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人生

305、另类抉择,另类人生

陪贺明玩儿了两天,小丫头要回家去了,等报自愿的时候再来,贺明送小丫头到等班车的地方。

这一次,贺明和小丫头是走着过去的。

小丫头微笑着说:“明明,答应了做你的对象之后,这两天白伶就没到你家里去过。”

贺明笑着说:“是啊,没去过,估计白伶还在不好意思呢!”

小丫头依然是动人的微笑:“明明,你相信吗?我能完全接受白伶。”

贺明很是感动:“我相信,我相信我的小丫头会做的最好。”

小丫头嗯了一声:“但是有一点,你不能抛弃我!”

贺明点头说:“永远都不会。”

班车开走了,贺明很快就回家去了,贺明感觉,白伶今天会去找他。

让贺明没想到的是,当他到家的时候,白伶正坐在客厅里跟妈妈聊天呢!

看到贺明回来了,张桂芬和白伶都微笑着朝贺明看去,贺明笑看着白伶说:“过来了?”

“是呀,来找你玩儿!”白伶乐呵呵说。贺明在白伶身边坐了下来:“这两天都做什么了?”

白伶感叹说:“没做什么,每天都在幻想上了大学之后的生活。”

张桂芬很是怜爱的看着贺明:“儿子,你们两个玩儿吧,妈先出去一会儿。”

贺明没想到,面对白伶,妈妈对自己这么好,转变这么大,心里说。妈,谢谢你对我的爱,对我的包容。

张桂芬出去了,客厅里只有贺明和白伶两个了。

贺明把娇小的白伶搂在怀里。笑着说:“宝贝儿,你刚才跟我妈都说什么了,看你们两个聊的很高兴啊!”

白伶叹息一声说:“我一直都在说我对你的喜欢,希望她也能让喜欢晓敏一样喜欢我!”

贺明心里是一种酸酸地感觉,很慢的语速:“那我妈是怎么说的。“

白伶动情的说:“你妈说我和晓敏都是好女孩子,她会像喜欢晓敏一样喜欢我!”

贺明把白伶娇小地身体抱了起来。到了小房间里,把白伶放到了**。

坐到了小**,白伶就紧张了起来:“贺明,你不许跟我那样!”

贺明笑着说:“现在不会的,等你愿意的时候,不过亲亲总可以吧!”说着,贺明就朝白伶漂亮的瓜子脸蛋儿连连亲了三口,有一口亲到了白伶的酒窝上。此时的小白伶也是异常地兴奋,也亲了贺明两口:“大讨厌。我真是没想到,我这个有点认真有点偏执的女孩子,最终是做了你的小老婆!”

贺明笑着说:“怎么就是小老婆了!”

白伶娇滴滴哼了一声:“我是你的第二个对象,不是你的小老婆是什么?”

贺明哈哈笑着说:“在我心里,你和晓敏是等高的,如果不是我非常喜欢你,我也不会非要你做我的对象的,所以啊,你和晓敏都是我的大老婆!”

贺明和白伶开始了长长地拥吻,贺明的手。摸到了白伶那对软绵绵的兔子。

闻着白伶身上少女特有的芳香,感受着那细腻的肌肤。

几天的时间过去了,马上就该是报考自愿的时候了。

这几天里,一中的校长石大田接到了清华和北大来的好几个电话,都是想让贺明报考他们的学校。

石大田也联系过了贺明,贺明地说法一直都是还没想好。石大田不知道贺明到底在搞什么,于是通知贺明今天去办公室里找他。

上午的时间,贺明到了石大田的办公室里。教导主任李格显也在。

看到贺明,李格显赶紧招呼贺明坐下了,还给贺明倒了一杯热腾腾的茶水!

石大田满脸堆着笑说:“贺明,想好了吗?是报考清华还有北大!两个学校都来了好几次电话了,都说只要你到了那里。就会给你诸多优惠的政策!”

贺明笑着说:“校长。让我再想想吧!”

石大田有点急了:“无非就是清华和北大,要我看。你就报清华!那是全国的王牌!我们学校还没有过考上清华的学生呢!”

贺明说:“还是再想想。”

贺明反常的态度让石大田和李格显都很是吃惊,不知道贺明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是真的没想好呢还是说清华、北大他一个都没看上。

要知道,那可是全国的两所王牌,难道贺明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石大田和李格显跟贺明谈了很多,但并没有从贺明这里获得更多有用地信息,他们两个还是一头地雾水。

当贺明回到家的时候,张桂芬已经把饭菜准备好了。

饭桌上,贺大山笑着说:“儿子,校长找你是问报考自愿地事吧?”

贺明说:“是啊,可我还没想好呢!”

贺大山一脸凝重说:“关于自愿的事,我已经和你妈商量好了,就听你的,你想报考哪里就哪里,我们不干涉!”

贺明乐呵呵说:“那最好不过了!”

饭还没吃完,贺明家的电话就响了起来,贺大山过去接了起来:“您好,请问您找谁?”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清亮的男音:“我是清华大学主管新生录取的副校长,我找贺明!”

贺大山不吃惊是不可能的,捂住话筒小声喊:“儿子,清华大学的副校长把电话打到家里来了!”

贺明很是无奈的起身,朝电话走了过去。

这对于多少人来说。是做梦都很难梦到的事。

但这种天大地好事,却让贺明很是为难。

“您好,我是贺明。”

“贺明,我是清华大学主管新生录取的副校长。我姓李!首先,我代表清华大学祝贺你取得全国理科状元的好成绩,还有,我希望你能考虑报考我们学校,我想你应该知道,清华大学无论从硬件设备还是从师资力量来说。在全国都是最好的,如果你来了,所有专业可以任由你挑选,我们校方还会免去你本科学习之内所有费用,还会为你提供各种有利于学习地便利条件……”

起先,贺明还有些耐心去听,听到后面,几乎就要麻木了!

对于这些热心的,看重他的人。他是很感动的。

但是,那些都不是贺明想要的,真的不是!

最终,贺明还是以没想好做了回复,让清华大学主管新生录取地副校长也是一头的雾水!

每年都是那样,当分数线还没下来的时候,各个名牌大学就把目标锁定到了各省级的状元身上,更何况是贺明这个全国的理科状元呢!

要知道,全国之内,不计其数的考生。可就是这么一苗!

当贺明在饭桌旁边坐下来之后,贺大山很是吃惊说:“儿子,我看出来了,你看不上清华!”

张桂芬笑嘻嘻说:“那就报北大!”

贺明乐呵呵说:“再说吧!”

张桂芬急声说:“什么再说吧?过两天就该报自愿了!”

贺大山白了张桂芬一脸:“不是说的好好的吗?让儿子自己决定!”

张桂芬满是怨念白了贺大山一眼:“你个老东西,我不是着急吗?”

贺大山咳嗽了一声说:“我们的儿子那么聪明,我想,他自己地事,他能想清楚!感情方面。学业方面,还有将来的事业方面,我们当老人的还是少干涉好!”

新的一天。

快到中午的时候,李云武过来了,一身全新的牛仔。叼了一根烟。看上去很是威风。

进了客厅,李云武甜甜的对着张桂芬叫了一声妈。然后和贺明一起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贺明乐呵呵说:“是不是过来问我,什么时候开始教你功夫?”

李云武微笑着说:“是啊,还有就是,看你想报考哪个学校,要我说就清华了!”

贺明白了李云武一眼:“我报哪里关你屁事?”

李云武哈哈笑着说:“当哥的不是关心你吗?”

贺明说:“这个我还没想好,对了,等过两天我报了自愿,就开始教你功夫!我希望你开始练功夫了会有所改变!”

李云武叹息一声:“是该变变了,我觉得我以前的生活方式和为人处世的方式让我很郁闷,很空虚!”

贺明笑着说:“那说明你真正长大了!”

李云武也很纳闷,贺明分明就是比他还小,怎么懂得东西就这么多呢!

看来人和人真是很不一样,以后一定要多跟贺明学习。

贺明和李云武聊地正开心的时候,院子里传来了肖菲的喊声。

当肖菲走进来的时候,李云武大吃一惊,真是个漂亮的女孩子,以前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又好像是没见过。

看到这个高大的小子用那种眼神看自己,肖菲也不管李云武是贺明的什么人,很不客气说:“看什么看?”

李云武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偷着笑呢,心里想,这个看上去野性十足很难驾驭地女孩子,一定也是贺明的女孩子了。

贺明给肖菲和李云武做了个简单的介绍。

肖菲哈哈笑了起来:“我们两个以前好像是见过吧,你原来在二中,不是很牛逼吗?”

李云武乐呵呵说:“我可没你牛逼,制服都穿上了,记得以后别虐待我弟啊!”

“谁是你弟?”肖菲明知故问。

“贺明啊,我们是把兄弟!”李云武说。

“把尿玩儿的!”肖菲一屁股坐到了贺明身边,沙发颤悠几下。

贺明和李云武都有点晕,贺明真想问肖菲一句。你什么时候看到我们两个把尿玩儿了,太过分了。

李云武又和贺明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

贺明和肖菲到了小房间。

看到儿子和肖菲到了小房间,张桂芬忍不住朝小房间的方向走了几步。想听听儿子跟肖菲说什么呢,不会又在怂恿肖菲做他地对象呢吧?

但是最终,张桂芬还是到了院子里,懒得去听了,不该管地还是不管的好!

要是有那么多好女孩子都想做自己儿子地对象,那是自己儿子的福气。到时候别把这个臭小子累坏了就好了。

想到真切的地方,张桂芬忽然想到自己的儿子很小地时候尿了裤子抱着她的腿大哭的场面。

张桂芬的心里由不得感叹,就是这么一个小的时候连撒尿都不利索的小东西,现在都这么有出息了。

贺明地小房间里。

肖菲也很关心贺明报自愿的事,建议贺明报考清华,说清华比北大听起来好听,地位呢,也差不多。

贺明也对肖菲说,没想好呢!

肖菲敲了贺明的头一下。来了一句,有什么好想的,姐帮你决定了。

贺明笑着说,这种事你这个当姐的是不能帮小弟决定的。

贺明很快就转换了话题:“肖菲,你知道吗?我现在有两个对象了!”

肖菲切了一声:“是白伶吧?我看着白伶天天在你身边晃悠就危险,果然让你个大色狼给收了!”

贺明笑着说:“说什么呢?我只是让白伶做了我的对象,我们可没做过出格的事。”

肖菲又切了一声:“那还不是迟早的事?”

此时地贺明,满面春风,少不了有几分得意。

肖菲乐呵呵说:“我说你这个全国第一啊,对于女孩子可要悠着点。女孩子多很耗费体力的!”

贺明说:“你倒是什么也知道,再说了,我现在才两个对象,还不用你这个当姐的考虑我的身体呢,再说了,我有的是力气!”

肖菲感叹一声:“果然够流氓的,我有一个流氓的小弟!”

对于肖菲阴阳怪气的口吻,贺明也是一点办法没有。她爱怎么说就怎么说了。

就是肖菲此时心里在想什么,贺明也不是很明白。

又是一天过去了。

明天就要报自愿了。今天上午小丫头要来。

估摸着时候差不多了,贺明和白伶一起到了路口,等着从石头村到县城的班车。

这也是白伶成了贺明的对象之后,又一次面对小丫头。

白伶不知道。小丫头会不会下了班车就狠狠瞪她一眼。给她个难看。

白伶已经想好了,即便是小丫头那么做。她也不会生气地,就当是自己为了贺明的付出好了。

班车过来了。

白伶乐呵呵说:“贺明,你看,石头村到县城的班车!”

贺明笑着说:“晓敏一定在里面!”

果然,班车停稳之后,一身牛仔花衬衫的小丫头下了班车,迈着轻快的步子朝贺明和白伶走了过来。

白伶心里说,晓敏,你的身材真好!

白伶也认为自己的身材不错,但个头有点小了,跟小丫头站在一起,比她矮出来好多。

“明明,白伶。”小丫头甜甜的说着。

“晓敏,想好报哪里了吗?”白伶笑着说。

“我想报师范类地学校,不过我会和明明在同一个城市!”小丫头说。

三人一起到了贺明家,坐在茶几旁边玩牌,有说有笑张桂芬回来了,看到这种场面,真不知道说什么好,理论上,小丫头和白伶可是情敌呢!

哎……。孩子们的好多事真是让大人想不通!

一起吃饭的时候,到了小丫头和白伶争相在贺明面前表现的时候,两个可爱的女孩子争相给贺明夹菜。

张桂芬和贺大山都忍不住想笑,这都是怎么回事啊!但是。作为老人,到了这种地步,还能说什么!

难道真要和自己地宝贝儿子对着干吗?

这么多年来,贺大山遇到贺明做出地让他不可理解地事,他都会认为,儿子自然有儿子地道理。

对于小丫头和白伶争相的表现。贺明并不觉得奇怪,而且贺明相信,慢慢的,两个女孩子会自然下来地,并会把对方的存在当成是很平常的事。

到了那个时候,就是自己真正幸福的时候了,比现在还要幸福。

幸福无止尽,追求无止尽。

新的一天,今天是报考自愿的日子。

大早晨地。贺明和小丫头还在吃早饭,肖菲就到了。

对于肖菲这个大姐的热情,贺明很是感动,看着大长腿性感的样子说:“你吃饭了吗?”

肖菲朝饭桌瞅了一眼:“吃了,还想吃!”

贺明笑着说:“那快坐下吧于是,肖菲和贺明、小丫头一起坐了下来,又喝了一碗豆浆,吃了两根油条,肖菲一边吃一边唠叨清华。

贺明只是乐呵呵听着。

一直到现在,除了贺明和白伶之外。其他人都蒙在鼓里,不知道贺明到底想怎么样!

白伶这个无比聪明的女孩子也只是知道,贺明不会选择清华、北大,到底要选择哪里,是什么原因不选择清华、北大,也是一无所知。

当贺明和小丫头、肖菲一起到了一中的时候,一中的院子里已经聚了很多人,也有很多老师在院子里走动。

贺明和小丫头的到来。马上就吸引了很多老师和同学的目光,很多人都围了上来。

“贺明,想好报哪里了吗?”

“一定是清华吧?

“北大也不错啊!”

面对大家热情的问候,贺明地回答很简单,要拿到报考资料才知道报哪里!

贺明的回答。也让很多人都吃惊的要死。认为贺明一定是吃错药了!

很快的,贺明、小丫头还有李先锋、王承昊、马伟光几个人都拿到了报考资料。选择自己未来的时刻到来了。

拿上报考自愿,贺明就喊了一声正和几个女孩子说话的小丫头:“晓敏,我们回去吧!”小丫头马上朝贺明和肖菲跑了过来……

路上,小丫头和肖菲一直在问贺明,第一自愿到底是哪个大学,贺明只是微笑,到现在,小丫头和肖菲也知道,贺明不会报考清华或者是北大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要等贺明填了自愿之后才能问。

贺明三人到家的时候,贺大山、张桂芬还有孙学功正坐在客厅里议论呢,都在猜测贺明将报哪所大学。

张桂芬的意思,既然儿子好像不喜欢清华,那不如报北大好了。

贺大山和孙学功的意思都是,贺明想报哪所学校就哪所学校,绝对不难为贺明。

看到贺明三人回来了,张桂芬赶紧起身说:“儿子,已经报了吗?”

贺明乐呵呵说:“还没呢,研究一下再说!”

张桂芬笑看着小丫头说:“晓敏,你想好了吗?”

小丫头微笑着说:“婶儿,要等明明想好了我才能想好。”

张桂芬马上明白了小丫头的意思,认为自己地儿子有小丫头这么个对象真是福气,可是儿子有了小丫头之后还要瞎折腾,张桂芬也没什么办法。

所谓的一个人一种活法!

贺明的小房间里,看了一会儿报考资料之后,贺明已经开始填自愿了,小丫头和肖菲都看到了,贺明第一自愿是上宾财经大学经济学!

小丫头急声喊:“明明,你为什么要报那个啊!这个学校不是很有名啊!”

贺明笑着说:“还行吧!我挺喜欢的!”

小丫头清澈的目光看着贺明的脸:“明明,那我就报上宾师范大学好了!”

贺明点头说:“行。我支持你!”

此时的肖菲,简直就是无语,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整理了一下思路。拽了贺明一把:“臭小弟,为什么要这样?”

贺明有些得意说:“没有为什么,喜欢而已!”

肖菲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你小子狠,果然是蝎子拉屎!”

客厅里,张桂芬听到几个孩子地议论,真想冲进去给儿子一个大嘴巴子。但让贺大山拉着不能动。

贺大山有点生气说:“桂芬,你怎么回事?”

张桂芬带着哭腔说:“这个孩子太不听话了,越大越不听话!”

贺大山笑着说:“我们的儿子挺好的,你等着看吧!”

孙学功也笑着说:“桂芬,你还是冷静下来好,明明的路,你让他自己走!”

张桂芬很是茫然地眼神:“谁知道这个孩子要怎么走啊!”

贺大山很有信心说:“我们地儿子地路会走的很精彩地!”

就这样的,贺明和小丫头都报好了自愿,贺明是上宾财经大学经济学。小丫头地第一自愿是上宾师范大学数学系!

肖菲当然是很郁闷,捶了贺明一拳说:“小弟,我回家了,你慢慢折腾吧!”

贺明来了一句:“我会好好折腾的!”

肖菲走了一会儿,白伶就过来了,白伶的自愿很简单,东兴美术学院,而且白伶考上是没有悬念的。

知道了贺明和小丫头的自愿,白伶微笑着说:“贺明,不管你的选择是什么。我都支持你!”

贺明心里说,也许是心心相印的原因,你这个丫头一直都很明白我,除了你偶尔偏执的时候,谢谢你的理解,白伶。

小丫头乐呵呵说:“白伶,等到了大学之后,你和我还有贺明地距离就远了。”

白伶有些伤感说:“我会天天想你们的。”

贺明也不知道。到了那个时候,思念能拉到多么长。

小丫头叹息一声:“白伶,我和贺明也会想你的。”

白伶带着哭腔说:“晓敏,感谢你的宽容!”

小丫头说:“什么都别说了,我明白!”

李先锋报了华北工业大学。刘媛媛报了华西医科大学。令小雷和曾爱报了南江传媒大学,汪欣荣报了华南邮电大学。马伟光报了西南科技大学,王承昊和赵丽芳报的是市里的师专,王然报了广北工商大学。

如此一来,每个人都为自己找到了目标,这些目标基本都是切合实际的。

当贺明报了上宾财经大学的消息传开之后,大都是不理解的声音,很多老师和学生都认为贺明的脑子是坏掉了。

尤其是一中地几个领导,除了不理解就是不理解,不知道贺明这个全国第一到底在搞什么飞机!

但是事情已经是这样的了,他们也不能说什么了!

全国第一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多少年来,全国也就这么一个!就是用另类也无法准确的形容贺明的这种做法。

不管怎么说,贺明都是全国理科状元,学校的奖励,县教委的奖励,市教委的奖励,省教委地奖励都是不能少的,加到一起应该有20多万了。

贺明当然也在等着这些奖励,这是自己应该得到的!

贺明相信,当自己以全国第一的身份进入过去的记忆中地上宾财经大学之后,也会得到丰厚地奖励,但那些对于贺明来说就是次要的了。

贺明更看重那非凡地经历,那种经历能让贺明的生活充实起来。

自愿填好了,今天小丫头要回家去,等通知,小丫头相信,上宾师范大学还抢着要她呢,一定能上的。

大学能和贺明在一个城市,是小丫头最为满足的事。

贺明也决定,大学的几年里,把小丫头照顾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