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人生

415、生活里总有事让人开心

正如贺明所想的一样,晚上艳阳就到了学校,并在不到八点的时候就给了他一个电话。

这一次接到艳阳的电话,贺明的感觉很是不同,就和冷战了多日的恋人忽然和好的感觉一样。

一路小跑朝熟悉的小路进发,阵阵凉风之中,贺明才意识到,他和艳阳之间的困难仿佛是刚开始。

但困难之中,他和艳阳将以怎么样的方式相处,完全在于艳阳,而不在于他。

熟悉的小路上,贺明看到了艳阳。

艳阳微笑着说:“贺明,你过来了,我们走走吧。”

艳阳说话的时候尽量让自己轻松,可还是流露出了低落,贺明的心能体会到此时艳阳的低落,很显然的,在自己走后,乔梅又训斥艳阳了。

贺明不会想到,向来都把艳阳这个女儿当贴身小棉袄的乔梅,打了艳阳一个嘴巴子,艳阳也不会跟贺明说这些,害怕贺明对妈妈的敌视更深了。

朝前走的时候,贺明总感觉艳阳有很重要的话要说,莫非又要提出“分手”么?

当贺明想到这里时,风好像更凉了一些。

贺明长长的吹出了一口气,朝艳阳看去时抓住了艳阳的手,艳阳没有躲避更是没有挣扎,就让贺明抓着手。

这一下贺明放心了不少,艳阳并没有跟他冷战的意思,笑着说:“艳阳,今天是我不好,跟你妈妈说话的时候火气太大了,连累了你。”

艳阳说:“你别提这个了。该发生的事都已经发生了,对于我们两个的普通朋友关系,我爸和我妈分成了两派,我爸不反对也不支持,我妈自然是坚决反对。”

贺明说:“那你呢?”

艳阳说:“既然我还约你出来,还让你拉手,你还不明白我地想法么?以前是什么样的。以后还是什么样的。”

贺明心里说,这样你就不怕你妈生气么,嘴上说:“谢谢你。艳阳,希望我没有让你为难。”

艳阳释然的笑脸:“我们可以拉手,可以拥抱,但我们毕竟只是朋友,我请你明白这一点。”

贺明说:“我明白。”

以前贺明还真不太明白,或者说是对他和艳阳之间的关系有莫大的希冀,但自从今天的事之后,贺明心里也坦荡了很多,也许他和艳阳真地没有明天。

虽说希望渺茫的让人几乎看不见,但贺明还是会朝有亮光的地方追寻。奋斗是没有止境地。

贺明有时候都无法想象,为什么自己会有如此大的动力:“过两天就是国庆假期了,有什么安排?”

艳阳笑着说:“一共就三天,能有什么安排呢,如果可能的话,你带我到海边玩一天。”

贺明感觉到了艳阳的伤感:“恐怕你妈妈是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的。”

艳阳说:“看运气了!”

贺明说:“你也相信运气?”

艳阳说:“当然相信。”

是啊……人在不顺心的时候,总是会想到运气。万事顺利的时候倒是把运气抛到脑后了,认为自己天生就应该是上天的宠儿。

贺明悠然的叹息一声:“等国庆假期之后,我的超市装修也该好了,假期开始地时候我就打算贴出去招聘广告,不但要招服务员还要各部门负责人。”

艳阳有些吃惊说:“你那超市也不是很大,才2000多平米,还要设多少个部呢?”

贺明说:“起码财务部,策划部,外联部是要有的,我是按照我的想法设立的。”

艳阳钦佩的微笑:“这些事上你比我精通多了。”

贺明说:“我也在不断的学习中。”

艳阳说到了关键的一点:“货源地事你怎么办?我都不好意思去问我的爸爸了。”

贺明说:“我正在想办法。从明天,我就四处跑一跑。”

此时,东方之歌超市的大铜字已经挂了上去,但是并没有哪个生产厂家主动联系过贺明。个都没有,贺明对此有些失落,起码有一两个也是对他不小的安慰。

即便是自己去跑。也只能把上宾的几个在副食品上的知名品牌联系一下。那么其他的呢?

超市里不能只进上宾生产的东西啊,缺口太大了。

难道这次大部分货物还从代理商或者是批发公司来。贺明可不想那样了!实在没有办法,只能自己玩命去各地跑了,但那要耽误多少时间?

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

今天晚上,贺明和艳阳谁都没有心思去学习,就在熟悉的小路上游荡,游荡了很长时间,彼此都累了,就坐到一边的石台上休息,一直到快熄灯地时候才回了宿舍。

贺明走进宿舍的时候,刘少强正在唱歌呢,范大同去超市看夜了,程光明居然是在学习。

看到贺明,刘少强又唱了几句停下来说:“贺明,你说我在唱歌上怎么就出不了头了。”

贺明说:“只要你唱的好,迟早有一天会出头的。”

刘少强说:“我也希望。”

程光明把贺明叫了过去,给他讲解了几个难点,笑着说:“贺明,你小子的脑子太好用了,真不知道怎么长的。”

贺明说:“从小喝地水多,就成这样了。”

三人都哈哈笑了起来……

不管有多少心事,兄弟几个说笑一会儿,贺明就开心多了,那种感觉很年轻很美妙。

国庆地三天假期终于来临了,今天晚上。白伶就要到上宾了。

为了来上宾找贺明,白伶还多请了三天假,如此一来,就有六天供他支配了,可惜的是,前后有两天要在路上度过。

小丫头知道白伶要来,也是很开心地。反正白伶也早就是贺明的女孩子了,她也有很长时间没见可爱地白伶了。

小丫头无论如何都不会对白伶产生敌视,因为白伶实在是太好太可爱了……有时候还有一点小可怜。

傍晚。贺明到了师范大学,见到了小丫头。

小丫头抓住了贺明的手,忘情的看了贺明一会儿,流露出了灿烂的微笑:“今天晚上一起去接白伶。”

贺明说:“好!”

小丫头又说:“这些天你好好陪一陪白伶,就不用考虑我了,反正我们两个经常见面。”

贺明有些愧疚说:“那怎么能行?”

小丫头捂住了贺明的嘴:“你要听我的,要不我会生气的!”

贺明让小丫头逗笑了:“我听晓敏地,这些天多陪陪白伶。”

小丫头认为,白伶身为贺明的女朋友却跟贺明天各一方,很不容易。白伶和肖菲可不一样。

由于性格的原因。白伶经常会感觉到委屈,经常会哭。

而肖菲可不是!肖菲看很多事看地都很开的!

晚上快9点的时候,白伶坐的火车才到上宾,当一身休闲打扮的小可爱白伶看到贺明和小丫头的时候,开心的拽着拉杆箱跑了过来:“贺明,晓敏……”

贺明接过了白伶手里的拉杆箱,而小丫头则是和白伶热烈拥抱在了一起。白伶开心说:“小妹,你是越来越漂亮了。”

小丫头说:“姐姐,你也越来越漂亮了。”

贺明感觉两个可爱的女孩相互之间姐妹称呼还挺贴切的,希望能一直和平地保持下去。

电话里,白伶就知道贺明买了车。

坐到贺明的车里时,小丫头和白伶都在后排,有说有笑。

白伶感觉,帕萨特坐着挺舒服的,会让她有一种优越感,心里说。贺明,你这个家伙,在上宾比我过的好多了。

赶紧毕业吧,我要和你到一起。

一起吃过饭之后,贺明把小丫头送回了师范大学,然后和白伶一起到宾馆里去了。

小丫头认为。今天晚上贺明和白伶会很激烈。

但是贺明并没有奢望那种激烈。认为白伶同意这个时候跟他激烈的可能性不大。

财大附近的一家不错的宾馆,贺明给白伶在3楼要了一个房间。很温馨很舒适。

贺明坐到沙发上,白伶进浴室洗澡去了。

这一次,听到水流地声音,贺明并没有太多的心潮荡漾,大概是他有心事的原因。

超市的货源始终是个大问题,就如同是一座满是积雪的高山挡在了贺明面前。

从浴室里出来的白伶,浑身是一套浅粉色的卡通睡衣,在贺明面前扭了扭:“够不够可爱。”

贺明朝白伶摆手:“过来,让我抱抱。”

白伶这次过来,虽然没打算跟贺明那样,但是抱抱还是可以的,她可是贺明的女朋友,想了贺明很长时间了才见面。

白伶迈着可爱的步子走到贺明身边,刚要坐下来却让贺明抱到了怀里……

长长地吻和拥抱之后,彼此都平静下来。

白伶舔了舔嘴唇:“陪我玩一会儿你就回宿舍吧。”

贺明笑着说:“行,我听你的。”

此时的贺明,在对待白伶这个女孩子的时候也看开了,让白伶玩的开心比勉强她做一些事更能表达对她的爱。

因为她现在根本不愿意那样!

如果自己非要那样,跟强迫没什么区别!

白伶这个聪明地女孩子已经把她地身体当成了她与贺明关系的救命稻草,在时机没有特别地成熟时,是不会给贺明的。

白伶心里有一条清晰的界限,要到了那个时候……

但是这些她是不会跟贺明说的,虽然她很爱贺明。

陪白伶玩了一会儿跳棋,贺明吃了两个板栗,然后走出了宾馆,明天,贺明就要到白伶到海边。

如果小丫头不想去,那就算了。

贺明知道,小丫头完全是在为他考虑,这个女孩子善良的总是会让贺明想到天使。

贺明从来没见过天使,也不认为天使会比小丫头美丽,会比小丫头善良……

如果有一天,小丫头忽然神秘的告诉他,明明,其实我有个秘密一直没告诉你,我就是天使,是上天让我到人间来爱你的。

贺明是会相信的。

躺到宿舍的**,贺明非常期待第二天的来临。

有繁重的心事,但也有了开心的线索,人生的意义还在于,在不开心的时候自己寻找开心。

带上耳机听歌,这个世界仿佛变得更大了,都在人的心里。

新的一天,还不到八点的时候,已经是洗漱完毕,收拾好东西的贺明就开车朝宾馆赶去,相信可爱的白伶都要等不及了。

当贺明出现在白伶的房间时,白伶已然是一身运动装扮,漂亮的脸蛋儿上挂着甜美的微笑:“贺明,我都准备好了,我们出发吧。”

贺明笑着说:“先吃点东西去。”

白伶开心说:“到了海边再吃吧!”

贺明说:“那怎么能行,还是现在就吃点!把宝贝饿坏了我会很心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