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人生

252、意乱、处理

每天额定两章,每多50张月票加更一章,大家多多支持。

刘贵兴在班里转了一圈儿,临出门的时候喊了常冬冰一声。常冬冰赶紧起身跑了出去。

贺明知道刘贵兴是找常冬冰做什么,但并不是很担心,他已经告诉了常冬冰,如果老师问到了怎么说。

对此,常冬冰是没有任何意见的,他也不想让班主任知道他偷东西的事。

刘贵兴的办公室里,他是把常冬冰当劳模对待的,很热情的让他坐下了,但并没有给常冬冰水喝。

刘贵兴笑着说:“常冬冰,我听说你这段时间里每天都和当天的值日组一起值日?”

常冬冰乐呵呵:“是啊!”

刘贵兴笑着说:“你是怎么想的?”

常冬冰一本正经说:“我觉得劳动很光荣呢,我爸我妈都是爱劳动的人,我和我妹妹都爱劳动。”

刘贵兴很不解的说:“那你高一的时候怎么不这么做?”

常冬冰反应也够快的:“我是最近才意识到我应该这么做的!”

刘贵兴咳嗽了一声:“那么老师现在就告诉你,你没必要这么做,以后还是该你值日的时候你就值日,不该你值日的时候你就早点回去吃饭,然后把时间用在学习上,听到了吗?”

常冬冰顿时就感觉大难临头,他是很不想值日,可他如果不值日下去,那不是活腻歪了吗?贺明会修死他的!

“听到了。”常冬冰低落的声音:“可……可我还是想一直值日下去!”

刘贵兴这个向来都很有修养的老师也让常冬冰没道理的执拗给惹恼了,可又不能继续说下去。继续说就是怂恿学生不劳动了。心里说,真是有病,嘴里说:“你先回去吧,记得抓紧时间学习,现在都已经是高二了!”

常冬冰说了一声知道了,就出了刘贵兴的办公室。浑身都轻松了下来,如同是躲过了一场劫难。

按照人之常情,刘贵兴怎么琢磨都不对劲儿,他活到这么大,当过学生,现在也做老师这么多年了。还没遇到过这种事。

终于,刘贵兴的思维到了贺明身上,嘴角挂上了笑,这件事一定跟贺明有关。

于是,刘贵兴很快就把贺明叫到了办公室。

常冬冰看着贺明走了出去,心又沉了下来,不知道贺明到刘贵兴地办公室之后,又会发生什么。

自己当初为什么就拿了王承昊地小录音机呢。真是手贱!

刘贵兴的办公室里,他让贺明坐了下来。很热情的给贺明倒了一杯茶水,在他心里,是把贺明这个学生当好朋友的。

坐下来之后,刘贵兴笑着说:“贺明,老师问你一件事。希望你能如实说。否则,你就是瞧不起老师。”

刘贵兴的话让贺明很为难。看得出,刘贵兴是动了真心了,看来只能是告诉他了,只希望他能理解就好。

于是,当刘贵兴问起常冬冰整天值日的事时,贺明把该说地都说了,刘贵兴感觉无比震惊。

没想到常冬冰这个小子居然是偷了人家那么贵重的东西!

“真是个混蛋!”刘贵兴愤然说。

“老师,你也别生气,我想常冬冰会改造好的,就让他一直劳动下去吧。”贺明说。

“好吧……好吧!老师真没想到是这个样子的!”刘贵兴叹息说:“贺明,你说我还有必要再找常冬冰谈谈吗?”

“我觉得没必要了,当然,如果老师还想找他,也可以找。”贺明说。

刘贵兴看出来,贺明是不想让他找常冬冰了,于是也不决定找了!希望长久的劳动能让常冬冰改正过来。

贺明采取这种方式教训常冬冰是有道理的,长时间地重复同一种劳动,会让常冬冰时常想起来,他为什么就受到了惩罚,从而在心里提醒自己,偷盗是可耻的。

几天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学生们在紧张学习之中享受着本有的乐趣,苦是苦了点儿,但却是有目标的。当然了,在紧张的学习中享受浪漫的人也是不少。

又是一天,吃过中午饭,贺明感觉有些累,就躺到了小**,想睡上一会儿。

白伶有点想贺明了,吃过饭之后就走了出来,没一会儿就到了贺明家门口,看到门开着就走了进去。

张桂芬在院子里呢,白伶问了一句,知道贺明在家呢,就朝房子里走去。

此时贺明已经处在了半梦半醒之间,也没听到白伶和张桂芬说话的声音。

白伶在客厅里看不到贺明,迈着小步子朝贺明地小房间走去,嘴角挂着甜甜的微笑,因为她已经想清楚了,在未来地日子里怎么面对贺明,所以她此时的微笑是甜美的。

走进贺明的小房间,看到贺明叉着腿躺在小**,一只手刚好放到了两腿中间,捂住了要害。

白伶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心里认为贺明睡觉的姿势真丑!

也地确,贺明那个怕是鸟飞了地姿势却不是太好看,但却很让他舒服。

“贺明。”白伶甜甜的叫了一声。

贺明听到了白伶地声音,以为是在做梦,很真切的梦,于是贺明更不愿意醒来。“贺明。”白伶又甜甜的叫了一声,声音比刚才大了一些。

这哪里是梦,分明是白伶来了!

贺明一咕隆爬起来,看着白伶可爱的样子:“你来了?”

白伶坐到了写字台边的椅子上,微笑看着贺明:“过来看看你个大讨厌做什么呢!”

白伶的突然出现让贺明睡意全无了,贺明跑到厨房里,拿来了饮料。笑看着白伶:“这些日子里挺想你的。”

白伶心里说。我也挺想你的,嘴里说:“我有什么好想地?”

贺明笑着说:“就是想你。”

白伶心里说,慢慢想去吧,嘴里说:“不许你想我!”

贺明坐到了白伶身边,想把白伶搂在怀里,但看出来白伶此时绝对是没那个意思。于是也没有贸然行事。

要知道,此时自己和白伶地关系不比以前了,稍微的不留神就会导致白伶的进一步远离,那绝对不是贺明想要的结果。

“贺明,最近学习顺利吗?”白伶没有去看贺明,清脆的声音。

“还行吧。我说……你还是叫我大讨厌吧,我爱听。”贺明说。

“不想叫了,我以后还是叫你贺明吧。”白伶情不自禁流露出了伤感。

贺明沉默了片刻:“你在二中过得好吗?”

白伶笑着说:“过得挺好的。”心里说,就是忍不住会想到你个大讨厌。

贺明和白伶聊了很多,都是一些鸡毛蒜皮地事,贺明又听到了白伶甜甜的笑声,看到了白伶醉人的酒窝。

贺明很满足,白伶也很满足。因为白伶也看到了贺明的样子。

白伶出去的时候,贺明把白伶送了出去。一直看到白伶的背影消失才回头。

贺明又一次对自己说,一定要让白伶成了自己地对象。

这么好的女孩子,只可以做我贺明的对象,绝对不是别人的!

前方的路还有多远,贺明也不知道。

又是几天过去了。这几天里。一中教导处一直在商量王承昊和赵丽芳的事。

一直到现在,可以说王承昊和赵丽芳是一中最明显的搞对象的一对儿。简直就是无视学校地纪律。

最终,副校长和教导主任达成了一致,那就是把王承昊和赵丽芳狠狠训斥一顿,然后宣布对他们的处理决定。

按照李格显地意思,本来是要把他们开除的,但副校长不是这么想的,认为这两个学生学习还都算可以,将来很有可能考上大学的,不如给他们一次机会。

于是,就在今天上午课间的时候,教导处地干事把刘贵兴和赵丽芳地班主任都叫到了教导处,宣布了要对王承昊和赵丽芳进行处理的决定。

对此,赵丽芳地班主任没什么意见,因为他也多次和赵丽芳说过,但不管用,早就恼火了。

而刘贵兴却是认为这么做很不妥,这样会严重打击王承昊和赵丽芳的积极性。

不过,最终并没能扭转学校的意思。

很快的,王承昊和赵丽芳都被叫到了教导处,乖乖的站到了李格显面前,此时副校长已经回避了。

“王承昊,赵丽芳!知道为什么把你们两个叫过来吗?”李格显说。

“不知道。”王承昊说。

有王承昊在,赵丽芳并不是很害怕,认为王承昊会保住她的,在她的心里,王承昊很能的,一中哪个男孩子都不能跟王承昊比。

“还装糊涂,你们两个的搞对象的行为严重破坏了校风,而且经过班主任的多次批评仍然不知道改正,学校决定对你们进行处理!”李格显很恼火的声音。

顿时,王承昊和赵丽芳都害怕起来。

但王承昊并没有去狡辩,说他和赵丽芳不是搞对象。

赵丽芳哀求了李格显一会儿,别处理她和王承昊,还说如果非要处理就处理她吧,别处理王承昊了。

王承昊很为赵丽芳的话所感动,在心里说,真是一个知道体贴人的好女孩子。

但赵丽芳毕竟没有孟姜女有本事,她的眼泪没有让李格显坚强的心倒下,倒是让李格显觉得学校的政策就是强大。

“学校不把你们两个开除,主要是考虑到你们两个的学习成绩都还可以,将来可能考上大学,你们就别得寸进尺了!”李格显说。

下午的时候,学校对王承昊和赵丽芳的处理结果就有两张大白纸贴了出来,白纸黑字在光天化日之下很是惹眼。

大概的意思就是,王承昊和赵丽芳违反校纪,擅自搞对象,造成了恶劣的影响,每个人记过一次,如果屡教不改就开除学籍。

处理结果贴出来之后,很快就吸引了很多人,众人议论纷纷。

“呀……是不是那个冬天喜欢穿衬衣的小子啊?”

“就是他,还有几个王承昊,那女的就是那个小个子小圆脸的!”

“记了过,材料是不是要夹到档案里?”

“好像是的。”

“不是吧,好像到了关键的时候就抽出来了吧?”就面临了很大的压力。

赵丽芳痛哭了一场,王承昊的情绪也低落了很多。

当天下午,放学的时候,贺明快走到车棚了,忽然听到了王承昊的叫声。

王承昊跑起来步子还是那么潇洒,但叫声却有些凄厉,如同是一只受了伤的野狼。

“贺明,你说***这是什么事。”王承昊郁闷说。

“你自己惹出来的事。”贺明无奈说。

“我真操***李格显!”王承昊愤然说。

“走吧,别乱说了,到我家去吧。”贺明说。

路上,贺明骑车带着王承昊,王承昊一直在说着学校的不是,贺明只是听着,没和王承昊说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