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三章 拒绝私奔

其实,我也有很多疑惑的。

凤盏盏敢抗旨违婚出来私奔,难道不会引来杀身之祸?难道电视剧中常讲的满门抄斩诛灭九族是作假的,唬着观众玩的?“元宝,你确定我们私奔出来后,相府没有被抄家,男的砍头,女的为婢?我们这样回去会不会被抓个正着?”我还是有些惧怕,如果回去就要有灭门之祸,我还是私奔在外面好了。

元宝给了我个白眼,肯定地说:“放心,没有事情的。”

我诧异于她的肯定,“元宝,你为什么如此肯定?我回相府,你说我爹爹会不会为保全家而牺牲我一人?”元宝噗嗤笑了,“我那么肯定还不是因为,皇上有把柄在老爷手里?老爷当年被一个女人喜欢上,结果没几天皇上看上了那女子,把她召进宫做了妃子,就是当今的馨妃,皇上一向对她恩宠,他日如果你进了宫,这个人你倒是可以多结交,看在老爷的份上,她肯定万事保你周全。”

原来还有这么档子事,看我没吭声,元宝揶揄地说:“小姐,你安心即可,真如果出事,老爷肯定牺牲全家保你一人,这你总该满意了吧。”

恩,这个答案不错,虽然有些残忍,可是谁叫我不认识他们,没有感情,心里自然没有波澜。

我决定要跟元宝处好关系,毕竟出门在外,况且我还是出门出在另一个朝代,多结善缘,总是没有错的,“元宝,跟我几年了?你的名字好奇怪呀,你为什么叫元宝呢?”元宝看着我,张大嘴久久不出声,“小姐,我自小跟着你,准确地说是五岁就和你形影不离在一起,我本是来不想跟你私出来的,请你不要忘记你私奔出来的时候怎么苦苦哀求我好吗?还有麻烦你能不能不要装了,很累的,你难道真的失去记忆?那为什么你还能思考问题?”我整理一下思绪,这个问题我倒是可以解释一下,我看过这方面的书籍,“元宝,失忆和思考问题是两码事,失忆症可分为心因性失忆症由於脑部受创和解离性失忆症主要是意识、记忆、身份、或对环境的正常整合功能遭到破坏,因而对生活造成困扰,而这些症状却又无法以生理的因素来说明……”面前的元宝张大嘴巴真的发不出一点声音。

我眨眨眼睛,点点头,想要确定告诉元宝,“我真的失去记忆了。”

像被催眠一般,元宝也跟着点点头。

我理解为我和元宝沟通完毕,上路了。

后面跟着的慕清寒目瞪口呆,手里还端着那盆土豆,没有办法不端着,如果我凤盏盏大小姐随时真的要吃的时候,难道慕公子还要再去山上挖吗?“此去京城还有多少天的路程?我们出来多少天了?我们的马呢?”我知道这里没有飞机、汽车,连摩托车都没有,我很认命,但是最起码骑快马回京城总可以吧。

“小姐,我们出来已经二十多天了,我们一直乔装步行,没有马,我们没有钱可以买马。”

又是钱,没有钱,没有钱,一个堂堂相府千金竟然一分钱也没有。

如果不是珍惜一下凤盏盏的花容月貌,我真想打她一巴掌,让她清醒一下,出门在外何事不费银两,总算让你知道教训,摔个跤也穿越了。

“盏盏,你慢点走,你当真放弃与我私奔?”慕清寒拦在我面前,身材颀长地他如同一面墙壁一样挡住我的路。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着面前神情略有窘迫的慕清寒,故意说道:“慕公子,啊哦,寒寒。”

我浑身鸡皮疙瘩掉落一地小米,“请问,你管呈几品?家境如何?有多少亩良田?有多少个仆人?”慕清寒有些受伤害,眼神黯淡下来,嗫嚅道,“没有,我什么也没有,我……但是我会努力的,我一定会飞黄腾达,加官进爵,我知道你是千金之躯,我定让你衣食无忧。”

“就你现在这样?这个社会,什么不是靠关系,请问你有一定的社会关系吗?你家里有亲戚朋友在中央,不对,在朝廷任职吗?没有?没有你也敢跟我私奔?”我一顿劈里啪啦,慕清寒你不要怪我,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虽然当初的凤盏盏与你私奔在外,可不意味着如今的凤盏盏甘心为你风餐露宿。

“盏盏,可是我一贫如洗家境贫寒这些情况,你都早已知道的,当初我不同意与你私奔,你说你甘为我洗手作羹汤,现在你怎么态度……”慕清寒逼视着我。

彼时是彼时,此时是此时,不一样的。

况且当初是拥有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相府小姐,自然无所畏惧,而我当然不同,我只有在社会攀上龙庭,安身立命,我才能舒心惬意地活着。

“盏盏,你变了,你不再是那个不识一字而仰慕我文采的凤盏盏,此刻的你眼里都是冷酷无情。”

慕清寒你说的都对,我是变了。

“我堂堂一个相府小姐,怎么会选择私奔呢,我不过想出来游玩一阵而已,现在玩腻了,自然想回去了。”

我面无表情地说着,故意忽略掉慕清寒在后面捧着自己破碎的心。

毕竟是没有感情的,要不怎会忍心说出这样的话,可是我为什么一点罪孽感都没有呢,无良的主呀,为什么诞生了无良的我呀?“话说回来,我们这次私奔,有没有什么目的地?”我恶作剧地想起。

“小姐,你们的目的地就是天涯海角。”

元宝白眼一个。

“天涯海角那不就是海南?我们要去那么远的地方?”我被雷了,现在的海南,不对,未来的海南虽然很繁华,游人络绎不绝,可是现在的海南还是蛮荒之地吧,说不定还有什么古生物存在呢。

“小姐,不是你对人家慕公子说海枯石烂山盟海誓,不论天涯海角也会永不负心?”元宝打趣我,我有些脸红,虽然那些话不是我说的,可是毕竟都以为是我说的嘛。

“元宝,你能不能打住?你家小姐我有这么花痴吗?”元宝很肯定也很鄙视地点点头。

这个凤盏盏可真是有趣,一会要殉情,一会要私奔,惊世骇俗,难道她不知羞?难道不怕遭人非议?我好奇地拉住元宝,问一下“我”的心路历程,元宝淡淡说来,“那也没什么,现在谁家女子不私奔?只要有了喜欢的人,都相约私奔,好像只有这样大家才能认可彼此,如果谁没有私奔过,会受到大家的耻笑的,那意味着无能,没有魅力。”

元宝看我惊讶地一时合不上嘴巴,扑哧笑一声,接着说“你也不必如此,难道你忘记以前你每天都嚷嚷着私奔?只不过一直没有碰到合意的人而已,原来别家公子相约你私奔,你不是嫌人家太丑就是嫌人家不懂文墨,而人家慕公子本不是十分情愿,不过是你半哄半骗来的,现在你好端端的又反悔,我真可为慕公子不值!”我无语,又被雷了,我原来穿越到一个喜欢私奔的年代。

我该向慕清寒道歉吗?还是回去后我做了太子妃为他谋个官位吧,这样也算是补偿他了。

“元宝,既然我们身上没有钱,不如我们去附近州府,亮出我们的身份,我想那些官员肯定会派人把我们送回京城吧?”说不定一路还是好吃好喝伺候着,那不惬意?“小姐,难道你要让全天下人知道当今太子妃跟别的男人私奔了一回吗?如果你是跟太子私奔,那也算赶个流行,现在跟你私奔的可是慕公子,你让皇家颜面何存?”元宝愤愤不平,一副我怎么会是你的丫鬟的表情。

可是我们总要找些钱做盘缠吧,要不饿也能饿死,一不能偷而不能抢,注明:不是不想偷,不是不想抢,是偷不成,抢不着,没有那本事。

我心思一动,“不如我们打工赚点钱做路费,这总可以吧?”“打工?”元宝和慕清寒异口同声。

打工之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