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中国

217大伯传奇2

“你们还不把灵床给我支起来干吗?!难道要我死在炕上吗?”吴大勇忽然捶炕低吼。

吴天脑海里轰的一声,他心脏在剧烈跳动,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惧感弥漫在他心头,他茫然无措,生死面前,他才发觉自己孱弱得象个三岁的小孩。抬头望去,却见父亲母亲,姐姐伯母全都一幅呆若木鸡模样,本来在他们看来,大伯身体有些不舒服,吴天到了,肯定万事皆休,没想到事情演变成这样!

“咣当”一声巨响,却见领着几个年轻人抬来担架的吴天二伯把担架扔到地上。“哥”吴大鹏悲鸣一声,扑向他苦了一辈子,现在到了享福的时候却持意要离去的哥,“哥,你就让小天给你治吧,那些事都过去好些年了,你又何必耿耿于怀,你……”

“你不懂,”吴大勇轻叹一声,“我的事你才知道多少?老百顺呢?老百顺知道的多一些……可是他也不全知道……”

“百顺伯去河北建立紫玉麦生产基地了,已经打了电

话了,最快也得晚上才能赶回来,哥……”

“哦,那就恐怕赶不上了。”吴大勇轻叹,轻拍吴天的手,“小天啊,老百顺比我还大两岁,就别在让他到处跑了,万一有个闪失,你怎么向他的家人交待?”

“是。”吴天答道,忽然灵机一动道,“大伯,干脆我给你治疗,等百顺爷回来了,你们俩一起给我讲解你的故事好吗?”

吴大勇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你要给我做‘回春术’?变成你这样大小的小孩子?人有生就得有死,生死轮环,人间逛够了,就得去阴间再溜达溜达,有死才有生,无死就无生,小天,你懂吗?那个‘回春术’强留应去之人在人间,不好,死又有什么可怕的吗?”

“大伯!”吴天一声悲鸣,吴大勇的目光已经转向吴天他二伯,“别人不懂,你都六十了的人怎么能这么糊涂?难道要我死在炕上吗?这个房子得留给小天,你让他们怎么住?快点……趁我明白的时候,把我的老衣换上…

…”

“嗯,哥……”吴大鹏泪流满面,手脚乱颤,招呼众人卸门板,搭灵床,吴家人上下没有这种心理准备,悲从心头起,想哭又被吴大鹏厉声喝止,只能低声饮泣,手忙脚乱干活,吴天他大伯还在说话,不是哭的时候。

“大伯”吴天兀自想说服他大伯接受手术。

吴大勇摇摇头,制止吴天的讲话,声音低弱却清晰传入吴天耳中:“脚踏里的东西,交给你了,你去找一找小惠的家人,如果能找到的话,就帮帮他们……”

“小惠!”吴天一愣,小惠是谁?难道……儿时探寻大伯秘事反遭爸爸狠揍的往事浮上吴天心头……

北方农村的火炕通常距离地面有一米左右高,中空,用作厨房排烟道,同时也为了天冷的时候往里面塞柴草,点燃取暖。年纪大些的人爬上爬下不方便,就在炕前方一长方形木箱或者板凳用来垫脚。大伯的脚踏与众不同,有三十公分左右高,两米多长,是用现在极为罕见的关东祚制成

的,坚硬无比,虽饱经踩踏依然没有摧折的痕迹。只是表面被摩擦的无比光滑润泽。

罕见的脚踏却从来没有引起过吴天的注意,从他记事起就看到它泰山石敢当一样,蹲在那里,就像这屋子里的花瓶,太师椅,拂尘,年画一样都属于除了卖钱,没有年轻人喜欢的古董货。这个自己小时候还砍了两斧子的脚踏里居然会藏有秘密?

女人们被赶出了屋子,在院子里压抑着呜咽,门外也传来女人的哭泣声和男人的叹息声,上了年纪的人开始追忆吴天大伯的好处来。

(按照中国北方农村的习惯,自从吴天发达以后,他在吴家村的称呼就从“村支书吴大鹏的侄子”正式变成“吴天”,这不关乎官方记载,而是一种能力的舆论认可,不被认可的人可能一辈子都被称呼为“老栓他三小子”“李大头他媳妇”之类的称号。吴天的公司迅速壮大以后,他家里人的地位却日益下降,逐渐变成“吴天他爹”(web用户请登陆www。16K.CN下载TXT格式小说,手机用户登陆wap.16……….CN)“吴天他姐”“吴天他

大伯”,就连吴楠的丈夫李平欢,刚结婚立刻被冠以“吴天他姐夫”的称呼,他曾百般抵抗也没有效果,除非他能比他小舅子还牛。)

女人们被赶出了屋子后,吴大鹏招呼几个上了年岁的人开始布置灵床,摆蜡台,把“吴天他大伯”抬上去,给他穿“老衣”。

上了年纪的人追忆吴天大伯的好处,许多都是吴天想知道却没有听说过的秘闻。吴天没有心思听外面的声音,也没有关注大伯被抬上灵床,他的心思完全被大伯脚踏里的东西吸引住,吴天目瞪口呆:大伯脚踏里居然有枪!吴天经历过无数稀奇古怪的事,却没有一件能比得上今天在中国一个普通农民脚踏里发现一只军用步枪更让他稀奇的事。

吴天翻看着着这支显然被一直被精心保养的,依然闪着凛凛幽光的枪,枪的后部上端居然架着一只古董级的瞄准镜!Kar 98k毛瑟步枪改装的狙击步枪。吴天吐出一口气,很老的枪,现在可以当古董卖了。可

是看它的保养现在还能用。吴天试着拉动一下枪栓,枪栓发出轻微的机械摩擦声轻巧被拉开,弹仓呈现在吴天面前,里面没有子弹,吴天不由自主吐出一口气。

没有子弹就好,中国用不着这玩意,中国……吴天忽然警觉起来,他不该在有外人的情况下把它拿出来!他偷偷瞥眼来帮忙的村里的老人,却发现他们都在忙着给大伯穿“老衣”,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向吴天这里看一眼。他们不可能没有看到这本来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步枪!难道,大伯会有一段不平凡的历史?这枪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吴天怀着满腹疑惑探寻这个神秘的脚踏,一个厚厚的本子被他摸出来。很老的本子,可以列入准古董级别里,大红的塑料硬膜蒙面,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末充斥中国各种物品上的伟人头衔赫然其上,一行豪气冲天的繁体字映入眼帘,“一切帝国主义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毛爷爷的名言,一个铁骨铮铮,在中国现代史留下无可替代烙印的汉子,也只有他有资格这样说话。

吴天充满敬畏地擦了擦封面,封面落下些许灰尘。打开扉页,吴天的眼睛不由自主眯起来,扉页上几行清秀的小字深深印到吴天脑海。

“一颗红心,两支手,世世代代跟党走,赠吴大勇同志,孙惠,一九五一年二月三日于朝鲜新义安……”

……

孙惠……一九五一年二月三日……朝鲜新义安……

孙惠应该就是大伯口中的小惠吧,一九五一年二月三日……朝鲜新义安,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率领下,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战场,一九五一年二月三日跑到朝鲜新义安一本正经向大伯赠送笔记本,含蓄得表达爱意的女孩子是医生?护士?还是……

吴天瞥眼装上子弹就能在八百米内取人性命的毛瑟狙击步枪Kar 98k,抗美援朝的时候,这支德国造,在当时还

是很先进的狙击步枪怎么会到大伯手里?大伯当时也在新义安,难道……

吴天急切地翻开扉页,一行行苍劲有力的蝇头小楷映入眼帘……吴天一目十行浏览着,他的心跟着大伯以第一人称记述的日记跳动,随着他兴奋而兴奋,随着他悲愤而悲愤,遂着他冲锋陷阵,随着他狙击敌人,因为他那时拘谨的爱情而感到可笑,又为大伯后来被棒打鸳鸯而怒不可遏!

他明白了,大伯不单识字,而且文学功底深厚的让他汗颜。一封撕开的信从日记中飘落出来。吴天立刻捡起来,他一眼就看到寄信人处赫然写着“孙惠”!

信纸上写着:昔日一别,劳燕分飞,无时不在牵挂,然弱柳蒲姿,实难万里寻求,今偶知君仍鳏居,五内俱焚,日则心绪不宁,夜则辗转难眠,泪透床榻,欲与君会,实觉负君良多,羞与君会,缠绵旬日,益觉暗疾发作,恐时日无多,就此永别,报君之义,只能以待来世……

字迹勾画甚是拙劣,渐次

难以分辨,还有星点水渍痕迹,那是大伯点点英雄泪啊。吴天看着这封现在的时代已经不能称之为情书的情书,眼前出现了一幅画面:

一盏昏暗的油灯下,一个面容憔悴,病骨支离的老太太艰难地在写信,间或剧烈地咳嗽,刚一写完,一头栽倒在地,再也没有爬起来……

而接到这封不能称之为情书的诀别书的大伯,仰天长叹,泪洒衣襟……大伯是因为心中的唯一精神崩塌而失去了生存的欲望,大伯是在自杀!他一心想着早些到阴间去与他的梦中恋人相聚,再续前缘,这样的人即使“回春术”也不可能挽救他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