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三十一章 私奔之家

星蕴魂牵来暗袭留在竹屋旁边的马车,这里山清水秀,马儿早就吃了嫩嫩的青草,恢复体力之后,在星蕴魂的鞭策下放足狂奔。

我坐在车厢里,看着星蕴魂的背影发呆,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不就是穿越了嘛,需要惩罚我一直活在虚无梦中?星蕴魂从一个乞丐身份到现在俊朗神闲的翩翩佳公子,从为我给舞娘解毒到现在孤身犯险来救我,又是为何?我总觉得我藏在一个巨大的秘密之中,可是我现在却理不清,从慕清寒的假私奔,翼朝的公主温柔,到神秘不露声色的小易,酷似沈离春的暗袭,后到乞丐男变凤凰般的星蕴魂,一切都太快了,而我不过是其中的一颗棋子,我努力想挣脱出来,随着自己的节奏走,可是一切就想桎梏一样,我甩不开。

相信就是真正的凤盏盏在,她也会后悔出来私奔了。

我想回京城,没有比此刻更迫切的心情,虽然这个家不是我所熟悉的,可是那里的人却会全心全意的对待我,我不会设防,好累。

我现在很后悔没有带元宝一切回去,毕竟我对相府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回去可能一下子就会被识穿,可是元宝如果跟着我是不会全心全意地投入幸福之中的,因为慕清寒,她的心里会有阴影,女人,对爱情太执着了,都是这样的,元宝,我深刻地理解你。

给你自由,也是给你幸福,不要怪我不辞而别,虽然我才来这里几天,可是你确实对我最贴心的人。

不知不觉,星蕴魂已经把马车赶回了殇心城,他没有直接回水云间,而是很体贴的问我,“你想去哪里?”“我想回京城。”

我脱口而出。

我不能回水云间,我怕见到小易的那一刹那会下不了这个决心。

星蕴魂沉吟一会才开口说道,“那好,我送你回去,”他把手伸给我,“不过眼下,我们需要休息一下,我们不累,马儿也累了,还要再准备一些吃食,路上我们尽量少露面,减少危险。”

我看着星蕴魂伸过来要扶我的手,洁白如玉,我一把抓住他的手从马车上下来,抓住他的手便不放开了,星蕴魂羞红了脸,可是并没有挣脱,还是任我抓着他的手捏揉把玩。

把马儿喂足,星蕴魂还喂了它一颗灵药,说是可以保持它的体力。

又准备了些吃食,我们就快马加鞭上路了,路过水云间,我从车窗内偷看,水云间人来人往,生意兴隆,只是我没有见到小易元宝等人,等马车越来越远,我从车窗内实在看不到了,我才不甘心地正身坐回马车。

天色已黑,我们赶不到下一个城镇,只有借宿在当地的农户,那是对和善的老夫妻,儿子儿媳出外做工,只留下老两口和他们的孙子在,老夫妻看我们俩的装扮不是寻常人家的儿女,让我们同住一间房,我们扭捏不安的神情,让老两口以为我们是私奔出来的。

我涨红了脸,看星蕴魂倒是没有什么异常,老两口还劝道,“私奔无罪,私奔万岁,私奔完了后赶快回家去成婚吧,别叫父母记挂。”

我羞红了脸,这老两口真搞笑,私奔无罪,私奔万岁,这是什么嘛。

我嘟囔了一句自己都没听懂的话,老两口马上说道,“姑娘,你也别不承认,想当年我们也是私奔成婚,一生幸福平安,你们看现在西厢房里,比你们早来一个时辰,也是私奔来的,人家那女的洒脱,自己就承认是私奔的,私奔无罪,私奔万岁,我们老两口就是欢迎私奔的年轻人,有胆识,有见地。”

我目瞪口呆,原本元宝给我说流行私奔我还不以为然,没想到现在民间果然如此,私奔是件有面子的事,看这老两口的年纪,说不定他们还是私奔的先驱呢,怪不得这么大力提倡私奔。

老两口一面领着我们去房间,一面还在絮叨,“一定要珍惜私奔,这时候积攒的感情足以相爱一生。”

“老伯,私奔真的这么好吗?”我好奇。

“对的,要知道,我们这是私奔之家。”

说着指了院子里的一块牌子,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私奔之家。

我深呼吸平稳自己的惊讶,等进了房,看见星蕴魂把门关上,我就大笑起来,仙凌国真是有趣的紧,什么流行不好,偏偏流行私奔。

星蕴魂看我笑的开心,脸上也露出开心的笑容,一会便说,“你知道西厢房里住着的私奔的两人是谁?”我看他胸有成竹的样子,不敢置信地试探着问句,“你是说元宝和慕清寒?不可能,他们此刻或许在水云间,也或许早就远走高飞了,怎么可能在回京城的路上?”“刚才老夫妻提起过元宝两字,你说除了你的丫鬟叫元宝,还有谁可能叫元宝?”星蕴魂说道,一面给我递了杯茶水。

我确实有些不敢相信,我只顾听那老夫妻说私奔,也没听清楚他们说没说元宝两个字,可是星蕴魂耳力这般好,不应该听不清楚的。

我还在思量着要不要见他们,那老夫妻推门进来,给我们送了两碗粥,我马上问道,“西厢房的粥可送去了?”他们说,“我们厨房离你们的房间近,就先给你们送来了,一会我再去给他们送去。”

说着转身离开,我赶紧叫住他们,“不如我替你们送去吧?你们也劳累一天了,快去休息吧。”

“这可怎么是好?哪有烦劳客人的?”老夫妻还在推辞,看我执意也就应了下来。

我端起两碗粥给西厢房送去,星蕴魂跟在我身后不远,我知道他是怕我有危险保护我,心里暖暖地,和星蕴魂对视一眼便进门了。

我的元宝丫鬟此刻正坐在床榻上暗自垂泪,而慕清寒却在好言劝慰她,一边还在她揽在怀里。

我估计我如果来得晚一会,慕清寒估计安慰到元宝**去了。

我窃笑,“私奔无罪,私奔万岁,公子姑娘来喝粥了。”

元宝从慕清寒怀里挣出来,羞红了脸,突然意识到什么,大叫道:“小姐,怎么会是你?你跑那里去了?还私奔无罪,私奔万岁什么的,你真的去私奔了?”“哎哟,我只不过是听说有个女子自己承认是私奔的好奇,所以过来瞧瞧。”

我打趣她,看着元宝又羞又兴奋,直扑过来把我抱得紧紧地。

“小姐,你跑去那里了?不要把我弄得一惊一乍地。”

元宝看见我喜极而泣。

“哼,还好意思问我?是谁生气又是祝福我们又是什么地?”我故做生气的样子,斜着眼睛看她。

“小姐,人家现在想明白了,你如果想要他,我现在拱手相送。”

元宝看着我笑,那边慕清寒气得直瞪元宝。

“好呀,寒寒,你快跟我走,今晚上你侍寝。”

我招招手,叫慕清寒过来。

“小姐,麻烦你知道什么叫害臊还不好?还侍寝呢,那今晚我给你侍寝。”

元宝来呵我痒,我笑着躲开,却撞到了刚进门的星蕴魂身上。

元宝指着星蕴魂,叫道,“小姐,原来是他拐你走了,那我可要好好审审他。”

星蕴魂含笑不语看着我,那意思是说,这可是别人说的,可不是我自己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