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人生

141、难得的幸福

张桂芬心不在焉的在客厅里看了半个多小时电视,就是没等到贺明出来,觉得这个孩子可真是倔强,于是起身朝贺明的小房间走去。

张桂芬进了贺明的房间,贺明房间的灯是关着的,张桂芬动手把灯开了,看到儿子还不是很大的身体团缩在小**,顿时就心疼起来。

要知道,这块肉可是她生的呢!

张桂芬回想起贺明还是个娃娃的时候爬在她的怀里吃奶的镜头,回想起了贺明抱着她的大腿流鼻涕的镜头,顿时,心就软了下来。

张桂芬温暖的手落到了贺明的身上:“宝贝儿子,是妈不好,不该打你,你也别觉得的委屈了,行吗?你现在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很多事不用妈说,你心里应该清楚!”

贺明慢悠悠坐了起来,有些苍白的目光落在张桂芬的脸上:“妈,我只知道,那个玩具礼品店一定不能关,一定要坚持一段时间再说。”

“那你告诉妈,你想让那个破店坚持多长时间?”张桂芬看着贺明的脸。

“起码也要坚持半年再说!”贺明说。

“不行!最多三个月,三个月不行就赶紧关!”张桂芬很是坚决的口气,看来也没什么回旋地余地。

“三个月就三个月。”贺明嘟囔了一句。

“你啊!”张桂芬又是怜爱又是气的拧了一把贺明的脸。感觉贺明这次是非赔个底朝天不可。

“妈,你真好。”贺明笑着说。

“你还有脸笑呢,快把妈气死了。”张桂芬无奈说。

“我是你儿子,你还真和我生气啊!”贺明嘿嘿笑着逗妈妈开心。

“有些话,妈实在是和你没法说,等你慢慢长大了就明白了。”张桂芬说着就出了贺明的小房间。

重新在小**躺下后,贺明一根接一根的抽烟,思维渐渐的放大又缩小,缩小又放大。

新的一天。吃过了早饭,贺明打算去玩具礼品店了。

张桂芬见贺明出了门,追了上去说:“儿子,那个店的生意不好。反正也没什么人买东西,中午的时候你就把店门关了回家吃饭吧,妈给你做好地。”

张桂芬很担心儿子在外面的小饭馆吃不上好东西。

“没事的,妈。”贺明回头看了妈妈一眼。看到的是一张满是担心地慈爱的脸,贺明暗下决心,一定要让这个店的生意好起来。

贺明想让这个店好起来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这个店根本就不能倒闭。

如果这个贺明强烈主张自己接管地玩具礼品店就这么倒闭了。那以后自己家的生意想扩张几乎是不可能了。

如此一来,可能爸妈以后就不会听他的什么意见了,或许会认为以前的种种成功只是偶然。然后把那些偶然看成是运气在作怪。如此一来。可以说是,自己重来一次就白来了。

什么连锁大超市大集团。统统都会化成泡影。

想到了泡影两个字,贺明浑身都机灵了一下子,大喊一声,疯狂地朝前跑去,吓坏了几个经过的路人。

路人都用诧异的目光去追随这个少年地背影,不知道这个少年是怎么了!

到了玩具礼品店门口,贺明抬头看了一眼东方之歌玩具礼品店几个字,一股莫名地心酸涌上了心动。

为了不让自己太难过,不让自己太痛苦,贺明只好是叼起一根烟抽起来,在迷醉地烟气之中开了店门,用苍白的眼神看着自己和小丫头精心挑选出来地种种!

坐到了收银台后的椅子上,贺明开始等待顾客的到来。

一直等了一个多小时,路过的人不少,站在外面看的人也有几个,可就是没有一个人走进来。

贺明爬到了收银台上,思维几乎是要停止了。

就在贺明无比落寞的时候,听到了小力气敲门的声音,贺明不禁抬起了头,看到的是白伶阳光而灿烂的笑脸。

当白伶的那对醉人的酒窝又一次在贺明的眼前绽放的时候,给贺明带来了一股莫名的勇气!

是的,这个美丽的少女给这个少年带来了勇气!

“白伶,我当是谁呢!快进来!你快进来看看我

怎么样?”贺明很是欢快的迎了过来。

一身纯白色裙子的白伶迈着好看的步子走进了玩具礼品店,扬了扬头发,笑嘻嘻说:“贺明,你知道我这次是来做什么的吗?”

“你难道不是来看我的吗?”贺明笑呵呵说。

“当然是来看你的,不过还有别的事。”白伶娇声说。

“你就别卖关子了,我等的着急。”贺明说。

“我是来买东西的!”白伶得意的在贺明面前跳了跳。

“买吧!虽然是同学,虽然是好朋友,你放心,我还是会收你的钱的!”贺明双眼中放射出了特别的光芒。

白伶抿嘴笑了,心里说,你这个家伙,不会是让这个店给愁的快要疯掉了吧!

今天刚好是星期天,白伶不用到文化馆里去参加美术班的培训,在路上溜达的时候刚好碰到了贺明的妈妈。

当白伶问张桂芬,贺明去哪里了,张桂芬很是无奈说,到他那个破店里去了。

白伶又问,好好的玩具礼品店为什么是破店呢?张桂芬就当是找到了说知心话的人,虽然只是个小少女,但却是不吐不快,于是在白伶面前说起了贺明那个店的不是,还说贺明不听话,昨天晚上让她修理了!

于是,白伶就过来了。

不过这些话,白伶是不会和贺明说的。

“白伶,你想买什么?我按进价给你!”贺明笑着说。

“我有两个朋友都快要过生日了,想买两个值钱的好的东西给她们,你该收多少钱还收多少钱!”白伶微笑说。

“你听你说的,卖给你怎么可以和卖给别人一样的,虽然做生意大都是奸商,但奸商也有自己的原则的。”贺明说。

“我说你别把自己太当大人行吗?有时候就受不了你说话的口气!”白伶白了贺明一眼。

贺明马上就嬉皮笑脸起来:“我玩世不恭,我有罪,行了吧!可爱的白伶,你喜欢什么就挑什么吧!”

白伶开始在货架前走动,很快就看上了两件喜欢的东西,都是很贵的,一个大个的精致的毛绒玩具标价是30多,一个盒装的成*人礼品标价40多,于是白伶就决定买这两件了。

白伶咯咯笑着说:“贺明,你别在那里傻站着了,快过来!”

听到白伶的召唤,贺明赶紧小步子跑了过去:“看上什么了?”

白伶乐呵呵说:“我要这两个!”

“决定了?”贺明笑着说。

“废话,当然是决定了!”白伶说着就动手把那两样给拿了起来,很快又抱到了怀里,朝收银台走了过去。

“这两样加起来是76块,我给你75!”白伶说着,就从小包里掏出来80块钱给贺明:“找我5!”

贺明也不说什么,直接从白伶递过来的80块里扔回去50白伶:“这两样东西进价加在一起就是30块,我只要30!”

白伶顿时就显示出很生气的样子:“看来我以后还是要叫你大讨厌,你可真讨厌,我不买了!”

说着,白伶就一脸生气朝外走去,放在收银台上的两件礼品也不管了。

贺明很是无奈的追了出去:“我说你怎么说翻就翻了,快回来!”

白伶马上又转过了身,笑嘻嘻朝贺明走了过去,又一次走进了玩具礼品店:“我就要75买,你卖不卖!”

既然这个丫头这么想消费,那只好是满足她了:“行了,就你好了!”

贺明已经感觉到,白伶是故意来送钱的,莫非她已经知道自己店里生意不好了吗?是谁和她说的?

总不会是这个丫头刚才看出来的吧?贺明很相信,白伶没那个眼力!

白伶付了钱之后,很快就拿着礼品,迈着轻盈的步子走了。

贺明看着白伶美妙的身影,长长出了一口气,心里说,好可爱好善良的女孩子,有了你这75,今天晚上回去妈妈问起来,我就

当贺明再次坐到收银台后面的椅子上的时候,终于是有了一种轻松的感觉,这段时间很少有的一种感觉。

那应该是一种幸福,一种在艰难中突然之间感觉到的难能可贵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