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二十三章 中毒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头疼欲裂,怎么也无法安睡,香笼里元宝早换了另外一种漆若香,香味似是有茉莉与玫瑰的香气,时而清幽,时而浓郁,别有情趣。

倒了一杯茶给自己,却发现茶水已经凉了。

我招呼客栈里的伙计,可是怎么也唤不到人,难道连店里的伙计也敢欺侮我?我怒火冲冲地出门,迎面来了一个伙计,忙迭声道歉,说,“请姑娘恕罪,是伙计们看着舞娘们的舞姿美妙,全都去后院看去了,没能照顾好姑娘,还请见谅。”

我火气消了一大半,原来是这样,那随他们去吧,说明我排练的舞蹈还是很吸引人的,这是好事呀。

我问伙计领舞的姑娘可在?伙计道,“姑娘说的可是元宝姑娘?她自从你房间里出去,就去后院练习去了,别的舞娘看她如此勤奋,也都没有好意思偷懒的,现在大家都在后面练习呢。”

伙计说得兴高采烈的,把我的心也说得暖洋洋的。

我吩咐他,“你去告诉她们,该休息就该休息,可千万不要累坏了身子,一会我给她们熬些解暑汤送去。”

伙计应了一声就跑去后院了,可见那个地方对于他有多么大的吸引力,我摇摇头苦笑几声就去厨房了。

厨房里也没几个人,只剩下一个烧火的伙夫,低着头坐在那不吭声,真不知道佟掌柜怎么管理的,我用不来他们那些厨具,只能指挥着旁人动手做起了解暑汤,一个砂糖乌梅解暑汤,炎暑盛夏可代茶饮,有生津止渴,养阴敛汗,滋益身体之功。

另一个山楂荷叶饮祛暑清热,有清热去火之功效。

让她们随自己口味饮用吧。

我看汤的火候差不多了,就嘱咐厨房里的人好生看着,再过一会直接送到后院就可以了。

厨房里的那个伙夫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我不疑有他走了出去。

信步走向后院,远远得就听见众伙计的喝彩声,由衷得感到高兴,如果这次能帮上佟掌柜,也不白费这么辛苦,当然,如果再给我点报酬,那就完美了。

元宝还再翩翩起舞,真是好天分,这搁在现代绝对是做杨丽萍的料,为舞蹈而生的一个人,那舞姿曼妙轻盈,举手投足都赋予了舞蹈以灵魂与生命,我知道,如果是我出场,我是没有办法演绎得如此出色。

众舞娘也在元宝的带动下竭尽全力诠释自己的舞姿,这一刻,我为艺术而感动。

汤送来了,我示意大家停下来休息,元宝看见我来很开心,“小姐,你不多休息一会,还给我熬什么解暑汤,值得自己亲自送来?回头伤了身子,可如何是好?”“叫我休息,你还不是一样?连一点休息也没有,只顾得来训练了吗?比起你们的辛苦来,熬点解暑汤,这又算得来什么?”我淡淡笑道,给众舞娘最温馨的笑容,此刻我对于她们的尊敬超出以往任何时刻。

元宝瞪我一眼,一面招呼大家来喝汤,一边推我回去,“好了,汤已经送到了,你快回去休息吧。”

元宝的力气可真是大,我几乎是被推搡着走出后院,无奈的笑一下,其实心里都是暖暖的情意。

我实在有些累了,回到房间,刚想躺下歇息,佟掌柜的就来拍门大叫,“姑娘,不好了,不好了?”这个佟掌柜什么事这么慌张,不知道我一夜未睡吗?还让人休息不?要知道这可全是为你辛苦的。

我还没有把门完全打开,那边佟掌柜已经冲进来,惊慌失措的叫道,“完了,完了,这下麻烦大了。”

我摸不着头脑,一头雾水,看佟掌柜还是罗里??碌盟挡怀龌袄矗?宜媸执铀?砗缶境龈龌锛莆适鞘裁词拢?』锛圃谖业墒右幌拢?峤岚桶退档溃?肮媚铮?笤毫肺璧奈枘锩呛攘斯媚锇镜奶溃?灰换峁Ψ颍??慷蓟杳圆恍蚜恕!?p>我一把推开佟掌柜还有那个伙计这两个门神,飞快得奔了出去。

心里实在是懊悔,没事熬什么解暑汤,平白给了人下毒的机会。

我赶过去的时候,元宝她们已经被佟掌柜安置在厢房内,舞娘们一直昏迷着,呼吸还算平稳,看来不像是有生命大碍,慕清寒抱着元宝恨得咬牙切齿,我羞愧得不敢看他,虽然慕清寒并没有埋怨我。

佟掌柜也跟我后面跑过来,气喘吁吁得说,“老朽已经请大夫去了,估计马上能赶来。

姑娘,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地,喝点解暑汤怎么就昏迷不醒了?”“佟掌柜,你马上去查,你厨房里是不是少了一个伙计?”我握紧拳头,知道去查也已经晚了,果然不出我所料,一名烧火的伙夫不见了,我当下明了是他做的怪,都是我太大意了,明天就是开业典礼,少了众舞娘们的精彩演出是多么遗憾的事情。

我沮丧得走出门外,迎面而来的是小易与温柔,小易皱紧眉头疾步走来,深深看我一眼,那里面有责怪也有无奈,我赌气别过头不看他,任他从我身边擦肩而过。

温柔站在我面前说道,“怎么凤姑娘,你下毒给舞娘们喝也就罢了,怎么连自己的丫鬟也着了毒手?不就是怕易公子给她们赎身,会收她们回去做妾吗?不过,你也忒狠毒了,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蛇蝎美女呢?”“是呀,我就是想毒害人,最想毒害的你却偏偏没有着道,真是遗憾呀。”

我大声说着,是要说给谁听的吗?我靠近温柔了一步,低声道,“你到底想怎么样?快拿出解药来,要知道我们的恩怨与她们无关”温柔笑了,笑得肆无忌惮,开心的眼泪都出来,看我的眼神越来越冷才停下来,“你这是求我吗?好像语气并不够,我想怎么样,你还不知道?我想叫你死。”

她说着恶毒的话,语气却是平和,如果别人听不见她说的字眼,也会以为她是在劝慰我,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你休想,想要我死,你觉得是那么容易吗?我不拆穿你,不是因为怕你会用恶毒的手段对付我,我是怕会引起两国交战,希望你还是能够明白些才好。”

我这算是晓以大义吗?鬼知道。

我绕开温柔,还没走几步,只听她说,“你拿不到解药,那些舞娘就不能醒过来”她看我还是继续往前走,忙说,“你以为佟掌柜请的大夫能解她们的毒?不要妄想了,没有我手中的解药,谁都救不了她们。”

我转过身来,异常冷静地瞪着她,“你以为我会相信你把解药给我?即使给,剂量也只会让她们醒来而不能参加比赛,而我断定你的毒虽然令舞娘们昏迷不醒,却不会要了她们的命,要不,殇心城发生这么的命案,仙凌国肯定会彻查此事,到时候查到你的头上,问题可就大了,聪明如你,不会没有这个分寸吧?”温柔脸上不自然起来,干笑两声,我瞪她一眼,径自走出客栈。

我其实并不知道出客栈要做什么,潜意识里却感觉只有出来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走了几条街道,无心观赏街景,总感觉身后有人跟着。

*************今天是第一天上青云榜,请大家支持某佩。

青云榜期间,每天两更,保质保量,呵呵,只是某佩很贪心,想留下你手的推荐票,什么,我真的很贪心,要砸醒我?那就用推荐票砸醒我吧。

幻想推荐票呼呼涨,收藏呼呼涨,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