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人生

308、贺明报道,小丫头的壮举!

今天,小丫头开始了为期半个月的军训,军训穿的是学校发的迷彩服,校服现在还没做呢!

同样,今天也是贺明的学校开始报道的日子。

上午九点多,贺明几人打了个车朝上宾财经大学去了,师范大学和财经大学的距离很近,很快就到了上宾财经大学的校门

刚才在出租车里的时候,贺明的心情是很激动的,马上就要看到那些熟悉的身影了,很多人很多往事都闯进了贺明的脑海,让贺明应接不暇。

此时的贺明,不想考虑太多,但却是身不由己!

下了出租车,看着宽大的校门,看着上宾财经大学几个金黄的铜字,贺明长长的出了口气:“我们进去吧!”

贺大山仰头看着校门口的几个大字,乐呵呵说:“儿子,这个学校的大门真气派!”

贺明心里说,我们学校有钱,不光校门气派,其他的各方面也够气派的:“是啊,校门很漂亮,我想校园里会更漂亮!”

贺明几人一起走了进去。

周围的人多了起来,熙熙攘攘的。

有些人贺明虽然没和他们发生过什么故事,也不清楚他们在过去曾经发生过什么,但还是认识的。

那些人现在看起来还是那么稚气!

走了没多远,上了一条甬路的时候,贺明几人就看到了挂在两棵树中间的大红条幅----热烈欢迎全国理科状元贺明同学就读上宾财经大学!

同时,主楼上也挂着条幅!

条幅昨天就挂上去了,从挂上去那一刻,就引起了轩然大波,很多高年级的学生都感觉很不可思议,全国理科状元怎么跑到上宾财经大学来了?

难道是听说上宾财经大学很有钱。美女多,所以过来了吗?

事实就是这样的。上宾财经大学是个很富有的学校。建校60多年来,培养了不少的人才,深得国家教委地器中,各种硬件设备和师资力量都是很雄厚的!

至于美女……上宾是个靠海地城市,可能是有很多水地地方,女孩子就会很水灵,这里向来也是盛产美女的地方。

很多人都说,找美女,到上宾。

只要是站到上宾中心广场,就会看到很多美女从身边经过。上宾也早就成了美女的代名词。

但是贺明到这里,可是没想到这个!

就是过去记忆中的大学生活里,贺明也没和哪个女孩子有过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

说实话,过去的记忆中,贺明在大学里,论学业论其他方面,还是比较优秀的,但就是女人缘超级差。

在大二的时候倒是喜欢过一个学姐,可只是在学校的大院子里还有图书馆里见过几次,从来没联系过。

可能浩大的拥有将近两万人地上宾财经大学。只有贺明一个人知道自己喜欢过她,一个到现在都不知道名字的女孩子。

虽说那个女孩子很漂亮,贺明也刻骨铭心暗恋过她,但让贺明现在去想象她的样子,已经是模糊了。

彼此之间没有过故事,就很容易模糊。

贺明想,如果忽然看到那个对他来说很是神秘的女孩子的时候,他会认出来的。就是她。

很快的,有个非常熟悉的身影从贺明的身边闪了过去,身边跟的是父母。

这个男孩子叫刘少强,个头不过是160,很是瘦小地样子。头发却很长。平常走路的时候非常快,总给人一种感觉是。他要去救火。

过去的记忆中,这个男孩子跟贺明是同一个宿舍的,属于四人间的宿舍。

由于上宾财经大学很是富有,所以这里的住宿条件,在全国所有的大学里来说,是相当好的。

宿舍楼有旧楼和新楼之分,旧楼一般是八人间和六人间,而新楼,分出来四人间和两人间。

过去地记忆中,贺明就住在9号楼的四人间里。

宿舍的其他三个兄弟是刘少强、程光明、范大同。就在刚才,贺明看到了刘少强,那是个有故事的男孩子,他的故事说起来就太曲折太漫长了。

贺明很相信,由于自己地存在,刘少强地故事会在关键的时候有一定地改变,但改变也不会太大,因为刘少强是一个对自己的想法过于执着的男孩子。

就在贺明的思维四处飘飞的时候,忽然听到贺大山喊了一声:“儿子,你们学院在那里报道!”

于是,贺明几人朝报道的地方走去。

两个宽大的太阳伞下摆着几张桌子,几个老师和几个学生会的干部正在忙碌着,旁边围了很多人。

每个人穿的都是鲜亮的新衣服,人人都希望自己在校园的第一天是十分鲜亮的,或许自己的兜里根本没什么钱。

“贺明怎么还没来?”

“对啊,不知道那个全国理科状元会被分到哪个宿舍?”

“你见过贺明的照片吗?”

“没有!”

众人的议论中,贺明看到了,自己被分在了大都是研究生住的两人间里,忍不住大叫一声:“我不住两人间!”

“是谁在叫呢?”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喊了一声。

这个年轻的女老师叫陈华,是贺明班里的辅导员。

陈华很快就认出了贺明,她看过贺明的很多资料,深为全国理科状元到了自己的班级里而兴奋。

她早就想一睹贺明的风采了!

终于看到了!应该就是他,没想到这么高大!

对于陈华,贺明印象是很深的,过去的记忆中,陈华也是贺明大学的辅导员。这是一个很多时候都很是傲慢地女老师,在贺明离开上宾财经大学的时候。已经是三十多岁地陈华一直都没结婚。

关于陈华地相貌。这是一个拥有姣好的身材和一般的相貌的女人,看她的背影,对很多男孩子来说是莫大的享受。

过去的记忆中,贺明也这么干过,走在学校的甬路上,如果看到了陈华的背影,不管距离多远,都很想朝前一挺!

但此时的贺明,根本就不想朝前一挺。

陈华看着贺明,贺明也看着陈华。终于,陈华欣喜说:“贺明,你来了!”

贺明笑着说:“是啊,老师,我不想在研究生地二人间里住着,我想住四人间。”

陈华兴奋之中很是纳闷说:“贺明,你还不知道,这是我们学校为了照顾你这个全国第一,专门给你安排的,而且你本科四年的学费和住宿费都免掉了。不用考虑钱的问题!”

贺明依然是笑着说:“不是钱的问题,就是想在人稍微多一些的宿舍住!”贺明话语之间带了一些乡音。

陈华微笑看着贺明:“那你自己来选择吧!”

贺明弯下身朝宿舍表看去,很快就发现自己原来的宿舍,其他三个人都没变,但却挤进去一个叫白尚心的男孩子,这个男孩子叫尚心,可真够让人伤心的,过去的记忆中是那么一个人。现在刚来,就这么一手。

于是,贺明轻松地一笔,就把白尚心划掉了,然后给旁边写了两个字----贺明!然后又朝陈华笑了笑。

陈华感觉贺明这个男孩子太可爱。也太调皮了!于是笑着说:“好了!贺明。就按你的意思来!”

周围已经关注贺明很久的学生们都哈哈笑了起来,感觉这个全国第一挺好玩儿的!

“贺明。我们是一个班的!”

“我们也是!”

“真是有缘啊!”

贺明正和旁边的一些男孩子女孩子们寒暄着,陈华来了一句:“对了,贺明,你就是我们班的班长了!”

贺明朝陈华哦了一声:“感谢陈老师的器中!”

很快地,贺明几人到了宿舍里,在这里,贺明看到了其他三个人的身影,心里说,你们***好早啊,床都铺上了!

此时,刘少强的妈妈正哽咽着嘱咐刘少强:“儿子,以后就靠你自己了,各方面一定多注意,要和周围的人搞好关系!”

刘少强很是自信地口气:“妈,你放心吧,我能做到!”

程光明朝贺明看去:“你是白尚心吧?”

贺明正把包放到了过去地记忆中床底下的桌子上,回头笑着说:“我是贺明!”

顿时,其他几人就吃惊起来,程光明第一个跑到了贺明身边,很是愕然地口气:“你是贺明?”

贺明吸了一口气,心里说,你小子再***咋呼,就修你啊,过去我们可是共患难了多年的,嘴上笑着说:“是啊!”

程光明实在是太兴奋了,拉着嗓子喊:“喂!全国第一跑到我们宿舍来了!大家快欢迎啊!”

话语之间,宿舍里响起了稀稀拉拉的巴掌声,把贺明弄的挺不好意思的。

贺大山和张桂芬欢喜着呢,自己的儿子走到哪里都这么受欢迎,刚进大学头一天,就已经是班长了。

看来,人还真要有本事才行!

过去的记忆中,贺明班里的班长是个叫梁迁的男孩子,那是个又黑又高的小子,平常的时候心眼特别多,这一次,自己取代了他,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动作。

忙碌了很长时间,贺明的东西都收拾利索了,床也铺好了,贺大山和张桂芬都松了一口气。

这一口气松下来,贺大山和张桂芬都伤感了起来,这个时候才感觉到,马上就要走了,就要把儿子一个人留在这里了。

张桂芬顿时就哭了,脑海里,各种镜头不停的闪现。从刚把贺明生下来,看到是个男孩子的欣喜一直到刚才铺床的时候。

“妈。你别哭啊。我到这里来上学是好事!”贺明很心酸,但这个时候,贺明是不会哭的,他哭了妈妈会更难受的。

“妈知道,妈不哭!”张桂芬哽咽着说。

“桂芬,你这是怎么了?来的时候咱们不是说好地吗?谁都不哭?”贺大山的大手扶着老婆地肩膀,很是温柔地声音。

而此时,石来英也哭了起来,她想到了小丫头,自己的女儿也要独立生活了。女儿一直都那么天真,那么单纯,在这么远的地方,虽然是有贺明,可是……

张贵喜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老婆,就那么看着,心里一声声的叹息。

人能抗拒很多东西,但却抗拒不了离别。

新的一天。

贺大山、张桂芬、张贵喜、石来英要坐上午11点的火车走了,即将去火车站的时候,贺明几人一起到了师范大学。

看到好多新生都在操场里军训呢。清一色的迷彩!

“立正!稍息!向右转……”教官们铿锵有力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张贵喜和石来英本来是打算,过来看一看就走,就不单独叫女儿出来了,免得闹出来什么笑话。

可是谁知道,早就在寻找爸爸妈妈的小丫头却看到了!

顿时,小丫头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带着哭腔,用浓重地乡音喊了一声:“爸。妈,我不让你们走!”

同时,小丫头冲出了整齐的队列!

在教官和那么多学生的目光下,飞快的朝贺明几人的方向冲了过来!

这在师范大学历年的军训中还是第一次!

就在那个即将分别的时刻,一个长发披肩的。穿着迷彩服的漂亮女孩子朝妈妈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带着哭腔大喊。

小丫头的喊声太大了,估计操场上。所有地新生都听到了。

小丫头跑到石来英的身边,钻进石来英的怀里大哭起来:“妈,你别走,妈,我不让你走!”

就在小丫头还在路上奔跑的时候,张贵喜就拽着石来英的袖子连连说:“来英子,等会儿你千万别哭!你哭了就乱套了!你千万别哭……”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为了让自己的宝贝闺女舒心一些,石来英真的是没哭,还很开心地笑了。

“闺女啊闺女,今天人丢大了啊,当着几千人的面,你也不管部队的教官了,就跑出队列了!”石来英抚摸着小丫头的头发说:“闺女,没事的,不是还有寒假吗?寒假很快就到了,你回家后妈给你梳头!”

“妈,我会想你!我不……不想一个人在这里,我不……不想……”小丫头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贺明多次看到过小丫头哭鼻子。

很小地时候,小丫头曾经为了一块糖,一根冰棍,一个大苹果哭过鼻子,稍大一点儿了,遇到不顺心地事也总是哭,可是,这一次哭的是最厉害地,把贺明的心都要哭碎了!

贺明太爱小丫头,多么想摇身一变,成了石来英的样子,每天都到师范大学来看看小丫头。

看看小丫头今天穿的什么颜色的衣服,看看小丫头今天吃了什么,看看小丫头有什么需要……

可是,自己却不能够……

自己是小丫头的男朋友,自己要照顾好小丫头……

石来英还是跟着贺大山几个人走了,是一步一回头走的。

顿时,操场的外围,就只有贺明和小丫头了。

而此时,操场上的队列练习还在继续着,并没有因为小丫头的突然离队而中止!

立正!稍息!一个个铿锵有力的口令。

小丫头泪眼朦胧看着贺明,哽咽着说:“明明,我妈回家了!”

贺明舔了舔舌头,木然点头,很快又笑了:“宝贝儿,我不是还在你身边吗?你要记住,你是来上大学的!”

小丫头哽咽着说:“我……我知道!”

贺明抚摸着小丫头的头发说:“我知道。晓敏会是个坚强的女孩子!”

小丫头歇斯底里起来:“可是我想我妈!”

贺明一脸的惘然,心真的要碎掉了。没想到自己心爱的宝贝。初中和高中住校六年,到了这个时候却成了这个样子。

贺明实在不知道用什么话去安慰小丫头,关键是这孩子想她妈!怎么才能让她不想她妈呢?贺明根本做不到!

“好了,宝贝儿,去军训吧!”贺明说。

“好吧,但你要跟我一起过去,我刚才跑出来了,教官会骂我地!”小丫头看着贺明的眼睛说。

“嗯,我跟你一起过去!”贺明说。

于是,贺明和小丫头一起朝小丫头班里地队列走了过去。

当走近地时候。正在进行队列训练的人群里传来了这样的声音:“看到了吗?那个男孩子,那就是理科全国第一的贺明,是张晓敏的男朋友!”

顿时,队列里起了不小的**!

“大家都安静,保持队列!”教官说。

顿时,队列里就安静了下来!

贺明和小丫头走到了队列前面,教官给队列下了一个稍息的口气,就朝贺明和小丫头小跑了过来。

“张晓敏,太不象话了!居然突然冲出队列!”教官咳嗽一声说:“遵从连长的命令,罚站军姿半个小时!”

小丫头哽咽着说:“我认罚!”

说着。小丫头乖乖的以军姿的姿势站到了队列前面,漂亮地脸蛋儿上还挂着泪痕!

贺明本来打算在这里一直看着的,可是教官不给面子:“你到操场外面去!这里在进行军训!”

贺明给了教官一个微笑,赶紧朝操场外面跑去,站在操场外面目不转睛看着小丫头。

今天天气很热,半个小时军姿,小丫头能坚持下来吗?

小丫头以前还从来没军训过!这也是小丫头到了大学第一天军训!

别的学生在进行左右转的练习,小丫头就乖乖的站在那里。几乎是纹丝不动!

就连教官都没想到,这个可爱又可气的女孩子,站军姿这么标准这么优秀,她理论上应该是很娇气的,应该站不了十分钟就东倒西歪了!

教官风趣的说:“你们都看到了没有。张晓敏的军姿是很规范的!”

很多学生哈哈笑了起来。大都是善意地笑。

小丫头军姿结束的时候,也是上午的军训结束的时候。很多学生都朝宿舍的方向跑了过去,拿上家伙就去食堂里吃饭了。

小丫头却是朝贺明跑了过去。

此时的小丫头,在奔跑的时候,脸上终于挂上了微笑。

小丫头班里的学生有说有笑。

“那个全国第一挺痴情啊,就在那里站着等着呢!”

“没什么好奇怪地,张晓敏那么漂亮,我要是她的男朋友,我也痴情!”

“这个女孩子太脆弱了,妈妈要回家就哭成那个样子了!”

“什么脆弱,她胆子比你大多了,要是你,你敢突然跑出队列吗?”

小丫头跑到了贺明身边,温柔的口吻:“明明,我请你吃我们学校食堂的饭!”

贺明笑着说:“好啊!”

于是贺明拉着小丫头的手朝宿舍地方向走去,路上看到了小丫头地教官,贺明和教官对视了一下,都是会心的微笑。

小丫头到宿舍里拿了饭盆,就跟贺明一起朝食堂走去。

师范大学是四个食堂,分两座楼,一座楼里两个,但财经大学是八个食堂,分三座楼,两个三层一个两层地楼。

当贺明和小丫头到一食堂的时候,里面熙熙攘攘很多人。

和财经大学的情况一样,师范大学的一食堂也是平民食堂,东西是几个食堂里最便宜的。

对于这个,小丫头是不知道的,但贺明知道。

“明明,你想吃什么?”小丫头乐呵呵说。

“吃面条。”贺明说。

“我想请你吃炒菜!”小丫头说。

“这里好像没炒菜。”贺明说。

“那我们到其他的食堂去看看。”小丫头说。

“别了,我们赶紧吃完,你回宿舍休息一会儿,下午还要军训呢!”贺明说。

“也好。”小丫头说:“等下回你来,我请你吃好的。”

“嗯。”贺明心里也想着,等军训结束的时候,领着小丫头去购物,自己还要想办法给小丫头的饭卡里充上1000块钱!

要是明着给小丫头是不会要的,就把钱充到她的卡里!

坐下来吃面条的时候,小丫头很快又哽咽了:“明明,我爸和我妈都上了火车了。”

贺明一边吃面一边说:“我爸和我妈也是。”

小丫头感叹一声:“从来没感觉过,思念这么痛苦,原来放假的时候老是想你,现在该想我爸和我妈了。”

贺明笑着说:“慢慢的,会习惯的!”

吃过饭之后,贺明把小丫头送到了宿舍楼下:“晓敏,上去休息一会儿吧!”

小丫头看着贺明的脸:“我不想上去了,就在这里陪你站着吧,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坐一会儿去!”

贺明笑着说:“晓敏,你还是去休息一会儿,要不下午会很累的。”

这个时候,小丫头一个宿舍的马悦美跑过来了:“呀,你们可真亲热,简直是不放过一分一秒啊!”

小丫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明明,要不我先和马悦美上去了。”

贺明点头说:“去吧!”

看着小丫头跑进了宿舍楼,贺明才回头小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