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人生

282、阴与晴的交替

肖菲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些三五成群站在那里看答案的学生们,很想赶紧凑过去,把他们手里的答案抢过来,看看自己对了多少。

但是,肖菲没那么做,只是迈着慢悠悠的步子在学校的甬路上走着,像是在欣赏什么。

“肖菲,你才来啊,快去领答案啊!”

“你也不着急。”

“谁说我不着急了?”

经过和肖菲关系不错的一个女孩子一说,肖菲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了,朝那个女孩子冲了过去,把女孩子娇小的身体搂在了怀里,一只手和女孩子一起抓着答案,看了起来。

“肖菲,你去领答案啊,那边呢!你看老师过来了。”女孩子本来是在看数学答案,肖菲却要先看物理,女孩子心里快着急死了。

肖菲也觉得和人合着看答案很不爽,顿时就朝老师看去,见老师怀里抱着一落本本,想必那就是答案了,于是朝老师跑了过去。

“老师,快给我一本!”肖菲甜甜的声音。

“给你,快去对吧!”老师笑着说。

肖菲拿到一本属于自己的答案,心跳骤然之间加快,好想马上就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仔细看一看,算算自己能考多少分。

贺明呢?第二节课都下了啊!这个家伙怎么还没来找自己呢?

当肖菲有些生气的抓着答案朝高中部教学楼走去的时候,看到贺明面带微笑跑过来了。

“贺明,你真是的!也不管我!”肖菲埋怨说。

“这不是来找你了吗?刚才给一个学生讲题耽误了两分钟!我第一节课下了的时候就过来找你了,没见到你。”贺明在肖菲身边停了下来,目光落到肖菲漂亮的脸上:“怎么样,看答案了,考得好吗?”

“刚才用别人的答案看了几道,我自己的刚拿上。”肖菲晃了晃手里的答案书:“还没看呢!你和我一起看啊!”

“我和你一起看,也看不了多长时间,马上就又上课了。”贺明从肖菲手里拿过答案。翻开了。

肖菲刚朝答案看了一眼,目光马上就移开了:“真讨厌!算了!干脆现在不看了,等中午你去我家。我们两个一起看,答案你先拿着吧!”

说着,肖菲就跑走了,答案留在了贺明手里。

贺明有些茫然的看着肖菲地背影,很无奈的笑了,没想到肖菲这个狂野的丫头到了关键地时候这么拘谨。

她一定是非常想看,就在那里憋着呢!

要是自己,到了这么关键的时候,一定是憋不住!

贺明把答案翻开了。仔细欣赏着肖菲她们这一届的高考试卷还有那些答案,心里说,有多少人的命运都寄托在上面。

这个时候,贺明听到了一个女孩子痛哭的声音,还有几个人安慰的声音。

“我完蛋了!好多题都做错了!怎么会这样呢?”

“别哭了。已经是这样了,也许你考的会比你想象中好。”

“好不了了,都错了。”

“没事的,分数不是还没下来吗?”好多!”

“我也错了几个,当时看起来挺简单的,我以为我都对了呢!”

“你错了几个!”

“数学选择题错了4个,物理就错多了。还有……,考高分没戏了,只要能上专科线,我就满意了!”处走动的几乎都是高三的学生,可谓是几家欢乐几家愁,看了答案觉得自己考得不错地自然是眉开眼笑,考的不行的不是愁眉苦脸。就是哭起来了。

还有一些人认为自己已经毕业。这个学校已经管不着自己了,嘴里叼着一根烟大摇大摆抽着。

但是。若看到了李格显,还是会把烟藏到身后的,公然叫板的还是没几个!

贺明慢步朝高中部教学楼走着,思绪飞到了过去的记忆中。在过去的记忆中,当自己那一届的学生高考完是什么样子地呢?好像也是这个样子的,大家手里拿着答案,满是焦虑的一道一道的看着,心里权衡着。

看到莫能两口地地方,心里就会产生无尽的幻想,多么希望判卷老师能高抬贵手,在这些地方放自己一马。

当贺明到教室的时候,上课铃就响了,但老师并没有马上进来。

小丫头用钢笔帽点了点贺明的后背,贺明朝小丫头扭头看去,小声说:“晓敏,怎么了?”

“明明,你刚才去做什么了?”小丫头笑嘻嘻说。

“去看肖菲了,看她考的好吗。”贺明说。

“肖菲考得怎么样?”小丫头也很希望肖菲能取得好成绩,考上她梦寐以求地警察学院。

“答案她还没怎么看呢,把答案给我了!”贺明说。

“在哪呢?”小丫头急声说。

当贺明伸手到桌堂里去摸答案地时候,答案已经在李先锋手里了。

李先锋刚听到贺明说“把答案给我了。”手就朝贺明的桌堂里摸去。

贺明笑看着李先锋,朝李先锋地头抹了一把:“把答案拿过来!”

李先锋嬉皮笑脸说:“让我先看看。”

贺明一把将答案抢过来:“你看个屁呢!说着就把答案给小丫头了。”

就在贺明几个瞎折腾的时候,化学老师已经是登上了讲台。虽说贺明几个闹出了不小的动静,但由于都是好学生,向来喜欢对着学生们唠叨的化学老师也没说什么,只是软绵绵来了一句:“安静了,现在开始上课。”

一直到今天,贺明这个年级的期末考试试卷已经判出来了,但成绩还在登统之中,等今天晚上就差不多出来了。

又是课间的时候,好多学生都围到小丫头身边看这届高考的答案。主要是看考了什么题,看自己会不会。

其中最积极的就是李先锋、汪欣荣还有王然了。

“高考题也不是很难啊,这几道题我做也没问题!”李先锋有些不屑的笑着说。

“是啊。比我想象中要简单。”汪欣荣笑嘻嘻说。

“不知道等我们明年考的时候,题难不难,我可怕碰到像竞赛一样地题了。”小丫头有些担心说。

“应该不会吧。”王然的声音小到让别人几乎听不到。

此时,王然心里的阴影还是很大地。

瞎闹腾了一次,差点儿就让学校开除了,多亏了贺明,要是自己真让学校开除了,只有一死了之了!

虽说学校里不让老师们传扬发生的事,但消息还是走漏了一些。

已经有一些学生知道了王然做的丑事。知道的人还在逐渐增多。

王然走在路上的时候也看到过一些人对她指手画脚,也听到了一些很难听的议论,但王然已经不在乎那些了。

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自己毕竟还是一中的学生,等明年还有参加高考的机会呢!

王然的心里有了忍辱负重地感觉。这种感觉让她学习更用功了,晚上睡得更晚了,早上起得更早了。

王然把学习重点放到了贺明说的范围之中,对很多以前买的课外辅导书已经淡漠了,有时候真是痛恨那些书的存在。

本来是对学生起不到什么好作用,可为什么还冠冕堂皇放在新华书店里卖呢!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只是为了钱吗……王然以一个受害者的身份,想到了很多本来不该她想到地问题。

中午的时候,当贺明推着山地车刚出了校门。就看到了在不远的地方等候的肖菲。

贺明和肖菲一起朝前骑。

“你不是回家了吗?我还说直接到你家去找你呢?”贺明笑着说。

“我回去了一会儿,然后又出来了。”肖菲乐呵呵说。

“坐立不安了吧?”贺明笑看着肖菲。“你才坐立不安了呢!我是谁啊?遇到这么点破事就沉不住气了吗?你再说小心我踹你!”肖菲狠狠白了贺明一眼。

“好了,是我坐立不安了,不是你!”贺明赶紧说。

肖菲的嘴角挂上了微笑。顿时就加快了速度,贺明也跟了上去,感觉肖菲骑着山地车的样子就像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女骑士。

肖菲家。

贺明和肖菲一家人吃过饭之后,肖菲的爸妈都出去了。

本来肖永生和老婆是想和女儿一起看答案呢,看一看女儿考地怎么样。但是肖菲不让。说是你们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我和贺明看答案。等你们回来的时候我们就把分估出来了。

女儿的娇气和任性,肖永生和老婆早就习惯了,正是他们把肖菲从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养到了这么大,也是他们地宠爱让肖菲成了今天的样子。

对于这个女儿,肖永生和老婆还是很骄傲的,感觉自己的女儿漂亮、大方、聪明。

至于女儿有很多社会上的朋友,经常修理人,肖永生和老婆早就知道地,说过几次没用,干脆不说了……

肖菲地房间里,贺明和肖菲坐了下来。

贺明抓起一个很大的苹果,刚要吃一口,苹果却让肖菲抢走了。

“你怎么回事啊,我吃个苹果你还给我抢走了。”贺明笑着说。

“你吃那个小地,这个大的是我专门挑的,我要吃。”说着,肖菲就朝大苹果咬了一口。

贺明心里发笑,你可真是搞怪,于是抓起一个小点的苹果吃了起来。

肖菲的目光落到了答案上,舔了舔嘴唇,把答案打开了,和贺明一起看。

“这道题你当时到底怎么做的……”

“好像是和答案差不多,但结果不一样。”

“那是做到什么地方错了?”

“好像是到第三步的时候。你说这道题会扣完我吗?”

“应该不会的,都有步骤分的!”

“你确定吗?”

“应该是地!”

“那这道题满分是15分,应该给我8分的!”

“就是!”

肖菲的想法开始朝好地方向靠拢。认为这8分的步骤分自己是会拿到的,于是继续朝下看。

过去的记忆中,贺明在研究生的时候是参加过高考阅卷的,也用自己手里的笔决定过很多人的命运。

对这些,贺明是很清楚的,阅高考卷地很多人,还是非常仁慈的,能给分的地方就会给分。

对于很多学生担心的,会不会判错了或者加错了分。可以说,几乎不可能发生,几率太小了。

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肖菲地五门分数终于是估出来了,加到一起是535分!

“不错。按照前两年的情况,提前批的警察学院,只要你的分数过了本科线,体检合格,就能上!”

“贺明,你说我可能考到550分以上吗?比如说我的作文再高一些,那几道莫能两口的题步骤分再多一些!”

“非常有可能的!”贺明笑着说。

于是肖菲开始幻想,分数下来了。自己考了550多分,那该是多么美好啊!

很快的,肖菲地想法又到了相反的方向,如果那几道莫能两口的题根本就没给自己步骤分。而且还有其他几个地方出了小错误,那么一来,自己只考了480多分,连本科线都没上!

如果是那样该怎么办呢?

看到肖菲的脸色难看了起来,贺明就知道肖菲是想到坏处去了。

就在贺明刚要说什么地时候。肖菲一下子搂住了贺明。头钻到了贺明的怀里,丰满的身体来回扭动着。

肖菲突然之间的举动把贺明都吓坏了。可是贺明并没有其他选择,只能是享受那份柔软。

真的是非常柔软。

“哎呀,贺明,你说我如果连500分也考不到,可怎么办呢?丢死人了!”肖菲有些痛苦地声音。

“不会地,我保证,你能考到530分以上!”贺明说。

肖菲对贺明还是十分信任的,听贺明这么说,顿时又精神起来,思维又跳跃到了好地方向上。

也就在这个时候,肖菲意识到自己钻到贺明怀里很不应该,挣扎的时候猛的推了贺明一把。

贺明连人带椅子差点都翻了,没想到肖菲会用这么大力气。

“真是神经病。”贺明略微有些生气说。

“你才是神经病呢,谁让你刚才搂我了?真不要脸!”肖菲揪住了贺明的一小撮头发,拽了拽。

“是你主动钻到我怀里的啊!”贺明说。

“我钻到你怀里,你就搂我啊?要是一只大黑狗钻到你怀里,你也搂吗?”肖菲切了一声。

“要是我喜欢这只狗,我就搂。”贺明呵呵笑了起来,感觉这话怎么就这么别扭呢!

肖菲也感觉到了,绕来绕去,好像自己成了大黑狗了。

于是,肖菲的两只手又动了起来,在贺明身上连连打了几下,娇滴滴的朝贺明喊:“总之啊,你以后别赚我的便宜,我不是你的晓敏,也不是你的白伶。”

“知道了,别闹了,我该走了,等会儿上课了。”贺明说。“好啊!我也要睡一会儿了,昨天晚上都没睡好。”肖菲有些委屈说。

“行了,好好想想到底报哪所学校,马上就开始报自愿了。”贺明说。

“嗯,知道了。”肖菲说:“等报自愿的时候,你也帮我参谋一下。”

“没问题。”贺明说。

贺明走了,肖菲爬到了**,翻来覆去的翻滚,心情在好与坏之间变换,以前她还没受过这么大的折磨。

肖菲以前总认为,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自己都能很潇洒的面对,没想到这次,把自己陷进去了。

该死的等待,等待是那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