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人生

402、挽救与美好

期末考试已经进行了三天,基本上是上午考一门,下午考一门。这三天里,贺明考的是很顺利的,贺明相信,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自己也能取得优异的成绩。

但还是有很多老师和学生对贺明这次期末考试报怀疑态度,贺明就是要用事实证明一切。

新的一天。就在今天上午的考试中,贺明的班里出现了一件很不应该的事。

梁迁在考场是作弊,屡教不改居然还冲撞监考的女老师,把女老师气哭了,于是梁迁就被请到了院长办公室。

主抓学院学术教育的院长,对梁迁的行为是很不耻的,决定把梁迁交到教务处处理!

如果梁迁被送到了教务处,作弊加上冲撞监考老师,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记大过,失去学位证!

周院长太气愤了,从而导致辅导员陈华的话也没了丝毫作用。

梁迁平常在班里鞍前马后,陈华可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梁迁连学位证都没了。情急之下,陈华只能是拨了贺明的手机。

此时,贺明几个兄弟都在宿舍里,正在议论梁迁作弊的事。除了贺明之外,其他几人都认为梁迁是活该。

贺明倒是感觉有些奇怪,梁迁是个很有心计的小子,怎么作弊被抓了不求情反而冲撞起监考老师来了!看来再有心计的人也有不明智的时候,就如同是再理性的人也有丧失理性的时刻。

手机响地瞬间贺明就接了起来。

“贺明,你快到学院里来!”陈华急声说:“看来梁迁的事你不出马是摆不平了!”

“好的,我马上过去。”贺明说。

简单的通话之后,贺明把手机装了起来就朝外走。宿舍的几个兄弟也随之议论了起来。

“要我说。贺明就不应该管梁迁,梁迁那小子太坏了,我最讨厌他的眼神了!”程光明说。

“不是陈老师找贺明了么?”刘少强说。

“找也不管。”程光明说。

“贺明自然有他的想法。”刘少强说。

可以说,宿舍地几个兄弟,刘少强是对贺明理解最深刻的一个人,其次是范大同,程光明则是最迷糊的一个人。

贺明首先到了陈华地办公室。陈华愁眉苦脸说:“贺明,这次周院长真是发大脾气了,我的话根本没用了。”

贺明叹息说:“梁迁这小子太糊涂了。周院长这么生气,不知道我的话……”

陈华急声说:“你的话一定有用!”

于是贺明和陈华一起朝周院长的办公室走去,梁迁正耷拉着脑袋在院长的办公桌前流泪!

看到贺明和陈华一起来了,周院长的目光顿时就落到了贺明的脸上,略显为难之情。

贺明笑着走到了周院长的办公桌前:“院长息怒,还是再给梁迁一个机会吧,考进上宾财大不容易,要是送到教务处,他就毁了!”

周院长愤然说:“贺明,你觉得梁迁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处罚么?他严重违反了学校地纪律!历届以来。考试作弊的不在少数,但被抓了还冲撞监考老师的事可是少有发生!”

贺明说:“凡事都有个变通,我还是希望学院里能再给梁迁一个机会!”

梁迁也赶紧说:“院长,我以后会努力学习,会听话的!”

周院长深深的出了一口气:“陈老师,你先带梁迁到你的办公室,我跟贺明有话说!”

陈华带着梁迁出去了。周院长让贺明坐到了沙发上,然后坐到了贺明身边。

周院长很重的口气:“梁迁地事,让我感觉很意外,这个学生简直是反了天了!”

贺明笑着说:“那也给他一次机会吧,我真不希望看到他毁了。”

周院长有些不理解说:“你跟梁迁关系很好?你为什么这么帮他?”

贺明说:“我和梁迁关系很一般,以前还有过小矛盾,但不可否认,这是一个追求上进的学生,我觉得……”周院长笑了起来:“贺明,既然你这么说。那这次就放过他,我全是看了你的面子啊,希望你心里明白!”

贺明说:“我明白。”

贺明之所以这么帮梁迁,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贺明过去的记忆中,并没有梁迁考试作弊冲撞老师的事发生。

假如这是蝴蝶效应。也是由于自己的重生引起的。

自己这一次太优秀了。让暗地里总喜欢跟自己攀比的梁迁感受到了莫大的不平衡,于是在关键时刻做出了傻事……

如果是这样。自己也是要负责地,自己对梁迁没有好感,但也不至于毁了他,这个人还没有可恨到非要灭了他的地步!

很快的,贺明走了,陈华和梁迁又被叫了过来。

周院长的意思是,就不把梁迁送到教务处了,学院内部解决,梁迁该科的得分扣去一半!

如此一来,梁迁这一科肯定是挂了,但已经很值得庆幸了。

贺明回到宿舍的时候,兄弟几个还在议论呢!看到贺明,顿时就围了过来,好奇地很!

“说好了?”刘少强说。

“没事了。”贺明说。

“我晕,太便宜梁迁这小子了!”程光明说。

“他该科分数要扣一半,这一科铁定挂了,也算是付出代价了!”贺明说。

“你是一个善良地人。”范大同说。

“不敢当!”贺明哈哈笑着坐到了椅子上。

至于善良,贺明还真不敢当,因为很多时候自己是那么残忍,善良不过是对待个别人的时候或者是偶尔地时候。

一般人们说的善良就是。对待坏蛋都会有怜悯之心,显然贺明不是这样地!鲜血都见了很多了……

一切的一切,都是所谓的原则在作怪,而自身的原则往往也是自身的枷锁,如果人没了这个无形的枷锁就会信马由缰,导致的结果就是失足!

敲门地声音。

贺明宿舍几个兄弟都笑了,知道是梁迁来了!

果然。就是梁迁!

梁迁陪着笑脸走到了贺明身边:“兄弟几个,今天中午我请客!”

贺明说:“别了,不想去。我们知道你也不顺心,那一科肯定是挂了,你还是好好想一想自己,接下来的考试里好好表现!”

梁迁尴尬说:“就让我表示一下吧!”

贺明说:“不用!”

看到贺明是这个态度,其他几人也赶紧都说不想去了,梁迁只能是对贺明千恩万谢之后离开了。

程光明甩了一句:“什么东西!”

贺明走到了程光明身边:“还有你小子,感觉前面几科怎么样?”

程光明说:“反正感觉比上次考的好,至于挂不挂,天知道。”

接下来地几天,都在忙碌的考试中度过。

小丫头比贺明早考完一天。在宿舍里等贺明,回家的车票已经买好了。

终于,今天上午,贺明也考完了。

结束考试之后,贺明第一件事就是拨了小丫头的手机,让她过来。小丫头很快就到了。

学校前门,贺明看到了穿了圆领小衫和牛仔裙的小丫头。近距离闻到了小丫头的体香。

那是一种纯正的女孩子的气息,任何昂贵的香水都营造不出。

小丫头甜甜的笑脸,甜甜地声音:“明明,考的好吗?”

贺明搂着小丫头朝川东饭店走去:“考的很好,你呢!”

小丫头微笑着说:“我考的也很好。”

此时的小丫头,笑起来比小时候多了几分成熟,也多了几分内敛,但却更美了。

如果说小时候的小丫头很多时候都很可爱,那此时是真正的美丽!

等若干年后,小丫头成了自己地老婆。成了一个美丽的少*妇会是什么样子……

美丽一直在延伸,期盼中,营造出美妙的享受。

川东饭店的包厢里,点的东西都上来了,贺明和小丫头都喝啤酒,干了一下。贺明说:“晓敏。你们学校里有没有对你图谋不轨的男孩子?”

小丫头甜甜的笑脸:“那你说,怎么样就是图谋不轨了?”

贺明笑着说:“当然是追你!”

小丫头说:“那倒没有。很多男孩子都知道我是有男朋友的,你也经常过去!不过我走在路上,偷偷看我的男孩子可不少!”

贺明感觉,这个自己可是管不了的,总不能把那些男孩子地眼睛都挖了!再说了,很多男孩子喜欢偷看小丫头,更说明了小丫头是一个有无限魅力的女孩子,而这个女孩子是自己的女朋友,是自己的骄傲……

“怎么啦,生气啦?”小丫头笑盈盈看着贺明。

“当然没有。”贺明说。

贺明现在想到的是,现在才是大一,等暑假之后才是大二的开始,未来地路还有很长。

未来地路上,还会遇到很多问题!

或许有一天,自己会有强大的情敌出现,这是贺明不希望地,但却是很难避免的。

“明明,后天我们就要回家了,你超市的东西怎么办?”小丫头说。

“先关一段时间,我已经从托管所里找人看着了,放心就好。”贺明说。

“那可是不小的损失。”小丫头说。“没事的,该赚的钱我们还是能赚到的。”贺明说。

今天晚上,贺明和小丫头打算住到租来的房子里。所以吃了中午饭之后,贺明和小丫头一直在一起。

艳阳给了贺明一个电话,知道贺明和小丫头在一起,就把电话挂了,也没说找贺明做什么。

此时贺明和艳阳感情的道路遇到了重重阻力。

艳阳很想跟贺明像朋友一样交往,但她的心却不能平静!见不到贺明的时候,艳阳就体会到无尽的孤单。

那种孤单就是相思,可惜艳阳自己也不愿意承认。

晚上八点多,贺明和小丫头来到了租的房子里。小丫头轻快的拿起扫帚打扫起来。

贺明坐在沙发上:“挺干净的呀!”

小丫头樱桃小嘴巴翘翘的:“这还干净,你可真邋遢!”

贺明哈哈笑了起来,伸出胳膊把小丫头搂住了:“我哪里邋遢了?”

小丫头亲了贺明一口:“哪里都邋遢,可我就喜欢你这个邋遢的家伙!”

这个夜晚想必是个很美妙的夜晚。

贺明和小丫头弄出了很大的响声,响声之中,两人越来越兴奋。

贺明很想问小丫头,亲爱的,你的叫声为什么总是能让我沉醉,但这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早晨,当贺明睁开眼看到小丫头已经醒来了,正用一种带着微笑的目光看他,贺明轻轻捏了捏小丫头的鼻子:“宝贝,为什么用这种眼光看我?”

小丫头的回答让贺明很是诧异:“我想我妈了!”

贺明只能是哈哈大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小丫头连连给了贺明几拳,让贺明很是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