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二十一章 幕后

虽是夏天,夜风还是很清凉。

因为气温是随着时间变化而越来越热的,前世是温室效应二氧化碳过高而全球变暖,在古代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即使现在是酷夏,温度对于我来说还是很舒适的。

在高空中御风而行真是不错,虽然我被吓得半死,可是有这个宽厚的胸膛,我还是感觉莫名的踏实。

我想把头埋进他怀里,可是还是犹豫着没敢做,毕竟谁知道这位是大叔还是位小弟的,咱都没有分清楚,冒失失得投怀送抱,到时候岂不是羞得无处躲藏?我搭句话,“请问,这位高空飞行的兄台,你是敌是友?”……“好吧,就算你是友,那你是谁?”……“好吧,就算你不说你是谁?你总要告诉我这是往哪去吧?”……我伸出一只手,迅速地想要把蒙面人的蒙面巾摘掉,就在我触摸到那蒙面巾的时候,他闪电似的握住我的手,而身子还被他用另一只手揽在怀中,我努力扭动想要挣脱开来,身体实实在在与他有了接触,那一瞬间就像是恋人相见恨不得把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一样,蒙面人做了要把我扔下去的手势,我才老实下来,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摔死了虽然不值,可是摔得不死不活地,那麻烦可大了。

好像风没有在耳边呼啸了,原来已经落在地上,蒙面人把我送在客栈旁边,深深看了我一眼,独自离去,任我喊破喉咙也不理会我,背影里有我熟悉的那抹感觉,却又说不出是谁。

今天晚上遇到的都是怪人,我手里握着一块从蒙面人身上摘下的玉佩,窃笑了起来。

不过任怎样仔细看这玉佩,也没有看出端倪,虽然质地很好,可是我仍然看不出来头绪来。

我回到客栈,元宝、慕清寒甚至佟掌柜都在等我,几个人在房中踱步不安,元宝的眼睛哭得跟桃子似的,一看见我出现,就扑了上来,大叫道,“你说你到底去哪里了?你说一个人瞎跑什么?我还以为你真的私奔去了呢!”“元宝,你看你,守着佟掌柜乱说什么?也不怕人笑话,我这不是好端端地回来了嘛。”

我哭笑不得,这个元宝总是让我没有办法,她心直口快,对我忠心耿耿,我还有什么好苛求的?元宝羞红了脸,抱着我又哭又笑。

我慢慢推开她,“元宝,你是不是借我衣服擦眼泪鼻涕呢,还没完没了,快点,你家小姐饿了,弄点吃的来。”

元宝忙应了下来,佟掌柜也跟着出去张罗。

房间里只剩下我与慕清寒两个人,慕清寒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那目光沉稳深究,似要把我整个人都看透,我有些招架是不住,忙说,“你不要这样看我,我什么都说好了吧?哎,你这样的人适合审犯人,这眼神谁能受得了?”看慕清寒眼神更多了一抹探究,我马上不敢??拢?飧瞿腥似匠N奈娜跞醯模?簧畛料吕椿故怯辛较伦印N野颜?鍪虑榈木???角搴?盗耍??ò迪????擅嫒耍?ǘ烂挥兴灯鹞氯嵯旅韵愕氖虑椋?蛭?腋詹乓唤?啪头⑾窒懔?芪б丫?蝗饲謇恚?韵阋丫?挥辛耍?颐挥兄ぞ荩?鹾猛?源Р猓炕褂幸患?挛乙裁挥刑崞穑?蔷褪峭盗嗣擅嫒艘豢橛衽宓氖虑椋?饪赡芫褪撬?降淖鲈粜男榘伞?p>“你竟然还能笑得出来?真不愧为凤盏盏。”

慕清寒有些恼怒的看着我,原来我想到偷玉佩的事情,已经偷偷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忙收敛起笑容,仔细看着他。

他的眼睛是焦急吗?是关切吗?是担忧吗?我真的分辨不出来,这个与凤盏盏私奔的男人身上总是时时刻刻有一种独特的东西展现出来,令人无从着手。

“我问你,那个暗袭可是翼朝人?”慕清寒肯定地说。

“你怎么知道?对,我看见他的剑上有翼朝的标记。”

我答道。

“只凭一个标记倒也不足以为证据证明他就是翼朝人,如果说是仙凌国有人要借刀杀人不是没有可能,但是谁也不敢在你与太子大婚前害你,此事关乎皇家颜面,皇上定会挖地三尺深究,谁人敢有这样的胆子?难道真的是翼朝人?那么肯定不止暗袭一个人,背后还会有主使,或许他就离我们很近,敌在暗,你在明,这几日,你一定要小心防范,轻易不要露面,这里毕竟远离京城,远水难救近火,否则,你如果有事,我可怎么向凤相交代?”慕清寒虽然口中说着,可是眼睛并没有看着我,他仔细打量着我的房间每一处,生怕对方或有证据留下。

就在这时,元宝端了几样小菜,还有一碗燕窝进来,我当真饿极了,大吃起来,元宝含笑看着我,丝毫没有嘲笑我的吃相,我吃完后,慕清寒也没有找到丝毫的蛛丝马迹,我问元宝,“自从我离开以后,你可打扫过我的房间?”元宝回答,“没有,我看小姐不在了,那顾得上收拾屋子,连店里的伙计今天来按惯例来打扫,我也没有允许,生怕你有书信或有信物留下了,我没有看到,再让别的不知情的伙计拿了去。

就是下午见到温柔姑娘来附近转转了,我去拿了壶茶水就回来了,那时温柔姑娘已经不在了。”

“恩,”我应了一声,心下明白,肯定是温柔进来过的,而元宝是万万想不到是她,怎么会防备于她?窗外光线不是那么暗,天要放亮了,三人都是一夜未睡。

元宝和慕清寒两人起身告辞,要我好好歇息。

我应了下来,也让他们好好休息,不必理会我。

元宝出门的时候把门给我带上,可是不一会,我正要卧床睡觉的时候,有人推门进来。

“元宝,又有什么事?不是叫你好好休息吗?就算你精力旺盛,也该叫我好好休息吧,要知道折腾了一晚上可够我累的。”

我以为是元宝回来又跟我唠叨呢,我把头蒙在被子里,久久没听见人回应,感觉有些异常,我迅速从被窝里露头。

温柔冷冷地站在我的床前,眼睛里的杀气一闪而逝,随即还是冷漠,我感觉站在我面前的不是一个人,是一块冰,千年寒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