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超级教师

第二百二十五章 杀进教堂

就在海尔和那名侍卫身后的人对峙的时候,众刺头儿们可没有停下来,此时的他们已经避过了最初的慌乱期,在布克丝的指挥之下已经渐渐的组织起了有效的反击。

而且有布里诺海德二人为尖刀,杀的那些个光明剑士是苦不堪言。

那名侍卫见情况有些糟糕,连忙对身后那名剑师级的人物求救道:“大人,还请快解决掉这些战神教会的余孽,不然迟了的话主教大人或许会不高兴了。”

那人微微皱了皱眉头,显然是不喜欢那侍卫的这语气,可是一想到他是主教大人眼前的红人,心中就忍不住一阵憋屈。想他堂堂剑师级的高手,但是如今却要听命于这个大剑士的调配,这让他心中怎么愉悦的起来呢?

只不过那名侍卫仿佛没有注意到那剑师的皱眉似的,不住的催促道:“大人快点继续呀,不然的话等会儿主教大人怪罪下来……”

言下之意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如果那剑师再不行动的话,那么他就要去报告主教大人了。到时候恐怕那剑师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够了,法克尤,别忘了注意下你自己的身份,你只不过是主教大人的一名侍卫而已。”那剑师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怒气喝道。

完全把一旁准备战斗的海尔给晾在一边了,让他不由得楞了半晌哈哈大笑起来。

两人都听到了海尔那猖狂的笑声,都不由得齐声喝道:“你笑什么?”

“呵呵,我笑什么关你屁事,要打就快来吧,别浪费时间了,老子还要去找你们的主教大人谈谈心,说不定老子心情一好就不送你们的主教大人去见你们的神了。”海尔故意调笑道,说的仿佛很是轻松似的。

但是他私底下却是全身戒备起来,他清楚对方的实力和自己差不多,如果不小心一点的话是没有可能搞定的,说不定还会被对方来个反戈一击,到时候那就好玩了。

只不过也正因为这句话,法克尤和那剑师都不由得勃然大怒,而那剑师挥舞着自己的双手大剑冲了上来,以力劈华山之势猛得向海尔所站的地方劈了下来。

海尔见势不妙,当即挥出一道斗气斩,并且身体紧急般的向做一闪,但是他还没有站定,就听见耳边传来轰隆一声巨响。回首望去,却见那剑师举着双手大剑竟然直接把海尔原来所站的地板给完全震成了粉末。

这让他不由得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人的力量这么大,但是他也不是好欺负的。

虽然脑海中惊愕半天,但是这对于外界来说却是短短一瞬间的事情,他急忙提高速度,如同鬼魅般的身影如影随形,又如蛟龙出海一般,快速的闪过那剑师的再一次劈砍,眼中闪过几道厉色,找到一个空隙,陡然间挺剑而上。

一道青色的光芒瞬间从长剑上亮起,海尔大喝一声,整个长剑却是在那剑师的身前停了下来,这让海尔不由得惊骇万分了。

只见那剑师的双手大剑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抽身回防了,死死的抵挡住了海尔这看似必杀的一击,并且全身泛起了土黄色的光芒。

海尔没想到的是这名剑师居然有着这么快的挥剑速度,之前看其行动缓慢,以为速度便是他的弱点,随即打算用自己最为灵活的速度战解决他。但是哪想到这名剑师竟然还是一名土系的中阶剑师。

海尔心中明白想要快速解决战斗的话是不可能的了,而且两个实力如此相近之人打上三天三夜也是未尝没有可能。

但是旁边的法克尤却是忍不住叫道:“快呀,快点杀了他!”

这让那剑师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是土系剑师,论攻击他不是好手,防御才是他最拿手的绝活儿。而且对方明显是风系的剑师,这很有可能变成一场消耗战。也就是说谁先把斗气消耗光的话那就输了。

可是法克尤却在旁边不断的催促他,这不是故意让他分心吗?而且法克尤还是主教大人身边的红人,深得信任,加入他杀了法克尤的话那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说不定还会糟到宗教裁判所的追杀。

然而就在他紧皱眉头思索片刻的时候,海尔再次发动了攻击。

双方再次战成一团了,可是突然间那剑师察觉到两旁竟然有两股强大的魔力波动传来,扭头望去竟然是两道风系中级魔法龙卷风。

这让他不由得诧异万分,而且从魔力波动上看很显然就是一名魔导士嘛。

眼看着龙卷风的距离越来越近,他心焦如焚之下连忙用力的推开了海尔,并且身体急忙向后闪过去。但是饶是这样手臂也被那龙卷风给划伤了几下。

“什么人?这么卑鄙?竟然偷袭于我!”那剑师怒声喝道。

但是却看见一脸惋惜状的布克丝站在那边,而海尔也从最初的惊愕到现在脸上转为了逐渐的笑意,他冷笑道:“卑鄙不是你们的代名词吗?我们用一用又怎么了?布克丝,我们一起上,联合打击他,我不相信干不掉他呀。”

说完海尔还不待那剑师的反对,独自挥舞着长剑冲了上来。

而布克丝也是积极配合,双手挥动着他的魔法杖,一股股强大的龙卷风不断的凭空出现,并且以极其雷人的速度冲向了那剑师。

那剑师惊愕之后连忙强自镇定下来,身上泛起绚亮的土黄色光芒。

但是海尔和布克丝也都是毫不示弱,斗气和魔法已经几乎运用到最大程度了,可以说已经是马力全开。

此时在台阶下面战斗中的众刺头儿们已经逐步的占了上风,有些人已经开始停歇下来观看上面的战斗了。

只见青色的斗气斩犹如蛟龙一般,配合着四道龙卷风团团的把那名剑师给围住了。

那剑师十分吃力的阻挡着海尔布克丝二人的进攻,体内的斗气也是快速的消耗着,但是突然间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一道剑光,瞬间从那名剑师的菊花处穿入。

只见一道红色的血柱飙出,那剑师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神倒了下去,同时身体也被海尔的斗气斩和布克丝的龙卷风瞬间绞成了碎片。

“冲呀!杀进教堂去呀!”布里诺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喊道,原来刚才的那道剑光正是他。

也可怜那剑师在防御住了上身的同时竟然漏掉了下面,哪想到布里诺竟然会去捅他菊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