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人生

317、连锁事件

贺明回到宿舍的时候,几个兄弟都在呢。

刘少强笑着说:“贺明,你去台球厅也不叫上我。”

贺明白了刘少强一眼:“我是去商量事情,叫你做什么,又不是玩儿。”

刘少强很是为贺明担心:“是不是台球厅的地方出什么问题了?就说社会上这些人很不好打交道。”

贺明笑着说:“你的想象力是挺丰富,不过你没想到正点上!”

于是贺明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下,宿舍的几个兄弟一听,贺明连隔壁服装店那80平米也定下来了,都有些迷糊了,不知道贺明是想搞什么。

程光明皱着眉头说:“贺明,你到底想做什么?”

贺明抽了一口烟:“到底想做什么,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出去的时候别乱说。”

范大同微笑着说:“我想,贺明是要做大买卖!”

到头来,贺明也没和兄弟几个说太清楚,关键是说太清楚也没什么用,自己说起来还累。

人有时候就会产生,很不愿意说话的感觉,多说一句就会觉得很累,尤其是面对一些没有必要向他们去解释的那些人。

躺到了**,贺明给小丫头、白伶还有肖菲一人去了一个电话。一共聊了快一个小时。

聊过瘾了,贺明心里畅快多了。也感觉心灵不是那么寂寞了。

大概是10点多地时候,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刘少强扯着嗓子喊了一声:“进来!”

门开了,进来地居然是梁迁。

贺明看到是梁迁,就知道他是来找自己的,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于是笑着说:“梁迁,有什么事吗?”

梁迁笑着说:“贺明,我是来报节目的!”

贺明心里那个郁闷:“你怎么现在才想起来报节目。节目表已经确定下来了,辅导员估计已经交到学院里去了!”

其实,梁迁和班里一个叫孟玉刚的男孩子是想来个相声,题材梁迁也大概想好了,之所以迟迟不报名,就是想让贺明这个班长为难一下!

梁迁知道这次迎新晚会,班里学生报节目的热情不高。心想贺明可能正为难呢!而贺明这么有眼力的人,应该能看出来他梁迁是个人才的,或许会主动求到他。

让梁迁没想到的是,节目居然已经报上去了。

贺明从梁迁脸上发现了尴尬和不甘心,心里说,你小子心里是怎么想的我比什么都清楚。

你准备了节目,我偏不让你上,让你知道,摆谱是会有损失地,以后少***没事瞎摆谱!梁迁看到贺明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林雷乐呵呵说:“贺明,要我看,就让我和孟玉刚的相声上吧,随便换下来一个节目!”

贺明很是惋惜说:“节目既然已经报上去了,就没有再换下来的道理,毕竟参加的学生都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你和孟玉刚的相声可以有时间地时候多练习一下,等今后有什么机会,一定让你们上!”

梁迁心里说,**!迎新晚会都***用不上了。还有个屁练习的劲头,于是笑着说:“那我先走了。”

贺明笑着说:“不送,有时间了经常过来玩儿吧!”

话说孟玉刚这个相貌没什么特点的男孩子,跟梁迁虽然不是一个市,但却是一个省。应该也算是老乡呢!

贺明过去的记忆中。梁迁是班长,而且迎新晚会的时候梁迁也没和孟玉刚上节目。而两个人的关系呢,一直都是很不错的。

大概的情况就是,孟玉刚是梁迁的跟班,虽说孟玉刚没混上什么班委,但对梁迁地话是言听计从,就是梁迁泡美眉,让孟玉刚把门,他也是很乐意的。

当时,到大三的时候,梁迁为了跟另一个班长争夺经济学院学生会主席的职位,闹的很凶,最终是梁迁当上了院学生会主席,做出了一些相当丢人但却鲜为人知的事情。这一次呢,恐怕梁迁什么机会都没有了。

贺明的想法就是,如果梁迁想老老实实的做体育委员,那么就做,如果不老实,那就直接撤了。

想必梁迁也老实不了!

虽说是入学没多长时间,但是刘少强这个有些爱憎分明的小子,看梁迁是越来越不顺眼了,很是不屑说:“梁迁这个孙子,就是没事找事,也太把自己当成一盘菜了,还想换下来一个节目,已经确定的节目,说明人家都有积极性,说换就换啊!脑子里面进水了!”

程光明附和了一声:“是够恶心地。”

贺明始终也没说什么,手里拿了本字帖,很随意的看着。

晚上11点宿舍就熄灯了,要到早晨6点的时候才给电。

马上就到了熄灯的点儿,又有人敲门。

贺明心里说,今天晚上看似很平凡,事儿还不少。

门开了,进来的人宿舍地几个兄弟都是认识地,正是经济学院学生会副主席张光海。

张光海笑看着**的贺明:“都躺下了,快下来,跟你说点事。”

贺明很是麻利地动作下了床:“快坐吧!”

张光海坐下了,朝贺明桌子上的红塔山看了一眼,也不客气,随便掏出来一根叼在了嘴里。点燃抽了一口才说:“是我们学院地学生会主席付有民让我过来的,他地意思是想给你个副主席。让我征求你的意见!”

贺明多少还是有一些吃惊的,按照惯例,即便是班长,在大一的时候加入院学生会,也是干事,然后大二的时候可能成为部长,到大三的时候才可能是主席或者副主席呢!

没想到付有民却想给自己这个才大一的班长一个副主席。

这绝对不是付有民的意思,应该是学院领导的意思……,这些想法。在贺明地脑海里一瞬间产生。

但是,贺明还是很清晰的表达了自己的疑问。

张光海没朝细里说,只是说感觉贺明有这个能力,然后说:“贺明,我们学院的学生会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希望你能接受。”

这种事,其实也耽误不了自己多少时间。既然重来一次,能多参与还是多参与吧,必要的时候能为学院做点事,贺明还是很乐意的:“那好吧!我就接受了。”

张光海很高兴地起身:“那好,就这么定了!等过一段时间,等院学生会的新干事们都到位了,我们开个会,到时候宣布一下!”

张光海走了,贺明的宿舍里却沸腾起来。

宿舍的几个兄弟都很为贺明高兴,全国理科第一。果然是不简单,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器中。而此时,刘少强还在为自己能否成为院学生会的干事而发愁呢,至于校学生会,选拔起来就更严格,刘少强还没想那么远,先混进院学生会再说。

刘少强乐呵呵走到了贺明的身边:“贺明,你都是副主席了,让我当个干事吧!”

贺明笑看着刘少强说:“这个好说,那么几个部。你想进哪个?”

刘少强哈哈笑着说:“我当然是文艺部了,兄弟我进了文艺部,也是瓢把子啊!”

贺明笑着说:“没问题,不过呢,等院学生会正式开始报名的时候。你也是要报一下的。到时候我来通过!”

刘少强点头说:“够意思!”

贺明过去的记忆中,刘少强混的够土地。

他和梁迁为了争夺赵欣楠这个女孩子。矛盾很大,当时梁迁可是班长,从而导致刘少强相当的灰,什么院学生会,戏都根本没有!

但是这一次,风水好像是变了!

至于刘少强、赵欣楠还有梁迁三个人会发生什么新的故事,贺明也拿不准,大部分时间里,贺明也只能是观众。

现实中的戏若是演起来,比电视里要好看的多。

新的一天。

中午的时候,贺明带了150到了红太阳台球厅隔壁的服装店,跟秦姐签了协议,如此一来,等明年1月15号的时候,服装店的80平米也就归贺明支配了。

如此一来,贺明就确定了280平米地地方。

今天下午开始,经济学院学生会也开始正式从新生里招收干事了,刘少强报了名,而程光明和范大同都没有报。

程光明对每个活动都蠢蠢欲动,但是到最后付诸实践的却少,他总是会想到,如果参加了,会有什么麻烦!如果破事太多,那活的就不自在了,还不如在**多躺一会儿呢!

可是到了别人取得什么成绩,获得了什么耀眼的光环的时候,程光明又会羡慕。

而范大同,根本就不屑于去参加。

如果是别人来请他,请地次数少了还不行,至少也要三次吧。

而且范大同这个有些清高地家伙也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贺明是不会请他的。那么别人呢,会主动来请他吗?只有天知道。

贺明班里报名想参加院学生地人很多,其中赵欣楠、梁迁还有孟玉刚都报名了。

赵欣楠和刘少强一样,报的文艺部,梁迁其实也没什么特长,报了个体育部,孟玉刚更是平庸,报了宣传部。

贺明的宿舍里。

知道赵欣楠跟自己同时报了文艺部的刘少强很是激动:“贺明,兄弟还需要你帮个忙,一定给赵欣楠通过啊!”

贺明自然是有些恼火:“院学生会也不是我们家开的,凭什么我都给通过啊,通过你小子,是因为我看你真有那么点本事,还是一个宿舍的,你以为是什么?”

刘少强没想到贺明发这么大脾气,嘿嘿笑着,感觉贺明的话也很有道理:“那就当我没说。”

贺明说:“现在院学生会还没宣布我是副主席呢,出去了先别乱说,尤其是对赵欣楠!”贺明犹豫了片刻又说:“能做到吗?”

刘少强有几分失落:“没问题!”

虽说刘少强很想跟赵欣楠早点套上磁,但贺明的意思他还是要执行的,虽然女孩子很可贵,但也不能为了女孩子把好朋友给得罪了。

女孩子有女孩子的好处,朋友有朋友的好处,对这个,刘少强向来分的都很清楚。

梁迁很相信,院学生会的体育部会看上他,虽然他的体育并不出色。

有时候,人的自信就是没有来由的,没有来由的自信若是能梦想成真,就要靠运气了。

孟玉刚呢,倒是没有太多的想法,能进了宣传部更好,进不了拉倒,反正他也不会写,不会画。

赵欣楠、梁迁还有孟玉刚,这个时候即便是做梦也不会想到,贺明已经是院学生会的副主席了。

贺明还是那个想法,就让该清楚的人清楚,让该迷糊的人迷糊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