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人生

203、得罪大姐大,超级个性

当贺明和小丫头刚出了前门,就看到一个穿了一身迷彩的女孩子骑着山地车冲了过来。

骑山地车的女孩子贺明是认识的,叫肖菲,刚升高二。

肖菲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长长的头发喜欢偏搭在肩膀上,略微显圆的漂亮脸蛋儿上时常是不可一世的神情。

肖菲的个头是很高的,和小丫头相当,身体很是丰满,流露出无尽的野性……

说野性一点都不夸张,在贺明过去的记忆中,肖菲可是一中的大姐,认识很多人。

“看什么看,找修啊?”肖菲朝贺明白了一眼,并不知道这个小子就是中考全县第一,是来一中报道的。

“说什么呢?”贺明随口来了一句。

如果是在过去的记忆中,让肖菲说了一句,贺明是不会和肖菲理论的。

如果是理论了,把肖菲说的不高兴了,那么晚上下自习的时候就可能被一群人围住,挨揍是肯定的。

肖菲的爸爸是县城工商银行的行长,就是学校的大小领导都很给肖菲面子,当然也包括新调来的校长石大田。

如此一来,即便是肖菲惹了事,基本上都是没事。

很多让肖菲修理了的男孩子或者是女孩子们,一般都选择忍气吞声,没什么斤两的人对肖菲这个女孩子都是敬而远之,没人愿意闲的没事给自己找麻烦。

那么贺明今天接了肖菲一句,会是什么样的呢?

肖菲顿时就翻了,捏闸的同时就下了山地车,朝贺明走了过来,美丽的杏仁大眼里流露出冰冷的光芒。很不客气推了贺明一把:“小玩意儿,找死啊!”

过去地记忆中,贺明几乎没和肖菲有过什么瓜葛,很多人让肖菲修过,但是贺明却没有。

很显然的,眼下的情形就很紧迫了。贺明要么不声不响和小丫头赶紧走,要么就会和肖菲产生矛盾。

但是,不管怎么说,贺明都不想选择逃避,既然碰上了就是缘分啊!

“我说你这个丫头有病是不是。大白天的你推我做什么,想耍流氓啊?”贺明切了一声。

“你……”肖菲甩手一个嘴巴子就朝贺明抽了过来。

贺明伸手的瞬间就捏住了肖菲的手腕儿,稍微用上了一些力气。弄得肖菲挺疼地。

肖菲的脸上流露出痛苦的神情,杏仁大眼里满是怨念,就像在说,你知道我是谁吗?嘴里发出犀利的声音:“松开我!”

贺明松开了肖菲:“以后对人客气点儿,别动不动就这么野蛮,我刚才只是看了你一眼,你就成这样了!”

渐渐的,旁边多了几个看热闹地人,肖菲不屑一笑:“你不是一中的吧?”心里说。如果你是一中的。一定知道得罪我地后果。

“已经是了,刚来的。”贺明笑着说。

“你是高一新生?”肖菲心里发笑。修不死你!

“是。”贺明说。

“好的。我记住你了!”肖菲冷眼看着贺明,嘴角扭动了一下。跨上山地车走了。

贺明和小丫头继续朝前走。

旁边有两个人在议论。

“刚才那个男孩子不是贺明吗?这次中考全县第一!”

“是啊,真是倒霉,刚到一中就得罪大姐了!以后没好日子过了!”

“是啊,真***倒霉!”了,心里对贺明担心着呢。

“明明,你听到那两个男孩子说什么了吗?他们说你得罪大姐了!刚才那个女孩子是不是很厉害啊?”小丫头疑惑说。

“应该是吧,不过没什么。”贺明说。

“我以前见过她几次,不过我不认识她。”小丫头更担心了。

“没什么的,晓敏。”贺明说。

小丫头虽然是一中里出来的,但是她平常也不惹事,也不和乱七八糟的人来往,对于肖菲这个大姐,小丫头脑海里几乎没什么概念。

就是贺明,此时对肖菲的秉性也不是很了解,只是知道她很厉害而已,对于这次之后自己会和肖菲发生什么,贺明心里并没有谱。

吃过了饭,贺明和小丫头一起到了一中,晚自习马上就要开始了。

贺明到了126班,小丫头到了128班。

贺明到的时候,几乎所有学生都在了,李先锋朝贺明喊了一声:“贺明,过来!”

贺明并没有坐到李先锋身边,只是朝李先锋笑了笑,就走到马伟光身边坐了下来,李先锋心里那个郁闷,不知道贺明这小子是搞什么呢!

马伟光是一个略微有些胖地男孩子,圆圆地脸,扁鼻子,短头发,个头比贺明低上一些。

过去的那个高中时代,贺明一直都是和马伟光同桌,包括重新分班以后。

所以,对马伟光这个男孩子,贺明地印象很深。

过去地记忆中,马伟光是个有强迫症的男孩子,高一地时候就已经很严重了,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初中还是小学,贺明没有问过马伟光。

因为当时的情况,班里所有的学生包括任课老师对于马伟光的毛病都是回避的,只是背地里说笑的时候经常提起,说是马伟光没事老是抽筋,所以渐渐的,马伟光就得了个外号叫抽筋。

作为马伟光的同桌,贺明是知道马伟光的痛苦的,当时马伟光总是在心里发誓,说他连续快速挤眼睛10次,以后就像正常人一样眨眼,但是他做不到。

而且马伟光的强迫症时常发生转移。或者是快速挤眼睛,或者是猛的点头,或者是身不由己“嗯”地叫一声。

总之的总之,好多时候都太让人汗颜了。

过去的记忆中,高中毕业之后,马伟光是带着强迫症上了师范大学。后面就没什么联系了。

除了强迫症之外,马伟光是个很开朗的男孩子,心眼也不错。但由于强迫症,当人们对马伟光的不可理喻的行为了解清楚后,就不愿意和他交朋友了。

从而导致马伟光在高中地时候没有任何真正的朋友。他曾经试图去追的女孩子汪欣荣,反而成了对马伟光伤害最大的女孩子……

这一次,贺明决定把马伟光的强迫症给纠正过来。

马伟光是城西地家。贺明想,马伟光的爸妈一定是带他到医院去看过了,医生呢,应该是束手无策,所以他只能是一直持续下来。

如此一来,要想把马伟光的强迫症纠正过来,就是很有难度地事了。

不过想起来也是很有意思的,贺明不自觉的笑了。马伟光看到贺明的笑脸,右眼睛连续眨动的瞬间左眼睛居然是没动。在贺明看来。这实在是太神奇了,强迫症创造出来的神奇。为什么是这样呢。真是不容易理解。

“你好啊,全县第一。”马伟光乐呵呵说。

“可别这么说。我也是一不小心碰上的。”贺明笑着说。

“太谦虚了,小学考初中是全县第一,初中考高中也是全县第一,都是碰的啊?我怎么就一次没碰到呢?”说着,马伟光的头猛地点了一下,就像是谁从头顶上用力推了他一把。

当下里,贺明并没有问马伟光你地头怎么了,刚才眼睛又怎么了,打算等稍微熟悉点儿了再说,防止马伟光对他有抵触心理。

马上就是上自习的时间了,班里还是乱得很,教室地最后面一排传来了流行音乐地声音,是王承昊的小录音机发出来地。

“大家都安静一下啊,太乱了!”汪欣荣起身喊了一句。

学生们都感觉很奇怪,她不是什么班长,喊什么呢,根本没人理会,继续说。

王承昊的小录音机很显然是快没电了,快带不动磁带了,发出了低沉而搞怪的声音,就像是一个人吃饭的时候噎住了。

汪欣荣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是长得特别像男孩子,头发不长不短,穿衣服也喜欢穿偏男性的,这也成了她的特色,由于胸不是很大,从而导致,从远远的地方看她,很多不认识她的人分不出来她是男的还是女的。

对于汪欣荣刚才喊的那一声,贺明是很理解的。

因为过去的记忆中,这个班的班长就是汪欣荣,当时的情况,汪欣荣的考分是最高的,只不过这次让自己给取代了。

如此一来,估计汪欣荣是当不上班长了。

终于,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班主任刘贵兴手里拿着班里的花名册走了进来。

刘贵兴是一中用高工资从市里请来的老师,教物理。

这是一个高个子的老师,长长的脸,高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近视镜,穿衣服总是那么讲究,走路和说话都很斯文,讲课的声音很小。

贺明过去的记忆中,刘贵兴是个很懦弱的老师,教书不错,但是让他当班主任绝对是大错特错。

贺明并不知道,刘贵兴当班主任是一中对他的抬举还是他主动请缨的。总之,过去的记忆中,这是一个很糟糕的班主任。

那么这一次呢?刘贵兴能把他班主任的角色扮演到什么程度,贺明也不是很清楚。

刘贵兴很喜欢学习好的学生,所以过去那一次,当下里就点汪欣荣当班长了,这次贺明的分数高过了汪欣荣,是响当当的全县第一。

贺明想,班长非自己莫属。

刘贵兴很斯文的微笑,不是很大的声音:“大家安静下来!我想同学们在报道的时候都见到我了,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我叫刘贵兴!”

说着,抓起粉笔把自己地名字写了上去。是那种很清秀的软绵绵的字体,他写字的方式绝对不会担心粉笔在手里断掉,因为他认为,如果是写字那么粗鲁,是很没有修养的表现。

“让我高兴的是,这次中考全县第一地贺明同学分到了我们班。让我们大家鼓掌为贺明同学表示祝贺!”刘贵兴带头鼓起了掌,大家的巴掌都拍打了起来,中间夹杂着议论的声音。

贺明发现,汪欣荣看自己的目光很不正常,那分明就是一种敌视。

是的。这个女孩子有点小肚鸡肠地,而且瞧不起那些学习不如她的人和家境很不好的人。

过去地高中时代,汪欣荣这个班长当的很不成功。没起到班长的作用,也没给大家带来过什么好处。

学生们都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刘贵兴微笑着说:“现在我就指定贺明同学为我们班的班长。”

大家欢迎的掌声刚平息下来之后,汪欣荣就快速的站起身:“老师,我请求做我们班的团支书!”

刘贵兴很欣慰的笑脸:“好吧!汪欣荣,你也是个好学生,就做团支书吧!”

如此一来,班里地两个重要角色就都有了人选,其余地就是学习委员、体育委员等等一些角色了。

刘贵兴把这个责任交给了贺明和汪欣荣。谁想当什么就到贺明那里去登记。到时候商量决定。

快下第一节晚自习的时候,刘贵兴出去了。让大家相互认识一下。

马伟光猛地点了一下头。眼巴巴看着贺明:“给我一个什么委员吧!”

贺明庆幸地是,马伟光在看他的时候眼睛并没有做出什么搞怪地动作。微笑着说:“先把你登记下来,到时候再说。”

“你一定记得我。”马伟光的双眼猛的眨了一下。

“可以。”贺明说。

李先锋从地下捡了个粉笔头朝贺明扔了过去,很准的打到了贺明的头上,贺明扭头朝粉笔头飞来的方向看去,看到李先锋正嘿嘿的笑呢。

贺明瞪了李先锋一眼,心里说,折腾个鸟呢,不想当体育委员了是不是?

终于,第一节晚自习下了,有不少想当班委的学生都围到了贺明身边,寒暄着,说着自己的想法。

汪欣荣的身边反而很冷落,忍不住喊了一声:“大家也可以到我这里来登记!”但是并没有多少学生甩她。

汪欣荣生气的把手里的圆珠笔重重摔到了桌子上,本来是想着用圆珠笔登记人名的!

贺明看到围过来的人太多,轻声咳嗽说:“大家都到团支书那里去登记,我这里就登记这么多了!”

于是,学生们朝汪欣荣跑了过去,贺明终于脱身,把登记的几个人名装进了兜里,和李先锋一起出去了。

“先锋,你小子也不登记,什么都不想当啊!”贺明笑着说。

“没兴趣,我的目的就是考大学,其他的什么我都不稀罕!”李先锋朝贺明猛推了一把:“你小子可真够意思,居然不和我同桌,太让我伤心了!”

“我以前对你不好吗?”贺明笑着说。

“当然好了。”李先锋发自内心说。

“同样的,以后我们还会是最好的朋友,同桌不同桌其实不重要,我只是想换一种方式而已,总是我们同桌多没意思。”贺明说。

“随你吧。”李先锋不怎么生气了。

“给你个体育委员干不干?”贺明笑着说。

“你要是给,我就干!”李先锋笑嘻嘻说。

“那就是你了!”贺明说。

晚自习的时候,贺明和汪欣荣带着各自登记的名单朝刘贵兴的办公室走去,汪欣荣扭动着小腰,很是不以为然说:“贺明,你登记了几个?”

“等会儿你就看到了。”贺明说。

“可惜啊,我中考的时候没发挥好。”汪欣荣感慨了一声。

“是吗?要是你发挥好了是什么样子?”贺明笑着说。

“你应该能想到的。”汪欣荣说。

“那以后有的是发挥的机会,你发挥给我看看。”贺明乐呵呵说。

汪欣荣听出来了,贺明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她也没把贺明放在眼里,立志要超过贺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