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人生

149、人生得意须尽欢

这些日子里,东方之歌玩具礼品店的生意是越来越好的,有很多人都是冲着名头去的,买货的时候也有不少人问,拍广告的人是谁?

贺明没有看错刘小云,刘小云是个很能干的女孩子,到现在,玩具礼品店的营业额每天都能平均到300块,如此一来,刘小云不但可以拿到每个月150的工资,还能得到80块的提成。

上个周末的时候,贺明和贺大山又一次到了市里,这是进货的时候,除了进了一些新鲜玩意儿之外,也加了一些略微贵重的东西。

对于玩具礼品店里增加一些贵重的东西,贺大山完全按照贺明的意见来。玩具礼品店生意的起死回生,又一次充满证明了儿子的实力。

不管是贺大山和张桂芬,在心里对贺明的信任更加了一层。

新的一天,清晨的时候,当贺明光着膀子到了院子里准备练功夫的时候,中山狼也到了。

天气稍微有点凉,中山狼穿了一套灰色的西装,头发还是那么长,嘴里叼了一根烟,猛一看,还真有点儿功夫高手神秘保镖的模样。

中山狼一边给贺明发烟,一边哈哈笑着说:“明明。你猜我昨天碰到什么事了?”

“狼叔碰到什么新鲜的事了,说出来听听。”贺明笑着说。

“有一家服装店居然是想让我和你婶儿给他们做广告,说是在电视上看了我们给玩具礼品店拍摄地广告,很有感觉!”中山狼哈哈笑着说。

“好事啊!他们想出多少钱请你和婶儿?”贺明笑着说。

“说是给100,我昨天晚上还和你婶儿商量呢,说要是明明同意,我们就给他们拍,要是不同意,拉倒!”中山狼很豪放的样子。

“我没意见!”贺明说。

“那好。回头我就接下来了!”中山狼说。

“狼叔现在已经是大牌明星的派头了,牛逼啊!”贺明哈哈笑着说。

“我再牛逼也是你徒弟!”中山狼说着就开始比划拳脚了。

经过贺明这么长时间的指点,再加上中山狼本身的刻苦努力,这个三十多岁才开始学功夫的人进步还真是快!

贺明想。如果是现在有人和中山狼打架,对付三四个普通人中山狼是没有问题的,中山狼的战斗力怎么也相当于原来的两倍了,这本来就是一个很有打架天赋地人。

只不过。中山狼这个流氓是越来越有水平了,做什么事都有他很独特的风格,而不单纯是打。

明天就是周末了。

贺明和白伶想趁这个秋高气爽的周末组织全班学生外出游玩,已经是和李庆河商量过。李庆河很是赞同。

目的地是距离县城三十多公里地聚缘河。

可以说聚缘河是一处不错的风景,清澈的河水蜿蜒着从大片的树林旁边流过,周围都是一些不是很大地村落。安静而优美。

关于聚缘河还有一个很美好的传说。那就是。如果人们对着聚缘河许下自己的愿望,那么他的愿望就一定能实现。

这显然是很夸张地传说。否则人们想如愿以偿实在是太容易了,就是美国的人也会坐飞机来许愿,不过这正昭示出人们对美好的向往,对内心深处愿望地向往。

虽然这是一个美好地地方,但也不是谁都愿意去。

在报名参加地时候,贺明就本着自愿的形式,离家远地想回家的就回家,如果想去玩的就去玩。考虑到班费已经是不多了,外出游玩的费用都需要自理,来回每个人怎么也要10块钱了。

由于有贺明的面子在,能去的都会去的,到头来,班里53人有个愿意去,贺明对这个数据很是满意。

贺明和白伶都很希望,借助这次游玩的机会,能增进班里学生的友谊。

下午的时间,贺明和白伶一起到车站联系了一辆拉人的班车,要了联系方式,掏了定钱,说是明天早晨7点到二中门口等着。

晚上的时候,小丫头到了贺明家里。

听说贺明班里要去游玩,小丫头很是向往,在沙发上都快要坐不住了,电视也不想看了,笑嘻嘻说:“明明,你领上我一起去吧!我也想许愿呢!我心里有一个好大好大的愿望。”

贺明笑呵呵说:“晓敏心里的愿望有多大,是关于谁的愿望?”

小丫头很神秘说:“我不告诉你!”

看着小丫头向往的样子,贺明决定带小丫头一起去,到时候就对李庆河说,是自己家里的亲戚,相信李庆河也不会责怪自己这个副班长的,如果没有自己,这个班还乱的像是一锅粥呢!

“好吧,晓敏就和我们一起去吧!”贺明笑着说。

“太好了!到时候我要对着聚缘河许愿!”小丫头得意说。

就在这次期末考试中,小丫头又考了班里的第一,在全年级是第二。虽然成绩已经很好了,可是小丫头还是很不满意。

小丫头一直认为,贺明是全年级第一,她也应该是!

现在已经是初二了,小丫头决心更加努力的学习。

隐约之间,贺明也觉得已经是个初二的学生的小丫头比以前稍微成熟了一些,隐约之间又觉得不是这样的。

就在今天晚上,贺明想好好开导一下小丫头。

晚上睡觉的

小丫头没有和张桂芬到一张**。而是到了贺明地

对此,张桂芬是很放心的。她知道自己的儿子什么都懂了,包括男女之间那点儿事,而且儿子是不会伤害小丫头的。

贺明和小丫头面对面躺在小**,玩了一会儿简单的游戏之后消停了下来。

小丫头乐呵呵看着贺明:“明明,我发现你越来越好看了?”

贺明轻轻的拽了拽小丫头的麻花辫子:“晓敏,你说我哪里好看了?”

小丫头几乎是不假思索说:“你的眼睛好看,鼻子好看,嘴巴也好看。哪里都好看!”

贺明呵呵笑了起来,笑过之后一脸凝重说:“晓敏,你现在已经是个初二的学生了,对吗?”

“是啊!”小丫头有点吃惊说:“你不也是吗?”

“我是说。晓敏应该像个大孩子地样子了,晓敏能明白吗?”

小丫头思索片刻说:“明明,你说大孩子是什么样子呢?”

贺明笑着说:“大孩子想的事就多了,要多去想和周围的人的关系。还有自己地未来,尤其是要学会看人,看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还要明白自己是在做什么……”

贺明滔滔不绝和小丫头说着。由于面对的是纯真的小丫头,贺明的感觉很是纷乱,说出来地话也有点语无伦次。

小丫头一脸的恬静。听的都有点痴迷了。

贺明说了很长时间。而后轻轻拍了拍小丫头的头:“晓敏。你能听明白吗?”

小丫头乐呵呵说:“明明,我明白。我知道你说地是什么意思!你要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贺明重重点了点头:“我知道晓敏不会让我失望的。”

昏黄地灯光下,小丫头还在思考着,怎么样才能像个大孩子地样子呢?大孩子应该是什么样子呢?

小丫头还是很聪明地,想到了很多该想的,笑嘻嘻说:“明明,你说嘴馋地女孩子就不是大孩子了吗?”

贺明哈哈笑了起来:“当然不是了,好多女孩子不管多么大了都是馋猫呢!就连我都是个馋猫呢!喜欢吃好吃的,这没什么啊!”

小丫头点了点头,一下子就放心了很多。

小丫头想,其实好多事明白了道理之后她都能做的很好,唯独是嘴馋,到什么时候她都不会放弃好吃的。

就在今天晚上的梦里,小丫头梦到自己已经十八岁了,变成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好看的脸蛋儿,好看的身材,好看的麻花辫子……

早晨还不到六点的时候,贺明和小丫头就起来了,准备去二中。

贺明穿的是黑色的毛衫和黑色的裤子,小丫头穿的是红色的毛衫和蓝色的牛仔裤。红色的毛衫是小丫头前两天到汇源大街买的,觉得很漂亮。

一路朝二中走着,小丫头咯咯笑着说:“明明,你看我现在像不像个大孩子。”

“像啊,晓敏很像个大孩子呢!”贺明说。

“明明,我成了大孩子,我会对你更好的,对我爸妈更好,多叔和婶儿也更好。”小丫头说。

“嗯,大孩子是应该这样的。”贺明思索片刻说:“晓敏,其实最主要的一点就是要学会看好坏人,不能让自己轻易吃亏。”

“可是人也不能太自私啊。”小丫头喃喃说。

“是不能太自私,但也要学会保护自己,如果连自己都保护不好,还怎么去想着别人?”贺明说。

“好像是这个道理。”小丫头说。

马上就到二中的斜坡了,小丫头忽然冒出来一句:“明明,我刚才想明白了很多道理,不过你放心吧!对你,我什么时候都不会自私的。要是到了很关键的时候,我宁愿我死也不让你死,我要用我的生命保护你!”

贺明很为小丫头所感动:“晓敏,你放心吧!我是不需要你保护的,而且我会好好的保护你!”心里说着,晓敏,你放心,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会竭尽全力保护你的,在保护你的时候会用到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原理,假如有人欺负你,伤害你,他的一生将黯淡无比。

强烈感动的刺激下,贺明恍惚之间感到。有一个邪恶地男人朝小丫头扑了过来,贺明手里的尖刀挥了过去,那个男人从头到脚分成了两半,鲜红的血,白森森的骨头。

做个男人,就是要狠一点儿,是对手,就要修理至渣,是敌人。更是要修理至渣。

这个画面让贺明很是爽快,经过了心灵的发泄,贺明一下子就轻松多了,再去看小丫头的时候。则是换了一种情调。

“明明,每次上这个斜坡的时候,我都会想到我参加升初中考试的时候,那一次我好紧张。很怕你到了县城里上学我来不了。”小丫头笑呵呵说。

“我也是,当时我也很怕我来了你没来,或者是你来了我没来。”贺明说。

“现在好了,我们都来了。”小丫头说。

贺明和小丫头到二中门口的时候。租来地班车已经到了,班里有一半的学生已经到了。

李庆河正在和班车司机说着什么,看到贺明领了一个女孩子过来了。李庆河很是吃惊。皱紧眉头的时候。由不得开始思量,贺明和这个女孩子是什么关系呢?

贺明告诉李庆河。身边的小丫头张晓敏是他一个村里地亲戚,想跟着一起去玩,李庆河的脸当下就舒展开了,朝贺明点点头,表示同意。

小丫头感觉贺明他们的班主任凶巴巴的,没有他们地班主任和善,不过看样子,人好

错呢!

经过贺明昨天晚上的话,小丫头在看人的时候更认真的,渐渐地试探着用心去认真品一个人。

白伶到了,看到张晓敏也跟过来了,并不觉得奇怪,白伶很清楚,张晓敏对贺明很是依恋。

由于张晓敏的纯真可爱,此时的白伶对小丫头并没有什么敌意,反而是很想和小丫头成为好朋友。

或许是因为此时地白伶也不够成熟,或许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地。到底是什么样子,那就是后话了。

该来地人都来了,大家在贺明和白伶的安排下上了班车,贺明、小丫头、白伶还有李庆河是最后上去地。

上车以后,贺明和小丫头坐到了靠右中间的位置,白伶和李庆河坐在贺明和小丫头的后面。

班车启动了,目的地是聚缘河。

班车一路朝前走着,贺明领略到了就连过去的记忆中都从未领略过的风光,其实岭源县的很多地方都是那么亲切。

路上经过的很多个村镇对少年们来说都是很新奇的,这是一群并不善于四处走动的少年,走动和疯跑是有区别的。

虽然路有点崎岖不平,不过一路上还算是通畅,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贺明一行人到了聚缘河。

班车先去其他的地方拉人了,说是下午快五点的时候再过来。

贺明一行人朝聚缘河边的大片树林里走去,有说有笑,就是在班里平常关系不是很好的人也开始说话了,谈论着彼此感兴趣的事。

这也是贺明组织这次活动的目的。

树林里,大片的树叶已经是开始凋落,绿草的颜色更深了,再深下去就是枯萎了,一片片的凉意袭来,眼前的一切都在凉意中放大了。

有些学生在树林里坐了下来,把自己带的吃的拿出来和大家一起吃,把扑克牌拿出来玩。

有些对聚缘河的奥秘感兴趣的少年则是穿过了大片的树林,又经过了一片去了庄稼的土地,到了聚缘河边,蹲在河边朝水里看,看水草看小鱼,重新勾画着自己的心愿。

要知道,许愿只能许一个的,这是很让人难为情的事。每个人的心愿都不会只有一个,那就要好好想想了。

贺明,小丫头还有白伶坐到了水边的一块方石头上,李先锋和令小雷、曾爱马上也过来了,方石头都快要挤不下了。

贺明从书包里掏出来香肠分给大家:“你们都不许愿吗?如果你们不许,我可是要许了!”

“明明,你先许,你许了愿望我就许!”小丫头咯咯笑着说。

“好啊,那我就先许了!”贺明站起身朝前走了两步,面对蜿蜒东流去的聚缘河水,微微的闭上了眼睛,许下了只有他自己知道的愿望:“让聚缘河保佑我不白来一回。”

贺明许完愿望。朝方石头走去:“晓敏,该你了!”

小丫头蹦跳着跑到了聚缘河边,马上就看到了一条半大地鱼,如果是平常,小丫头一定会欢呼起来的,并让贺明去抓那条鱼,不过此时的小丫头很安静,她马上就要许下对她来说很重要的愿望。

小丫头面对蜿蜒东去的聚缘河水,微微的闭上了眼睛。恬静的漂亮脸蛋儿上挂着淡淡的微笑,许下了对她来说十分重要的愿望:“祝愿贺明天天开心快乐!”

许下了这个愿望,小丫头浑身都轻松了下来,如释重负地样子朝方石头上的贺明跑了过去。咯咯笑着坐到了贺明身边:“明明,你猜我许的什么。”

贺明乐呵呵说:“我猜不出。”

小丫头笑嘻嘻说:“你猜不出我也不告诉你。”

接下来就是白伶,白伶许下的愿望是,希望她将来能考上美术学院。

李先锋许下地愿望是将来能上中专。出来当老师。

令小雷许下的愿望是希望在初中期间能和曾爱有搞对象的机会并不让人发现。

曾爱的愿望是将来能到大城市上大学。

……

少年们都许下了自己地愿望,每个人的愿望都是关于自己的,只有小丫头一个人的愿望是关于别人地,那个人在她心里比她自己都重要。

李庆河很显然也让小丫头的可爱给感染了。背着手走了过来,坐到了小丫头的身边,微笑着说:“张晓敏。你在一中地学习好吗?”

小丫头微笑看着李庆河:“还算好吧。我是我们班里地第一。全年级第二!”

李庆河很欣慰地点点头:“是个好学生。”

小丫头笑呵呵说:“李老师,你是教什么的。”

李庆河很是随和地笑脸:“我教数学。”

……

贺明听着小丫头和李庆河的对话。感觉小丫头和老师说起话来还是很得体呢,这也是小丫头聪明的地方。

贺明忽然想到,或许自己担心小丫头总也长不大是多余的了,也许很自然的,她就会变成一个很懂事的大姑娘呢!

白伶自从那次让贺明亲了,和贺明的距离反而是远了一些,很多时候都学会了回避贺明。

贺明知道,等过上一段时间就会好了,白伶是一个懂得害羞的女孩子,在她心里,亲一口是很重要的事呢。

为了这次游玩,令小雷从贺明家的商店里买了很多吃的东西,分给了曾爱不少,曾爱也很乐意的接受了。

在曾爱心里,对令小雷的印象比以前好多了。而令小雷对曾爱的感觉,也是越来越强烈。

“曾爱,我这次考了个第五,等我下次,非进前三不可。”令小雷一本正经说。

“我

你有这个能力。”曾爱说。

“我希望我们两个都能进前三。”令小雷说。

“那样最好了。”曾爱说。

李先锋朝令小雷和曾爱瞟了一眼,大声咳嗽了一声,令小雷马上不说什么了,有调没调的唱起了歌,从脚下捡起一个圆石头,顺着水流仍到了很远的地方。

一天美好的时光就这么过去了,马上要离开了,少年们才感觉到了时间过得实在是太快了,几乎是没有踌躇和停留的空隙。

少年们都上了班车,班车朝回开去,很多学生都在谈论着愿望,想知道别人的愿望是什么,可是却不想把自己的愿望告诉别人。

小丫头依旧是坐在贺明身边的,心里很踏实,就在聚缘河边,她已经许下了一个很真诚的愿望,祝愿贺明天天开心快乐。

几天之后。

中山狼和萧云霞给服装店做的广告在县电视台开始播放了,大致的镜头是这样的,中山狼和萧云霞身上穿的都是那个服装店的衣服,中山狼搂着萧云霞的肩膀很是开心的朝前走,而后齐声说:“赶时髦的男人女人,买衣服请到汇源大街红叶服装店!”

看到这种造型,贺明一家人都是哈哈大笑,欢笑之余也很佩服中山狼和萧云霞,不管怎么说都快成明星了。

就在今天,东方之歌玩具礼品店的营业额突破了500.天,张桂芬很是欣慰说:“儿子,看来你当初的决定是对的,那个玩具礼品店比二中那边的商店赚的还要多很多。”

贺明搂着张桂芬的肩膀说:“妈,我早就说了,我是对的,要是当初你把玩具礼品店转给别人了,这份钱我们就赚不到了!”

“可不是!”张桂芬现在想起来,也很是后怕。钱到了谁手里都是好东西的。

”妈,我有个新的想法。”贺明说。

“什么想法?”张桂芬笑看着贺明。

“我们地玩具礼品店旁边不是一个豆腐坊吗?如果是能把两个房子的地连在一起盖起来一个二层楼就好了,后面的住房离的也很远,我们挡不住他们!”贺明一脸憧憬说。

“你听你说地!又是买地又是盖楼。那要多大的工程啊,再说了,盖了楼做什么?”张桂芬笑着说。

“盖了楼,一楼是儿童服装玩具专卖。二楼呢,就全是礼品了,要多进一些有档次的礼品!”贺明笑着说:“到时候一楼和二楼可以重新起名字,一楼叫东方之歌儿童服装玩具专卖。二楼叫东方之歌礼品专卖!这样人们的意识上也容易分开!”

“想法是不错,可是即使能弄起来,投资也太大了。再说了。我们现在租地房子还有那个豆腐坊。人家卖不卖还是一回事呢!”张桂芬笑着说。

“等我们的实力再稍微强一点儿了可以问问。”贺明说。

现在算起来,贺明家里的两家商店还有玩具礼品店。怎么着一年都能给这个家带来十多万的收入。

在91年地时候,一年能赚上十几万已经是很不错了。

对此,贺大山和张桂芬都认为,是贺明的经营理念起到了作用。

已经是到了初冬的时节,天气更凉了一些。

中午放学地时候,贺明骑车冲下二中附近地斜坡以后,看到白伶就在不远地地方,于是很快就追了过去,轻快的叫了一声:“白伶!”

白伶微笑着朝贺明看了一眼,一对浅浅地酒窝在初冬时节的凉风中绽放:“叫我做什么?”

“肯定是想和你说话呢!”贺明笑着说。

“想和我说什么?”白伶清脆的声音。

“我发现自从那次游玩之后,我们班里学生之间的关系更亲密了一些呢!”贺明随口说。

“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你还想着呢!你以为那么一次游玩真的有那么大的作用吗?要我看,是我们班的学生更懂事了,班风好起来了就是这个样子的。”白伶有几分得意说,怎么说她都是班长,班里的班风好,她也是很光彩的。

“还有个事!”贺明说。

“说吧。”白伶心里说,恐怕叫住我就是想说这个吧。

“自从那天晚上以后,你好像就开始故意躲我了,就是那次游玩也没和我说几句话,为什么啊?”贺明笑呵呵说。

“不为什么,心里别扭。”白伶笑着说。

“那要别扭到什么时候?”贺明说。

“不知道。”

白伶咯咯笑着,加快了速度,贺明的速度随着白伶的速度变化而变化,始终跟在白伶身边。

贺明到家的时候,张桂芬已经做好了大米饭和贺明爱吃的两道菜。

看到儿子上身牛仔服敞着怀,张桂芬怜爱的说:“儿子,都是冬天了,天气冷了,记得把拉链拉上。”

贺明笑呵呵说:“没事的,妈,我就是因为不冷才没拉的。”心里说着,你儿子是练功夫的,天气才刚有点冷就怕,那成什么了?

坐下来吃饭的时候,贺明笑着说:“妈,我看大街上有些女人穿蓝色的女式套装,你也买一套吧!”

张桂芬欣慰说:“妈也看到了,是挺好看的,回头买一套去,穿在毛衣外面。”

贺明在心里很为妈妈高兴,妈妈终于是学会打扮自己了。

在贺明过去的记忆中,妈妈一般是一身衣服要穿几年,等到自己考上大学的时候,头发大半都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