓜子型,跟老婆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小小啊,你今年多大了?”吴天不觉问道,孩子太多,再好的脑子也记不过来,话一出口,他就知道出问题了,眼见小小的小嘴巴迅速地崛起,唯有此时小小的举动才使人感到她还是个孩子,吴天赶紧开动脑筋,现在得罪手握圣旨的小小简直是自找苦吃。

“爸爸当然知道小小十岁了,是大姑娘了,爸爸刚才是跟你开玩笑,呵呵。”吴天赶紧亡羊补牢。小小,捡回来的时候就有三,四岁的样子,十岁只是一个大概值,好在胶东地区有虚岁的说法,真较真起来倒混的过去,而准确的年龄不请威廉给她测骨龄是不可能知道的。

“拍马无效!”小小面孔板着,虽然有一张同柳心如几乎可以乱真充足的面孔,一样长及腰臀的长发,可是俩人的性格大相径庭,小小可不像柳心如那么容易被吴天的可怜相打动,“现在是7点整,是散步的时间,走”

不洗脸刷牙,其实死不了人。半闭着眼睛的吴天被女儿强拉着进行散步,吴天摇摇头,这丫头真不像十岁,充足的营养,良好的家庭氛围,被死脑筋的幽竹变态强化的体质,使小小,小树苗一样蹭蹭长个,

如果不是防护服有自动增长功能,衣服都换不及。个头已经长到自己肩膀这样高了,唉,也许自己真该结婚了,女儿都这般大了,要知道自己是一米八阿,再不结婚,太对不起孩子是不?

一个身影从树丛后边蹿出来,吓了吴天一大跳。

“小虎,大清早钻树棵拉干吗?想挨揍了不是?”吴天横眉立目道,男孩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打屁股没事。大概六岁的小虎满头大汗,嘻皮笑脸,向父亲吐了一下舌头,钻到姐姐身后,小孩子机灵,知道爸爸这句话百分之九十九是不会兑现的,只要别把天捅出窟窿,爸爸懒得动手揍人。倒是姐姐说这句话时的威力大许多。

“姐姐,爸,该吃饭了。”小虎说。

没地位,吴天摇摇头,在两千多孩子心目中,他的地位远远不如小小,瞧,连叫个饭,称呼都排在后边,这孩子,真该打打了,就算爸爸没有实权,那也是爸爸嘛。

“小小,那个,爸爸要去做一个重要的试验,你

看能不能请假?”吴天小心翼翼看着女儿说话。

“不行。想睡回龙觉吧?以为我跟妈妈一样好骗!”小小瞪眼。

吴天恨幽竹入骨,把女孩弄这样聪明干吗?还让不让男人活了。

从长青谷到精英学校有一公里路程。帝国大厦和帝国广场是必由之路。在帝国大厦上班的人有差不多十万人,这些人倒不都是帝国集团的人,帝国集团把下面三百层当作写字楼对外出租给那些急于给自己脑袋上贴上世界第一标签的公司。而帝国广场上游玩,锻炼的人也很多,自从心如慈善基金会进军伊拉克后,人们发现一个很有观赏性的戏码每天准时在长青谷到精英学校一公里的路程上演。

时间是早晨8点整,于是每天这个时间,帝国大厦朝向帝国广场的窗户挤满男男女女的脑袋,而这个时间段,帝国广场上的人最多,记者也最多。这不,来了!整8点,看人家这个时间掐的

吴天半闭着眼睛,任由孩子们拖死猪一样把自己

往精英学校拉。

小小在前面把他长长的衣袖搭在肩头拉,小虎在后边吭哧吭哧推。吴天知道有十几万人在看自己笑话,也知道许多记者等着爆自己的料,他不在乎。

咋了?我们这是在展示美好家庭景象!你们想,还摸不着呢。你们有两千个孩子吗?想得美,计划生育委员会罚不死你!爱爆料,你们爆好了,我是流氓我怕谁?

守在精英学校的黑骑士毕恭毕敬朝自己的老大敬礼,吴天鼻子哼了一声算答应了。他知道这些流氓脸都乐成了花,不让目镜遮着恐怕牙都掉出来,妈的,还敬礼?我是老大,你们那点小心思,我会不知道?算了,如果不是有两千刁钻古怪孩子要对付,非要你们好看!

被小小牵着,小虎推着,吴天往精英学校里走。走着走着,没来由地往边上一躲,接着往空中一跳,嗖嗖风起,三条绳子掠过脚底板,再一弯腰,一只大沙袋蹭过头顶。看得小小姐弟目瞪口呆,爸爸的眼睛还是闭着的!

吴天摇头:“这样简单陷阱就想暗算爸爸?以为爸爸不流氓吗?”

“不可能!”小小姐弟互看两眼,同时叫道,“一定是有人告密!我们布置一整天呢。”

“没有人告密。”吴天摇头,“都出来吧,都露馅了,还藏?”

两边的树丛后蹭蹭跳出无数的小人:“爸爸,爸爸,你怎么知道我们布置了陷阱?你怎么能闭着眼睛躲过去,你说嘛,我们改进……”

晕,门口执勤的黑骑士一个脑袋变成三个大,这是学校吗?简直是训练超级流氓的地方,唉,这么点的孩子……幸亏改行了,否则被坑死还不知道怎么死的!

吴天呵呵笑:“真想知道?呵呵,爸爸就教你们两招,不过可不能用到妈妈和阿姨身上,否则妈妈发脾气可别招我。”

一片小脑袋点个不停,好学的眼睛紧盯着爸爸。

“好的陷阱应该放到人们认为最不可能有陷阱的地方才能发挥他的作用。应该由目标自己走进去,像你们这样狠劲把爸爸往有陷阱

的地方推,而自己却却往没有陷阱的地方躲,太小儿科了吧?这样的陷阱,别说爸爸,就是门口的流氓叔叔也不会往里边钻,爸爸只要随着你们躲,随着你们跳,(全文字小???,?在WWW.16K.CN(16K.CN.文.?W?)一切就OK呵呵。

再就是,不要轻视任何人。虽然爸爸闭着眼睛,可是爸爸还有耳朵,鼻子呢,难道爸爸会听不到你们的呼吸声和身上的气味?服了吗小家伙们?”

“服了爸爸。”

孩子们高呼,那童稚的崇拜眼神让吴天很舒服,继续道:“要设立个好陷阱可不容易,涉及到心理学,机关学,人体构造学,等诸多学科的顶尖知识,好好学吧,现在这个社会到处都是陷阱,科学研究上有陷阱,商业生意上有陷阱,人际交往上有陷阱,政坛就不用说了,孩子们,把它学会了,走遍天下就没有人能坑你们,只有你们坑别人的份!明白吗?”

“明白了爸爸,我们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吭人!”

“多好的孩子啊。”吴天叹。

时间向后推移二十年,精英学校的孩子走上社会,或成为科学家,或成为商人,或成为警察,或走上政坛,或当上军人,甚至是一个普通人,无论走进那行那业,都会令人刮目相看,目瞪口呆。其识破阴谋诡计的能力,同他们给对手布置陷阱的能力一样出类拔萃。乃至于后来全世界国家的警察都跑到这里招人,随便碰上一个,不管他是不是含着奶嘴,就上去套近乎:“孩子,想当警察吗?只要你点头,我立刻给你总督察的衔,咋样?”

或者“叔叔被人坑了,帮叔叔讨场子回来好吗?”

柳心如一辈子都在纳闷:孩子们只同吴天接触几日,怎么就这么狡猾如厮,甚至出于兰,胜于兰?自己教的与人为善,助人为乐怎么就星点不留?直到有一天,她请教自己的婆母,后恍然大悟。

吴母曰:“你这孩子太老实了,你没听说学好一世,学坏一日嘛,你把孩子交给他多少日?”

柳心如气得狠扭吴天胳膊,吴天哀哀求饶,婆母却把脸转到一边,

似是不忍目睹儿子遭受涂炭,实则怕笑容被轻易不生气的儿媳看到,她知道儿子胳膊那肯定垫了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