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中国

226情伤时刻4

刘红军老鼠一样溜进长青谷,吴天感到好笑,这家伙自从让他管理不太秘密的秘密情报组织,越发诡秘的不堪,还真拿自己当KGB,CIA头子了。刘红军鬼鬼祟祟的,东张西望。

“老二,我这里没有什么给你偷的!”吴天气道。

“嘿嘿,天哥,我哪是要偷东西,我在看弟妹有没有在家……”

吴天摇头,得赶紧把这家伙撤掉,有这这模样的特务头子吗,瞧人家普京,那才真正KGB!这位整个一偷鸡贼!“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我忙着呢。”

“我真有事,那个嘿嘿……您别瞪眼,我说还不行吗?我找到姚倩了。”

“你说什么?!”吴天豁然站起,说实话,他已经忘掉了那个古灵精怪的女孩,突然间得到她的消息怎么能不感到震惊。“天哥,你小声点,要是让弟妹知道你跟别人生了孩子,你就麻烦了……天哥你……真的,你……松松我快……”

吴天薅住刘红军脖领把他举到半空中,直到他直翻白眼,才把他扔到地上,吼:“你他妈的,胡说八道什么?就那么一次怎么可能有!”

刘红军摸着自己脖子喘粗气,另一只手擦吴天喷到自己脸上的唾沫,自己这个KGB头子当的累阿,唉,谁叫自己犯贱,爱干这行……边嘀嘀咕咕:“女人生孩子有什么奇怪,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你枪法准呗……”却见吴天正用恶狠狠的眼睛瞪自己,赶紧掏出一张照片递过去,他不想再被举到天上玩。

这是一张普通的照片,不是时下流行的全息虚拟现实照片。吴天的目光凝聚在这张照片上,照片上是一个年轻的女子和一个小男孩,这是那个俊秀妖冶,古灵精怪的姚倩吗?吴天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她就是姚倩!姚倩变化大的让吴天感到吃惊,还是那双大大的眼睛,可是那里面流露出来的狡猾和那种火热的充满原始诱惑的神情哪去了?为什么会充满圣洁的气息?难道从妖女到圣母的距离这样短促吗?那总是上挑,似乎

随时都准备同传统意识形态作坚决斗争的细眉为什么会平顺下来?

而且出生豪富之家的姚倩衣着怎么会如此朴素?她的手……她的手现在显然不是只用来掐男人胳膊,扇男人耳光的,出现在照片里的手粗糙,黑粗,还布满了血口子,她……吴天的脸色变得煞白,看得出来,姚倩在干一种非常辛苦的体力活,她根本就不像母亲那样一辈子都在田里劳作,一天不干活就难受,她本来是一个娇生惯养,浪费金钱,花钱找刺激的八0后!要她如此辛苦,不知道要付出多么大的努力,多少汗水,泪水,受多大的折磨,她本来不必要这样做的,是自己害她这样,可她可以回来找自己嘛,那时候柳心如还没有出现,自己很可能就娶了她的,把人家姑娘……了,再弃之不理,全家人能一起打死自己,而且好像也没有动过这样的念头。真没有动过吗?吴天不禁问自己,没有,自己完全就忘记了她的存在,这是一种比遗弃更恶劣

的思想……

吴天的脸色变红,海兰圣天荒唐夜之后,姚倩就失踪了,消失得无影无踪,连自称KGB头子的刘红军也是到现在才找到她,姚倩是一只狡黠的母狐狸!但是她说是要给自己找一百顶绿汪汪的帽子戴的说法显然没有实行,如果她真的那样做的话,就不会这样辛苦!吴天脸色再变,他对自己的想法感到不可思议,有男人希望被自己**的女人去找一百个男人……?那一百顶绿汪汪的帽子戴在头上很漂亮吗?脑袋进水了。

吴天看着照片,脸色在急剧变化,他没有发现他的KGB头子刘红军已经跑到沙发后边藏了起来……在一个喜怒无常的暴君面前,威风凛凛的KGB头子比一只小猫强不了多少。吴天看着照片,照片上还有一个孩子,一个小男孩,一个比漂亮女孩还漂亮的小男孩。吴天认得他,就是在帝国广场坐在旗杆基座上等自己,看了一眼却扭头就走的小家伙!现在吴天才明白,原来这个古怪的

小家伙竟然是自己亲生儿子!怪不得自己对这个小家伙一直念念不忘,呵呵看来血脉相连的传说竟然是真的。

嗯,还真是一个古怪的小家伙,也怪不得这孩子,一个全世界闻名古怪男人和一个令这个全世界闻名古怪男人都头痛的女人生下来的小家伙不古怪就没有天理了,哈哈。嗯,真不亏是我儿子,漂亮得冒泡,绝对一超级美女杀手!像我,太像我了……

“哎!老二,”吴天一把把藏在沙发后边的刘红军抓了出来问他,“你说我儿子像我吧,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是不是?”

刘红军白眼一翻,晕了过去,这个饱经老大**,却坚决不肯晕过去的KGB头子终于被这个超级笑话砸晕过去。

“同意也不要用这种激烈的方式表达嘛,我很谦逊的。”吴天啪啪两巴掌把刘红军打醒,“呆会再晕,现在带我去找姚倩和我儿子,妈的,八千个孩子,终于有一个亲生的了!”

刘红军差点又晕了过去,老大!这

个孩子找回来没问题,姚倩找回来,你可怎么处理?地球人都知道你老婆是柳心如!天下要大乱了,这么聪明的老大居然看不出来?

一个小镇,离华威不足一百公里名叫唐家湾的小镇,姚倩就躲在这个不起眼的小镇里。

一辆帝国集团生产的,尚未在市面流通的能量块能源高级南风劲轿车在通往唐家湾的公路疾驰。

“天哥,我真没有想到,姚倩能躲在这么近,这么偏僻的地方,干那么辛苦的工作……”车里,刘红军一个劲地向吴天解释,摇头叹气。吴天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他已经冷静下来,人们都想着像姚倩这样的女孩应该离不开灯红酒绿的奢华生活,精往大城市,繁华而略带颓废的场所去找,哪里会想到……吴天却知道,以惯性思维的方式去找姚倩,能找到才怪,要走寻常路,她就不是姚倩!

对KGB头子的安慰只限于此,经过刘红军冒死上谏,吴天终于明白自己有一个天大的难题等着自己头痛,

哪有心思管KGB头子的那点破事。把姚倩母子接回来,以后怎么办?以姚倩的乖张性格能闹出多大风波只有天知道,还有柳心如会有什么反应?她会痛哭流涕,联合那与她母子情深的八千子弟兵痛打自己一顿,然后把姚倩母子赶出长青谷?柳心如虽然全世界闻名的温柔,但是为了保卫自己的爱情,发一次雌威很正常,可是吴天知道,柳心如不会那么做的,他会强忍泪水欢迎姚倩母子,然后悄悄离去,去一个自己找不到的地方默默忍受椎心刺骨的痛苦,暗夜泪流……

“地球马上就要爆炸了……”吴天叹道,真的,起码吴天的脑袋快要爆炸了,知道姚倩和孩子的下落不去寻找的事,流氓可干不出来,能干出那事的是他妈的人渣。把姚倩带回家,让柳心如黯然消失,这个主意更他妈的臭,世界舆论是他妈的扯蛋,家里人的看法也可以暂时搁置,心如基金会怎么办?心如基金会是以柳心如纯真善良的精神为灵魂的特殊慈善机构,这个基金会离开了柳心如,他的价值立刻就丧失百分之八十的号召力。“让姚倩来管心如基金会?”吴天摇头,这是史上最臭的主意。

吴天语无伦次地喃喃自语,算了,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偶一抬头,却看到KGB头子那充满忧虑和恐惧的脸,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这家伙可能并不适合这么刺激的职业,连一个普通的逆向思维都不懂,被一个女人耍得团团转,跟普京比差远了。

“老二,你们怎么找到她的?”吴天问道,口气尽量放缓。

见老大表情平和下来,刘红军也稍稍放松:“是肖乾找到的,他说该去那些偏僻点的小地方看看,他认识姚倩。没想到被他一下子猜中了……”

“哦?”吴天感起兴致来,认识姚起岸的,只能是李铁头黑帮里的老人,能够根据姚倩的性格逆向思维找到正确方向的人,显然不简单,这样的人跟自己这么久了,怎么可能默默无闻得让自己记不

得名字?

“肖乾是谁?”“天哥您见过他,就是那个不肯到黑骑士训练营的王路,呵呵他真名叫肖乾,我调查过,哈尔滨人,没假。”

“他离开了为什么要给你出主意?”吴天不觉警觉起来,对于一个半秘密组织,这种神秘人物很值得主意。

刘红军犹豫片刻才答道:“他惹了一些小麻烦,走投无路,我看着他可怜就……”刘红军低下头。

吴天皱起眉头,创业初期收服,改变李铁头黑帮时候遇见王路(肖乾)情形历历在目,当时的肖乾留给吴天的印象非常深刻。那刀锋似的目光,果敢的判断力,敏捷的身形出现在吴天面前。吴天至今还记得他说过的话:

“我选择离开,钱不好意思领了,谢谢天哥。”……

“天哥难道你想出尔反尔,留下王某这条贱命不成?”……

那么露齿一笑,跟一只山林中的狼一样说话:“谢了天哥,山不转水转,他日江湖相见,定当拜谢,告辞!”

就那么拱手一揖

,扬长而去。潇洒,干练,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当时吴天是这样判断的,现在还是觉得这家伙非池中物,能让这样的人走投无路的事怎么可能是小事?

“不会是小麻烦吧?”吴天淡淡道。

“也不算什么大事……肖乾杀了一个贪官……我觉得也不算什么,就……”刘红军吭哧了半天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