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十七章 谜团

今天第二更,求票票,某佩一定会努力更新回报大家的。

**************慕清寒走后,我一直在房中踱来踱去,百思不得其解,总觉得私奔的这趟水太深,自己就像是陷进圈套里,可我怎么是任人摆布的人?不一会,有水云间的伙计送来了上好的桂花糕点,说是慕清寒让厨房做的,让我尝点美食缓缓心境,附送来的还有一壶沏好的香片。

我计上心头,差人去请元宝过来一起用些糕点。

可是那小厮一会回来说,“回姑娘,元宝姑娘现在正忙着练习舞蹈,她说谢小姐好意,暂时没有空来吃糕点。”

我拿了块糕点吃着,果然是名店出名品,这桂花糕真是不赖。

我在前世也经常会买些桂花糕吃,但总是不得其味,查阅了很多资料才知道,吃桂花糕很是讲究,用天然桂花绞汁去渣,窖存三年后,取出,配制健脾化气的肉桂、木香、麝香、母丁香、沉香、香附、佩兰等中药香料,精制成,“桂花酱”,然后拌入炒爆、磨细、蒸熟、筛细的糯米粉中,加上优质白糖、五香粉、芝麻、盐水,糅制成糕,再用水蒸气给以湿润,使其久置不松碎,便成为香甜可口、提神健脾的美味糕点。

我面无表情,对那个小厮说,“你去告诉她,如果这次不来,以后也不需要来了。”

小厮领了命去了。

一会功夫,元宝气喘吁吁地跑来,“小姐,你又发什么疯?人家正在兴头上,你教我的舞蹈我正要练习纯熟,你这么急冲冲地喊我吃什么桂花糕?在相府还没吃够吗?”我其实明白,她不过拿这话来掩饰什么,她肯定知道了慕清寒对我所说的话,所以才故意避着我,不肯来见我。

我冷眼看着她,一言不发。

元宝先是装作若无其事,后来便在我注视下没了那股淡定自如的气势,怯怯地问道,“小姐,你怎么这样看着我,还怪令人害怕的。”

“元宝,你跟我几年了?我以前待你如何?”我抿了一口茶,元宝要过来给我续茶,在我的注视下也停下脚步,没敢走过来。

说实话,我问这句话的时候,当真心虚的紧,不过看元宝平时如此顶撞我,就知道她与凤盏盏两人关系还是不错的。

“小姐,我自小跟着你,一起吃一起睡,如同姐妹,小姐自小不被允许读书,不过还是极力地求老爷让元宝读书,元宝对小姐那当然是感激不尽。”

我看这丫头的话也是肺腑之言,难道她并不知道此中详情?还是让我来诈她一诈。

“元宝,既然你知道我对你好?怎么还敢来骗我?”我目光更是清冷如冰,令元宝不敢对视。

“小姐,我没有,我哪有骗你?”元宝说这话的时候明显底气不足。

我把手中的茶杯用力摔出去,一声清脆,瓷器碎落在地的声音,把元宝当即吓得跪在我跟前,“元宝,你是欺我什么事都不知道吗?看来你不到黄河不死心,你如果不把实话给我招来,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卖进青楼,让你今天晚上就开始接客,连温柔这样的狐媚子你都不如。”

元宝吓得浑身发抖,总是姐妹情深,她也该知道主仆之分,虽然不知道她面前的这个主子是怎么回事,可是她还是感到恐惧万分,“小姐,你不要生气,我说,我全部都说。”

我看元宝实在有些怕了,身子还在瑟瑟发抖,也有些不忍心如此吓她,把她扶起来,递给她一杯茶,她接过来但是并不敢喝,还是放回了原处,我在心里默默地想,元宝,只要你这次对我说了实话,今生我都会把你当亲姐妹看,永不再如此对你。

元宝缓缓把事情讲来,事情一丝一缕地浮出水面。

原来凤盏盏绝色天下,可是并不识字,虽得皇上嘉许,可是别的人家还是不太乐意要这么个媳妇,再加上她是宰相之女,风头正劲,怕招到家里来,凡事都会引人注目,所以京城一些大户人家的子弟都被家人嘱咐,不得招惹凤盏盏,凤盏盏只能一直待在深闺无人问津。

凤盏盏深闺寂寞,得知别的女子尽数私奔,觉得羡慕不已,只叹自己不是寻常人家的女儿,每每听见谁谁谁与某某某私奔,都无尽神往。

而有一天宰相得知皇上要指婚的消息,便找来元宝商量,他知道自己女儿私奔心切,如果现在就让她进了皇宫,她一定不甘心就此作罢,说不定真的自己会私奔,惹出天大的乱子来。

元宝献策,“老爷,我看不如这样,找个知根知底的人,一起带着小姐私奔,那样也好遂了她的愿。

小姐玩够了,尝尽了苦楚,自然就想回家了。”

宰相大人还是有些不放心,“元宝,你也知道盏盏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子,怕这个人真的会对盏盏起歹念,生米做成熟饭,有苦就说不出了,到时候你叫我如何是好?”元宝脸红红地说,“老爷,你放心,这个人我保证不会如此。”

宰相问,“你如何这么肯定?”元宝盈盈地拜了下去,“回相爷,那人是元宝的心上人,早就与元宝两情相悦,元宝知道纵是小姐绝色天下,他也不会负心。”

“元宝,我看你整天陪着小姐足不出户的,怎么忽然有了心上人?”宰相疑惑。

“回相爷,是老爷善心,让元宝学得识字读文,在街上买书的时候认识的,一见如故。

他日小姐回府之日,还望老爷成全我们。”

元宝羞地耳根都红了。

宰相大人是看着元宝长大的,对她自是放心,加上她整日与盏盏形影不离,对元宝的感情自是不同于其它丫头,不能说亲如父女,但也能算半个女儿吧。

随后同意了元宝的想法,如同慕清寒所说,宰相大人找到他,如此这般。

元宝说完了后,抬眼看我,“以后的事情,小姐都知道了。”

“这么说来,慕清寒在街上与我相遇,也是你们故意安排的?”我一切恍然大悟。

“是的,他开始是不答应的,说大丈夫有抱负做大事,怎么做如此鸡鸣狗盗之事?我苦苦求他,并说老爷已经恩准我和他的婚事,他才答应了下来。”

“也就是说,当我说殉情的时候,慕清寒是真的吓跑了?”我又问道。

元宝想起来有些忍俊不禁,轻轻笑道,随后我看冷眼冷脸的,又忍住笑,“是呀,他当时真的有些吓傻了,说没见过这么疯狂的女子,还没两情相悦呢,就要和人殉情。

说什么也不肯再来见你,又是我苦苦哀求他才来的。”

元宝说得好像她有多么委屈似的。

终于我能明了,我一穿越过来就发现慕清寒总是对我不冷不热,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原来不过是不爱,可是以凤盏盏的相貌着实胜过元宝很多,他难道不动心吗?元宝为什么就这么放心他?“元宝,我问你一句话,你必须老实回答我。”

我轻飘飘地说着。

“好,你问吧,小姐,元宝什么时候骗过你?”元宝无辜地瞪大眼睛。

“还说没骗我,这次私奔就是你骗出来的。”

我大叫。

“好了,小姐,元宝以后再已不敢了。

有什么话你就问。”

“你要慕清寒跟我私奔,你难道不怕他爱上貌美如花的我?”我哈哈笑着,前仰后附,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元宝一脸鄙视,“当然不怕,慕慕说了,我比起你来更像个大家闺秀,知书达理,识文解字。”

我去咯吱她腋下,“还慕慕呢,你才恶心呢。

你当真不怕,当真不怕?”元宝躲闪不及,被我咯吱到,痒得受不住,大笑着说,“好,我怕我怕,小姐饶了我吧,我怕慕清寒爱上貌美如花知书达理识文解字的你,哈哈。”

身处劣势,还敢来嘲讽我,看我不好好管教你,不,叫慕清寒来管教你。

其实后来,我也认真问过元宝,元宝作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对我说,“其实我也有想过,如果你们两人真的负了我,那我就拿来你那瓶鹤顶红,给你们两人喝下去。”

“元宝,你好狠的心,你把我们两人毒死了,你难道不寂寞?”我装出害怕的样子。

“我总要先留下来给你们收尸安葬,然后我就也喝下那瓶鹤顶红,小姐,去了阴间我也伺候你。”

说着眼圈红了,我知道虽是玩笑话,可也见真心,不禁感慨万千。

今天第二更,求票票,某佩一定一会努力更新回报大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