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人生

296、全新的激动的期盼

前些日子,元旦已经过去了。

这次元旦,贺明把VCD功放设备搬到了教室里,全班学生狠狠的乐呵了一场,包括学校的几个领导。

教导主任李格显给贺明班里的学生来了一段戏曲,到那个时候贺明才知道,李格显的嗓子很不错,原来严肃的不讨好的人一旦可爱起来,也是很有渲染力的。

新的一天。

今天天气不错,万里无云,也没一点风,但却是很冷,就是人们说的干冷。

中午吃过了饭,贺明坐在茶几旁边抽烟,电话响了起来。

此时的贺明,最想接到的就是大长腿肖菲的电话。

自从肖菲到南云刑警学院之后,已经给了贺明四五个电话了,第一次给贺明电话,是大长腿到南云刑警学院才一个星期的时候。

在电话里,这个开朗的大美女哭得稀里哗啦的,还跟贺明说,给她家里人电话的时候都没哭,就是给贺明电话的时候很想哭。

真是很怀念在一起玩,在一起使坏的日子,真是很想早点见到贺明。

那一次,贺明一直在听肖菲说话,充当了忠实听众的角色,而脑海里闪现的却是大长腿窈窕丰满的样子,丰满的胸部,颤悠颤悠的大长腿。

肖菲表现出来的那种独特的性感,是很多女孩子都没有的。

这一次,贺明刚接起了电话,肖菲就大叫了起来:“小弟,是你吗?”

贺明哈哈笑了起来:“哪有你这样的?对方还没有开口,你就叫小弟,要是我爸或者我师傅接的呢!”

肖菲哈哈笑了起来,很甜美很狂放的笑声。

“怎么样。肖菲,在那边过的好吗?”贺明低沉的声音。

“还行,除了上课,每天训练地时间很多,擒拿、格斗!我想我现在修理你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了!”肖菲得意说。

“那好啊,等你回来了,我们比划一下。”贺明笑着说。

“马上就放寒假了,放了寒假我就能见到你了。”肖菲忽然又伤感了起来。

“好啊。到时候一起玩儿。”贺明说。

放下了电话,贺明的脑海中浮现了他第一次见到肖菲的时候……,好多回忆,真是美好,但回忆都是过去的事,只存在于人的心里。

“贺明,你在吗?”院子里传来了白伶甜甜的声音。

“在呢!”贺明站起身朝外走去。

到了院子里,贺明看到了一蹦一跳的白伶,这个女孩子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呢?

“瞧把你美的。走路都不会了。”贺明笑着说。

白伶又是一跳,如果幅度再大点就扑到贺明怀里了:“我就是美着呢,你刚才做什么呢?”

“玩儿呢!”贺明说。

“没学习吗?”白伶说。

“这些天一直在努力学习。中午地时候当然要休闲一下,快进来吧。”贺明说。

白伶是因为昨天晚上做梦梦到了贺明,今天中午才过来的。

当然了,在梦里,贺明和白伶没做什么好事。

梦里是一个很温馨的卧室,里面只有贺明和白伶两个人,两个人在围着几个小菜喝啤酒。

白伶喝醉了,然后很主动的抱住了贺明,而贺明呢,就更过分了。居然是一下子把白伶抱了起来,扔到了**。

这一次梦,让白伶把第一次给了贺明,那么疼那么刺激。

梦醒之后,白伶心里很古怪的一种感觉。那种古怪的感觉马上就转变成了恼怒,认为在梦里,贺明赚了她的便宜。

这一次来,白伶就是来跟贺明算账的,同时看看。贺明在做什么呢。

刚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白伶就娇滴滴地哼了一声。

贺明品白伶这个很认真的女孩子也是很有心得的,听到白伶哼了一声。贺明就知道,白伶想跟他发脾气了。

于是,贺明坐到了白伶身边,故意闻了闻白伶身上地味道:“你刚才哼什么呢?”

白伶斜了贺明一眼:“你管我哼什么呢?大讨厌!”

贺明笑着说:“问一下都不行啊!”

白伶生气说:“都怨你!”

顿时,贺明就大吃一惊,最近自己也没对白伶做什么啊?怎么就怨上了呢?

贺明愕然说:“白伶,出什么事了?”

白伶哼了一声:“也没出什么事,就是觉得你太讨厌了,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讨厌的男孩子,所以今天中午专门过来跟你算账来了!”

白伶并没有说,在我的梦里,你弄了我,把我弄的好疼,把我弄的好舒服,把我弄的就要死掉了。

贺明站起身,乐呵呵朝自己的小房间走去:“原来怨恨是没有理由的!”

白伶也起身跟了上去,接近贺明的时候,实在忍不住,踢了贺明一脚,本来以为贺明会回头抓她的,乐呵呵闪到了一边。

贺明并没有回头,进了小房间之后坐到了**,马上又躺下了。当白伶走进来,看到地是躺在**的贺明。

白伶坐到了椅子上,朝贺明耷拉的脚踢了一下:“贺明,我平常可努力了,就是不知道你努力吗?”

贺明故意说:“我一直在努力着搞对象呢!”

白伶又哼了一声:“你就不学好吧!连什么最重要都不知道!”

贺明直起身说:“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想拿全国理科状元呢!说着又躺下了!”

白伶也幻想起来,贺明真的能拿全国理科状元吗?如果真的做到了,那可是轰动全国地事。

想起来就让人开心,白伶几乎是不自觉说:“如果你真能做到就好了!我情愿让我的分低一些,你高一些!”

多么善良的女孩子,贺明很为白伶的话所感动。

当然了,贺明地心里此时有一个无比美妙地想法。如果自己地想法能实现,那美好的程度就更深刻了一些。

贺明干脆坐到了**,一脸凝重看着白伶:“白伶,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你能答应!”

白伶思考地样子,美女思考的样子是那么动人:“如果你是想赚我的便宜,那干脆不用说了,我不会同意的!”

贺明笑着说:“不是赚你地便宜!”

白伶微笑着说:“你说吧。”心里还是很担心的。害怕贺明又想亲她的酒窝了,或者是想摸她了。

贺明说:“如果我考了全国理科状元,你就做我的对象,好吗?”

白伶大吃一惊,真没想到贺明在这个时候,以这么一个理由,提出这样一个要求来,几乎是让白伶措手不及。

是拒绝呢还是答应呢?如果拒绝了,会让贺明考全国理科状元的积极性减少吗?如果是答应了。也太便宜贺明这个小子了吧,居然是有了两个对象,真是的!

白伶权衡了很长时间。最终还是看着贺明的眼睛说:“大讨厌,我答应了!你要知道,让我做对象很不容易的,你要是全国第一才行!”

贺明也看着白伶的眼睛说:“我努力!”

话语之间,贺明就活跃起来,下床要抱住白伶,白伶很轻巧地跑到了门口,搞怪的表情,搞怪的口气:“大讨厌,你想做什么?”

贺明笑嘻嘻说:“提前庆贺一下啊。让我抱抱你!”

白伶很认真地说:“不能提前庆贺,万一你考不到全国第一,那不是白庆贺了吗?”

贺明那是相当的无语。

贺明也不知道,假如自己考不了全国第一,只是考了全国第二。是不是就永远得不到白伶这个对象了。

重新坐下来之后,贺明镇定了很多,而白伶的心里多了一个梦,一个患得患失的梦。

最终,白伶给自己的解释是。管他呢。如果这个大讨厌真得了全国第一,自己就成全他了。做他的对象。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明天就是期末考试了。

今天,贺明周围很多学生情绪都有点不正常,很多学生都想在这次考试中找到高考的感觉。

中午的时候,贺明要回家的时候叫上了王然。

王然知道贺明是想鼓励她,但没有拒绝,凭心说,王然很想得到贺明地鼓励和安慰,每次听到贺明鼓励她的话,她对学习就更有信心了。

路上,贺明骑车带着王然,王然感觉自己很幸福,也想到,小丫头是个幸福的女孩子,有贺明这么好的对象。

“贺明,你对晓敏好吗?”王然笑着说。

“好啊,晓敏对我也很好。”贺明说。

“我将来找对象也要找你这样的。”王然又觉得自己地话很不合适:“当然了,不是找你,我配不上你的。”

贺明哈哈笑着说:“不用解释,我听得懂,我会把你一直当好朋友的。”

王然带着哭腔说:“谢谢你,贺明!如果……如果没有你,我现在早就让一中开除了!”

贺明笑着说:“别多想了,都是过去的事了!”

在贺明家吃过饭之后,贺明和王然到了小房间。、

坐下来之后,王然给贺明说了很多关于自己理想的话。

王然将来想成为一名优秀地主治医师,用自己地医术去帮助很多人。

从很小的时候,王然就认为医生是个高尚地职业。贺明看着王然那是很漂亮的脸,很认真的说:“王然,你一定能做到的!”

王然乐呵呵说:“我会全力以赴!”

贺明说:“对这次期末考试,紧张吗?”

王然微笑着说:“不紧张,我会从容的面对。”

贺明说:“那就好,我相信你是个优秀的女孩子!”

王然无奈的笑着说:“贺明,你说地是真心话吗?”

贺明点头说:“是的!”

两天半在学生们的紧张中过去了。期末考试结束了。

但是,这一次,贺明这一届还要补课!要一直上到快过年的时候。

中午的时候,贺明和小丫头一起回家。

小丫头感叹了一声:“真讨厌,刚考试完,晚自习还要上!”

贺明朝小丫头飘逸的长发吹了一口气,但这一口气并没有吹出麻花辫子来,不会法术。让贺明感觉到无比遗憾。

小丫头朝贺明的手拧了一把:“讨厌,你刚才是不是吹我了?”

贺明笑着说:“吹了一下。下午的时候好好玩儿啊!”

小丫头当然知道,贺明嘴里地好好玩儿是什么意思!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跟贺明那个过了,他一定早就想了!

“下午我不跟你玩儿。”小丫头娇声说。

“为什么?”贺明说。

“我来事了!”小丫头说。

“你一定在骗我。”贺明笑着说。

“没骗你,真来事了。”小丫头说。

贺明少不了有些失落,理论上,小丫头这个时候还不是来事的时候呢!难道是这一次提前了吗?

于是,贺明决定回去后检查一下,看小丫头是不是来事了!

吃过饭之后。贺大山、张桂芬还有孙学功都出去了,孙学功这个老人早就喜欢上了在县城里遛弯儿。

天气冷点也没什么,他是不畏惧寒冷的!

贺明到了小房间里。本来以为小丫头会跟上来,但是小丫头却坐在沙发上没过去,两条美腿并得紧紧的,两只手放在腿上,很是乖巧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呢!

“晓敏,过来啊!”贺明笑着说。

“不过去。”小丫头的头偏到了一边。

贺明重新回到小丫头身边,一把将小丫头抱了起来。

小丫头轻声尖叫:“呀!明明,你弄疼我的胳膊了!”

到了小房间里,贺明把小丫头平放到了**。然后半压着小丫头的身体,朝小丫头的脸亲了一口

“让我检查一下!”贺明笑着说。

“真讨厌,不让检查!”小丫头说。非检查不可!”当贺明地手捏住小丫头的腰带的时候,小丫头咯咯笑了起来:“算啦!弄吧!没来事!”

于是,贺明把小丫头地衣服脱光了。

呈现在眼前的是小丫头洁白而柔嫩的身体。很快的,贺明也把自己的衣服脱光了。

这一次,小丫头用嘴巴给贺明弄过之后,很完美的演绎了一次女上位。

经过了贺明的几次调教,此时。小丫头的女上位已经很可以了。而且小丫头是那么的投

漏*点之后,贺明和小丫头**相拥。讨论的却是考试成绩。

“明明,这次你还是理科第一,对吗?”小丫头甜甜地声音。

“对的。”贺明抚摸着小丫头的**。

“你说王然这次怎么样?”小丫头说。

“应该有进步,到底能考到什么程度很难说!”贺明说。

“我希望王然能取得好成绩。”小丫头朝贺明的下身弹了一下,认为这个大东西很神奇,总是让她那么愉快。

晚上自习的时候,刘贵兴依然坐在教室里判卷子。

但是这次,王然却一直在认真地看书,没有把注意力集中到刘贵兴的身上。

或许,这也是王然的一种进步,这种进步,让王然更沉稳了,也更坦荡了。

此时,对刘贵兴的动作最关注的无非是汪欣然这个女孩子,想象之中,刘贵兴一直都在判她地卷子,她选择题都对了,填空题也都对了。

马上觉得不现实,选择题……就错一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