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人生

274、特殊场面

八怪团的八个头目在一中接近2000名师生面前道歉之后,一中校长石大田和教导主任李格显又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引来了片片掌声。

尤其是李格显,在这种漏*点人心的时刻,几乎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把话说的很满,立志要当好教导主任,对内管理好学生,对外领导护校队,保护好学校师生的安全,绝对不让全体师生受了委屈。

作为这次抓住八怪团的人,也作为学校护校队的队长,学校领导安排贺明在全校师生面前发言。

虽说这次大会来的很仓促,大会之前,学校领导也没说让自己发言,但贺明心里是早有准备的。

即便是不想说什么,可在这种场合,一旦学校领导点了自己的名字,不说也是不可能的。

就在八怪团的几个头目给全体师生道歉的时候,贺明已经在想自己该说什么了。

听到李格显说的“现在请一中护校队队长贺明同学讲话”的时候,贺明就穿过队列,朝主席台走去。

旁边的很多人都把目光投到了贺明身上,议论纷纷。

“贺明学习好,身手也不错。”

“是啊,我也听说贺明很能打,你说是不是他一个人就把八怪团那几个人都放展了。”

“有可能。”“怎么可能呢?一个人最多对付两个吧?”

“你怎么知道?”

“我就知道。好汉也怕三道手!”

“去你地吧!你没见过功夫高手一个打一堆的时候吧!”

“电视上见过,平常身边还真没见过!”个时候贺明是不会去辩解什么,更不会去解释什么,完全没必要。

小丫头和李先锋也听到了很多议论。

小丫头时不时就会朝驳斥一个打一堆的人看一眼,心里说,你们知道什么啊?我对象可是功夫高手。

李先锋更是气不过有些人的发言,觉得他们应该像大多数人一样夸奖贺明才对,而不是存在那么多疑问。

很快的。李先锋就开始跟大家一起议论了。

“你们知道个屁!别说是那么八个王八小子了,就是十六个,贺明也能轻松放展了!”李先锋冷飕飕的声音。

“不是吧!”

“怎么不是?”

贺明开始讲话了,会场的秩序安静了很多。但还是有很多激动异常的人在小声议论,嗡嗡的一片。

对此,贺明并没有去制止。

“大家好!作为我们学校的护校队长,在这里,我只想说一句话。那就是,我会当好这个护校队长地,谢谢大家!”

贺明朝几个学校领导点了点头就朝主席台下走去。

几个学校领导都很吃惊,本来以为贺明很能说的,在这么露脸的场合会洋洋洒洒说很多,没想到就说了一句话!

贺明是这么想的,大家都等着吃饭去呢,说多了就是浪费。八怪团地几个家伙脸上的伤就能说明问题了。

既然贺明这么节省时间,几个学校领导也不好意思长篇大论下去了,大会终于散去了。

小丫头、李先锋还有汪欣荣、王承昊马上就朝贺明跑了过来,嘻嘻哈哈的。都要到贺明家去吃饭。

可是贺明说马上还有事,改天好好请大家。

几人都明白了,贺明可能是想借这个机会,趁热打铁继续修理八怪团!

“还要打吗?我和你一起上!”李先锋兴奋说。

“不打了!没什么了。”贺明说。

“真可惜,我错过了。”李先锋有些失落说。手痒的厉害。

八怪团的几个家伙一直在一边耷拉着脑袋等着贺明。从他们身边经过地学生有些就直接开骂了。

“操你们几个傻逼的妈!”

“什么东西!”

“该死的!”

还有几个学生给八怪团的几个人丢石头,他们只能是闪避。却不敢像以前那么嚣张,冲上去劈头盖脸的修理。

贺明朝八怪团的几个人走去:“你们几个先散吧,该给哪里去就去哪里,沈北北,你跟我走!”

“好吧!”沈北北怏怏的声音。

其他几个八怪团的人都飞快地逃出一中了,沈北北跟在贺明后面,慢悠悠朝车棚走去。

贺明推上山地车走出了校门,沈北北跟在贺明身边。

沈北北的心一直在嗓子眼悬着呢,低声说:“贺明,你要带我到哪里!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还想怎么样?”

贺明瞟了沈北北一眼:“嘴硬是不是?什么***杀人不过头点地,头点地之后把头当球踢的时候你还没见过吧!实话告诉你,我就是这种人!你头掉了不行,我还要继续修理你掉下来地头!”

沈北北心里冰凉冰凉的!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你狠!今天如果死在你手里了,我也认了!可是你如果把我弄死了,我妈……”沈北北哽咽了:“我妈会把你告到公安局的!”

“现在想到你妈了?那么长时间以来,你这个当儿子的有没有想过你妈为你操了多少心!”贺明冷声说。

“我知道,我以后会做个好儿子!”沈北北哽咽着说。

“你还不到20呢。以后地路还长着呢!应该做点该做地。”贺明说。

“你今天不是要弄死我吗?”沈北北说。

“那就看你的造化了!”贺明挥了挥胳膊:“上车!”

沈北北虎背熊腰地身体坐到了前梁上,贺明的山地车飞快的朝前骑去,沈北北吸了吸鼻子说:“贺明,你骑车的技术不错!”

贺明笑着说:“感觉到我骑车水平也比你高了?”

沈北北笑着说:“你很多方面都比我好,就说打人,也是我不能比的!”沈北北心里说,我以前还不知道,原来人可以这么打。

“贺明!等等我!”身后传来了肖菲的喊声。

贺明正在一路找肖菲呢,以为肖菲是到了自己前面,没想到这个长腿大美女还在后面呢!赶紧停下了。一条腿支住了地。

“肖菲,把你的大哥大借给我用一下!”贺明说。

肖菲把大哥大递给了贺明:“你也应该买一个大哥大了!”

贺明笑着说:“到现在还没这个打算呢!”说着就带着肖菲地大哥大到了一个很隐蔽的地方。

沈北北顿时又担心起来,不知道贺明是给谁打电话,这么隐蔽!

是给公安局还是给他的朋友们。等自己到了贺明家,会有警车开过去吗?或者会有几辆面包车开过去吗?面包车上下来很多人,人手里一根木头棒子,把自己砸死,然后挖个坑埋了?

“妈呀……”沈北北痛苦的叫了一声。

“叫谁呢?”肖菲不屑说:“你身边就我一个。我可不是你妈!”

“没……没叫你!”沈北北低声说。

“瞧你地熊样子,你以为岭源县数你厉害啊!你如果再不老实,就弄死你!”肖菲冷声说。

此时,肖菲的面孔完全就是一个美女杀手的面孔,那股霸气和冷飕飕的感觉,没人会怀疑她敢一刀子把人给捅死。

贺明其实是给家里去了个电话,告诉张桂芬,等会儿带着一个满头是伤的小子到家里。让妈妈别担心,也让妈妈告诉师傅别担心,而后把大概是怎么回事说清楚了。

贺明知道,自己半路上来了这么一出。会把沈北北吓坏地,这也是贺明想要的结果。

肖菲要和贺明一起回家去,贺明不让,惹得肖菲满不高兴的,说以后再也不理贺明了。

当然了。贺明不相信。连肖菲自己都不相信。

自己这次在抓八怪团的时候输给了贺明,还没接受贺明的惩罚呢。当时可是有约定的。

肖菲不知道,贺明将会怎么惩罚自己。

上次自己企图把贺明当马骑,结果让他的那个家伙给捅了一下,如果不是裤子挡住了,后果不堪设想。

这次贺明总不会把自己当马骑吧,如果是那样,裤子可能就挡不住了!

如果贺明那么做,肖菲相信,她会挣扎的,她会用她地生命捍卫她的身体,即便是贺明,也休想赚到她的半点便宜。

想到真切的地方,肖菲满脑子地悲凉,都快成一个女英雄了!

为了捍卫自己的身体不被捅破,冲啊!

贺明家的院子里,贺明和沈北北进来了!张桂芬和孙学功都在院子里。

刚才张桂芬已经把事情的大概和孙学功说了,孙学功很佩服自己的徒弟,认为他做地对。

在孙学功看来,功夫地作用之一就是铲除恶霸!

当然了,沈北北不会想到,这个老人就是贺明的师傅,是一个功夫高手!

到了贺明家上房地客厅里,沈北北感觉贺明家很大气很漂亮,耷拉着脑袋站在那里,也不敢坐。

“坐啊!”贺明笑着喊了一声。

沈北北双腿弯曲坐到了沙发上,那个动作十分不自然。

贺明在沈北北身边坐了下来,递给沈北北一根烟:“放心吧,今天不会打你了!关键看你以后怎么做,就是把你打死也没用的,反而是伤了你妈的心,你还不到20呢!”

“我知道,再说了,我也不想死,我还要好好活着呢!”沈北北低声说。

“既然想好好活着,那就要选择个适合生存的方式啊,你以前的想法,其实时刻都在死亡的边缘徘徊,弄不好就让人晚上用闷棍砸死了!”贺明说:“比你厉害的人多了,就是你手下那个小屁组织,其实连狗屎都比不上。”

“你说的对。”沈北北不是很大的声音。

贺明的手朝沈北北的头摸去,沈北北吓了一哆嗦,以为贺明是要修理他,头偏到了一边,又让贺明扶正了。

“你的脖颈子也不是很硬啊,看来还是能改正过来的。”贺明心里说,你***知道吗?在我过去的记忆中,你***是坐监牢的玩意儿,你和你们全家都烧高香去吧!要好好感谢老子的!

很快的,沈北北和贺明、张桂芬还有孙学功坐下来一起吃饭。

吃饭的时候,沈北北非常拘谨,起先的时候,筷子捏在手里,几乎是什么都不敢夹,还是在张桂芬的热情下,沈北北才放松了一些,但还是拘谨。

张桂芬给沈北北夹了一口菜,叹息说:“孩子,你还小呢,可要走正路!邪路是走不到头的!”

沈北北很是感动,觉得贺明的妈妈是个善良的女人,也不觉得贺明有多残忍了,是他自己不好。

回想起来,自己的妈妈何尝也不是个善良的女人?

同时,自己的妈妈也是个苦命的女人,可是这么多年来,自己却是个不孝的儿子。

想到了这些,沈北北掉下了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