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人生

387、出大事了!

月初时间,有月票的朋友多多支持!!!当然了,支持正版阅读才是最重要的!!!

一段时间过去了,此时已经是五月初。

校园里,男孩子和女孩子们身上的衣服更鲜亮了,这是一个让很多人都喜欢的时节,因为在这样的时节里,总是会有一些动人的故事发生。

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对于贺明和他的朋友们来说,最值得高兴的就是,贺明的书法作品成功进入了迎香港回归全国大中院校书法大赛的决赛,刘少强也进入了卡拉大赛的决赛,小丫头的散文也进入了决赛。

让人遗憾的是,范大同的散文没能进入决赛。

进入复赛的时候,范大同是狠狠的高兴了一把,在文学之路上看到了莫大的希望,但是决赛却没进去。

贺明的宿舍里,玻璃窗是开着的,时而有一阵和煦的风吹进来。

穿着半袖T恤的范大同情绪很是低落的走到了贺明身边:“你说怎么什么郁闷的事都让我赶上了?”

贺明说:“好像是没什么郁闷的吧?不就是一次比赛,只要你热爱这个,永不放弃,以后机会还多着呢!”

范大同点头说:“有道理!”

对于范大同永不放弃的精神,贺明和刘少强都是很喜欢的,程光明对范大同的所为倒是淡然的。

这些日子里,轮到程光明去超市看夜的时候他就会过去,没再闹出什么笑话,渐渐的。程光明感觉,在超市里睡觉比在宿舍里还要舒服,因为他那是在赚钱,给那里一躺,呼噜一打,钱就赚到手了。

刘少强有了李冉冉这个女朋友,日子也滋润了起来,几乎每天都去和李冉冉一起上晚自习,学习之余亲热一下是必然地。

只不过。李冉冉也是一个对自己的身体很是爱护的女孩子,一直到现在,并没有让刘少强赚到多大的便宜,但就是接吻和拥抱,已经让刘少强很开心了。

快到中午的时候,贺明正坐在椅子上看书。刘少强进来了:“贺明,今天中午一起吃饭吧。”

贺明回头笑着说:“怎么不去陪你的冉冉?”

刘少强说:“我们兄弟两个有些日子没在一起吃饭了。”

贺明笑着说:“行!”

川东饭店的包厢里,贺明和刘少强坐了下来。

刘少强笑呵呵说:“虽然是我们两个一起吃饭,但还是你请我。”

贺明说:“没问题。”

此时,贺明的超市和音像电器行加起来,每个月都能给贺明带来8万多的纯收入,如此一来,贺明也是年收入100万地人了。

如果算上贺明家里在岭源县城的摊子,那就是一年几百万的收入了。

酒菜都上来了,刘少强一边给贺明的杯子里倒啤酒一边说:“贺明。我是越来越佩服你小子了,你的超市和音像电器行,在附近所有的店里,生意算是最好地了,都说二楼开超市是死角。可你小子就是能把死角折腾活。”

贺明有些不屑的笑脸:“这算什么,好戏还在后头呢!”

刘少强说:“下学期打算扩大?”

贺明说:“那是!”

刘少强说:“找到扩大规模的地方了?”

贺明说:“正物色呢!”

干了两杯之后,刘少强的话越来越多,但中间也夹杂了叹气的声音。

贺明吃了一口菜,笑着说:“有什么不顺心的事,说出来。”

刘少强说:“我的增高鞋垫看来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了!”

贺明哈哈笑了起来:“你还想你的破增高鞋垫呢,赶紧都扔了吧,对了,把里面的小圆磁带掏出来当玩具也不错。”

刘少强说:“这个我倒是觉得没什么,当初买的时候本来也没指望一定有用处。倒是赵欣楠让我很揪心。”

听到这里,贺明地脸色也沉了下来,知道刘少强心里正在痛苦的挣扎,或许这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挣扎。

贺明轻声说:“李冉冉挺好的,你要珍惜眼前人呀!”

刘少强说:“我知道,我们两个在一起也很谈得来。可是奇怪的是。我居然连续三天晚上做梦梦到了赵欣楠。”

贺明半笑着说:“梦地内容是什么?”

刘少强长出一口气:“每一次醒来,梦的内容都记不清了。可是我能确定赵欣楠在我的梦里出现过,那种空洞的感觉让我很痛苦!”

贺明说:“我知道,那大概是一种绝望的感觉吧!”

刘少强说:“就是那种感觉。”

这些日子里,贺明也发现了,赵欣楠跟孙铭声不在一起了,每次在学校院子里看到赵欣楠,都是她一个人,或者跟同宿舍的女孩子在一起。

至于赵欣楠和孙铭声是在冷战还是彻底分手了,贺明不知道,刘少强也不知道。

或许是赵欣楠的形单影只让刘少强的心乱了起来。

贺明说:“如果赵欣楠来求你,想跟你好,你会为了赵欣楠放弃李冉冉么?”

刘少强不假思索说:“我会!”

贺明说:“为什么?”

刘少强说:“不知道为什么。”

感情这个东西太奇妙了,也太自私了,很多时候都是不讲道理的,对一个人好的同时,难免会对别人造成辜负。

对于刘少强地回答“不知道为什么”贺明也是能够接受的,自然也少不了在心里为李冉冉叫屈。

此时,距离迎香港回归全国大中院校卡拉大赛决赛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刘少强地内心是兴奋而紧张的。那对于他来说,将是一个莫大的机遇,他要求自己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同时书法大赛和散文大赛决赛地成绩,在一个月之后也会揭晓,不管结果是什么样地,贺明都能接受,但贺明相信,结果必然是美好的。

没有一个懂眼地评委会认为,一副充满艺术气息充满活力的书法作品是失败的。

同时。贺明也希望小丫头地散文能获得大奖,因为小丫头的散文是用心写出来的,那是小丫头童年的化身。

几天的时间又过去了,此时已经是五月中,天气是越来越热了,很多人都开始怀念清凉的感觉。

前天地时候。贺明和艳阳一起去了一次海边,玩的很开心,但是当天就回来了。

跟贺明一起在海边的宾馆里过夜,艳阳是很害怕的。

对于自己身边的几个女孩子在那方面的慎重和自爱,贺明是深刻的领教了。

新的一天,贺明刚吃了中午饭回到宿舍,电话就响了起来,是肖菲打来的,这就让贺明由不得担心起来。

因为前两天,肖菲每天都要给贺明一个电话。好像是有什么事要说,但却一直不开口。

现在,电话又来了,贺明决定问个清楚。

“肖菲,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说给我听,如果我能帮你,我会全力以赴。”贺明说。

“其实……其实也没什么事!”肖菲吞吐说。

“你到底说不说?”贺明喊了一声。

电话那头,肖菲沉默了。

贺明并没有去打扰肖菲的沉默,相信肖菲沉默一会儿就要吐露真言了。

大概是一分钟之后,肖菲很是无奈说:“贺明,我得罪当地地流氓团伙了,这帮人太孙子了,校学生会主席都出面了,还是没甩开。到现在,我都不敢轻易出去逛了。”

贺明顿时就担心起来:“那是怎样一个流氓团伙。”

肖菲郁闷说:“跟黑社会差不多。”

贺明说:“肖菲,你不用担心,明天我就坐飞机到南云!”

肖菲带着哭腔说:“真是我的好小弟。”

都到了这个时候,肖菲还是不忘摆大姐大的谱!

贺明笑着说:“我去了怎么感谢我?”

肖菲大义凛然说:“我会给你一个很大的惊喜!”放下电话,贺明不禁思量起来。自己到了南云。肖菲会给自己什么样的惊喜,总不会是答应做自己地女朋友吧。或者是别的……

虽然自己是一个人,去南云对付黑社会性质的流氓团伙,但是贺明一点都不害怕。

初中和高中的野蛮经历,已经把贺明的胆量锻炼的无限大,至于身手,更不是问题。

狠字当头,所向披靡,但把握分寸还是很重要的。

想到明天就要出发去南云,都不知道要去多少天,贺明顿时就着急起来,看看时间,下午1点半。

贺明赶紧给了小丫头一个电话,让小丫头到财大来找她。

小丫头在电话里听出来贺明很着急,可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打了个出租车就到了财大前门,贺明已经在那里等着。

贺明一把搂住了小丫头:“晓敏,到我们租的房子里去。”

小丫头朝贺明的手背掐了一把,漂亮的脸蛋挂着淡淡地微笑,不是很大的声音:“坏家伙,我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原来你是想那个了!”

贺明说:“我明天要出发去南云,不知道要去几天。”

小丫头着急起来:“明明,是肖菲出事了么?”

贺明叹息一声:“肖菲不知道怎么就得罪了当地的黑社会,怎么都甩不开了,我必须过去帮他!”

小丫头急声说:“肖菲为什么不报警,她读的不是刑警学院么?还有……你一个人过去怎么能行?”

贺明笑着说:“肖菲虽然读的是刑警学院,可是她还是个学生,没有执法权。再说了,那帮人是很难对付的,就是报了警,警察也不能每天看着,必须要有个了断!”

小丫头带着哭腔说:“明明,我好担心。”

贺明地手放到了小丫头地胸口,心里说,真不该告诉小宝贝真相:“晓敏,别担心。你还不相信我么?”

小丫头知道,不管她说什么,贺明都会去南云的,肖菲地事,贺明不可能不管:“贺明,我祝福你一路顺风。”

贺明亲了小丫头一口:“一定会的。”

到了租来的房子里。贺明和小丫头好好的云雨了一番,一直把松软的大床折腾的不像样子了。

小丫头微笑看着贺明:“你就是一头狼。”

贺明笑着说:“那你是什么。”

小丫头可爱的样子:“我是小母狼。”

贺明哈哈大笑起来,心里说,可爱地宝贝,你是我的天使,怎么会是小母狼呢?

晚上,熟悉的小路上,贺明见到了艳阳,和艳阳热烈的拥抱在了一起。

感受着艳阳柔软身体的起伏和热量,贺明说:“艳阳。我明天要去南云看一个朋友,要外出一段时间,我不在的日子里,你好好保重。”

艳阳顿时就伤感起来:“去看什么朋友,出什么事了?”

贺明笑着说:“高中地一个朋友。没什么大事,别问了好么?”

艳阳长出一口气:“既然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我想你回来了会告诉我原因的,我等你回来。”

贺明说:“嗯……”

贺明是不敢告诉艳阳真相的,艳阳是市长的女儿,从小到现在,对于暴力的东西都是很反感的。

一听到自己要只身一人到南云对付黑社会,贺明不知道艳阳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着急之下,艳阳可能会把这件事告诉她的爸爸。换来的呢……当然是无法收场了。

回到宿舍,贺明把超市和音像电器行的事都托付给了刘少强,然后把事情地真相告诉了宿舍的兄弟。

贺明想,这种事不用瞒着宿舍的兄弟,让他们增长一点见识也好。

听到贺明要独自一人去处理这种事,宿舍的几个兄弟都吃惊的要死。心里为贺明担心是肯定地。

刘少强说:“我觉得。对付黑社会不应该是全国理科状元干的事!”说完无奈的摇头。贺明笑着说:“人一生要干很多事,有很多看上去都不是自己应该去干的。可是碰到了就要去处理。”

宿舍的几个兄弟对贺明是越来越钦佩了,如果是他们,单独去面对流氓团伙,没一人有这个胆子。

尤其是程光明,认为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看见流氓了躲还躲不急呢!

程光明说:“贺明,你一定要小心。”

贺明说:“我会的,对付这些人,不能光靠拳头,还要靠脑子。”

躺到**,贺明又给肖菲去了一个电话。

接到贺明的电话,肖菲是很开心的,叮嘱贺明路上注意安全,说是要请贺明吃好的。

对于肖菲地心理素质,贺明是很佩服的,一个女孩子遇到了这种事,丝毫不慌乱,真是不简单。

贺明相信,肖菲将来会是一个出色的刑警。

这一切,在贺明过去的记忆中都没有过,因为贺明过去的记忆中,跟肖菲的关系很一般。

这一次既然彼此之间有了这么多非凡地经历,那就是这一生地缘分了。

贺明不禁想起肖菲的样子,那样豪放,那样有味道,尤其是那一双大长腿,简直就是艺术品。

去了南云,不管怎么说,一定要好好摸一摸肖菲地大腿,相信大姐大肖菲是不会拒绝的。

想到开心的地方,贺明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管面对的危难有多大,人都要时刻保持冷静的头脑,不能让自己的心情坏到家,否则什么都别想做了。

刘少强听到了贺明的笑声,小声说:“贺明,你和那个肖菲到底是什么关系?“言外之意就是,肖菲不会也是你的女朋友吧?

贺明说:“都说过了,肖菲是我姐们,从高中的时候我们就开始一起玩了,那是一个很讲义气,曾经在我们县一中叱咤风云的女孩子。”

刘少强说:“你接触的人太多了,这种性格的女孩子,我连见都没见过。”

贺明心里说,那当然了,肖菲跟你的赵欣楠啦……李冉冉啦……区别是很大的,嘴上说:“好了,快睡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