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三十章 温情

暗袭的手艺真不错,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子,他满脸不屑,“疯女人真是不成体统,女人吃饭哪有你这样的?要面相没面相,要吃相没吃相,你可真是丑到家了。”

我吃饱也有力气了,“我抗议,你总是说我丑,我可是京城第一美女,那里丑了?精致的五官,曼妙的身材,美得很。”

话说我也不过是斗着胆子自称京城美女的,我又没看过京城里其她女子,暗袭目瞪口呆后做呕吐状,“你是女人吗?含蓄你懂不懂?”“我不含蓄你都说我丑,我含蓄你要把我贬到那里去?”我丝毫不示弱。

“闭嘴,这个疯女人,伶牙俐齿,不懂温柔,真不讨人喜欢。”

暗袭嘲讽地一丝笑挂在嘴边。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温柔,讨人喜欢等字眼就想刀子般扎向我胸口,我看着暗袭,脸上凉凉的,是泪水吗?我不知道,“是的,我是没她温柔,我也不讨人喜欢,可哪有怎么样?你有什么恶毒的话尽管说出来,我不在乎。”

暗袭没料到我竟然会突然哭泣,有些慌张,从怀里掏出一块帕子递给我,“疯女人,我不过是随意说说的了,其实你也没那么丑,”他艰难地从口中说出,“其实有时你也很可爱的。”

我看那帕子是绣着两只鸳鸯,好丑的鸳鸯,这绣工着实难令人恭维,我扑哧笑了,“暗袭,这不会是你绣的吧?好丑的两只鸳鸯。”

暗袭脸上红得如猪血般,恼怒地夺把帕子,狠狠地道,“我就知道你这疯女人不值人同情。”

我笑得前俯后仰,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指着涨红脸的暗袭,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暗袭,我发现你好可爱呀,竟然在帕子上绣两只鸳鸯,不过绣得实在太差了,改天我叫元宝绣给你,省的你拿出来再笑死别人。”

暗袭恼羞成怒,“笑,笑死你这个疯女人算了。”

好久我才止住笑,发现暗袭已经走出竹屋了,站在竹屋的廊亭之上,风吹起他的衣衫,那一刻,暗袭绝美的脸上却是有一些受伤,我不忍心看他如此,可我看不透他的内心,或者也是有令他伤心的人吧。

我躲在门后看着暗袭,暗袭久久沉醉在自己的愁绪里,我走到他身旁,也是一言不发,许久,暗袭转过身来说,警惕地说,“疯女人,你又要做什么?”“还记得我说过的天堂鸟吗?那是沈离春最喜欢的一种鸟,终相厮守,永不分离,可是你却不是他。”

我没有表情,那是因为内心波澜起伏强自压抑罢了。

“疯女人总是说些让人莫名其妙的东西。”

暗袭其实在听到我说天堂鸟时已经有些动容,可是还是嘲讽我,不过是掩饰自己的方式罢了,我难道不知?暗袭,我不怪你,真的不怪你。

“暗袭,你仔细看着我,难道你对我没有一丝熟悉的感觉吗?你可知我们不知多少年后的后世会有纠缠?不过那也是一段未了的缘分罢了。”

我有些沮丧,我在期待什么?暗袭深深看我一眼,那里面有太多东西让我解读不了,他转身离去,背影瘦削,我竟是第一次没有从他身上看到女人的痕迹。

已经是午后,暗袭躺在竹屋的长椅上假寐,他赶了一夜路,此刻肯定已经困顿,我不想逃走,因为知道没有用,如果没有高手来救我,我连回去的路都辨不清的。

我拿了一件衣衫为他盖上,看见暗袭的睫毛闪了闪,我知道他并没有睡熟,也就死了逃走的那份心。

缘于沈离春,我对于暗袭,哪怕是被他挟持,我都觉得是安心的,那一刻也就是蜗牛心态,选择逃避现实的一种想法。

好吧,我也去假寐,假着假着就来真的了,我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暗袭已经坐在桌前,默默地喝着茶,忽然听他说道,“他终于来了。”

谁来了?难道是接应的人,我感动恐慌,如果不是暗袭,我又怎么能够甘心去翼朝?我恐惧地看着暗袭,内心起伏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暗袭表情复杂地看着我,走了出去。

“既然来了,就别躲着我,你既然为她而来,就看你有本事是否能把她带走了。”

怎么回事?难道不是翼朝来接应暗袭的人?这人前来是救我的吗?我马上也飞奔出去,看着一个男子一袭月牙白衫,光洁的额头,一双手莹润如玉,是星蕴魂,竟然是他?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想跑到他的身边,可是却被暗袭揽在胸前,暗袭看着他,眼神里有恨有期待,“你是想要她吗?如果我对她说,让她跟我走,你信不信她会跟我走?”信,我信,我会跟你走,因为你和沈离春同样的脸,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更令我安心?那便是这张脸。

我期待地看着暗袭,却没发现星蕴魂的眼神黯淡了下来。

星蕴魂与暗袭的打斗持续了很长时间,只见双方一会洒来紫云绿雾,一会刀剑齐鸣,真的过了好久好久,我都要快睡着了,我不担心自己被伤着,因为早在他们紫云绿雾之时,在暗袭的默认下,星蕴魂已经把我搁在竹屋的屋顶上,还叮嘱我不要乱动。

好闷地说,底下的两个人在半死不活地比拼,间或夸下对方厉害等,什么跟什么嘛,难道我不是主角吗?我要抗议,“喂,你们好了没有?真是麻烦,一刀劈死对方不就行了?”暗袭与星蕴魂都各自诧异地看着对方后失笑,星蕴魂笑道,“你的意思是想叫我死,对吗?那我成全你。”

他猛地出剑抹上自己喉咙,暗袭大惊失色扑了上去,星蕴魂却疾快地出手点住暗袭的穴位。

暗袭眼里懊恼的看着星蕴魂,苦于自己不能动,眼睁睁地看着星蕴魂带着我离去,临走说了一句,“你的穴位三个时辰后就自动解了,你放心,我在你的周围洒了惊极粉,三个时辰内不会有人能活着靠近你的。

不过不要想着来追我们,你知道的,三个时辰我就可以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诧异于星蕴魂的细心,只要暗袭没有危险,我也可以放心离去了,毕竟他虽然是我的敌人,我却不想看到他有事发生。

可是星蕴魂,你又是怎么一回事?明天就要下青云棒了,好留恋,可是总要给别人一个推荐的机会。

希望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