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超级教师

第二十一章 败类的下场

伊德鲁一听这声音,立马明白这次的行动肯定是暴露了,他丢下撒卡玛就燃起斗气就想冲出去,可是李信会让他逃走吗?

“砰!”伊德鲁不仅没有冲出去反而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扬起的灰尘使得伊德鲁等人不断的咳嗽。而撒卡玛此时也反应过来了,他本来也想跟伊德鲁一样冲出去,但是看到他的下场心中不由得犹疑起来。

“哼哼,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就凭你高级剑士的实力还想从我底下逃走,真是痴心妄想。”海尔老师撇了撇嘴一脸不屑的走了进来。

而后面的古尔登等人见到伊德鲁摔倒后马上就把他给搀扶了起来,所幸的是伊德鲁并没有受什么伤,只是现在的样子比较狼狈点。

伊德鲁一脸怨毒的望着缓缓走进来的李信道:“你怎么知道我要来?”

“哦?你想知道吗?可是我偏偏不告诉你,我要你在无知中郁闷而死。”李信一脸的坏笑望着伊德鲁,把他吓了一大跳道:“你要杀我?”

李信现在怎么敢杀他呢?他可不是什么杀人狂,就算想杀也得有那个实力才行呀。

“咳咳,只是这么一句顺口溜,你就不要介意了。你放心好了,我是不会动你一根汗毛的,只不过呢,在天亮之前你就好好的待在这里吧。”李信嘿嘿笑道。

伊德鲁气得大急,叫道:“你敢关我?”

“切!这有什么不敢的啊,再说了,是你自己要跑得来的,又不是我把你关起来。既然你自己喜欢住在这个地方呢,那就再多住一会儿,反正古尔登他们几人正显得孤独,没有伴呢。对不对呀,古尔登?我为你们找了一个伴是不是应该感谢我?”

古尔登气得脸色通红,他冷冷的说道:“不要在这里挑拨离间了,我们是不会上当的。”

“至于撒卡玛老师你嘛,既然你喜欢和学生玩到一起那就多玩会儿,反正你都不介意玩一个晚上那我就更加不会介意了。”李信嘿嘿笑道。

撒卡玛大急,他怎么能够被关在这里,要是被传出去那还不会笑掉大牙?那么他的名誉岂不是全都毁了?当然他也得有那个名誉才行。

“你有什么权利关我?大家都是老师,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就算是海尔也不行。”

李信嘿嘿笑道:“行,既然你这么说么我就请个有权利关你的人出来,院长大人,你躲在后面看了那么长时间是不是也该到前面来呼吸两下新鲜空气了啊?”

“小李呀,你干吗总是没事把我给扯上啊。”哈里斯院长的身影渐渐的从黑暗中显露出来,而撒卡玛一听到哈里斯院长的声音后立马充满了绝望,他知道自己今天是很难走出这道铁门了,暗中勾结学生还被抓个现行,恐怕就是德隆副院长也保不住他了。

想到这里,撒卡玛老师立即跪下来道:“院长大人,我知道错了,请你放我一马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都是他们逼我的。”说着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

哈里斯院长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的阴沉,他冷冷的说道:“哦?是谁逼你的?我可不记得我有逼你三更半夜不睡觉跑到禁闭室来赏月啊。”

“院长大人怎么可能逼我呢,是他们,都是伊德鲁他们来贿赂我。对了,院长大人,其实我一直是忠于您的人啊,我这么牺牲自己完全是想打进他们的内部,想要探听清楚他们的消息才这么做的。他们贿赂我的金币还在我的办公室中呢。我把这些金币全都上交给您。”

见过无耻的,但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伊德鲁知道详情的人更是气得浑身发抖,他大声的怒骂道:“你这个连魔兽都不如的混蛋,我们找到你的时候你自己还不是满口答应。收我们金币的时候自己还不是高高兴兴的。居然现在来反水了,你还是不是人啊。”

海尔老师见撒卡玛居然这副模样,心中对他的鄙视是更加的深刻了。往常只是把他当作一个喜欢拍马屁的老师,但是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无耻的一面。

哈里斯院长也没有说话,他心中也是十分的恼怒自己的教师队伍中居然会有这样的败类存在。不过现在还是让他们狗咬狗一翻,装作默认了撒卡玛的行为。

撒卡玛见到哈里斯院长没有任何反应,难道是默认了自己的行为,想要放自己一马?想到这里他是说得更加的起劲了。对着伊德鲁指责道:“你不要说废话。我那是故意收你们的金币,就是为了防止你们起疑心才这么做的。”

“你!你个混蛋,不要让我逮着机会,不然我一定要让你好看。”伊德鲁厉声喝道。

但是撒卡玛对他的恐吓完全不理会,他冷笑道:“你以为你还会有机会?你如今都落到了院长大人手里,能不能出去还是个问题呢。”

李信在旁边看了半天,不禁叹了口气道:“唉,伊德鲁,你如今还有什么话好说?”

“哼,事到如今我也是无话可说了。出了这么个败类只能算我们眼光太差,看错人了。你想要怎么惩罚都随你们的便吧。不过我先事先提醒你们,别忘了我们可是贵族子弟,要是让我的家里人知道我在学院里受苦的话,那么我可不敢保证他们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

李信微微叹息一声,这个伊德鲁事到如今居然还想着威胁他们,看来还真是不知悔改。

“你说什么!居然敢威胁李老师,对了,肯定就是你主谋,妄图伤害李老师。院长大人,这样的人是不能再留在学院中了,我建议把他驱逐出学院。”撒卡玛大义凛然的说道。

海尔鄙视道:“喂喂,撒卡玛,我们可不是跟你一伙的,别老往我们这儿站。”

“你!”海尔的话让撒卡玛感觉是万分的尴尬,但是他新近来降,总比不上人家元老啊。

哈里斯院长看着这里乌烟瘴气的样子,微微叹了口气道:“伊德鲁,古尔登你们几个听好了,明天只要你们承认自己所犯的错误,我们也不会太过追究的,稍微惩罚一下就算过去了,要是死不悔改的话,那我们也就没什么办法了。”

然后又望着撒卡玛说道:“撒卡玛,既然你喜欢这里那么就先住下吧。”

撒卡玛听后大急,他刚刚得罪伊德鲁一帮人,现在让他住在这里岂不是要了他的老命吗?他急忙求着哈里斯院长:“院长大人,我可是忠于您的这一脉,你怎么能够忍心看着我被他们活活折磨呢?”

李信嘿嘿笑着拍了拍撒卡玛的肩膀说道:“关于这点你就放心好了,我是不会让他们来欺负你的。有我在,他们就别想。”说着还得意的望着伊德鲁几人,看的他们是又气又急。

哈里斯院长望着李信道:“好了,小李,那么这里的一切就全都摆脱你了。我就先走了。”

“老哈你走好,剩下的就全都教给我了。咦?海尔,你可先别走,我还要找你帮忙呢。”李信对着想要跟哈里斯院长一块儿离开的海尔老师说道。

海尔老师心中大奇,道:“你叫我留下干吗啊?你难道想和他们睡在一起?又或者说你想和他们玩断背山?啊!我知道错了,烫死我了,别烧了。”

李信听海尔老师竟然拿这件事来开刷,二话不说,立马上去一个小火球。

“哼,你要是以后再和我提起这件事的话小心我翻脸不认人。”李信一脸煞气的说道。

海尔老师苦笑道:“行,我不说还不行了吗?你把我留下到底想干什么啊?”

“我们当然是要好好的保护撒卡玛老师了啊。”李信一脸坏笑的望着撒卡玛说道。

撒卡玛惊恐的说道:“李老师,我们可是一伙儿的,你可要保护我的人生安全啊。”

“人生安全啊?行,我保证伊德鲁他们不会找你报复。不过呢,之前你在众人面前不是诬蔑我诬蔑得很爽吗?弄得我心里很不高兴。”李信悠悠的玩着手里的小火球说道。

撒卡玛一听李信说起这个,连忙赔笑道:“李老师,那不是误会吗?绝对是个误会。您老就不要再拿我开心了啊。”

“伊德鲁,古尔登你们几个听好了,我是不会让你们伤害到撒卡玛老师一根毫毛的。但是呢,其他的我就不会管了。”李信眯着眼睛坏笑着望着伊德鲁几人说道。

伊德鲁几人要是再听不出这个含义来那可就真是个白痴二百五了。不过他们是爽了,而撒卡玛老师就惨了,他惊恐的望着一群围上去的贵族学生道:“你们想要干什么?你们还有没有学院里的院规院纪了啊?啊!不要打我啊,李老师快点救我啊。”

对于撒卡玛的惨叫老李全当没听见,和海尔老师聊着天道:“海尔啊,你有没有听见有人再喊救命啊?”

海尔老师笑眯眯的伸长了耳朵道:“奇怪?没有呀。”

撒卡玛气得大骂道:“混蛋,李信你不守信用!”

“哦?我怎么不守信用了啊?你到是给我好好说说,我这个人别得不怎么好,就是信用特别好。你有什么冤屈就呈上来吧。”李信笑呵呵的走了过去,让伊德鲁几人先停了下来。

“你!你说好了让他们不伤我一根毫毛的,他们这么打我你居然装得没看见。”撒卡玛一脸幽怨的说道,活像个受了气的小媳妇儿。

看得老李是一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们有打掉他一根毫毛吗?”李信十分严肃的望着伊德鲁说道。

伊德鲁也是万分严肃的说道:“没有,我们只是朝他没有毛的地方打。”

海尔老师嘲笑道:“不过撒卡玛呀,你也真行,想你也是个老师,居然只有中级剑士的实力,连个学生都搞不定,真不知道你怎么混进学院的。”

“伊德鲁你们爽完了,该我了。撒卡玛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过烤鸡大会!”

面对着李信那阴险的笑容,撒卡玛的精神恐惧到了极点,大叫道:“啊!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