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人生

177、朽木不可雕

时的令小雷,在贺明和李先锋做什么的时候,他都很他的生活节奏已经是和曾爱统一到了一起,完全是以学习为中心的。

自从令小雷额头落下了那一道疤痕,也再没有到高粱面的台球厅去过,对于打台球的爱好,令小雷几乎是放弃了。或许是害怕面对什么!

晚自习结束了,是在白伶这个少女的期盼中结束的。

路上,白伶骑在前面,贺明就跟在白伶不远的地方。等旁边的少年都分散开以后,贺明就会骑到白伶的身边去。

终于,路上的人越来越稀少,贺明到了白伶身边,笑呵呵说:“白伶,我发现你上晚自习的时候特别高兴,有什么喜事能说出来让我听听吗?”

白伶咯咯笑了起来:“我要是说出来还不把你个大讨厌气死了?”

“气不死,你说吧!”贺明笑呵呵说。

“班主任把你叫到办公室批了,我就高兴。”白伶的樱桃小嘴巴里还得意的哼了一声。

“你怎么知道班主任是批我了?实话和你说了吧!班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里是去恭喜我了。”贺明笑着说。

“恭喜你家的购物中心就要开业了吗?”白伶想,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毕竟那个购物中心很大呢。

“班主任恭喜我当上了东方之歌购物中心的经理啊!”贺明笑着说。

“啊……,那个购物中心你是经理?那你爸是什么?”白伶问出了和李庆河同样的问题。

贺明和白伶下了自行车。慢悠悠在黑暗中地小路上走,用心品味着彼此的呼吸。贺明把购物中心的管理模式告诉了白伶。

白伶不吃惊是不可能的。

如果说东方之歌玩具礼品店由贺明主管,白伶觉得还说的过去,毕竟那个玩具礼品店不是很大。

可是东方之歌购物中心这么大的地方,让贺明当经理,实在是有点太不可思议了。白伶一直都认为贺明是很有本事的,看来还是低估了贺明。在这个少女的心里,已经是想象不出贺明到底是厉害到什么程度了。

“你家里人就那么相信你啊?”白伶笑嘻嘻说。少女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本来是打算取笑一下贺明从而刺激到贺明。没想到又一次让这个大讨厌给刺激到了。

“那当然。”贺明笑呵呵说。

“贺明,你不是在骗我吧!”白伶嘿嘿笑着说:“小心我有机会去你们家里问你妈。”

“要不你今天晚上和我一起回家吧,你问问我妈。”贺明笑着说。

听贺明这么说,白伶这个小丫头终于是相信了。推着自行车的娇小身体蹦跳了一下,笑嘻嘻说:“贺明,你真厉害。”

“一般。”贺明笑着说:“白伶也很厉害,将来要是个大画家呢!”

“我一定能成为一个大画家地。我已经开始努力啦。”白伶轻快的声音。

贺明到家以后就把班主任李庆河的老婆想租一块25平米贺大山和张桂芬,两人都表示赞同。

虽然比租给别人一年少收2000块钱L=里面地。

贺明向来也觉得。人自私可以,但不能没有人情味儿。

第二天是在贺明一家人的憧憬和希望中到来的。

早晨练功夫的时候,李云武又一次到来了。这一次。李云武穿了一身式样和质量都很不错地灰白色运动服。看上去很有运动健将的气势。就是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

李云武的身体其实算是很强壮,但是毕竟很少锻炼。昨天蹲马步蹲地他到现在双腿还酸疼难忍。

李云武昨天回到家之后就向李大卫和刘翠英说了练功夫的痛苦,说蹲马步实在是太难受了。

李大卫听了儿子的诉苦,没有同情儿子,反而是无比恼火,用自己年轻地时候当兵拉链给儿子现身说法,希望儿子不要半途而废。

李云武嘴里嗯啊说着,心里却是无比郁闷。

李云武认为做三件事是最舒服地,吃好地喝好的,使劲儿弄漂亮地女孩子,坐下来听别人夸奖和感谢的话。

但是,为了避免被爸爸打骂,为了避免让贺明瞧不起,李云武今天早晨还是来了。

“云武,过来了?”贺明看着表说:“好像是迟到了五分钟。”

“你的表不准吧?”李云武有点不屑说。

贺明大步子到了李云武身边,很响亮的一个嘴巴子抽到了李云武脸上:“你说什么呢?”

李云武顿时就意识到,此时的贺明已经是自己的师傅了,是鞠过躬,给头上泼过凉水的,于是耷拉下了脑袋,心里还在埋怨,贺明有点太严厉了。

李云武本来以为,自己和贺明练功夫的时候,可以在嘻哈打闹,无比轻松中完成,如果是那样的,就是乐趣横生,没想到是这个这样的。

“以后你如果再迟到,迟到一分钟就是一个嘴巴子!”贺明冷声说。

“知道了。”李云武很低落的声音。

为了让李云武今天早晨蹲马步的时候有更深刻的感觉,贺明已经是准备了两块砖头,打算在李云武蹲马步的时候放到李云武的肩膀上。

如果是砖头掉下来了,那么李云武就到了挨修理的时候。

当李云武按照贺明的要求摆好蹲马步的姿势时,贺明就提着两块砖头朝他走了过去。

李云武并不知道贺明是要把这两块砖头放到他的肩膀上,还以为贺明是提着砖头练力气玩呢!

当贺明把一块砖头放到李云武的左肩膀上地时候李云武才意识到大难临头,很快的。另一块砖头到了李云武的右肩膀上。

放好两块砖以后,贺明坐到了一边,静静看着李云武。

在李云武面前,贺明不想练什么功夫!

如果这个家伙有心无心模仿自己,也是件麻烦的事。李云武练功夫是不用功,但不代表他不会琢磨。

肩膀上顶着两块砖,不到十分钟,李云武就快支撑不住了,身体晃悠了起来。左肩膀上的砖马上就要掉下来,李云武很恐慌的斜着眼睛看着那块砖,身体扭曲着,想把持住那块砖的平衡。

可是不如人意的是。左肩膀那块砖没掉下来,右肩膀上的砖却掉下来了。

砖落地地同时贺明就站起身朝李云武走去,抬腿就是一脚,绝不含糊!

吃了这一脚。李云武左肩膀上的砖顿时就滚落下来,身体朝后踉跄几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起来!”贺明说。

李云武将就着站起来,用很痛苦的眼神看着贺明,但却不说什么。他很希望贺明能读懂他的眼神。然后把录音机从家里提留出来,一边听歌一边说笑着一边练功夫。

“继续蹲马步!”贺明说。

“还要顶砖吗?别了吧!贺明。”李云武哀求说。

“看你这点出息,你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成为高手呢?”贺明不屑说。

“我也没想着成为高手。”李云武几乎是自言自语说。他本来是不想说出来地。但是当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才知道自己说出来了。

“你以前也是这么认为的?”贺明笑着说。

“以前肯定不是。不过我发现我确实不太适合练功夫。”李云武说出了此时的心里话。

经历了第一次蹲马步地痛苦之后,李云武想到了很多。

他认为。自己练功夫还是没有花钱指示会功夫的人为自己卖力来的容易。

虽然本身拥有功夫是好事,但是这个过程太***痛苦了,影响到了享受人生。

于是,李云武在心里对自己妥协了,认为人不能强迫自己成为某一方面地高手,如果在这方面没天赋的话。

“那你还打算练下去吗?你别忘了,你可是拜了师傅的,你想玩我是不是?”贺明冷声说。

“也不是,其实我是这么想地。”李云武陪着笑脸走到了贺明身边:“不如这样,我也别蹲什么马步了,等每个周四周五地早晨我过来,你随便教我一些,或者干脆什么都不教,应付过去算了!”

“应付你爸你妈?”贺明说。

“就算是吧!”李云武沉默片刻说。

虽然贺明没想着让李云武成为什么高手,但是听了他地话还是想暴揍他一顿。

这让贺明想到了那些拿了家里的钱而不好好学习,浪费生命地人。

最终,贺明把胸中的火气压抑住了,叹息说:“朽木不可雕也!”

在李云武看来,贺明是那么像大人,虽然是比自己小几岁,但仿佛是要比自己成熟很多呢!

“贺明,我看不如就按照我说的吧!如果我这就不练了,一来是枉费了你的苦心,二来在我爸那里也说不过去。”李云武有几分得意说:“如果是那样,你这个做师傅的脸上也无光啊!”

“不行。”贺明厉声说。

“为什么?”李云武说。

“不为什么。”贺明说。

贺明是这么认为的,如果是自己和李云武一起隐瞒李大卫,迟早都会露馅的。

到了那个时候,李大卫是不会怪罪他的儿子的,反而会怪罪自己这个当师傅的。

“你还是老老实实和我练功夫吧!好好蹲你的马步!等蹲过关了,我就开始传授你功夫!马步不过关,什么功夫都只是花拳绣腿而已。”贺明说。

李云武再一次开始蹲马步的时候,贺明没有给李云武肩膀上放砖,但李云武还是很不轻松,多亏是刚才和贺明理论浪费了一些时间,否则自己的痛苦就更加漫长了。

到点的时候,李云武走了,贺明想,用不了多长时间,李云武就会和他的爸爸说什么的。

但是,贺明并不担心这样会影响到自己家里那2500米。

这2500平米李大卫既然是租给了自夫的事,李大卫就不会反悔的,他也怕丢人。

李云武一瘸一拐回家了家里。

李大卫这个时候还在睡觉呢,刘翠英已经是起来准备早点了。家里没有什么佣人,只有刘翠英忙活。

“儿子,你的腿怎么成那样子了?”刘翠英上前扶住了李云武,心疼说。

“还不是蹲马步蹲的!”李云武痛苦说。

“早说了让你别练功夫,你非要练!”刘翠英叹息说。

看到妈妈这么心疼自己,李云武顿时就计从中来,很痛苦的看着刘翠英:“妈,你坐下来,我和你说点事!”

坐下来之后,李云武把他的感受和新的想法告诉了刘翠英。

李云武的意思是,他现在练功夫练的非常痛苦,认为练功夫是对他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摧残,他基本是受够了。

即便是自己学不到贺明的真本事,只要对贺明家里足够好,贺明一家人还有贺明的师傅,如果自己家用到的时候也可以用的!

刘翠英这个当妈的在心里抱怨儿子不争气的同时也觉得儿子的话很有道理。

人生在世,懂得利用别人才是最重要的。人不可能把所有技能都学到手的!只要手里有钱,有人为自己卖力就够了,这样才能活的舒坦。

“妈,你是什么意思?”李云武有些担心的看着刘翠英。

“这也是大事,当初为了能让贺明收你做徒弟,你爸把战友周天齐都得罪了,现在弄成了这个样子。”刘翠英说:“可是这种事想瞒你爸是不可能的!”

李云武痛苦说:“要是我爸打我怎么办?”

刘翠英叹息说:“有妈呢!这事我和你爸说吧!你就别管了,白天的时候你去学校吧,我和你爸说事!”

上午的时间。

银桥大楼的三道卷闸都拉了起来,里面摆放了桌椅,桌子上放着东方之歌购物中心的简介还有协议。

贺大山和张桂芬坐在椅子上,等待有人签约。

中山狼和几个零时找的发传单的人在外面忙活着。

没多长时间,银桥大楼前就挤了很多人,其中不少人手里都拿着传单。已经有不少人走进了一层开阔的空间,说笑着,展望着,指手画脚。

东方之歌购物中心主张的经营模式,对岭源县来说,绝对是新鲜事物。

很多人都在想,这个购物中心开起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呢?这么大的面积,那么多卖东西的,一定是非常红火。

“你打算租地方做生意吗?”

“倒是想租一块儿,这么大的地方,等开起来了逛的人一定多。”

“哎……,可惜我对做生意很不通,等开起来了我就过来逛,看看热闹。”

“以后有需要的东西就到这里面来买了。”

听着人们的议论,贺大山是满心的欢喜,有人上前来问,贺大山就很有耐心的给大家讲解,贺大山觉得自己以前从来没这么风光过。

如此热闹的氛围之中,张桂芬还是少不了有些担心。张桂芬认为,什么都是假的!只有人们交钱租地方才是真的!

看热闹的人是不少,可是到现在一块儿地方还没租出去呢!就是贺明说的,想做生意的师母还没来呢!

不过有人问到张桂芬的时候,张桂芬也是面带微笑给人解说。

就在贺大山和张桂芬忙的都不可开交的时候,一个略微有些胖的中年女人挤到了桌子前面,露着笑脸说:“你们就是贺明的爸妈吧?”

“是啊!”贺大山和张桂芬说。

中年女人说,她就是贺明的班主任李庆河的老婆赵天枝。顿时,贺大山和张桂芬就更热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