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二章 相府千金

很抱歉,我接下来的表现,成功地让元宝这个丫鬟以为我疯了。

穿越到今生,还是相府之女,虽然才情俱佳,相貌总也是关键的。

我在房间里四处寻找镜子,没有找到,便跟元宝要面镜子,元宝没好气地说:“小姐,好歹是我们是在私奔,要轻装上路,怎么可能要带着那么重的铜镜,再说你一向对自己的容貌自信,所以从来不肯像二小姐一样每天坐在镜前梳妆打扮。

怎么这会好端端就要起镜子来?”我有些着慌,“二小姐?”“小姐,你难道连自己妹妹也忘记?虽说她是那个可恨的二夫人所生,性格也有些娇纵,可是你一向对她很宽容,连她有时抢你心爱之物,你也一笑而过,怎么这会就偏偏像是忘记了?”元宝诧异地看着我。

我看着元宝,眼光有些茫然,元宝叹口气出去了。

一会功夫便端来一盆水,“小姐,你将就着在水里照照吧,记得小时候我们家很穷,买不起铜镜,娘亲都是用这法子的。”

我低下头去,水里出现的脸庞,十五六岁般若年纪,芙蓉如面,明眸皓齿,精致绝美的五官,眼睛似一湖秋水,又如水晶般的澈透,红唇欲滴,瑶鼻巧耳,肌肤似雪,细腻如温玉,好一个风华绝代的美人。

“想不到是如此漂亮,还这样年轻,又是相府千金,这次我真是赚到了。”

我啧啧发出由衷的感叹,抬起头看着站在一旁的元宝眼神中的不可思议,“小姐,你是很漂亮,可也不是头一次照镜子看见自己,用着这么惊艳的表情吗?再说了,哪有自己夸自己的,你好歹是大家闺秀,总要懂得含蓄吧?”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确实,哪有自己见到自己的模样惊喜,到这样?可是含蓄?拜托,连卖菜的老大妈都自称美女,我有一副绝世好相貌反而需要含蓄吗?对相貌的热情劲已过,我就冷静下来,趁着那个上山挖土豆的落魄书生还没有回来,我要赶紧把事情理顺清楚,这样才能有备无患。

我把元宝拉到**一起坐下,“元宝,我昏迷了两天,头到这还有些疼痛,能不能麻烦你,恩,那个,就是那个,把慕公子的来龙去脉告诉我呀?”元宝一边翻白眼一边大叫,“小姐,当初可是你要死要活地跟人家私奔,还在我面前对人家山盟海誓永不相忘什么的,现在只不过昏睡了两天,就什么也不记得了?你翻脸比翻书还快呀?”“我要死要活跟他私奔?”我真的惊呆了,好好的相府千金不做,来这里吃苦受累的,难道原来的凤盏盏是受虐倾向?元宝看我一头雾水不像是装的,不耐烦的说,“好了,我细细讲给你听。”

原事情是如此这般。

有一天我,也就是原来的凤盏盏,无意间碰见慕清寒在街边卖字画,凤盏盏看他英气不凡,才情横溢,很俗套地从此和慕清寒一见钟情,郎情妾意,书画往来,当然都是元宝跑腿。

慕清寒是没落的贵族,祖上也是封侯盟荫,不过到他这一代已经完全没落,家里有父母和妹妹四人,只靠富家亲戚接济度日,慕清寒不忍看亲戚脸色,抹开颜面,自己摆摊做了字画生意好养家糊口,凤盏盏看他如此孝顺,更加觉得他人品俱佳,从此就对他有了几分真心。

凤盏盏不忍看他落魄,时常让元宝拿些珠宝首饰给他,慕清寒坚决不肯收。

凤盏盏想说服爹爹让她两人成婚是万万不能的,想一个宰相之女不攀龙附凤,也终不能嫁给一个落魄书生。

正在凤盏盏无可奈何的时候,当今皇上指婚了,把凤盏盏指给了当今太子木易凌日。

理由是凤盏盏相貌出色,人品仁厚,精于女红,不识一字,无才是德,是天下女子的典范。

可是凤盏盏并不想嫁给当今太子,因为传言太子冷血无情之人,而且最不能令人忍受的是他可能有断袖之癖,龙阳之好,早已进宫的几个侧妃至今未能沾太子雨露。

凤盏盏慌了,急忙找来慕清寒商议,慕清寒怎敢与太子争女子,嗫嚅道“既然是皇上指婚,你嫁得还是当今太子,我们还是认了命吧,只能怪我们今生无缘,他日你母仪天下,不要忘记还有我一人即可。”

话说得有些酸溜,可是你能叫慕清寒想出什么计策来,我想这是情理之中。

还是凤盏盏果断,“既然我们不能相守在一起,今生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不如我们殉情吧,我这里还有一瓶鹤顶红,不如用它了结我们的余生吧。”

把慕清寒吓得掉头就跑回了家,不敢来见她,人家慕清寒其实也在想,如果能跟相府搭上亲估计好,就算搭不上也不能搭上命吧。

凤盏盏现下也明白了慕清寒也不过是只有三分真心,并没有对自己情根深种,不值得自己托付终生,可是眼下只有这一个办法才能离开。

赶紧再差元宝连哄带骗去把慕清寒重新找来,叫慕清寒一声“寒寒”,一地鸡皮疙瘩。

“寒寒”,打住,我问元宝,“我有那么恶心,我叫他为寒寒?”元宝肯定的眼神在说你就是那么恶心,凶巴巴地问,“你到底要不要听后面的?要听的话就闭嘴,不准插嘴。”

我乖乖闭了嘴,谁叫我有求于人。

她继续说下去。

慕清寒这次来相府十分忐忑,不知道凤盏盏又出什么主意,站在她面前手足无措。

凤盏盏,“寒寒,既然我们无法光明正大的成婚,你又不肯殉情,不如我们私奔吧?你觉得怎么样?”私奔?慕清寒雷了,是的,这年头是流行私奔,可是那毕竟是民间,你可是要嫁给太子的,皇上指婚的人选也能私奔吗?凤盏盏仿佛看穿了慕清寒所想,“我说能就能。”

“可是,那么,可是,那么……”慕清寒含糊不清。

“打住,你怎么那么多可是那么的?你不就是想问如果我跟你私奔,我凤家会不会满门抄斩,诛灭九族?”慕清寒忙点头,凤盏盏说:“你是不明就里,皇上跟我爹爹虽为君臣,可私下相交甚好,那能那么容易就杀了他?大不了,就把我妹妹语聆嫁给他了,反正她已十四,也该出嫁了,要知道她可一直想进宫享荣华富贵,我这样做也算是成全了她。”

慕清寒想,既然私个奔无伤大雅,那就私吧,奔吧,等过几年生米煮成熟饭,再带几个拖油瓶回来,不愁泰山大人不认亲。

既能抱得美人归,又能封官进爵,何乐而不为。

“可是,我身无分文,你也无料理家事只能,我们两人出去可如何度日呀?”“我会做家事的,不对,元宝会做家事就可以了。”

凤盏盏毫无愧色得指着元宝说,赢得元宝白眼几个。

“况且寒寒你文采横溢,去哪里我们想必都可以混口饭吃。”

慕清寒心想,哪怕你带点点细软,也能够我们吃穿不愁吧,好歹将就过几年。

可是没有想到凤盏盏当真没有带任何金银细软出来,可怜了慕清寒摆摊赚来的一点银两。

这就是整个事情的始末。

我听完后一时回不过神来,真的是太出乎人意料了。

凤盏盏不爱慕清寒,也明知道他不爱自己,可是就是为了不跟太子成婚,也能受奔波之苦背井离乡地跟他私奔,至少证明两点,慕清寒本性并不坏,只是对凤盏盏感情不深,二是那太子实在令人发指,令人避之不及。

元宝白眼一个,“小姐,现在流行私奔,我们一路上碰见好几对私奔的情侣呢,只不过真的没见过宰相之女私奔的,你也算开了本朝的先河了。”

门外慕清寒进来了,手上端着一盆煮熟的土豆,看见我醒来惊喜地笑,“盏盏,你终于醒来,这是我从山上挖到的一点土豆,我在河边拿了盆先煮熟了,快点来吃。”

土豆,该死的土豆,我不在相府穿金戴银,锦衣玉食,我却这在吃土豆?慕清寒走过来要扶我下床,我忙躲开,装作对他眼睛里的诧异视若无睹,然后摸着头装痛。

“慕公子,我家小姐自醒来就头疼不已,以前的事情还记得有些模糊了。”

元宝在一旁说,好元宝,真不愧为凤盏盏的贴身丫鬟,机灵劲就叫人喜欢。

我站起身来,没有理会慕清寒眼里的一抹失落,“元宝,我们走。”

“小姐,我们去哪里?”元宝急急地追出来。

“回相府。”

身后是慕清寒一脸愕然地端着那盆土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