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人生

245、欢喜的,痛苦的

此时,也是小丫头最心焦的时候,她和贺明都是理科,她是多么想和贺明分到同一个班里去,要知道,她现在可是贺明的对象。

晚自习的时候,高一理科4个班的分班情况都下发到了各个班级,学生们都看清楚了,唏嘘不已。

贺明、小丫头、李先锋还有汪欣荣、常冬冰到了一个班,还是126班,王承昊和赵丽芳到了一个班,127班,刘媛媛也在这个班,马伟光到了128班,和杜名刚是一个班的。

看到自己和小丫头分到了一个班里,贺明的欣喜可想而之。

小学的时候自己和小丫头是一个班的,初中的三年不在一个学校,到现在,就在小丫头成了自己的对象之后,又和小丫头到一个班了。

这绝对是一种缘分!

小丫头看到自己和贺明到了一个班,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擦了擦再去看,还是那样的,没有变!

小丫头咯咯笑的时候眼里满是泪花,那是一种渗透全身的幸福,真想大喊大叫一顿,但周围全都是人。

贺明现在不是别人,是她的对象,是她的那个人。

李先锋虽然没能和刘媛媛分到一个班,但他全然不在意这个,只要能继续和贺明在一个班他就高兴。

汪欣荣也蛮是欣喜,和贺明在一个班里,毫无疑问,团支书的位置就保住了,看来自己还真有当官的命了,起码团支书还能稳稳的做两年,真是高兴。

王承昊虽然是和他的对象赵丽芳分到了一个班,但王承昊心里是很痛苦的,他用猛甩了一下头发来抒发他的痛苦,心里真是***太难受了。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

王承昊心里还是喜欢汪欣荣,如此一来,要想见到汪欣荣可是没有在一个班里的时候方便了。

马伟光觉得自己地命很苦。就在昨天晚上,马伟光还认为,他一定会和贺明在一个班的,最好还是同桌。

他认为。任何变动都不可能改变这个结局,因为原来就是那个样子的,但却是变了。

“贺明,真他妈地,我们两个不在一个班了。”马伟光很是遗憾的说。

“那有什么,不是还在一个学校吗?你有事找我很方便的。”贺明笑着说。

“那你还会一直当我是好朋友吗?”马伟光害怕他和贺明的关系会渐渐生疏下去。

“当然会了。”贺明说。

下了晚自习,贺明和马伟光一起朝车棚走地时候,小丫头快跑了过来,喊了一声:“明明!”

贺明回过头去。笑看着让不远处的灯光映衬着的很是多姿的小丫头:“晓敏,我们两个到一个班了。”

“是啊!”小丫头心里说,明明对象,你知道吗?我真高兴,我都快高兴死了!生活真是美好啊!

走到车棚里,马伟光忽然笑着说:“贺明,我以后也叫你明明吧。我觉得这么叫很好听。”

“别啊,你以后还是叫我贺明好。”贺明说。

“好吧。”马伟光意识到了什么。

如果是小丫头或者是王东子还有那些和那些石头村的人叫贺明叫明明。贺明听着是非常舒服的。

要是其他的人叫,听起来就有点不自在了,包括白伶。

当然了,白伶这个聪明的丫头也没那么叫过贺明,就是贺明喜欢。白伶还觉得那么叫腻歪呢!

第二天排座位的时候。贺明和李先锋又成了同桌,小丫头坐到了贺明身后。

这次排座位地时候。刘贵兴说,学校里有新规定,那就是,男女生可以自由组合同桌,这么做不是为了给大家搞对象创造机会,而是为了学习交流方便。

虽然是有了这个规定,但贺明还有没和小丫头到一桌去,小丫头心里很满足,很自觉的坐到了贺明的后面。

李先锋心里不好意思着呢,认为自己把小丫头的位置给抢了。

殊不知,就是他不坐到贺明身边,贺明也不会和小丫头坐到一起的,贺明感觉,在这里要稍微低调一些。

两个星期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上了高二,很多学生的目标就更明确了,那就是考大学,学习氛围比高一地时候浓烈了很多。

有些学生课间的时候也不愿意出去,就坐在教室里学习,如果遇到了难题想不清楚,恼火地学生也是有的,认为难题挡住了自己的路,挡了自己的前途。

期间,贺明和小丫头在班里的关系看上去很正常,就是普通同学地关系,没有任何亲昵地动作和言语。

贺明没想到小丫头会做得这么好,还担心这个可爱的丫头会经常跟自己黏糊呢,看来小丫头真是长大了,很多事不用他操心也能做好。

在这方面,小丫头地想法和贺明差不多。

但是每每晚自习的时候,小丫头也会情不自禁朝贺明的背影看一眼,那对她来说是多么熟悉的背影啊!

朝贺明的背影望去的时候,小丫头就会在心里说,明明,你做什么题呢!看你认真的样子。

那种踏实的感觉让小丫头很开心。

中午放学了,学生们走出了教室,很多人的脚步都很匆忙,赶紧吃了饭休息一会儿就到教室来学习。

快出教室的时候,贺明听到了很腻歪的一声。

“团支书大人,中午打算吃什么?”

是常冬冰对汪欣荣说的。

汪欣荣给常冬冰回了一句,还没想好呢,到食堂再说。

虽说汪欣荣是个官迷,但就在刚才,常冬冰忽然窜到她身后来了那么一句,也让汪欣荣心里很不舒服,关键是常冬冰的口气太搞怪了。

朝前走的时候,李先锋和汪欣荣走在贺明身边,而小丫头已经跑去打饭了。

王承昊和赵丽芳并肩在贺明身后不远的地方走着,看到汪欣荣在贺明身边,王承昊忽然之间加快了步子朝贺明的方向跑去,喊了一声:“丽芳,快点儿!”

赵丽芳早就喜欢上了王承昊,虽说是和王承昊一起吃饭的时候不愿意掏钱,但还是很听王承昊的话的,于是也跟着王承昊一起朝前跑。

“贺明,回家啊!”王承昊朝贺明的肩膀拍了一把,忍不住朝汪欣荣也瞟了一眼。

而此时,赵丽芳也到了王承昊的身边,她比王承昊矮出来不少,圆圆的脸蛋儿上挂着幸福的微笑。

王承昊喜欢汪欣荣,赵丽芳并不是很清楚。

赵丽芳感觉王承昊是喜欢她的,对她也很照顾,尤其是一起吃饭的时候,她想吃什么就会给她买什么。

就如同是食物链一般的,就在贺明几个一起朝前走的时候,常冬冰就在后面不远的地方。

常冬冰早就看出来了王承昊的用心,认为他是在故意腻歪汪欣荣呢!

于是,打算用一种很极端的方式对王承昊进行报复,那就是夺走王承昊最喜欢的东西。

王承昊最喜欢的东西还在高一的时候就让常冬冰很厌恶了,常冬冰曾经在心里说过了无数次真***!

贺明到家的时候,张桂芬正给桌子上端饭菜呢,贺大山坐在沙发上想事情。

看到贺明回来了,贺大山笑着说:“儿子,分座位的时候和晓敏到一起了吗?”

贺明坐到贺大山身边,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晓敏坐到我后面了。”

贺大山一脸凝重看着贺明:“凡事要以学习为主。”

贺明笑着说:“知道的。”

吃饭的时候,贺大山说,再过上两天就开始集体收购物中心商户的房租了,等房租收上来了就把购物中心那2500平米买下来,整整的90万啊,买了这250平米,自己家里的钱就不多了。

如果是把100多万都存在银行里,贺大山和张桂芬心里都是很爽的,但一下子花出去90多万,即便是有购物中心那2500平米在那里摆着,心里也是怪怪的感觉,到了关键的时候,真是有点舍不得。

大方向已经是决定了,贺大山和张桂芬都没有毁牌的意思,买就买了。

只希望今后能让自己家里有更多的存款,钱捏在手里的感觉真是不错。

下午一点多,王承昊就到了教室里,手很自然的朝桌堂里一摸,小录音机不在了。

王承昊仔细想了想,到底是放到哪里去了?不记得拿回宿舍去了啊?

于是,王承昊把头探进了桌堂里去找,还是没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