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超级教师

第一百六十九章 李信异状

然而正当德隆二五仔焦虑不安的时候,一阵阵的惊呼声把他从自己的世界中给拉了出来,他赶忙望向了试练场中。

只见李信威风凛凛的站在试练场的中央,脚下满是碎石而坑洞,布里诺等刺头儿都紧紧的团聚在李信的周围,原本他们身上已经划出来的伤口正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愈合着。

场外有识货的人当即大声喊道:“这是群体圣光术?必须要有大魔导师等级的人才有可能释放出来的呀,难道说这个凯里学院的老师已经到达了大魔导师的实力了吗?”

周围的人顿时惊讶不已,就连比特鲁丝院长也一样,他也没想到李信竟然会拥有这么强悍的实力,虽说攻击能力没见识着,但是就凭这一手群体圣光术已经震慑住了在场的大部分人。难道说这个凯里学院的老师是故意隐藏了实力?

比特鲁丝院长内心不住的泛起了嘀咕,要知道大魔导师在整个坦桑大陆上都是屈指可数,每一位晋级到大魔导师的人都会在那瞬间迸发出十分可怕的能量,当然这股能量只有同级别的人才能感受得到,可是最近一段时间并没有这股能量迸发出来啊?

正当比特鲁丝院长心中疑惑不解的时候,巴顿学院的众人早已是气绿了脸,其中尤以伊丽沙白的脸色最为惨白,她没想到李信竟然拥有这么高的实力,而且还这么的年纪轻轻,枉她一直以来都以天才自居,现在看来当初李信对她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然而就在众人猜测李信实力的时候,李信可也没有闲着,他不断的播撒着群体圣光术。当然了他的实力也并没有像外面众人想像得那样到了大魔导师,实际上他能够发出群体圣光术还多亏了光明玉的帮忙。

没有那庞大而精纯的光明元素,他哪能这么轻松的释放出来了?

当然了,他为了防止联军也进入他的治疗范围,他还特地的用精神力控制住群体圣光术的治疗范围,保证每一个以他为中心的剑士刺头儿都能够享受到照顾。

见到布里诺等人的伤口正在不断的愈合着,联军们都十分的不高兴,他们纷纷吼叫着冲了上来,显然是不想让布里诺等人坐享其成。

但是有了李信在后面的帮助,布里诺等人浑然就犹如一只打不死的小强,刚受了一点伤就马上治愈了,紧接着再继续参加战斗。

这样一来联军的伤者越来越多了,而布里诺等刺头儿反而还没有一个受伤,而且是越战越有精神,仿佛一个个都是小强似的。

这样一来可是气坏了联军们,他们没想到这个一直口出狂言的凯里学院老师竟然会有这么一手,这么一来他们之前好不容易在众刺头儿身上搞的点伤算是白费了。

而且众刺头儿的战斗力也是远远的出乎他们的意料,往往要八九个联军的帮助之下才能够伤到一个刺头儿,这让身为个个学院精英的他们怎么能够咽得下这口气?

随即一个个都像是发疯一般的朝着李信冲了过来,毕竟他们也是不笨,知道现在要打败布里诺他们就必须先把李信干掉再说。

但是李信却是死死的被布里诺等刺头儿保护在里面,让联军们无可奈何。

其实李信这个时候他也不太好,虽然有光明玉的支持,但是可别忘了这个光明元素有时候跟他很不对付,要是在这个时候来给他捣下乱的话那么就算玩完了。

正当他此时内心中不断的乞求光明玉老老实实的安分点的时候,而光明玉好像偏偏喜欢和李信作对似的,那股霸道的光明元素再次迸发而出,开始再一次的侵入李信的各个经脉。

一股巨大的痛苦在这瞬间传遍李信的全身,豆大的汗水不断的从李信的额头上滑落。

布里诺很快就注意到了李信的不适,他紧张的挥了一剑,在干倒一个联军的同时来到了李信的身边,急切的询问道:“李老师,你怎么啦?是不是魔力消耗过度了啊?”

李信心知这个时候如果说他身体有问题的话那么肯定会招致众刺头儿分心,那么接下来他们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气势以及魄力就有可能被冲散,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要是让正在准备群体复合魔法的刺头儿们发现的话,一分心就有可能引起严重的反噬。

于是李信咬了咬牙,装作什么事都没有似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轻松的对布里诺说道:“我没事,你还是继续去战斗吧,不用管我。”

虽然李信是如此说,但是以布里诺的精明哪能看不出来?他跟在李信的身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哪能不知道李信的心里面在想些什么?虽然他很想帮助李信,但是他明白如今自己留在李信的身边不仅没有一点好处,反而有可能会招来联军的强大攻击,到时候如果李信的不适被联军给发现的话,那么只会招来更大的麻烦。

忍痛之下布里诺狠声说道:“李老师你自己小心!”说着只听“铛”的一声,布里诺用手中的长剑刺入了他身旁的一个联军学生的手臂里,痛得那人发出惨烈的叫声。

这个情况在整个试练场内到处都是,而最为激烈的就要属海尔那了,由于他超强的实力,使得他几乎被三十多个人围攻,而且还有着许多的魔法师们在后面偷袭。

任凭海尔拥有着超强的实力也不免被打得狼狈逃窜。

李信见海尔危急连忙不顾自己身上的巨大痛楚继续施展起圣光术,但是没想到的是光明元素竟然趁着李信精神力空虚的这一段时间,好像要大举入侵似的。

为了不被敌人发现,李信强忍着巨痛,不喊不叫,但是莫大的痛楚岂是那么轻易就能忍得住的?

虽然他不喊不叫,但是脸上那扭曲的表情已经完全的暴露出他此时的痛楚,而且越来越失准的圣光术也暴露出了李信的失常。

别说是一直在场外盯着李信的比特鲁丝院长等人,就是连试练场内的众人都已经发现了李信的异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