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超级教师

第二百六十九章 火刑

“什么?”李信听了这话再次心头震惊了,他明白伯德没有必要说假话,至少对于他一个阶下囚来说完全没有必要。

而且如果伯德说的是真的话,那么三郎香会这次的麻烦大了,恐怕不仅不能消灭光明教会或者是暗黑教廷,连自己都有可能保不住。而那群所谓的上层议会人员居然还在那里争夺领导权,真是笑死人了,连别人打上门来都不管不顾。

在这瞬间李信忽然间感到一种悲哀,是的,这种秘密反抗的组织想要成功那必然就需要有一个正确的领袖,而且有一个正确的方针和路线,现在那群人不断的互相争夺领导权,那么只会让这个组织不断的弱化,最终被敌人蚕食,达到各个击破的目的。

想到这里李信不由得激烈的挣扎着锁链道:“你快放开我!我要出去!”

伯德冷笑道:“你认为我们会放你出去吗?再说了,就算你能够感到那里恐怕也没有什么用了,说不定他们几方势力早已火拼起来了。而我们就可以坐山观虎斗,和暗黑教廷捡个现成的便宜,然后逐渐瓜分和吸收了你们的组织,这是多么美妙的时刻啊。”

“你这个魔鬼!”李信的眉头都快拧成了一个“川”字。他明白伯德这并不是吓唬他,而是真正可能发生的。

恐怕他们这么继续内乱下去,只会让各个势力都逐一被别人攻陷。

现在李信已经不想知道为什么光明教会会知道这么清楚了,他就想快速的感到斯缔克尔城去,阻止那群庸才们继续内斗。

可是他也明白自己想从这个重兵把手的牢房里逃出去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了,他暗恨自己为什么会被敌人捉住,而且望着伯德那副**荡的笑容,李信的心里就是越发的激愤。

“谢谢,不过我跟喜欢你称呼我为光明神的信徒,魔鬼只是我的别号而已,相比起暗黑教廷来,我们的行为已经算是好的了。而且如果是他们绝对不会告诉你这么重要的消息,反而会趁机大举进攻,进一步的蚕食和吞并。然后再拉拢下你们的上层议员或者是下层议员,这样一个所谓的三郎香会就基本上可以分化瓦解了。”伯德嘿嘿笑着分析道。

李信明白伯德说的这种情况很可能全部发生,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有着他这种坚强不屈的精神,说不定只要人家一诱惑,再这么威胁一下,马上就乖乖的跑到对方那里去了。

“那你们光明教会想怎么样?”李信阴沉着脸道。

倒是圣骑士伯德的脸上堆满笑意道:“小子,脸色别这么阴沉,来笑一个。你想知道我们会怎么做?告诉你也无妨,我们会和暗黑教廷商量一下,先联手灭了三郎香会,至于其他的恩怨,以后再说,先把这块大蛋糕给消化一下。”

“卑鄙!”李信缓缓的吐出两个字。

圣骑士伯德呵呵笑道:“你说我们卑鄙也好,无耻也罢,可惜这对我们有用吗?而且人们的结局向来都是由强者制定的。而我们,就是这个强者!”

“哼!你们只有所谓的强大力量,但是却没有一颗悲天悯人的心灵,这也充其量只能算是个强者,而不是王者,我敢断言,你们的统治持续不了多久的。”李信冷声笑道。

“胜者为亡败着寇,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理,只要我们拥有着强大到别人无法战胜的实力,那么所有人都会望风归降,至于你说的王者之气,那完全不需要。我们只要用拳头说话,别人还敢反抗吗?凡是反抗的全部消灭!这就是我们的方针!”伯德颇有霸气的说道。

也对,当初光明教会的天下起码有一般是他带人打下来的,而他的确也有资格说这样的话。而且他是一名骑士,喜欢战场上那亢奋的**。

平静了这么多年,说实话已经快将他给逼疯了,现如今整个大陆就要再次云烟,很显然大规模的战争就又要爆发了,而他虽然年纪已经有点偏大,但是他还是想要上战场,这次他的目的就是想要亲手把整个大陆都化为光明教会的领土。

“对了,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情了,鉴于你的固执,我们承认我们已经对你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经过宗教裁判所所长的决议,决定将你当着大众的面实行火刑,烧死你这个异教徒,如果现在想忏悔还来得及!”伯德突然话锋一转说道。

李信呸了一声道:“哼!我死也不会投降你们的!烧就烧吧!谁怕谁啊!”

李信大义凛然的话让伯德很是欣赏,他笑了笑道:“如果你和我在同一阵营那该多好啊,我还是蛮欣赏你这年轻后生的虎虎生气。可惜你啊,算了,不说了。既然你决议如此那么我们也不好多说什么了,就这样等着吧,三天后就是你的死期了。”

说着伯德就赶快离去了,气得李信在那后面大骂不已。

而伯德却并没有走远,转过一个拐角来到一个角落里,而希尔顿红衣大主教此时正站在这里。伯德赶忙靠了上去。

“怎么样?消息都透露给他了吗?”希尔顿淡淡的说道。

伯德微微点了点头道:“恩,都透露过去了,而且我观他体内的能量也已经恢复了五成了,不过我们真的有必要这么做吗?”

“当然,现在杀了他又有什么用?与其杀了他还不如把他放回去,这样可以让又一个强势的势力加入争夺领导权之中,这对我们更加的有利,何乐而不为呢?再者说了,你现如今可以抓他一次,也可以抓他第二次,他的魔武能量虽然很神奇,让他仅有大剑师级别的实力居然能够和你这个圣骑士抗衡,但是终究不会长久的。”希尔顿微微笑着解释道。

伯德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么所谓的火刑也是要让他的同伴来劫走他的吗?对了,我的人已经发现了他那两个同伴的住所,更为令人惊奇的是里面居然还住着我们通缉了好长一段时间的那伙学生。”

“哦?是吗?这还真是运气啊,不过现在先不要动他们,让他们来把李信劫走,这样更有利于我们的发展,对了,你去告诉夜行者一声,三天后就将在圣库拉城的中心卡罗兰大街上公开执行火刑,让他把消息给传出去。”希尔顿红衣大主教的眼睛中泛出了点点的精光,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