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人生

173、非常仪式、灵性

明回到家的时候,贺大山和张桂芬正坐在沙发上商量了这一步,再朝后退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张桂芬也开始给贺大山拿主意,看去了李大卫的家里该怎么说合适。

张桂芬打算让贺明和贺大山一起去,她自己就不去了。如果是一家子都去了,显得那个太什么了!对此,贺大山也是同意的,感觉自己和儿子去足够了,到底能不能成就看运气了。

贺明号的是李云武酷爱功夫酷想成为功夫高手的脉,但是这个脉到现在贺大山和张桂芬是号不准的。

贺明对李云武有信心还由于这是一个非常自私非常阴毒的人,而且李大卫和刘翠英对李云武很是溺爱。

这些因素综合到一起,贺明认为,今天晚上的谈判差不多。

贺明一家人正吃饭的时候,李云武来了电话。贺明告诉李云武,等会儿就过去了。

电话里,李云武说话的口气很平静,但贺明还是从里面听出了着急的成分,李云武还是很害怕在如此关键的时候熄火的,至于他爸爸的战友周天齐,李云武才不管他死活呢!周天齐也不能给他带来功夫,该死到哪里去就死到哪里去。

李云武的身上,时刻闪烁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光芒,几乎对任何人都是这样的,包括他的亲人和他的女人。

为了这次谈判,贺大山穿上了他最好的一身衣服,但不过是相对于92年来说很传统地裤子和衬衫。对此,贺明没有什么意见,认为爸爸很有风度,是能成大事的人。

贺明只是很随便的装束,这种场合,虽然他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他只认为自己是个少年。

李大卫家豪华的客厅里,贺明、贺大山、李大卫还有李云武坐了下来,这种场合并没有刘翠英的影子。

在刚走进李大卫家的大院里的时候。贺大山就看出来了,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家,院子和三层地楼房都够气派的,到了客厅里。贺大山更是认为,这个家是用很多钱堆起来的,是钱让这个人住起来特别舒服。

虽然眼前的贺大山穿戴普通了一些,样子朴实了一些。但是李大卫并没有因此而推断贺大山是一个没有斤两地人,人不可貌相,更不能看穿戴,这个道理李大卫领会的很深刻。

以前的时候。有不少其貌不扬、穿戴古朴的人让李大卫吃惊过。李大卫也曾经想让自己变得如同是真人不露相一般,但是他做不到,他必须开着豪华地越野车。手里必须提着大哥大。否则他会很不舒服的。

他认为他没有错。他认为人就是这样的。

沉静了片刻,李大卫很随和的笑脸。很随和地口气:“大山,你是个很朴实的人。”

贺大山笑着说:“我也就是这么点水平,和你没法比啊,我想不朴实都不行。”

李大卫哈哈笑了起来:“谦虚了,太谦虚了!我一看你就是个有斤两的人。言归正传,银桥大楼一层那2500平米,一年房租15,三年一起45万,能拿动吗?”

贺大山笑着说:“肯定拿不动,我和我儿子地意思是一年一给,总之我们是不会拖欠地。”

李大卫仰头靠在了沙发上,双手交叉扶在头顶,片刻之后叹息一声:“我说你们啊,都是不知足,那2500米,我当初为了好出手,装修什么地都弄好了,那么好的顶棚,那么好地地面,租了就能营业,到头来,还是给我出难题!”

贺大山沉默片刻说:“我们的意思就是一年一给!”

李大卫的目光落到了贺大山的脸上:“一年一给太说不过去了,其实这个地方三年一给有的是人想要,如果你们不租,我明天就能轻松出手!可是我的儿子不同意啊,我的儿子是我的宝贝,我必须照顾到他,照顾到这个家,我也希望你们能理解我!”

关键的时候,李大卫也算是说了几句真情的话。

贺大山很为李大卫的话所触动,不过,在贺明的心里,李大卫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不过是他的生意经而已。

贺大山的口气还是很坚决:“就一年一给吧,总之我们不会拖欠的!”

现场陷入了沉默,许久之后,李大卫重新给贺大山发了一根软中华,自己叼了一根抽了两口,朝李云武看去:“儿子,你觉得行吗?”

“我看行!”李云武知道,爸爸是开始找台阶了。

“行就行!”李大卫哈哈笑了起来,看着贺大山说:“大山,我们也算是有缘分,我们之间的缘分是你的儿子和我的儿子带给我们的,就按照你说的,那2500平米,房租一年一

“多谢李大老板啊。”贺大山爽朗的笑声,贺明也笑了。

“谢不谢都是假的,就是这么回事。”李大卫的目光开始在贺明和李云武之间转悠:“我儿子不是马上要成了你儿子的徒弟了吗?到时候让你儿子好好指点我儿子,我这个儿子早就想学功夫了,只是我一直挡着呢!现在看来,是挡不住了。”

“没问题。”贺明说。

事情进行到这里,贺明、贺大山还有李云武可谓是皆大欢喜,李大卫却是郁闷的要死,虽然和周天齐此时还只是口头协议,但最终还是要和周天齐去解释的。闹不好,他和周天齐的战友之情就此抹杀了。

随便聊了几句之后,贺明笑着说:“云武,你既然甘心做我的徒弟,那么拜师仪式还是要举行的,我师傅收我的时候是这样,到了我收你这个徒弟,还应该是这样的!”

“那好啊。你说说,我们地仪式该是什么样子的?”李云武说。

“我拜我师傅的时候是磕过头的,泼过凉水的。”贺明笑着说:“我们之间,考虑到你比我大,双方家长都在,磕头就免了,但是鞠躬是不能免的,泼凉水是不能免的!”

按照贺明的说法,李云武端来了一大碗凉水。放到了茶几上,而后很规矩的站在了贺明地面前,连连给贺明鞠了三个躬。

在看到李云武给贺明鞠躬的时候,贺大山心里少不了有几分得意。而李大卫呢,心里有如是打翻了五味瓶的感觉。

待李云武鞠完躬,贺明把那碗凉水端了起来,泼到了李云武的头上:“云武。这碗凉水浇到了你地头上,是要告诫你,即便是有了高人一等的功夫也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

“师傅,我明白。”李云武兴奋说。

隐约之间。李云武已经跟着贺明在练功夫了,他飞起一脚踹倒到了一棵参天的杨树上,杨树轰然倒下。他伸出手来把即将倒地地杨树扶了起来。而后双手抓着粗大的杨树折成一断一断的。那么多美女在旁边看着,扭动着性感的腰姿。拍着巴掌,嘴里咿呀咿呀叫着,认为他很猛。

要离开地时候,贺明告诉李云武,

星期开始,每个星期的周四、周五早晨六点,让李云的家里去练功夫。

走在回家地路上,贺明和贺大山心里都是无比感慨,使用了非常手段,那2500平米等后天给了钱就到手了

“儿子,那2500平米就要归我们用说。

“还是以前说过地那样,分片租出去,我们只管收租金。”贺明笑着说。

“你说会有那么多人愿意租吗?”贺大山犹豫说。

“想赚钱地人多着呢!岭源县虽然不大,但也有20来万明笑着说:“我们的房子可是面相全县地!”

“还要上电视广告吗?”贺大山笑着说。

“一定要上。”贺明说。

贺明和贺大山刚走到院子里,张桂芬就从房子里跑了出来,急声说:“谈成了?”

“谈成了!”贺大山说。

“妈,我们顺利着呢!”贺明笑着说。

张桂芬脸上并没有多少欣喜,心里还是担心,因为谈成了之后马上就要给人家点钱了,足足的十五万啊!

客厅的沙发上,贺明坐在张桂芬和贺大山中间,两只胳膊搂着爸妈:“爸、妈,你们都不用担心,按照我的方法经营,那2500米会赚的!”

“只能是这样了。”张桂芬说:“希望我们这次也能有个好运气。”

“不能光靠好运气,我们也要努力!”贺大山说。

明天就是周末了,贺明打算周末带上几个朋友到县城附近的南山上去游玩。中午的时候,贺明告诉了李先锋和令小雷,两个人都很高兴。

最近学习太忙了,该是放松一下的时候。

中午放学的时候,贺明和李先锋、令小雷一起走在学校的甬路上。

一直到现在,从令小雷身边经过的人都喜欢朝令小雷的额头看一眼,也少不了有小声议论的人。

他们都觉得,这么一个少年头上出现那么一道疤是很不可思议的,这个少年是很不幸的。

感觉到别人不幸的同时,也为自己的额头没有一道疤而感到庆幸,或者是感到一种莫名其妙却很真实的幸福。

就如同是看到了别人家里发生了火灾,在感到遗憾和同情的时候,也会庆幸自己家里没发生火灾。

对于路人的眼神和议论,令小雷起先是在意的,那不是在夸他,那是同情或者嘲讽,令小雷很不喜欢这种同情,更是厌恶这种嘲讽。

不过渐渐的,令小雷习惯了,无所谓似的,别人爱怎么看就怎么看,爱说什么就说什么。

一个人不能奢求所有人都理解自己,只要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明白就行了。一个人做事的时候,可以兼顾到最亲近的人,但不能兼顾到所有的人。如果一个人彻底无私了,那不是人,是空气,是不分好坏的,是荒唐的。

“贺明,明天游玩的时候我带上曾爱。”令小雷笑着说。

“我没单独告诉曾爱,就是想让你告诉她呢!”贺明笑着说。

“那好啊,等下午的时候我告诉曾爱。”令小雷乐呵呵说。

“贺明,我也想把刘媛媛叫上。”李先锋一脸得意说。

贺明和令小雷都哈哈笑了起来,贺明说:“你想叫就叫呗!”

于是,李先锋决定,就是要叫上刘媛媛。这将是他第一次约刘媛媛到很远的地方去玩。

带着自己喜欢的人到很远的地方去玩一般是很浪漫的,不是有句话叫带着恋人远行吗?越是在沉寂的地方越能感受到彼此的温暖。

虽然南山走着就能过去,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但是李先锋认为,那也是很远的地方。

下午的时候,令小雷和李先锋都约到了自己的心上人,就等着明天的“远行”了。

晚上,小丫头到了贺明家,手里拿着书本,这个周末,她想让贺明陪她一起学习。路上的时候,贺明并没有告诉小丫头要去玩的事。

坐到沙发上,小丫头的腿颤悠几下,笑嘻嘻说:“哎呀,要是教室里能有沙发就好了!”

“是啊。”贺明朝小丫头漂亮的脸蛋儿看去,蓦然发现,小丫头仿佛是长大了一些,可爱中流露出了灵性:“晓敏,明天我们去玩啊!”

“去哪里玩?”小丫头乐呵呵看着贺明。

“去南山,好多人呢!”贺明笑着说。

“那好啊,可是……”小丫头有点难为情说:“可是我都把书本拿过来了,想要和你一起学习呢!”

“我们明天白天去玩,晚上还有后天的时候也有时间学习啊!”贺明说。

“行吧!”小丫头乐呵呵说。

马上就要升初三了,用不了多久就要考中专,小丫头不想浪费每一天学习的时间,但是和贺明一起玩小丫头是很乐意的。

从很小的时候,小丫头就喜欢上了和贺明在一起玩的感觉,随着年龄的增长,那种感觉是越来越强烈。

晚上的时候,贺明一家人还有小丫头在客厅里一起看电视。

小丫头看了一会儿就朝贺明看去,乐呵呵说:“明明,我想学习啦!你和我一起学吧!”

“好啊!”贺明很乐意说。

贺大山和张桂芬听到两个孩子要学习,说是把电视关了吧!就让两个孩子认真学习,小丫头说不用,开的声音小一点就行了。

贺明和小丫头一起到了贺明的小房间,坐到了写字台边上,客厅里的电视已经是接近无声了。

小丫头纤细的小手把书本都摊开了,拿着贺明给她的钢笔写作业:“明明,你也学习吧!”

“嗯。”贺明也随便翻开了一本书。

此时,贺明更看重重来一来的经历和综合素质的培养,要想成大事,要求的是综合实力,光靠书本上的知识是不行的,实践比书本更重要。但是,如果忽略了书本上的知识也是不可以的。

人如同是一棵树,若是想从一棵幼苗长成参天大树,需要各种营养。

“明明,我这个题不会。”小丫头把书推到了贺明面前,指头朝不会的题指了一下,清澈的目光落在贺明的脸上,等待聆听。

贺明很耐心的给小丫头讲清楚了她不会的题,小丫头有几分感激的看着贺明:“明明,你对我真好。”

“晓敏对我也真好呢!”贺明笑着说。

“我现在对你还不够好,我会对你越来越好的。”小丫头有几分神秘说。

“晓敏想要对我好到什么程度呢?”贺明看着小丫头漂亮的脸蛋儿。

“不告诉你。”小丫头心里说,等以后你就知道啦。

小丫头打算将来和贺明做很多事呢,只和贺明一个人做那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