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二十五章 按摩

星蕴魂,自从给元宝她们解毒完了,就自始至终跟着我,我到哪里他便跟到哪里,寸步不离。

我问他这是做什么?他眼睛纯净无暇,看着我说,“你答应过我一个条件的。”

我忽然想起来当时乱说要教他追女孩子的话,心虚地大叫,“我当时不过就是说说而已,你何必这么当真?再说,你如果真要追女孩子,又何必来紧跟着我,你总要有个中意的女子,我才能教你吧?”只听他淡淡说来,“我刚才已经有中意的女子了,一见到她的时候,我的心就有强烈的感觉,非她莫属。”

我大惊,这么快?这女子是谁?难道是温柔?我的心里有些不安,是因为失落吗?我不知道。

我大步踏进我的房间里,转身堵在门口,语无伦次地说,“是吗?你对她一见钟情了,那很好,不过她可不是一般的人物,能不能帮的上你还是后话,我要休息了,你去找佟掌柜给你安排个房间就好,以后你如果想呆在这里追求她也随你,只不过尽量不要来烦我就好了。”

我快速把门给关上,连他急切要辩解的话语都一起关在门外。

我实在太累,想好好睡一觉,可是在**翻来覆去辗转反侧,小易、温柔、暗袭,甚至连星蕴魂都在我脑海里一一来去,前世今生,我忽然觉得很累很累,可是我却睡不着,我气恼地下床打开门,看见星蕴魂还在我门前站着,见我出来说,“是不是睡不着,我在门外总是听见你翻身的声音,本来想进去帮你入睡,却怕你生气,只能在门外等你出来了。”

他在门外连我翻身的声音都能听见,真是可怕,看来是个有武功的人了?帮我入睡,这个怎么说呢?不要让我想歪了好吗?他拉着我,重新回到房间,随手关上门,笑道:“两种选择,一种是我直接点你睡穴,二就是我帮你按摩,帮你入睡。

你选择哪一种?本人强烈推荐第二种,我的按摩手法可是很棒的。”

我自从穿越过来,行走也是靠步行,总是没有一点可以享受的时候,现下他的按摩对我实在太有诱惑,我只好点点投算是默认了。

他抬头示意我躺在**去,我装作扭捏不安的样子爬到**,看见他眼睛里都是笑意。

他的手灵巧有力,果然技法高超,触摸我身上,我酥意然然,只想哼出声来,可是怕太暧昧了叫人误会,还在想着,我已经沉沉睡去,临了还不忘把他落在我腹部的手拉开,那手在腹间揉捏,不怕让人想入非非吗?等醒来时,天已经擦黑了,果然睡得舒坦,看星蕴魂竟然还在我房中坐着,我想起他的那双看似柔若无骨的手在我腰间的碰触有些气恼也有些不好意思,星蕴魂仿佛看透了我心中所想,说,“不要误会,我只不过是刚才按摩的时候顺便帮你把脉,看你信期快到,不过是怕你腰酸,帮你推宫过穴罢了。”

我的脸间发烫,忽然意识到自己忘记了那事,不知道这时候的女人是怎么处理的,要赶紧问问元宝再说,忘记多带几包七度空间来穿越。

星蕴魂接着说,“你放心,我会帮你熬点药,不会那么痛的。”

原来这小子以为我不吭声是在怕痛,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星蕴魂看我笑得肆无忌惮也跟着笑了起来。

一时间空气很暧昧很纠结,就在那时,有人推门进来。

是小易,他俊美的脸上或许因为压抑的愤怒而线条刚硬,他进门后,感觉空气忽然冻结了一般。

星蕴魂却不以为意,给自己倒了杯茶,喝的惬意,小易看着我还赖在**没有起身,脸上的冰结得更深了,他不会是以为我与星蕴魂刚才怎么着了吧?我看了一下,还好,我的衣服还算整齐,松了口气,奇怪,我还这么在乎他对我看法干什么?我正要下床,小易一把握住我的手腕,很用力,钻心的痛,在我耳边低声说,“你难道不记得自已是什么身份,还能让你这样胡来?你好自为之,快离开这里吧,别再让我见到你。”

如果刚才他是带着一丝凉意而来,此刻我的心已经结成冰块。

星蕴魂看见我紧张的神情,皱紧了眉头,他站起身来走近我,还没等开口说话,温柔推门进来了,话说难道他们进我的房间就不需要敲门吗?温柔看小易还握着我的手腕脸色变了变,却在看见星蕴魂一副要保护我的样子眼里的冷笑更深了,“易公子,我熬了一点银耳汤送你房里,却遍处寻你不着,原来你在这里。

看来凤姑娘真的是魅力无双,房里竟然有两个绝美的男子在内,温柔卑贱,想此生也不会有此殊荣,羡慕凤姑娘的紧。”

小易甩开我的手腕,只见我的手腕上面已经有淤青,可见他用力之大,我吸气忍住痛,没有吭声,对于温柔我已经没什么兴趣来反击她,对于我来说,小易已经不是我要选择的那一个,我没有必要再耗费心神跟温柔斗,弄得自己心力交瘁。

“温柔,是这样的。

我刚才见这位星公子进她房中几个时辰没出来,怕出什么事,要不怎么不避男女之嫌,我就进来瞧瞧,所幸两个人都好,刚才我替凤姑娘把了一下脉,发现她患了病。”

小易对温柔轻言细语地说着,似是来解释他来的原因,是这样的吗?为我把脉?我得了什么病?“易公子,凤姑娘得的是什么病?”温柔的语气没有关系,只有幸灾乐祸。

“她患了冷血无情狼心狗肺朝秦暮楚水性杨花之病。”

小易这时说来,嘴里已经带有狠劲,眼里往我这一瞟,我已经气得浑身颤抖,拍着床榻大喊,“出去,你们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们。”

小易走出门外,放声大笑,似乎带着一丝苍凉与无奈。

而温柔紧跟着挽着他的手臂,这次终于没有时间回头来给我一个冷笑。

我懊恼地坐在**,如果可以照镜子,我想我的表情一定非常难看,可是那又怎么样?他日我进宫之后,谁敢对我如此?星蕴魂过来看着我,“你喜欢他,对吗?”我挣脱开他,冷眼瞧着他,“你在看我的笑话吗?我告诉你,我将来是要进宫为太子妃的,你如果敢笑我,我就让人把你大卸八块。”

星蕴魂脸上还是淡定自若,听到我的话还是没有丝毫惊讶,只是拍拍我的肩膀,说“你好好休息,我去给你熬点药。”

我想起小易说我得的病,迁怒到星蕴魂身上,“我又没有病,你为什么给我熬药?难道你也认为我得了冷血无情狼心狗肺朝秦暮楚水性杨花之病吗?”我的情绪已经接近崩溃,大喊大叫后是无尽的彷徨。

“你是病了,不过得的是相思病,而且还病得不轻。”

星蕴魂头也不回地走了。

剩下我一个人在房中,细细体量着星蕴魂话里的含义,难道我爱小易当真谁都看得出?可傻子也看得出他并不喜欢我,他喜欢的是温柔,我岂不是一直是众人眼里的笑话?我把头蒙在被子里不肯出来,一会又有人推门进来了,我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