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人生

120、长远打算

舞散去了,在歌舞团工作人员的催促下,众人开始离场以后还有一场表演呢!

中山狼起身朝外走,一边走着一边叼起了一根烟。脑海里还在回味自己刚才在舞台上的精彩表演。

中山狼刚走出帐篷,就有人用手拍了一下中山狼的肩膀:“傻逼,歌唱的不错,舞跳的也不错啊!”

听到有人叫自己傻逼,中山狼顿时就扭过了头,黑暗中,借着附近星星点点的灯光,看到是一个不比自己矮的青年。

隐约之中,中山狼也看到附近还有几个青年在走动,想必是一伙的,少说也有五六个人呢!

中山狼朝前瞟了一眼,心里说着,你***才是傻逼,老子这叫潇洒,忽然之间出拳朝骂他的青年鼻子砸了过去,嘴里说着:“去你妈的吧!”

只听“啊”的一声尖叫,让中山狼砸到鼻子的男人一个踉跄之后倒在了地上,估计鼻梁骨已经断了。

中山狼出手之后就飞快的朝前跑去,身后已经有人在追了。

”站住!你***站住!”

“操你妈的,站住!”

……

中山狼才懒得理会,只是玩命朝前跑。可是追他的五六个人里,有两个奔跑的速度特别快,手里挥舞着钢筋,马上就追过来了。

中山狼大步朝前的时候,隐约看到不远的地方有一块砖头,弯身就捡了起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冲在最前面的人已经是到了中山狼的身边,手里的钢筋朝中山狼的脑袋招呼了过去。

中山狼可是打架的老手,偏头躲闪的瞬间就一砖头朝那人的脑袋拍了过去,顿时就把那人的脑袋给开了。

于是继续朝前跑!

“板板,你没事吧!”

“快去追啊!你***问我做什么!”

“板板,你一个人能行吗?”

“不用管我,快去追他!操他妈地!”

……

中山狼隐约听到了身后几人的话,原来自己用砖头修的那个人叫板板。也真够***板的。

身后的几人追的紧,中山狼不打算按照平常的路线跑回商店,那样地话可能给商店带来麻烦,于是上了另一条路。

……

此时,已经是下了自习的贺明正骑着自行车在路上晃悠,白伶就在身后不远的地方,贺明想等等她。

白伶也想赶上贺明,然后和贺明理论一下今天在班里打架的事。

“贺明。”白伶在身后喊。

“想和我一块儿走就骑快点儿。”贺明懒洋洋说了一声。

白伶很快就骑到了贺明地身边。有点委屈说:“你就不能和我好好说话。”

贺明的口气随和了很多:“我知道你是想和我说什么,我觉得你没必要说了,我知道我都做了什么。”

白伶有些委屈,也有些无奈:“我知道你是为了班里的秩序好。而且马记名从校外找人想打你,你才那么生气的。可是打架总归是不好啊!”

贺明心里还是有一些恼火地,不过并没有和白伶发作。

因为就在这个时候,在阵阵的凉风之中。贺明想到了过去的记忆中白伶的样子。

“好地,我知道了,白伶,谢谢你对我的帮助。”贺明说。

“我哪里帮助你了。就是和你说一下。”白伶顿时就感觉心里暖洋洋的,娇声说。

就在贺明和白伶一边聊天一边朝前骑地时候,前方不远地地方。一个人疯跑了过来。后面还有几个人在追。马上就要追上了!

虽然光线很黯淡,但贺明还是一眼就认出来。跑过来地人不是别人!正是中山狼!

“让开啊,别撞倒你们了!”

中山狼看到前面不远的地方地那个丫头是他给哪里躲自行车就朝哪个方向骑!

而此时的白伶,已经让眼前突然冒出来的景象给吓坏了,顿时就乱了方寸,自行车把都不知道该给哪里拐了。

“狼叔!到我这边来!”贺明大喊了一声。

听到是贺明,中山狼欢喜之中也有点惘然。

在中山狼看来,这么危险的时候遇到贺明反而不是一件好事,如此一来,他的精力就不能用在逃跑上了,而是应该用在保护贺明上。

中山狼就装着不认识贺明

继续朝前跑,从而给追他的人一个错觉,那就是眼前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害怕连累到贺明。

贺明甩手就把自行车扔到了一边,白伶的车把扭了扭也下了自行车。

“狼叔!”贺明又叫了一声。

中山狼还在朝前跑,而追他的几个人却有两个站住了,很快朝贺明冲了过来:“小逼操子,你认识那个人啊!”

“认识怎么了?”贺明冷声说。

“修这个小东西!”一个喊着。

顿时,就有两根钢筋朝贺明招呼了过来,一根是朝贺明的腰抽过去的,另一根是朝贺明的肩膀砸过去的。

贺明轻快的抬起了右腿,几乎就是一瞬间,手持钢筋招呼过来的两个人的手腕一人挨了一脚,当啷当啷两声响,两根钢筋都落到了地上。

贺明弯身的瞬间,已经有一根钢筋到了手里。

中山狼听到刚才打斗的声音,顿时就站住了,心里说着,操***,你们居然敢打贺明,几乎是咆哮着朝依旧在追他的人冲了过去,和那几个人厮打在了一起。

当中山狼的头上和肩膀上挨了几钢筋的时候,贺明也冲了过去,三下五除二,打中山狼的几个人就都倒在地上了。

就在中山狼吃惊之中,贺明手里的钢筋朝倒在地上的几人招呼了过去,如同是鞭尸一般的抽打,铿铿的声音,但都没有落在致命的地方。

抽打了一阵子,贺明猛然之间甩手,把钢筋扔到了一边。

“狼叔,你没事吧?”贺明朝中山狼走去。

“没……没什么,就是头好像是破了!”还在吃惊之中的中山狼说。

中山狼怎么都不会想到,贺明这个少年出手这么厉害,很显然比他是厉害出来太多!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中山狼是个聪明人,很快就把贺明的身手和功夫联系到了一起,而且中山狼认为自己是对的,那就是贺明会功夫!

那么贺明的功夫又是和谁学的呢?总不会是从娘胎里带来的!

不远的地方有个诊所亮着灯,贺明、中山狼还有白伶朝那边走去。

此时善良的白伶一脸的茫然,真的不相信刚才的一切是真的!本来是好好的骑车走在路上,怎么就忽然冲出来一群人打架呢?

尤其是被追赶的看上去很像流氓的人还是贺明的叔叔!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白伶一路走着,眼里有泪光在闪动,鲜血似的东西让她心里很不好受!她是多么希望周围的每一个人都是那么友好,不要去动手!

到了诊所里,医生给中山狼包扎伤口的时候,贺明和白伶走到了诊所的外面。

白伶泪眼朦胧看着贺明,说了一句很大人的话:“贺明,你能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吗?”

贺明长出一口气:“刚才那个人是我家分店的主管,和我一个村的,我叫他叫叔,是个好人。”

白伶切了一声:“好人为什么有人打他?”

贺明在心里对白伶很是怜惜,可是听到白伶说出来的幼稚的话,少不了也有些恼火:“白伶,我想和你说的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别人不会因为你是好人就不欺负你了!被欺负的死去活来的一般都是好人!你……你明白吗?”

白伶眼里的泪滴了下来:“我,我不明白。”

贺明叹息一声:“渐渐的你就明白了!别想了,等会儿回家!忘记你今天看到的一切。”

茫然之中,白伶也觉得贺明说话很有水平,甚至很多话说的比她的爸爸,身为二中教导主任的白天路还有水平!

贺明是白伶心目中的能人,可是白伶却不希望这个能人总是动手和人打架!

在贺明看来,白伶实在是太善良了!贺明有时候也想不通,为什么和自己最亲近的两个女孩子都是那么善良呢?

小丫头还有白伶,都是那么善良。而他自己,却是这个样子的。

中山狼出了诊所以后,贺明要骑车带着中山狼走,中山狼说他太重,想带着贺明。

贺明没有去争什么,就让中山狼带着他,两辆自行车又朝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