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三十九章 红泪

他抿了一口茶,皱起眉头,自顾自说着,似是有些伤痛。

“她叫红泪,是诚胜王的女儿,自幼没有母亲,母后怜爱她,让她自幼住在宫中,所以与我是一起长大的。

可是前几年,她父亲以享天伦之乐为由把她接出宫去,本王就再未见过她。

只是听说她日日夜夜为本王祈福,有一天在佛面前,眼里突然流出几滴红色的眼泪,世人都说定是她的诚心感动了上苍,为本王乞来佛佑,但付出的代价便是一个妙龄女子的眼睛,自此以后,她便自己改名红泪。

红泪后来给本王写了一封书信,寥寥数字,虽然她眼不见,可是字迹还是不乱,依然那么隽秀。

你可能在想,她眼睛既然瞎了,怎么还会写得一手好字?本王开始也诧异,后来也就想通了。

她虽是弱质女流,举止也温文尔雅,但是心里确是不服输的,她自然是苦练了许久,才能让自己的字与原来无异。”

“她信里说的是什么?”我还是没有耐不住性子,好奇地问。

木易凌日静静地看我一眼,终于吐出几个字,“宫内三两日,宫外五六年。”

宫外的五六年不过是宫内的三两日,宫外失明的痛苦煎熬,宫内却是快乐无忧的生活,红泪想进宫,不过是告诉木易凌日,她怀念原来宫内的生活,想念与木易凌日相伴的日子,原来她也不过是个苦命人,一个失明的女子,怎么会有资格册封为妃?这不过是她的痴想罢了。

“本王去了殇心城当晚,她却也跟着来了,约第二天城西见面,可巧在那里碰见你,你自称盏盏,本王才知道你就是我大婚在即的妻子。

看你跑开,本王起身想追,可是红泪却摔倒了,你也要知道,本王不能撇下她不管。”

原来那日见到的女子便是红泪,我见她摔倒,还以为她是故意来牵绊木易凌日,原来不过是我错怪她了,她眼里看不见,摔倒是自然的事。

“后来,她便知道了挽致的事情,主动献策,与我夜里假意相伴,来欺骗挽致,叫她不能肆意缠我。

我起初不答应,一是怕破了她的名节,二也是因为怕你看了难过,她却说你定个是明事理的好女子,将来好好给你解释,你定然不会怪罪,本王看她说的真挚,最终还是顺了她的意,后来你便全知道了。”

木易凌日说完,长舒一口气。

我无言。

明白红泪是在木易凌日的心里的,到底占了多少分量,我看不出来,只是觉得心里很酸。

她与木易凌日夜晚假意缠绵那么多晚,到底有没有假戏真做,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

我知道他说完,其实想知道我对于红泪进宫的态度。

“如果她要进宫我是挡不住的,不是吗?”木易凌日没有答话,只是欲上前来抱我,我转过身冷冷地背对着他,他叹口气离开了,临走时说了一句,“其实她很可怜。”

我却浑身冰冷,这个红泪,将来我是定不能与她争宠的,有什么比一个女人的可怜更有说服力?在这上面,我已经输了。

我站在甲板上,小环子紧跟着伺候在一旁,我想起原来木易凌日遣他来伺候我的时候就觉得好笑,“小环子,你跟在太子殿下身边多久了?”“回凤姑娘的话,小环子原来在皇后那边伺候,后来皇后看小环子对主子忠心,就让我贴身伺候太子殿下了,已经有三年九个月零七天。”

小环子在一边恭敬地回答。

“你倒记得清楚,怪不得还表明自己的忠心。”

我轻笑。

“皇后和太子殿下待小环子的恩情,小环子自当不敢忘,时时刻刻记着呢。”

小环子还是垂头回答。

“小环子,在我面前没有那么多礼节,只要不让别人拿了马脚,不用守那些个繁缛礼节。”

元宝虽然是我的丫头,但是并没有对我毕恭毕敬,小环子在我面前还是第一个,我还有些不好意思呢,但想着以后进宫,每天都要面对这些个,不禁有些怵头。

“小环子不敢。

等凤姑娘与太子殿下大婚,就是小环子的女主子了,小环子自当也要对您忠心。”

小环子说得极为认真。

我就想逗他一逗,便正色道,“小环子,你既然也说对我忠心,很好,那我问你,如果太子殿下让你去东,而我叫你往西,你可怎么办?”小环子没有料到我有如此一问,便也呆在那里,一时说不出话来,急得满头是好,恨不得跪在地上求我饶了他。

我笑起来,小环子更摸不着头脑,不过也看出我是在逗他,心里也就不那么急了。

只听身后有人朗声说,“小环子,亏你跟我这么久,你的女主子问你这么简单的话,你都答不出。

你要说,既然女主子让我向西,我便先往西,然后再依男主子的话往东。”

是木易凌日,他看我心情还不错,便跟着说话来哄我,我如果再依着性子恼下去,给他一张冷脸,在小环子面前拂了他的面子,也于心不忍,想他堂堂太子,在什么人面前说过软话,看小环子一脸惊异便也知道,他对我说话已经尽了心。

如此想着,已经笑出声。

“好一个郎情妾意,堂堂仙凌国太子也会对女人如此眷爱,真是出乎本宫的意料。

都说帝王无情,凤姑娘,我看那倒也不尽然,对吗?”是挽致,巧笑嫣然,她站在三丈外的一艘船上,那船比太子的船小,但是却是极为精致华贵。

暗袭一身白衫站在她的身边,瘦削的身材却格外挺拔,往船上扫了几眼后,看见我正盯着他看,却转过头不再往这里看,我知道他或许是在找星蕴魂,可惜他此刻在船舱内并未出来。

“公主来我仙凌国,照理此刻应该在宫中,觐见我的父皇和母后,看公主此刻的逍遥,看来我仙凌国是有事地主之谊,没有款待好公主了。”

木易凌日走了几步,离我更近了,手不着痕迹地握住我的手,看我还是盯着暗袭看,手上便加了把劲,我吃不住痛,差点惊呼出来。

“太子不必客气,本宫不过是闲来无事,听闻仙凌国人杰地灵,山清水秀,于是便来欣赏一下,怎料到竟然能碰到太子殿下,于是化身舞娘来跟太子开个玩笑,还请太子不要见怪才好。”

挽致不着声色,试图把自己的来意给蒙混过去,可是谁又是傻子呢?“公主真是会开玩笑,就是不知我仙凌国那位与您是极好的交情,能助你一臂之力?”木易凌日眼神已见凌厉。

挽致狂笑起来,“本宫知道太子殿下一定会有此一问,因为太子殿下永远不会料到此人。

你追查了这么,是不是连一丝蛛丝马迹也查不到?”她笑的是那么肆无忌惮,木易凌日眼睛里已经有怒火,可是转瞬即逝,又恢复了平静,木易凌日不亏为未来仙凌国的君主,自是训练的已经不露喜怒。

“是吗?如果本王邀请公主去宫中游玩,如果你与谁人勾结有所图谋,时间久了,那人自会想尽办法营救你出宫,你说那时本王能不能知道是谁呢?”木易凌日含笑说着,似是在说一句风趣的话,可是挽致脸上却变了颜色,她知道木易凌日的意思是要抓她进宫,虽不会让她受尽苦楚,也会在宫中禁足,如果翼朝跟仙凌国要人也师出无名,毕竟挽致不是正大光明来的仙凌国,而来偷偷潜入的。

“来人,把船上的两名逆贼抓起来。”

木易凌日大喝,船上的高手几要奔出。