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人生

99、恋曲般的女孩

乌溜溜的黑眼珠和你的笑脸,怎么也难忘记你容颜的转变,轻飘飘的旧时光就这么溜走,转头回去看看时已匆匆数年,苍茫茫的天涯路是你的飘泊,寻寻觅觅长相守是我的脚步……

上午快十点的时候,贺明就到了回村的路口,站在路边上看着一辆辆开过来的拖拉机或者是农用三轮车。

小丫头没有让贺明失望,半个小时后,当一辆拉人的农用三轮车停下来的时候,上面正坐着小丫头。

小丫头探头看到贺明在路边,就大喊了一声:“明明!”喜悦的程度可想而之,因为和她想的一样,贺明果然在路边等她呢!

贺明跑过去,帮小丫头抱上了木头箱子,乐呵呵看着一身校服的小丫头:“晓敏,我知道你肯定是上午过来。”

小丫头在贺明身边走着,笑嘻嘻说:“你是怎么知道我是上午来而不是下午来?”

贺明乐呵呵说:“我猜的!”

小丫头笑的更欢快了:“我也猜到了,你一定会在这里等我!”

贺明想,幸亏是自己来了,如果是没来这里等小丫头,她一定会很失望的!贺明最不愿意的就是让小丫头失望。

“晓敏,你的毛衣毛裤织好了。”贺明笑着说。

“真的吗?”小丫头几乎要跳起来了。

“当然是真地!”贺明说。

小丫头一脸的喜悦,由不得加快了些步子。很想早点穿上婶儿给她织的毛衣毛裤,贺明的步子也快了起来。

冷风之中,两个少年飞快朝前走着,说笑的声音在风中飘散。

贺明家里,张桂芬已经做好了大米饭,等小丫头来了。炒两个菜就能吃。

张桂芬并拿不准小丫头是上午来还是下午来,贺明一直都说是上午来,张桂芬也就相信了。

当听到两个孩子说笑的声音,张桂芬就迎了出去。心里说,果然是上午就到了。不知道是小两个提前商量好地还是儿子猜的!

“闺女,快过来!”张桂芬笑呵呵说。

“婶儿,我来了!”张晓敏喜滋滋说。

客厅里,小丫头坐到沙发上以后,张桂芬把好看的粉色毛衣毛裤拿到了小丫头面前:“闺女,好看吗?”

“好看!”小丫头甜甜的声音。

“快去明明地房间里换上吧!”张桂芬说。

“好啊!我这就去穿上。让婶儿看看好看吗?”小丫头起身抱起来毛衣毛裤朝贺明的房间去了。

几乎是不自觉的,贺明起身就要跟上去,却是让张桂芬给拽住了,张桂芬怜爱的拧了贺明的脸一把,小声说:“晓敏是去换衣服,你进去干啥?”

贺明哦了一声,笑呵呵坐下了:“我忘记了!”

小丫头坐在贺明的小**。把身上的棉祅棉裤拖了,又把旧地秋裤脱了换了一条新的,而后穿上了好看的毛裤。很快的。好看的毛衣也穿到了小丫头的身上。

小丫头浑身都是粉颜色的了,如同是粉色地回忆一般。

小丫头乐呵呵跳下了床,提拉上鞋子,双手提着毛裤就跑到了客厅里:“明明!婶儿!你们快看我!”

看到小丫头就这么跑出来了,贺明和张桂芬一脸的愕然,愕然马上转化成了欢喜。可能是小丫头想让他们两个看到她一身粉颜色的样子才这么跑出来地,张桂芬连连说好看,贺明也说好看。

得到了贺明和张桂芬的夸奖,小丫头笑嘻嘻的双手提着毛裤又跑回了贺明的房间里,穿上了校服外套才又走出来。

此时的小丫头,明显是利索多了,丝毫不显得臃肿了,绝美的小身材是那么动人。

坐下来吃饭地时候,小丫头时不时就要朝自己好看的毛衣瞅一眼,自己也觉得自己此时分外的好看。

吃过了饭,贺明和小丫头一起到了小**,小丫头把小录音机从木头箱子里掏了出来,两个人一起听歌。

“明明,今天晚上可能就知道成绩了,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考第一。”小丫头有些担心说。

“能进班里前三名就是好学生。”贺明朝小丫头的脸吹了一口烟气,小丫头不停的用手扇着,一脸甜美的微笑。

“不行!我就要考第一!

你在,就你考第一!你现在不和我在一个班了,我就一!”小丫头心里说,第一应该是属于你的或者是我的,不应该是属于别人的。

“我相信晓敏应该是第一。”贺明改口说。

小丫头咯咯笑了起来,心里呢,还是担心,因为班里有几个学生平常考试的时候成绩也非常好。

兴奋与担心之中,小丫头想到了自己家即将开起来的小卖部:“明明,不知道我家的小卖部什么时候能开门呢?”

“等明天我爸就回村里和你爸妈商量去了,我想几天里应该开了吧!”贺明说。

“那太好了,等你回去了,我请你吃糖!小的时候你给过我那么多糖,等我家的小卖部开了,我也要给你好多糖。”小丫头说。

“好的!我可喜欢吃晓敏家小卖部的糖了。”贺明不得不承认,小丫头的心理年龄比她的实际年龄要小,她的天真烂漫让贺明不得不为之心动。

下午两点的时候,贺大山回来了,看到穿上了新鲜的毛衣毛裤的张晓敏,心里也是分外欢喜。

几人一起出了门。

贺大山从银行里支了七千块钱,而后朝汇源大街和水云大街交界的地方走去。

贺明家要开分店,小丫头从心里为贺明家感到高兴,关于自己家在村里的小卖部,小丫头只希望能早点营业,至于分店,小丫头是不去想的。

贺明几人到饭馆里的时候,一枝梅已经在等了,就是她一个人,那三个凶恶的服务员都不在,贺明想,他们可能还没出院呢!

看到来了一家子人,一枝梅赶紧迎了过去,嬉笑着说:“哎呀,你们也够狠的,我那三个远方亲戚躺到医院的**就不想下来了,你说说这是!”

贺明轻声咳嗽说:“不说那个了好吗?今天是来签协议的,协议你复印好了吗?”

“都弄好了!都在这里呢!”一枝梅的两条可以说很美的腿来回颤抖着。

办好了一切手续,一枝梅把饭馆里几把钥匙都交给了贺大山,而后走了。这个房子就归贺明家用了。

当天下午,贺大山就叫了锁匠,换了几把新锁,如此一来,心里也踏实多了。等营业以后,商店里是不能离人的。

傍晚的时候,贺明送小丫头去学校,一路走着,小丫头问了贺明三次她的毛衣好看吗?贺明都说好看,每次都能引来小丫头咯咯的笑声。

把小丫头送到宿舍门口,贺明匆忙朝家里走去。贺明此时满脑子都是即将开张的新商店,很希望这个商店开起来后生意能火爆。

等明天的时候,自己也要开学了,又要见到那些熟悉的脸孔,内心深处很复杂的一种感觉。

新的一天。

贺明早早的就起来了,在院子里习练功夫,练过腿功和拳术之后,贺明抄起来得心应手的木棍,木棍在贺明的手里翻转,带来了呼呼的风声。

贺明练的很卖力,大冷天里,没多长时间,已经是出了一头的汗。

张桂芬也起来了,看到儿子在院子里练功夫,满心的欢喜,她是多么希望自己的儿子快点长大成*人,成为一个大学生!

如果儿子能成为一个大学生,就是这个家的荣耀,做父母的走出去脸上也有光。

上午的时候,张桂芬到了商店里,贺大山回村里去了,去和张晓敏的爸妈商量小卖部的事。

贺明一个人半靠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杂志,忽然听到了院子里的喊声,是李先锋来了!贺明赶紧起身迎了出去。

“李先锋,你小子!年过的好吗?”贺明笑着说。

“好着呢!我的年过的实在是太好了!”李先锋哈哈笑着说。

“寒假里打架了吗?”贺明说。

“打了一场,把我们邻居家的小子给修理了一顿,那个王八小子玩捉红A居然是偷牌,让我看到了,按到桌子上一顿捶!”李先锋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真有你的,打厉害了?”贺明说。

“没多厉害,过年呢,懒得动弹,随便捶了几下!”李先锋笑呵呵说:“你的烟呢?给我来一根!”

贺明给李先锋发了一根白云,李先锋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叼在了嘴里:“过年的时候我抽的烟都不带过滤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