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人生

80、舒适的家、绝妙的想法

这几天里,贺大山在城北物色了一处砖瓦房,有四间大小,带一个院子。房子的男主人李天成在银行里上班,现在住上楼房了,要把这处砖瓦房给卖了,房子才住了不到两年,和新的差不多。李天成开出来的价钱是一万八。

正好是到了周末,贺明到一中把张晓敏叫到了家里,打算吃了中午饭以后,一起去看房子。

听贺大山描述的,贺明和张桂芬都觉得这处房子不错,张晓敏也为贺明一家人欢喜,贺明家终于要在县城里买房子了。

饭桌旁边,张桂芬给小丫头的碗里夹了一块肉:“闺女,多吃点,吃完我们一起去看房子。”

“好啊!”张晓敏笑嘻嘻说。

小丫头的心里已经在幻想贺明家的房子了,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高高大大的砖瓦房一定很漂亮的,甚至比贺明家现在租来的房子还漂亮。在小丫头眼里,现在贺明家住的租来的房子已经很漂亮了。

但是,不管贺明家买来的房子有多漂亮她都不会住过去的,如果是她住到了贺明家的房子里,爸妈可能会很生气的,爸妈会想,是自己这个女儿不要他们了。

贺明大口吃着饭:“妈,买了房子我们也买一些家具吧!我们现在的家具太破了,放到买来的砖瓦房里太不好看了!”

“听儿子的,买了房子买一些家具。”张桂芬欣慰地笑容。

贺大山把商店锁了,一家人还有张晓敏朝城北去了。此时。房子的主人李天成已经在等了。

到了房子所在的院子里,贺明马上就喜欢上了这处房子。

眼下来说,在县城里,这处房子是相当不错的,高大的四间砖瓦房。水刷石外观,院子也不小。旁边还种着树,等春天地时候还可以自己种一些菜!

张桂芬和张晓敏也感觉这所房子很漂亮,不看里面,光看外观就喜欢上了。

张晓敏又一次觉得贺明很了不起,贺明就要住上属于他自己家的砖瓦房了,但是张晓敏依然是没有萌生出也住到这所房子里地想法。因为她毕竟不是贺大山的孩子,她的爸妈不让。

一身灰色西装的李天成陪着笑脸跟在贺大山旁边。滔滔不绝说着房子的好处,几人一起到了房子里面。

房子带一个不小的客厅,有两个卧室,厨房,浴室都有。只不过厕所是在院子里地配房里。家具什么的已经都让李天成搬走了,眼下看起来空荡荡地。

贺明不禁幻想起来,如果这所房子让新买来的家具填充之后该是什么样子的。还真是不错呢!只不过现在贺明还不能确定,这处房子距离白伶家能有多远,相信都在城北,也不会太远。

透过贺大山一家人的表情,李天成能看出来,他们对这处房子是很满意的,他发给贺大山一根过滤嘴烟,陪着笑脸说:“大山,这房子要吗?价钱我可是要到最低了!在县城里你再也找不到这么合适地主了!”

“我看你还是再低点儿,一万八有点高啊!”贺大山抽着烟,笑呵呵说。

“一万八还高啊!我本来是想要两万的,我是看你也不容易,在县城里供着学生,这才要的一万八!”李天成一本正经说.

“是啊,一万八太高了!”贺明插了一句。

李天成并不在意贺明这个少年地话,一直在和贺大山、张桂芬滔滔不绝说着,可是让李天成想不到的是,贺大山和张桂芬都是很在意儿子的话的。

听到贺明说价钱太高了,贺大山和张桂芬顿时就感觉,可能真是高了!于是价钱的谈判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本来是死咬住一万八不放的李天成实在无奈,只好是松了两千,最终是一万六成交!对于一万六这个价钱,贺明也是比较满意的。

贺大山当下就决定,明天就给钱,拿上相关手续房子就是自己的了!

看过了房子,贺大山一家人离开了。贺大山和张桂芬到了商店里,贺明和张晓敏回家去了。

贺明的小**,贺明和张晓敏躺了下来。张晓敏很为贺明感动高兴:“明明,等你们家搬到新买的房子里了,我就去玩!”

贺明抱着最后一线希望说:“晓敏,你真的不想搬到我们家新买的房子里吗?”

张晓敏笑呵呵说:“明明啊,我不是都说过了吗?我可是考虑好才说出来的!我不会搬到你家的新房子里的!”

贺明怕张晓敏难为情,马上笑了起来:“行,晓敏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张晓敏喜滋滋说:“不过我会经常去玩的!”小丫头马上想到了贺明的小录音机:“明明啊,你的小录音机呢!我想听!”

“小录音机同学借走了,我给你放大录音机吧?”贺明说。

“好啊!”张晓敏开心了,又想拍巴掌,自己控制住了。

贺明把大录音机放开了,小丫头乐呵呵听着流行音乐,生活越发美好起来。她的脑海里勾勒着一幅幅幸福的画面,有贺明,有贺明家新买来的房子还有她的未来。

贺明的脑海里生出来一个想法,希望这个想法能帮助他为小丫头做点什么:“晓敏!”

“怎么了?”张晓敏闪亮的大眼睛看着贺明。

“我有个决定,你必须服从。”贺明笑着说。

“什么决定啊?”小丫头的樱桃小口嘟嘟的

和漂亮的少女连在一起,那就是可爱了。

“要么你就搬到我家的新房子里去,要不我就买个小录音机给你!”贺明说。

小丫头由不得思考了起来,如果自己搬到贺明家的新房子里去。爸妈会很生气的,如果自己要了贺明地小录音机,就也违背了爸妈和自己说过的话,那就是该要的东西要,不该要的就不要。

到底怎么办呢?贺明在小丫头的心里是很重地。贺明如此郑重的让她去选择,她真地是为难了。

“明明。我可以不选择吗?”张晓敏很难为情说。

“不可以。”贺明说。

“那好吧!我选择要一个小录音机!”张晓敏樱桃小口马上抿了起来,清澈的目光落在贺明的脸上,贺明马上有了一种让清凉的湖水浸洗过的感觉。

“那我们现在就去买吧!”贺明乐呵呵说。

“你有钱吗?”张晓敏说。

“我去商店里拿!”贺明说。

到了商店里,贺明要去和爸妈要钱,小丫头很不好意思的站在商店外面等,有点不敢进去。

当知道贺明要给张晓敏买小录音机地时候。贺大山二话不说就给贺明点出来一百,让贺明也给张晓敏买一些好听的磁带。

贺明和小丫头一起朝新华书店附近地电器行去了。

每次走在汇源大街的时候。小丫头都能感受到一片繁华,小丫头很喜欢这里过往的人流,很喜欢听到道路两旁叫卖的声音,更喜欢那些从录音机里放出来的音乐。

“晓敏,等你以后到了大城市。能看到很多好东西。”贺明笑着说。

“你见过大城市地样子吗?”张晓敏很天真说。

“当然见过了。”贺明几乎是随口说出来的。

“什么时候啊?”张晓敏笑嘻嘻说,认为贺明是在逗她呢!

“就在昨天晚上,在梦里。”贺明说。

“那你看到我了吗?”张晓敏说。

“看到了。我们一起都到了大城市。”贺明说。

小丫头咯咯笑了起来,目光落在了路边的棉花糖上。贺明买了两个棉花糖,和张晓敏一起吃着朝电器行走。

到了电器行,贺明花了60买了一个比他地小录音机还好晓敏,张晓敏接过小录音机的时候手都在颤抖,这么贵重的礼物她以前从来没有收到过。

“明明啊,你真好。”张晓敏兴奋得小脸蛋儿红扑扑的,心里也少不了有些害怕,害怕爸妈知道了会骂她。

“晓敏,如果你爸妈说你,你就说我非要给你买的。”贺明说。

贺明又给小丫头买了六盒好听的磁带,两人才朝回走去。张晓敏的目光始终都没离开放小录音机的盒子,感觉这个盒子真漂亮,感觉自己的小录音机音质真好。

看着小丫头欣喜的样子,贺明在心里说,小丫头,你知道吗?你是我生命的春天。

房子到手了,这两天里,贺明一家人又给房子里添置了组合家具,茶几和一套简单的沙发,虽然买得都是中低档次的,但在贺大山和张桂芬看来已经是很漂亮了。

贺大山和张桂芬在来县城之前,就已经抱定了在县城里长时间租房子住的想法,没想到刚到县城半年的时间就买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

原来的旧家具贺大山和张桂芬都舍不得扔,都放到了客厅靠里的套间里,小小的套间让旧家具排得满满当当的,几乎是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从今天开始,贺明一家人就算正式住进来了,从买房到住进来不过是几天的时间,速度很快。

坐在客厅里松软的沙发上,贺大山和张桂芬的目光几乎是同时落到了贺明的身上。

贺大山抽了一口烟,很释然地笑了:“也别说,我们家儿子就是有好运气,到小土堂里去玩居然能刨出来宝贝!要是我去刨,估计把小土堂刨出来一个大深坑,把水刨出来了也刨不出来宝贝!”

张桂芬抚摸了贺明的头一把:“这都是运气,是我们的儿子给这个家带来了好运。”

贺明笑呵呵说:“妈,晓敏还没见过我们新买来的家具呢!”

张桂芬欣慰的笑脸:“等周末了你把晓敏接过来。你说这孩子,真到了拿主意的时候主意还真硬!就是不答应搬过来,你们说她的宿舍有什么好?”

贺大山咳嗽了一声:“晓敏有她地想法,那也是张贵喜和石来英的意思。晓敏毕竟不是我们家的孩子,如果是晓敏搬到我们家来了,张贵喜和石来英心里会很不舒服的。”

张桂芬叹息一声,改口说:“我想也是这个理!”

话题转移到了商店的扩展上,目前来看。二中门口地商店生意很是不错,如此一来。等明年春天就可以考虑开分店了。

贺大山和张桂芬现在也一味想着开分店,都是受到了贺明的影响,贺明总是说,做生意就要越做越大才行!渐渐地,贺大山和石来英也都觉得是这个道理!贺明的话,在这个家里的重要性是越来越大了。

可面临的问题就是。如果是商店开了分店,人手怎么安排。如果是贺大山和张桂芬把经历都投到了商店里,贺明就没人照顾了。贺大山和张桂芬认为,贺明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而且要上学,没人照顾显然是不行的。

贺大山重新点燃了一根烟。吹出一口浓烈地烟气:“桂芬,明明,你们两个说。假如是我们的分店开起来了,谁去做主管合适呢?”

贺明笑着说:“爸,我倒是觉得一个人很合适!”

贺大山看着贺明地脸:“儿子,你是说晓敏的爸爸张贵喜?不行,他是不会到县城里来做买卖的,胆子太小!”

贺明急声说:“不是他,是中山狼!”

听到贺明提到了中山狼,贺大山和张桂芬起初都是一脸愕然,几乎是大眼瞪小眼,还是贺大山猛一拍膝盖,喜笑颜开说:“对啊!我怎么把这个人给忘了!”

看着贺大山欣喜的样子,张桂芬使劲儿拧了一把贺大山的胳膊:“大山,你没病吧!儿子是说着玩地你都听不出来啊!我们是要开商店,又不是去打架!中山狼怎么能行呢?”

贺大山摸了贺明的头一把:“我就不多说了,儿子啊,你来给你妈解释一下中山狼的好处。”

贺明笑呵呵看着张桂芬:“怎么说呢……我只能说,中山狼是个很靠心很有能力地人,只是他这个人目前来看,思维还没有完全展开,如果适当的去引导和利用,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帮手!”

贺明的话对现在的贺大山和张桂芬来说,稍微有那么一点深奥,张桂芬仔细琢磨着儿子的话……思维还没完全展开……引导利用……,渐渐回过了味儿来,嘴角挂上了淡淡的笑:“中山狼有那么好吗?我在村里那么多年怎么就没发现?我就知道他借了我们家200钱到现在还没还呢!”

贺大山白了张桂芬一眼,切了一声:“老娘们儿了不是?你就记着那200钱呢!你就没发现中山狼这个人的仁义!中山狼的仁义就拿我们石头村来说,一般人就比不了!”

张桂芬笑呵呵说:“是不是啊!”

贺大山说:“我和儿子都说是,你说是不是?”

经过贺明和贺大山的渲染,张桂芬也忽然觉得中山狼这个人很好了,也记起来很多中山狼的好处。

中山狼曾经背着老太婆去过赤脚医生家,曾经不要报酬给鳏寡老人挑过水,从池塘里捞过小孩子,即便是打架基本也只是和外村人打,行为是吊儿郎当,但没偷过没抢过……

只不过,村里人是让中山狼另类的生活方式给蒙蔽了,把他归到了流氓的行列里,从而导致他做过不少好事也没几个人说他好。

看着张桂芬在思考,贺大山碰了她一下:“想通了吗?”

张桂芬思量着说:“我也觉得中山狼这个人可能是不错,不过呢,我们现在说这些还有点早,等开了分店再说吧!”

“那回头见了中山狼我得提前和他说好,免得再有什么变动。”贺大山说。

“那你看着来吧!”张桂芬说。

贺明觉得,这个家里的家具基本是够用了,如果说是更高档一些的,那就是以后的事了,眼下还需要的就是装一个电话,家里有个电话和人联系起来就方便多了。

“爸,妈,我们装一个电话吧!”贺明笑着说。

“装什么电话啊,我们也不给什么人打。”张桂芬笑着说。

“怎么就不打啊,我们家可开着商店呢,也许哪天就用上了。”贺明说。

“那也是给商店里装啊!”张桂芬说。

贺大山听着媳妇和儿子你一句我一句的,笑着说:“哪都装,就听儿子的,先给家里装一个,反正房子是我们自己的了,装上以后也用不着老是动,等回头再给商店里装一个!”

张桂芬有些无奈,喜悦还是挂在脸上:“我真是服了你们父子两个了,一阵风一阵雨的!”

商店还关着门呢!贺大山要动身过去了,贺明也要去上学了,父子两个一人一个自行车骑着。

“儿子,你以前也没怎么骑过自行车,没想到你骑车这么好啊。”贺大山感觉很是意外:“我还担心你以后总是骑车上学不方便呢,看来我的担心纯属多余的。”

“爸,你儿子是谁?骑个自行车还不是小意思?”贺明笑呵呵说。

“看把你小子牛的,记得以后路上小心点儿。”贺大山说。

“知道了,爸。”贺明说。

正式搬到买来的房子之前的几天里,家里一直都在布置,贺明偶尔过来一下,路上也没碰到过白伶。

此时的贺明,很希望听到身后自行车的铃铛声,当清脆的铃铛声传来的时候,他回头一看,正是白伶骑着轻便女式自行车的可爱样子,可是一直到现在贺明还没有看到呢!在学校里,贺明也没有告诉过白伶,他们家已经在城北有房子了。

贺明走进教室的时候看到白伶已经是到了,正和同桌刘媛媛商量题呢!贺明的目光只是潜意识朝白伶的方向晃了一眼,就大步子走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

李先锋笑着说:“才来啊,都快上课了。”

贺明把桌子上的书朝一边推了推:“是啊,动身有点晚了。”

李先锋小而神秘的声音:“白伶家也是城北的,以后你们两个在路上能经常碰上了。”

贺明切了一声:“瞎琢磨什么呢?做你的题吧!”

李先锋嘿嘿笑着,目光又落到了课本上,开始学习了。这不但是一个打架能下狠手的敢于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少年,还是一个很爱学习的少年!

此时,贺明很希望下午的课早点结束,那样,他回家的时候就有机会和白伶同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