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中国

202天边那弯新月1

向家大哥:留言看了,不可能老强吧?起伏跌宕方为上策,**,纵然痛快,千里之后呢?书就没法看了

刘红军鬼鬼祟祟溜进了长青谷,这家伙自从吴天让他暗中组织情报网越发诡秘像只老鼠。

“天哥,我找到了。”“找到什么破鞋子烂袜子了?”

“我找到张馨了。”

“什么?!”吴天一把把矮小干枯的刘红军拎起来,勒的他直翻白眼,“快说!她在哪里?为什么三年多不同家里联系?你怎么不说话?”

“天,天哥,我,你松手,我快断气了……”

吴天松开了手,刘红军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喘着粗气,我地天啊,天哥对那个张馨还真紧张,差点要了我的小命……

刘红军在喘粗气,吴天终于冷静下来,张馨失踪了好几年,他也认为自己忘了那个性格倔强,艳美如花的女孩,现在突然被提起,他才发现自己一直在挂记着她,那种深深的愧疚总是在心灵的最底层噬咬着自己的良知。虽然没有谁能

够指责自己什么,就连思女心切的张爱国夫妇都不认为吴天作错了什么,但是不可改变的事实是张馨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离家出走的,当时不觉得什么,可是随着时间推移的越久,这份愧疚就越深。还有一个姚倩……像两块大磨盘压在心底,总在自己最得意的时候冲出来狠狠砸自己两下。现在突然有了消息,怎么能让自己才激动?

“天哥,张馨在上海。”刘红军见吴天平静下来,赶紧说出张馨的下落,他可不想再被天哥提拎起来。

“她为什么不回家?也不给家里打电话,太不像话了!”吴天忍不住怒火上升,再怎么倔强,也不该不跟家里联系,“她爸妈都快急疯了!”

“她被黑帮控制了……根本就不能与外界联系……”

“黑帮?好啊好久没有听到这么动听的名词了。”吴天没有刘红军预料的那样霹雳雷霆爆发,反而在唇边露出一缕不可捉摸的笑纹,惟其如此才令他胆战心惊,“叫老三来!”吴天道。

刘红军边给李逵打电话边摇头,有人要倒霉了。

夜上海,像个靓丽璀璨的夜明珠熠熠生辉。十里外滩十里灯,车水马龙,说不尽的繁荣奢华。

蓝月亮夜总会巨大的招牌在向所有人夸耀自己的魅力,作为全上海最有名的夜总会,它倒显得名副其实。吴天就站在台阶上打量着它。十几个漂亮女孩衣着暴露的在曼声招徕顾客,停车场上无数的高级轿车表示有许多不一般的人在这里消遣,这是一个真正的销金窟,华威的九龙城跟他相比,就像一个破瓦窑。吴天他不喜欢这种明显是挂羊头买狗肉的现代妓院,他站了很久,即不说话也不动,阴冷的气息以他为中心向外蔓延,他不说话,没有人知道他的心理,只知道天哥生气了,非常生气。

刘红军犹豫了很久决定硬着头皮给天哥提个醒,他刚才已经向李逵示意过,可是这个大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连同他领来的这群华威流氓欢天喜地的跟小孩过年一样,根本就无

视他的暗示。

谁说简单不好?刘红军摇摇头,对于他们来说,只要天哥一声令下,开打就是,根本就不用考虑别的。可是自己不能。

“天哥,蓝月亮夜总会的背景很深,你看”

“人在里面吗?”吴天问道。

“在,我们一个兄弟在里面盯着呢,天哥,能不能找人把她带出来,一出来我们马上就带人回华威,到了华威,谁都奈何我们不得……”

吴天不说话,李逵却不乐意听:“二哥,你现在胆子怎么这样小?上海怎么啦?咱们照样横着走,上海黑帮比得上伊拉克的美国大兵吗?”

“闭嘴!”刘红军气不打一处来,他不敢跟吴天发火,对于老三可不客气,“这里能同伊拉克比吗?这里的人都通天!”“通天又怎么样?能比得上天哥的路子吗?”

“你给我闭嘴!这样的话也敢乱说,是不是欠捶了?”……

“你们俩别吵了,天哥进去了!开练!”

老二老三争吵不休的时候,吴天拍开了迎宾小姐拉

扯的玉臂,一拳把上来收门票的小子放倒在地,走进了蓝月亮夜总会。刚一进门,立刻就头晕目眩。巨大的快节奏充满了野性诱惑的迪士高舞曲灌满他的耳朵,眼前群魔乱舞,无数的男男女女在舞池里疯狂地扭曲着身体,污浊的空气中,吴天可以分辨出汗臭味,女人的劣质香水味,垃圾烟草味,他开始痛恨自己有这么敏感的嗅觉。

眼前的景象让他不知所措,他没有混夜总会的经历,他的夜总会经验全部来源于电影,直到老二老三气喘吁吁跟上来,他才松了一口气。

“人在哪?!”吴天趴在刘红军耳跟吼,不如此他怕刘红军听不到。

刘红军点点头,示意自己听明白老大的意思,拉着吴天就走,妈的,乐队都吃兴奋剂了吗?震的人耳膜乱颤。吴天彻底晕了,走进疯狂舞蹈的人群,东西南北不分,眼前金花四崩,被刘红军扯着跌跌撞撞往前走,一路不知道踩了多少人的脚,被人骂了多少声小赤佬,就在他认为

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去了的时候,眼前一空,女人明晃晃的大腿,和男人的口臭味消失了,哦不是消失,而是稍微轻点,却着实让吴天松了一口气,妈的,这些人都有病,怎么喜欢这种地方。还要收钱,妈的倒贴我钱,我也不来!

巨大的吧台横亘着,各色各样吴天叫不出名的名酒罗列万千,两个调酒师耍魔术一样舞弄着调酒器,他们那副视嘈杂如无物的模样着实让吴天佩服,他们才是酒吧,夜总会的宠儿。一个女人埋首吧台,头发蓬松,穿着极其暴露的衣服,大块大块闪亮的肉体在光怪陆离的激光灯下不时变化着颜色,诡异异常。

这就是张馨?这就是那个嚷嚷着要给自己补课的张馨?那个倔强得出奇为了自己跟校长吵架的女孩?吴天不敢相信,他回头瞅眼刘红军,刘红军点点头。

吴天慢慢走过去,想近距离查看一下究竟,一股浓重的酒精气味顶了他一个跟头,吴天不喜欢宴会,很重要一个原因是他不喜欢喝酒,他家里没有酒精遗传,大伯二伯加上他爸爸除了年节,或者有客人喝一点,平时家里根本就没有酒的存在。而吴天对酒更没有兴趣。除了在海兰圣天被灌醉的那一次。

女孩已经发现有人在试图接近自己,抬起头来露齿一笑:“帅哥,请我一杯行吗?”

吴天又退了一步,不,这不是张馨,绝对不是!这张浓妆重彩,写满颓废的脸会是那个娇艳如花,几曾令自己想入非非的青春美少女?

“你们这人真好,就是太热情,叫人受不了……你治好我爸,我还没有谢谢你呢……哼,他们还敢报复我?我放过他们就不错了……想凭神医的牌子吃一辈子?好在现在哪都能考大学,以后我给你补课,咱自学,省得受他们的瘪气……”

这段令他菲想尽消却一直不忘的话又一次萦绕吴天心头。不,这不是张馨,虽然轮廓依然,但是张馨的灵魂已经离她而去,剩下的只是一个空空的躯壳!

“嘻嘻,你怎么这幅打扮?

想学帝国集团的吴天吗?”女孩醉眼迷离,摇摇晃晃,手在吴天面前乱晃,“你呀,乱穿衣服可不行,你学不来他的做派的……”

吴天的心砰然而动,原来他在张馨心目中的地位依旧存在,好痴心的女孩,傻得够呛……一股暖流涌上吴天心头,他感到自己的眼睛湿润起来……

蓦然,一阵震耳欲聋的鼓声响起,吓了吴天一愣,转而勃然大怒,自己没有经历了过如此激动的时刻,居然有人打扰!“给我砸!让他闭嘴!”吴天喝到。

“开练!”刘红军大吼一声,抓起一个吧凳狠狠砸向正敲的得劲的架子鼓手,他看见舞厅的打手正围拢过来,妈的,反正今天不打是不行了,开练就开练!老子又不是没混过!

一个从天而降的吧凳把架子鼓手砸翻在地,架子鼓手妈呀一声倒在地上,架子鼓滚落一地,乐手们一愣,忽然看见吧凳,茶几,乃至沙发,酒瓶子冰雹一样砸来,顿时舞台上哭喊声混成一片,比他们制造出来

的噪音更具有穿透力。一个黑呼呼的物体哇哇叫着飞来,马上又砸翻一片,却是李逵抓起一个冲上来的打手扔了过来。

李逵哈哈大笑,爽!好久没砸酒吧夜总会了!

张馨依然醉眼迷离,“好哇,打起来了,帅哥,咱不管他,继续喝,路易十四!”

晕,她还要喝,吴天抓起一大杯水全部泼在她脸上,该是让她清醒清醒的时候了。凉水铺面,张馨并没有吴天想象的那样尖叫起来,而是眼睛眨也不眨望着吴天:“你是吴天?”

吴天苦笑:“当然,如假包换,走吧,傻姑娘,出来这么久了,该回家了。”

“啊小心……”张馨看得真真的,一个打手悄悄摸到吴天背后,手里捏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刺向吴天!吴天头也不回,一脚就把他踢到舞池里,正在看热闹的舞者被砸倒一大片。“清场!”他吼了一句。顿时一个个人体暗器被扔进舞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